近期打真相电话的修炼体会

更新: 2020年12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师父说:“大法弟子你不讲真相,你就等于是没有承担大法弟子应该承担的事情。”[1]不管自己能力大小,只要是大法弟子,讲真相是必须要做的。在疫情放假期间,景点没有游客,我意识到RTC平台打电话是讲真相的好机会,一定要珍惜,突破自己。下面交流半年来自己打真相电话的修炼体会,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参加培训 积累素材

从培训第一天开始我把自己当作小学生,跟随培训的要求和指引,从取化名、誓言故事、切入稿开始张口讲出来,一个一个故事插入加上串联词再回到劝退主线。培训素材超出我的想象,特别是同修讲真相的录音让我受益匪浅。

开始,我对誓言故事很陌生,结结巴巴像读稿子常常挂机,后来听说一位台湾主持同修的誓言故事讲的好,我去听完她所有的录音,尤其是不成功心结多的录音,她讲的素材很多,我听打出来按照众生不信神、党国不分、共产党给好处、要钱等心结整理出应对的稿子,稿子是同修们的智慧和精华,我很珍惜学以致用,面对不同的众生可以聊很多故事不感到词穷了。感谢同修们无私的付出,让我积累了素材,是稿子的力量让我有了信心。不知不觉我从紧张胆胆突突结结巴巴到自信稳定,能在电话里侃侃而谈滔滔不绝游刃有余了。

二、学法背法 纯净自己

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的修炼是第一位的,因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没有那么大。如果修的再差一点,那看问题想问题的方式都是用常人的思想、常人的想法,那就更糟了。”[2]修炼就是听师父的话,要想打好电话学法炼功是第一位的,为保证炼功时间每天早起炼完五套功法再去小组学法。

记得以前在景点讲真相时,有同修说受党文化毒害,如果不背法就好像没学过法。感谢她提议从背诵《洪吟》开始,和同修一起背不会中断。从二零一八年起我就每天随身带着《洪吟》,从《洪吟》到《洪吟五》几乎都是流着泪背下来的,原来只要用心背法并不难。

有了信心,我第一遍背《转法轮》不求速度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在RTC平台我参加了两个学法组背《转法轮》,上午3小时晚上1小时,两个组進度不同,等于第3遍和第4遍同时在背,不管段落多长一整段反复读背,心静专注很快就背下来。背法时思想简单,什么杂念都想不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妙和神圣。在这段时间的背法中,一遇到麻烦事会自觉想到大法是怎么说的,自己应该怎么做。背法后不知不觉都在找自己的问题,怨恨心在慢慢化解,心态变的平和了。当我注意修口的时候,常常觉的我没有那么多想法要表达了,只想默默无闻的修好自己,默默的做好自己应该做的。通过背法使我思想专一和专注,溶于法中很神圣。

三、学习不同风格 随机应变

培训结束后,我被安排到日本同修主持的培训房间里打电话。这位日本同修语言生动幽默,经常应对众生心结时妙语连珠,随机应变,学起来不容易。开始我一直用培训时整理的短稿加誓言故事做三退,有一次连续被挂机,主持同修告诉我对方有几个心结点错过了,有点啰嗦,切入退党点有时多说一句都挂机。我心里很清楚,当时电话能劝退是师尊看到我用心学习素材、认真参加培训,对我的加持和鼓励,并不是我的能力或经验已经达到讲清真相了。

师父说:“无论做任何一个项目、任何一件事情,不做你就不做,要做一定要做好,有始有终。不然的话在历史上怎么给你记载你浪费的这些时间?哪一件事没做成,那一件事就是失败。”[3]我意识到自己还要再提升,不能一直照本宣科。我该如何提高呢?我想除了每天打电话,还主动在培训组里做小秘书,主持同修每一通电话我都录音保存,听打整理出各种心结的稿子,感受到讲真相的不同风格,这也是学习的好方法。有时主持同修自己都忘记刚才的经典应答,我需要再听打出来发到群组里供大家学习参考。

自从打电话以来,平时走路做家务时我都是一通一通听同修的劝退录音:不论是胡搅蛮缠的、党国不分的、还是要钱要媳妇的,同修总是应对自如破解心结,而且不被其带动,万变不离其宗控制局面拉回来讲真相,干净利落让众生明白真相劝退。

第一次去直播室值班时有主持同修提醒我:说话有点急、强势,应该缓和些,将气往下沉。我感到很内疚:原来一直是用强势的语气、声调跟别人沟通,恐怕无知中冒犯了同修而不自知。师父说过:“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4]。我知道语气、善心是修出来的。但自己要意识到克制自己才能归正。我把自己拨打的每一通电话都录音下来逐一揣摩:开头切入稿的速度是不是再慢一些,揭露中共本质的语气是不是再平和一点,口头语“我告诉你、我告诉你等等”口气生硬很自我,改为说“你记得吧?你说好吧等”放低自己用缓和的语气能体现善的力量。

