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为法而来救众生

更新: 2020年04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八日】母亲早在一九九七年就幸运的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母亲修炼后受益匪浅,亲身体会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殊胜与超常。所以中共无端残酷打压法轮功后,母亲被抓也好、被抄家也好,获释后依然继续修炼。

我是在大法蒙冤受难中出生的,儿时的我,每当看到母亲炼功时,我总会翻开《中国法轮功》这本书,一页一页的看师父的教功图解,我看哪、瞅啊、怎也看不够。后来我也和妈妈一起炼功了,我是乐在其中,感受到了学大法真好。

我到了上学的年龄,开始接受现代文化教育。在学校的课堂上,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老师根本不讲让学生如何做人的道理,这个重点知识老师没有讲,只讲那些课内外活动比赛、纪律及打扫卫生。因此,我对学习不感兴趣。

我升入三年级时,一个教思想品德的老师公然在课堂上教学生污蔑法轮功。课后,我就告诉同学们法轮大法是修佛的,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不要相信老师的谎言。日后,我把精美的真相护身符送给同学们,并告诉同学们诚心念上面的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遇难呈祥,逢凶化吉。同学们都很接受,都给我笑脸,都说谢谢。

我升入中学后,随同学们在县城住校,学校是封闭式管理,每天八堂课,晚上还有四堂晚自习课。而且吃、住、行都由学校统一掌握。这种情况下,我没有时间学法炼功。到了下半学期我就不遵守学校的规章制度了,我便在宿舍里听大法弟子的歌曲广播,每天晚上都听,我非常愿意听,觉的真好听,越听越爱听,有时睡熟了广播还响着呢。

为了能让我修炼,二零一七年母亲帮助我在学校办理了校外住宿,我可以每天都能学法炼功了。通过学法,在师父的法中我明白了大法弟子不仅自己圆满,而且要救度众生。我明白了法理后,心中也生起了救人的慈悲,书包里经常备几本真相小册子,发给班级里的同学,同学们都传着看,都明白了法轮功不是×教,中国《宪法》规定信仰自由。

初中毕业后,我不想再读高中了,也没有参加高中考试。我能自由自在的和妈妈一起做师父交给的“三件事”了。我找到能联系上的老师,送给他们明慧台历,五、六位老师全接受了;送给他们真相对联,他们都争先恐后的拿。后来他们看见我时,都热情的主动和我打招呼。

一次我和母亲在公交车上遇到了两位老师,妈妈送给他俩《九评共产党》一书,其中一个老师说:“这本书我早就看了。”妈妈又送他一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他说这本书没看着,高兴的接受了。另一位老师两本书全要了。

大法弟子慈悲众生,同修们都在努力去救人。今年年初,一同修对我说,有幸的是同修给当年在课堂上污蔑大法的那个教思想品德的老师讲清了真相,老师用真名退出了党、团、队。

几年来,在面对面发台历等真相时,大多数都发给了陌生人,遇到同学我也给,他们接过去都很高兴。我想,这都是有缘人,都是自己应该救的人。

两年来我和母亲在一家快餐店打工,老板知道我们修大法。一次我把真相福字拿到店里,经过和老板商量,老板同意在店里贴上。让所有顾客都能看到“法轮大法好”这五个大字。

我们在店里经常放《神传文化》广播,老板听,老板的父亲也听。

疫情中,我把《疫情凶猛 自保有妙招》、《九字真言小故事:不怕瘟疫的人》、《藏字石》、《4·25万人上访》等视频送给老板全家人看,看完后,老板的父亲终于明白了大法真相,退了党。老板娘也退出了中共组织。唯有老板没有退,但是他也很认真的看了一个多小时。真心希望他早日得救。

我们全家人沐浴在浩荡的师恩之中,妈妈年过五十,非常年轻,看上去象一个漂亮的少妇。爸爸开始很支持妈妈修炼,中共疯狂破坏大法后,反对妈妈修炼,后来家里安装了新唐人电视接收器以后,爸爸通过看电视,明白了真相,主动退出了少先队。再后来,每逢年节,爸爸都是主动买最好的水果敬师父,每次都买一百多元钱各种各样的水果。爸爸敬师敬法,一旦生病,爸爸就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病就不治自好。

我在九岁那年出了车祸,住進省医院,医生下结论说我有可能活不过来,就是能活过来也得留后遗症,身体不能发育,个子不会长高。在我命悬一线中,妈妈求师父帮助我,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我奇迹般的活了过来,发育正常。如今我身高一米七五米,在同龄人的男孩中,我是佼佼者。因为我得大法了,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了。

我和母亲在城里打工,能溶入大法弟子的整体之中,配合同修救人。父亲在家种田,同时开小吃部,每年收入可观。

今年的黄历二月二,父亲因为生意忙,没有来城里,他特意打来了电话:“要给师父买水果,要给师父上香。今天是龙抬头。”逗得我们娘俩哈哈笑。

我是为法而来,师父给了我新生,我无以为报,我要继续多救人,回报师恩,完成史前大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