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善解恩怨

更新: 2020年07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六日】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我告别了医院,告别了打针和吃药。修炼之前的胃病、上不来气的病都好了。从小学开始戴的眼镜,修炼后就不戴了。平时偶尔有发烧什么的,我学法、炼功,两天就好了。

我姑姑在修炼之前也有很多病,心脏病、风湿病、美尼尔氏综合症等等,从我对她有印象开始,姑姑就总是病病歪歪的。可是修炼后,她再不打针吃药,一身的病也不翼而飞了。

师父说:“因为你是炼正法的,一人炼功,别人要受益的。”[1]不只是家里修炼的人不吃药、打针,甚至是不修炼的常人,也得了福份,很少生病。我的表弟、叔叔从小就在大法中耳濡目染,虽然未走入修炼,但很相信法轮大法。平时生病了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十多年了,几乎都没有吃过药、打过针。

我的女儿生下来是早产,一般早产的孩子抵抗力特别弱,一有风吹草动就容易生病,所以一般家里都会有严格的消毒、隔离等措施。可我的女儿从出生后,我就每天给她听师父的讲法,家里什么消毒、隔离的措施也没做。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女儿两周岁了,一次病都没生过,大家都觉的特别神奇。

疫情发生期间,我坚信我们是大法弟子,而且我身边的亲人也都是做过三退,认同法轮大法的,所以不会感染上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结果我的家人和身边的亲人没有一个被传染上瘟疫的。

一、按“真善忍”要求自己

在当今的社会,尤其是在中共统治下的大陆社会,官员贪腐,世风日下,环境污染,人们的身心都受到侵蚀,在这样的环境下修炼,每天都会面临各种诱惑,在诱惑面前能否把握好自己,按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就显的尤为重要。

我之前的工作会经常出差。出差时吃饭、住宾馆、打车等各种费用都是可以报销的,每天可报一定额度,吃饭和打车的票子实报实销。有的同事假如一天只花了100元,也会凑足发票按照满额200多元报销,或者让宾馆或饭店多开些发票。如果长期出差的话,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但是我出差的时候,都是实报实销。有时出租车司机说:“既然你能报销,给你一张大额的发票吧,你多报点。”都被我谢绝了,只要自己实际金额的发票。有时司机只有大额发票,我就在发票的背面写清楚实际产生的金额,按照实际金额的报销。有时吃饭、打车实在没有发票,我就自己承担了。

每到一个地方去找宾馆,我都会选择离要去的学校比较近的、相对来讲比较便宜的宾馆,当时公司的标准是每天120元,但我有时就住二、三十元钱的小旅店,没有窗户和独立的卫生间,有的甚至是那种最老式普通的锁,希望能给公司省点钱。虽然住宿条件差一点,但我那时真的没什么感觉,就觉的有能住的地方就行了。

后来和同事们闲聊时说起,他们都说我傻,说我少捞不少钱。但我想我应该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不是自己的钱不能要,不能用自己最宝贵的德去交换钱,我也会规劝身边的同事不要那样做,对他们不好。

因为我出差时为公司省钱,财务部的领导和同事都对我赞赏有加,自然也会和其他领导说,所以到后来领导总是对我委以重任,后来我被提升为主管。

师父说:“我们只是在切身利益这些问题上看的淡,而在其它方面,我们都很精明。我们搞个科研项目,领导交给什么任务,完成什么工作,我们都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做的很好。”[1]

在工作上,领导安排给什么工作就去做什么工作,几乎从来不讲条件。有出差任务了,也是直接做准备。有的同事,领导给安排到哪里哪里出差,他们总是会挑一些交通便利的,能坐高铁、动车的,各地的经销商或校长比较好相处的。但是我一般不挑选,哪里都去。有的课比较难上,我就克服困难去解决,晚上经常做课件,写教案到半夜,尽力把课上好。讲课结束后,也尽量给老师们解决各种问题,全都解决后才离开。我曾换过两个直属主管,他们都对我有较高的评价。

二、做事为他人着想

从小在家里就受宠爱的我,一直以来都很自私。在家里吃饭时,好吃的都挑给我,买东西先给我买。上学后,我只管学习就行,什么家务活都不干,也不会干。事事只想自己,自私无处不在。以前没有感觉,已经习惯成自然,觉的身边的同学也都这样啊!

直到修炼后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的自私,甚至不会关心别人,不知道怎么样做事先想别人。生完孩子后,我辞掉了工作,在家里做全职太太。因为只有自己一个人带孩子,每天很忙、很累。有点空闲时间我就休息、睡觉,家务也不愿意干,所以家里很乱。先生在单位比较忙,也知道我一个人带孩子辛苦,所以家里脏乱也不说什么。

直到有一次他提议并叫了一个钟点工到家里打扫卫生,我才意识到自己的责任没尽好。我只顾着自己舒服,却没想过家里的环境也是宝宝和先生的,他们也需要一个清洁的、清爽的、良好的环境生活和休息。后来我决定每周都清洁一次家里的卫生,地面也尽量每天早上清扫一遍,每次大清扫后,先生回到家都很高兴。

修炼之后,我学着做事先想到别人,虽然并没有完全做到无私无我,但是我在一点一点的改变自己。

三、修自己化解恩怨

母亲去世后,父亲娶了继母,生了小弟弟。对于继母,刚开始我并不排斥,因为我上大学后,没有时间陪父亲,能有个人在他身边关心他、照顾他,是一件挺好的事情。我每次放寒、暑假回家,都会去爸爸家待几天,我们相处的还比较好。但是随着一点一点的接触,继母的真实模样一点一点的暴露了出来。

继母和我们全家人的关系都不好,她对爷爷奶奶一点都不孝顺,经常大呼小叫;结婚之前说尊重法轮大法,认同家人修炼,结婚后却反对大法,还鼓动不修炼的父亲也反对大法。对钱特别看重,我毕业后,她几乎就不让父亲再给我钱,却背地里偷偷给她大儿子(她和她前夫的孩子)钱,还经常和父亲因为钱吵架。并且经常打电话给各类亲戚,或者在公开场合说我们家人的坏话。

总之,最后一家人和继母的关系闹的很僵。一晃十多年过去了,我们彼此间的关系也并没有好转,大家心里都有深深的埋怨。我结婚、生孩子,她都没有出席。还因为父亲给了我一万元钱,她疯狂的用电话、短信闹过我,所以我们之间也是差不多断的很彻底。后来她和父亲离婚了,抛下弟弟,自己去了广州。之后我们便失去了联系,可以说我们之间的怨还是比较深的。

今年过年,父亲说继母要回来和他们一起过年,我当时有点不理解,都已经离婚了,为什么还和父亲、弟弟一起过年?后来一想,这是她明白的一面还想要再一次听真相啊!尤其过年期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大爆发,广州也是很严重的地区。于是我决定和先生、孩子过年的时候去给她拜年,并且给她买了礼物,化解这么多年来的恩怨。我还和姑姑同修商量,拜年时一起去饭店吃饭,并且再和她讲一次真相,告诉她九字真言(她和父亲结婚之前已经做过三退)。

见面后,给她讲真相很顺利。我告诉她遇到灾难的时候要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含糊的点了头,已经不象多年前那么排斥真相了。

经过这一次的拜年,感觉彼此之间的怨恨消掉了很多,大家都笑脸相迎的说话(以前继母说话冷言冷语,并且根本就不搭理我们说的话),和和气气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