在山东专案时我遇到一位心结多的年轻小伙子,一大堆问题针锋相对掰扯不清纠结了大约40多分钟被挂机。我搞不清问题出在哪里,就把录音发到群里请组里同修指正。主持同修指点了我应对的话术,建议先放一放避免激化他。后来反复听录音我发现自己:1、心被带动,他急我也急,心态没把握好,语气不够善;2、有问题回答不出我在回避;3、感觉自己始终在争辩,讲无神论、党国不分、大法真相、自焚活摘,讲什么他都反驳,引起我的争斗心。

对照这些心结点,我参考了同修的素材整理了应对稿,平和下来之后的第四天,我再次鼓足勇气试打一下,对方也惊奇会再接到我的电话,我诚恳的检讨自己语气太急,他的问题回答不出也需要多学习,我告诉他佛教发展的演变和马克思魔教的对比,还讲了克里安照相术从科学上证实看不见的东西是存在的,也讲了权贵阶层最先了解真相都在找退路,中共已走到穷途末路。没想到这位小兄弟像变了一个人不再辩解一直倾听,最后顺利退团了,恭喜他得到福份。

两次谈话如同正邪较量跌宕起伏,面对心结的挑战我终于有了突破和自信。我内心更感谢电话组同修的素材和指导,从中我也体会到同修无私提供的稿件和素材在讲真相中的力度。不知不觉中,我发现自己拿起电话时没有了以前的种种顾虑,没有打不好的担心,没有在意对方是否做三退,没有注意讲不好会不会有损自己的形像,感觉打电话讲真相和自己学法、炼功、发正念一样自然。另外讲真相时心更静了,救人的心更迫切。好像随时做好拨打准备。

回想自己的每一步提高,都凝聚了同修的付出和指教。

四、拨打专案电话 提升自己

很幸运参加过拨打大连、山东和北京专案电话,当天直播室里静悄悄像考场一样,感觉打专案电话更紧凑、浓缩、短平快,像是考验平时打电话功夫的一种升华。 平时打电话的切入稿已经耳熟能详了,可是打专案电话往往多说一句马上就挂机。我有意测试记录挂机点,当问候语“祝您身体健康平安吉祥”说的拖沓被挂机;“先生跟您说一件事您方便吧?”这句礼貌用语停顿下来时,对方有的说“不方便有事”无端被挂机;又说到“今年庚子年瘟疫洪水天灾不断”多说几句天灾又被挂机;讲完天象变化接着讲誓言故事一拖长还被挂机或者被打断:“你说重点”。尤其专案电话开头一绕着讲话对方就挂机。

有了经验,直接用连续简约的开头:“先生跟您说一件事,现在趋势发展每个人都要做出选择,已经有3亿多人退出党团队咱也别落下,给您带来一个好听的名字。”三言两语切入到退党点停顿,等对方回答是不是时,思考对方的心结,当遇到不吭气迟疑不明白时再讲誓言故事劝退。

万事开头难,对自己新入门来说切入稿简短流畅、避免敏感词减少挂机是成功的一半。 RTC平台是一个非常好的修炼环境,打真相电话也是修炼提高的过程。打电话时常遇到骂人的,有一次对方骂的比较特别都不记得了。当时我好像没听懂笑着继续讲真相,讲完后我突然意识到我不知不觉达到听而不闻没什么感觉的状态。记的姐姐同修在别人骂她、打她的时候她还笑,我问她那时候心里怎么想的,她说当时没什么想法。那时我想达到这种境界太难了。没想到在打电话之后不长时间,我自然就真的没什么想法,只是在做我应该做的,不管对方是什么态度,我就做我应该做的,仅此而已。对那些无礼恶语争辩的众生,我想起师父说的话:“虽然你看他现在表现的很恶,可是你不知道,他当初可能是一个神圣的天上的神来到世间当人,是为了得这个法才来的。”[5]众生本是有缘人迷在常人中多可怜。我们本着善意娓娓道出真相,感觉到众生在慢慢变化,我体会到大法弟子讲真相真的就是口吐利剑,清理了不明真相的众生后面的邪恶,众生了解真相就知道该选择什么了。随着拨打次数增多逐渐积累了经验正念增强,每一天打电话我都感到有所提高。讲稿越来越顺内容越来越熟,语气语速缓和下来心也稳了,真的能像朋友一样推心置腹和众生交谈了。

感谢培训同修的精心指导和无私付出,积累了一些经验主持同修推荐我要做RTC培训,我感到一种责任和鼓励,不管真相电话能打多久,我都要努力精進协助培训主持人传递交流经验,共同完成使命兑现誓约。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