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净心持正念 无求自得脱凡尘

更新: 2020年03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七日】修炼大法之初,觉的自己最幸运。随着深入学法,渐渐认识到岂止是“幸运”那么简单,大法修炼是生命得救,免于淘汰;去其糟粕,回归美好之路。所以堪之严肃、神圣、伟大。弟子叩谢师父救度洪恩!

一、学法

师父告诉我们:“缘已结 法在修 多看书 圆满近”[1]。二十年前得法那会儿,学到《洪吟》中的这首诗时,领悟到应该多学法。因此每天必学《转法轮》之外,还有时间就学师父其他讲法和背《洪吟》等。刚得法时因邪恶迫害与独自的修炼环境,与同修联系、交流都很少。所以,修炼中的问题,经常是只能在法中去悟。回头看,能走到今天,坚持学法、背法是关键。有时候本来背的很熟的部份一下子记不住了,就一定要在这方面去悟,多数时候都是点化自己应该在哪方面修自己了。

十多年前,通背过一次《转法轮》。现在再通背时要容易多了。虽然也是背了后面段落又忘了前面段落,与第一次背法感觉有些不一样:有时候,天天学都没读懂的部份,再背时一下就明白了。近期再次背法过程中,强烈的人心执著在往出翻的时候,明显的能够意识到;能够主动抑制它,清除它。

二、讲真相

修炼几个月后,邪恶开始迫害大法,许多同修开始讲真相。而我在这方面,只可以与熟人讲,不敢与陌生人讲。因此多少年也没有突破只发资料、没有面对面讲真相的状态。

真正能随机自如的讲真相,还是在数年前同修带动我在街上面对面发资料讲真相之后。在同修无私的带动下,先是学着同修讲真相的方式,机械生硬的给人讲。有时候有点儿效果,多数时候效果不好。实践的次数多了,渐渐找到了一些感觉。

一次,我独自与夫妇俩讲真相,他们问我“什么事?”我说:“我师父让我们把平安送给善良人。你们俩这么善良,应该得到平安,三退保平安你们知道不?!就是退出党、团、队。为什么要退出它才平安呢,因为它干了太多坏事,害了很多中国人,因此它跳不出善恶有报的天理,天要灭它时,入过党、团、队的人,心里退出它:命是自己的,不献给它,就免受牵连。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平安呢:天灾人祸避免、身体健康、有美好未来等等。”我一口气给他们讲了这些话。他们听了以后,高兴的心都要蹦出来似的,先生说:“我是处长,入过党,我老伴儿(指他妻子)也入过党,帮我们退了吧!”同时他俩报了姓名双手合十道谢。我在高兴的同时,马上意识到:一定是师父安排有缘人鼓励我的。

从这之后,经过几年的摸索、积累,逐渐的形成了自己面对面讲真相的方式,从不敢面对面讲,到可以开口讲,再到随机流畅自如的讲,这过程,是走自己路的过程。虽然是个突破,但这过程还是太长了点儿。觉的浪费了很多救人的时间,所以近些年抓的紧一些,几乎每天出去讲。不看重做多做少,重在过程中的用心。只要出去做,就会有人有得救的机会。通常每次出去能“三退”三、五个;七、八个人。一次能讲退二十来个的情况很少,一个也没退了的时候也经常有。总的情况是资料发的多、讲的多,退的少。

二零一八年夏的某天,我象往常一样出去讲真相。发了几份资料、讲退了三个人之后,被“网格员”报警弄到了派出所。上警车之前心情很糟糕:怎么会出这种事呢?发真相资料十多年来,做的都比较平顺,突然出现最不想面对的麻烦,各种人心观念涌上心头,有种大难临头的压力。上了警车之后静下心来想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是来救人的,不是来受迫害的。这时候没有退路,这个麻烦是绕不过去的,平时放不下的人心,这时都得放下。于是在警车上、在派出所里,除了背法、发正念,就是讲真相。一波接一波的警察来问我情况,我就趁机给他们讲。守住“证实法”一念,在任何情况下就是讲真相。无论讲到哪方面都是以证实法为目地。表现较邪、大声吼我的那个警察要我“签字”,我不签:“我做好人,不是罪犯,签什么字?”他说:“我没说你是罪犯,你这些东西(指真相资料)危害国家安全……”“这些真相资料对人百利而无一害。”我高声回应道。他说:“说‘法轮大法好’就好啦?”“那当然啊,你真心明白法轮大法好!你一定有美好未来。”我继续回应道。越讲正念越足,警察的态度软下来了,没签名,随户籍派出所警察离开了该派出所。

