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学生成绩由落后变为第一

更新: 2020年02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二日】我是一名小学乡村教师,以前读很多教育系统同修写的交流文章,看他们能用大法的法理把学生教好,把成绩差的班级带到名列前茅,很是羡慕、佩服,心里赞叹同修们修得好、做的好。没想到这种奇迹今年也发生在我身上了,在这里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这并不是说我也修得好了,而是我在关键时刻信师信法,事情就发生变化了。

我任教的县是全国有名的贫困县。这个贫困县还有两大特点:一是这里“红色”文化浓,有很多“红色”遗址,当地政府就开发出来大搞特搞“红色旅游”,所以这里的人受“红毒”很深;二是每家最少生三个,多的一家生七、八个孩子。很难想象同一部政治机器打造的社会环境下,这儿农村人生孩子是想生多少就生多少。农村家长对教育是不重视的,有的家里生的孩子太多,父母根本是无暇顾及,孩子从小都处于“放养”,上学了就丢学校里让老师教。

尽管乡村教学环境差,而“上面”却用教学成绩死压教师,不管你什么情况,期末通通统考排名(不管你农村和城市排名是否公平),简单粗暴地用“一票否决”制。教学排名倒数的教师什么都不能享受,如晋职称、评先评优、调走、甚至考走也不行。所以这儿的老师压力特别大。

乡村教师少,“包班”可以说是一个现状。我除了当一个低年级班的班主任,教一门主科外,还要上一个中、高年级另一门统考科目,一天下来几乎是满课。从早6:30开始忙起,一直到晚上11点才能回宿舍,洗漱完毕差不多12点(因为这儿还有晚自习,查寝,值夜班等)。周一~周五上班感觉就像打仗,累的时候,勾起执着心也曾偷偷哭泣。

因为住集体宿舍,学法炼功跟不上,心里更觉的苦。但无论自己觉的多苦,我心里都装着法,周末同事们回家,我就多学法炼功。由于学法、炼功得不到保障,我的心性受到了影响,看问题处理问题都常人化。例如:高年级的孩子,他们只怕动手的老师,我没有像其他老师那样一开始给他们“下马威”,学生们不怕我,甚至不尊敬,还欺负我,有时我也真的动了气。

一天课上,一个学生在我的课堂里写其他作业,我收了之后,他就从我手里抢,然后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把我这一科的练习册撕了扔到垃圾桶。当时我没做到忍,自己还气得不行,从那以后这个班就经常有学生故意捣乱,课堂也闹哄哄的。每次从这个班下课都是情绪不佳,有时还会带着不良情绪進入下一个课堂。几周下来自己搞得心力交瘁,连自己带的低年级班也没带好。很快迎来了期中考试,结果自己班上的学生平均成绩全乡倒数,所带的高年级学生还有撕试卷,撕课本的,这样的成绩怎么迎接期末考试?当时真是觉的压力似山大。

期中考试后,我终于静下来思考了,为什么一切都不顺了?我怎么被眼前的困难抑制住了?我找出一些原因:第一,还是学法跟不上,心性跟不上,处理问题才常人化了,给我提高心性的我都没过去;第二,我是不是把成绩看得太重了,起了名利心?去年期末考试成绩不错,校长当全校老师面表扬了我,我就自己给自己压力,这不是名利心作怪吗?第三,我的教学方法、策略上有问题。我的教学任务重,在时间分配上却不合理,对低、中、高年级采取的教学策略没有相应变化;第四,我对低年级孩子没有做到耐心,对高年级孩子没有做到忍。当高年级孩子骂我、对抗我时,我动了气,处理事情很生硬,还希望他们尊敬我。想想也是,早被“污染”了的孩子们,怎么会懂得尊敬老师?

在找到这些原因之后,我调整了心态,迫使自己从考试失利的挫折中走出来。这时只有学法,学法心自然就平静了,思想不生杂念,思路就清晰了。有时是无意中想到一个办法,我应该怎么怎么做,事半功倍,我知道是师父开启了我的智慧。

对高年级学生,我上课前跟他们讲一些做人道理,讲善恶有报的故事。学生们很爱听故事,有时因为时间关系没展开,他们意犹未尽。虽然还是有故意捣乱的,我也不动气,渐渐的我发现听我话的学生越来越多。而低年级的孩子比较好管,因为我是班主任,孩子们比较怕老师。我平时就放《天庭小子小乾坤》、《三字经》、《悠游字在》等视频给他们看,孩子们最喜欢看了,看完之后我就告诉他们一些做人的道理,这是从内心启发他们,听懂后孩子们就会频频点头。我平时花更多的时间来陪伴低年级孩子,在学习上不允许他们马虎。

另外,我利用课余额外无偿给两个孩子补习功课,这两个孩子的家长曾经提出要给他们家孩子留级(后来因为学校不允许留级才作罢),因为孩子完全跟不上,送辅导班也没教会。我在辅导他们的过程,发现他们教了后面忘记前面,反反复复抄的字,也还是不会写。但是孩子们很听话,我就教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让他们每天念,记在心中,告诉他们做一个真善忍的好人。我告诉他们天上是住着神的,他们住在我们肉眼看不见的空间里,师父看他们听话会帮助他们的。这两个家长特别感激我,说他们的孩子暑假送到课外辅导机构,花了两千多元什么都没学到。一个家长老要送吃的给我,水果、蜂蜜、自家做的粑等,我让孩子拿回去了又送来,后来我就折成钱让孩子带回去给家长。这两个家长接孩子时都会说一遍:你们到哪里能碰到这么好的老师?还不好好学习怎么对得起老师?

期末考试来临时,我没有太执着,我心里有个底:应该能比期中進步,因为觉的自己平时也努力了,结果我也不去想太多。

成绩出来时,我已经踏上了回家的路,校长通过电话告诉我,我带的三个科目平均成绩都是遥遥领先,低年级成绩全县排第一,中、高年级人平分县里都是名列前茅。

我心里震惊:这是奇迹,我自己的能力是无法办到的,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又一次帮了我!

写这篇文章的目地也是在与同修交流信师信法的重要,希望与同修们共同精進!由于个人层次有限,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