到了户籍派出所,当班负责的警察,以朋友的语气与我交流了许多话题。无论他问什么,我的回应都是往“证实法”方面靠。过程中,更是成为了其他警察在平和气氛中听真相的机会。在户籍派出所,没有啥“问话”过场,就是警察在听真相。最后与我交流的警察自言自语道:“你是共产(邪)党员,现在改信法轮功了啊!”我思考片刻回应道:“我入党几十年,党性没有把我的私心去掉。我做水电工作的时候,家里的灯泡从来没买过,都是拿公家的用。我学法轮功以后,去掉了很多私心,再也不想贪占便宜。”然后,他们把真相资料留下,私人物品一样不少的还给我。我堂堂正正回到了家。

这次在两个派出所历经七小时的正邪之战,我清楚的知道,是师父在看护并加持弟子的正念。以前讲真相从来没有上过这种场面,曾经想到同修经历类似的事情都胆怯。这回着实的让我体验了下大法弟子“唱主角”的那种威严、神圣与快乐。

三、正法修炼 无求自得

“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当然也不是绝对的。要都是那么绝对,也就不存在人做坏事的问题了,也就是说它也可能存在着一些不稳定因素。但是我们作为炼功人,按理是由老师的法身在管的,别人想拿你的东西可拿不动。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2]。

修炼人要过的关,其表现形式好象都是名、利、情的东西。我每次在某个过关的当口时,保护“自我”的人心观念,都是那么强烈,真是翻江倒海。但经过仔细思量做出抉择后,正念认定的事不会动摇。真正能放下人心的时候,关就过了,修炼上又進了一步。

追求利益是常人生活的动力,所以失去利益就痛苦。从这一角度看,不怕失去利益的人最幸福。但常人不可能做的到,能做到的只有修炼人。有人问我修大法得到啥好处了,我说得到的好处太多太珍贵了,无以言表。虽然自身的体会,境界的升华,常人不知道、也不可能理解。但是,我在修大法的过程中,因为师父的看护,无求而自得的表相东西,常人都是摸的着、看的见的。下面略举例证。

二零零零年夏,我到北京天安门证实法之后,工作单位因此单方面非法终止了我的工作关系。但这之前我已被同一系统的另一单位借用。原单位开除了我的同时,用人单位却给我升职加薪。是因为我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工作认真负责,公私分明,与人为善,每年为单位节省开支数十万元。因邪恶持续迫害大法弟子。零九年我失去了借用单位的工作之后,另一个体老板聘用了我,薪水比以前更高。再之后,一个已经与我没有关系的单位,给我提供了免租金的做生意摊点。较之前收入又要多一些。当初,妻子觉的我被单位开除了,失去了根本利益,这日子怎么过呀?到哪去找工作,到处都在迫害法轮功。因此含泪伤悲的数落我“怎么办?”而我的想法很简单:只要能修大法、做三件事,失去任何东西都不重要。因此安慰她:“我有师父管,该有的少不了”。

二零一四年底,原单位要我退出分给我的福利住房。我拿着强制退房的书面通知找到社区街道办,临时解决了该问题。原单位知道我另有住处后,却告诉我不用退房了。不修炼的妻子觉的不可思议:“怎么回事呢?当初那么强硬要退房?”我说:“什么怎么回事,它们不迫害法轮功就没这回事,强制退房是非法的,是师父在看护着我们呢!”妻子常人的观念很固执,在“退房”这件鲜明的事实面前,对于我的说法无言以对了。

二零一八年夏天,去社保局办退休。她们看了档案之后,几个窗口的人都说:“办不了,找你原单位”。几经周折找了原单位无果。

二零一九年初,再次去办退休,他们说:“你这个早就该办了,怎么现在才来办呀?”我心想:难道你们对社保政策的理解与执行因人而异吗?转念一想:不对,一定与我修炼有关系。因为在临退休时间前就在盘算着拥有退休金后的这个规划那个打算,全是人心执著。这件事经过这半年多来的搁浅,这方面的心也磨淡了。所以他们很爽快的给我办了“正常退休”。同时还给补发了半年多的工资。经办人对他们系统审批的结果感到意外,因此为我高兴的说:“你的运气真好”。

当时只有我心里明白:正法修炼有师看护:得失有无,自有安排,失去的只是人心执著。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安心〉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