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六日】我原来在县镇当小学教师,一九九八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大法遭到邪党迫害后,我被迫离婚,儿子由我带着。由于我不放弃修炼,又被剥夺了工作。我只好四处打短工:给别人卖货、在饭店当服务员、在板厂晾板、粘板,给人家掰玉米棒、割玉米秆、栽葱……什么活都干。但心中有大法,不觉的苦。

孩子从小跟我修炼,十五岁时离开我到市里读中专,毕业后在市里打工。那些年,我觉的孩子大了、独立了,又不在我身边,我没有督促提醒孩子学法,也不在法上与他沟通、交流。遇事我用人心考虑,不用大法去衡量,结果酿成了大错,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孩子染上了赌博,还借了高利贷。我听到后,真是如五雷轰顶,欲哭无泪。好不容易借了钱,先为孩子还了高利贷。但孩子在这个问题上反复犯错、借高利贷。最后孩子用哭腔说:“妈妈,你别问了,也别再管了。我对不起你们。我想往回捞钱,快点还上欠债。可是我又输了十来万,又借了贷款。我现在是回不去了,我没救了,你就算没有我这个儿子,忘了我吧。”我失望了,也绝望了。这可怎么办哪?!

最后,我冷静下来,痛定思痛,剜心透骨的向内找自己,是我没有走正修炼的路,要不我怎么修的这么难哪?我不再心急如焚,定下心来,恳求师父加持我向内找。我认识到都是自己没修好,让旧势力钻了空子,迫害了孩子,也迫害了我。我找出一堆人心:妒嫉心、怨恨心、疑心、虚荣心、面子心、怕吃苦的心、依赖心、懒惰心、做事心、盼圆满的心,等等。一下子找出来这么多人心,真是让我惭愧。

特别是怨恨心,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离开学校那段时间,我一度情绪低落,向外看。你看人家,修的悠哉悠哉,班上着,钱拿着,吃穿不愁,多好!可我呢?朋友骂我:“傻,共产党给钱不要,工作没了,婚离了。孩子不听话、也不争气,打工拿不回来钱,有时还跟你要钱,现在欠了这么多的债……”我修的是步步艰难。而这些,我都是用人心去衡量,没有用修炼人的标准去找自己,浮皮潦草的就过去了。没有走好自己修炼的路,加上自己的业力,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达到了它经济上迫害我的目地。过程中并没有诚心的说服儿子,没有发自内心的做好。现在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我才真心的、深入的向内找。当我找到怨恨心的时候,自己吓了一大跳,这不是无形中在怨师父怨大法吗?多大的怨哪!好可怕呀!要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还觉的自己不错呢!

这让我想起在孩子没有发生这件事之前,一天早晨,我在老同修家炼抱轮。就在我头顶抱轮时,有一个声音说:“玩死你!”声音非常清楚。当时我想:“小样儿的,玩死我?你办不到!”然后在心里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事后也没有深入的想一想,到底是什么原因要“玩死你”,也不会去否定旧势力,让旧势力钻了大空子。

迫害初期,我没了工作,我想这可怎么生活呀?我问孩子:“怕吃苦吗?”孩子说:“不怕!有手有脚,怕什么!”当时孩子十一、二岁,能说出这样的话,多好的孩子啊!

那年邪恶大搜捕,大法资料都没地方藏。同修拿到我家,我没在家,孩子智慧的把一大包资料藏在了空酱缸里,同修们都很赞佩。

二零零五年,孩子中专毕业后又到部队当兵。没想到半个月后,部队让新兵签字,污蔑法轮功是“×教”。孩子跟同伴说:“法轮功不是‘×教’,是按‘真善忍’原则做好人。”班长立时报告了上级,孩子被送回家,带去的物品和钱都被扣下了。镇武装部长要把孩子送监狱迫害,我带着孩子躲起来,连过年都没敢回家。

就是这样一个好孩子,我没把他当成同修,没有想到孩子也在修,没和他在法上交流,他也在旧势力的迫害中。老同修和儿子谈了两次,我都没过问。对孩子产生怕心,怕他学坏;疑心,怀疑他能不能改好;怨恨等等。再加上自己的私心,只想自己圆满,没有认清旧势力的邪恶手段,导致孩子一错再错,再三反复。

师父说:“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1]我在心里对师父说:我不会上旧势力的当。同时,我正告旧势力:别想毁了我的孩子,他是师父的小弟子;也别想利用孩子往下拖我。即便我有漏,也不配旧势力考验我和迫害我。“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2]我只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这回我是真心的要救儿子。

当我向内找,找对了的时候,真是峰回路转,孩子一下子就变了。他打电话说:“妈妈,我错了,我要回去,以后再也不碰它了。你把装有师父讲法的MP3给我。”我听了之后,真的太高兴了!谢谢师父帮我找到了人心,把孩子救回来了。

在亲戚朋友们的帮助下,我们又把贷款还上了,孩子也远离了赌博游戏。在上班不忙的时候,就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开了工资,就和我一起还欠款。

通过这件事的反反复复,我认识到修炼人所遇到的魔难,都不是偶然的,都是人心促成的。孩子出事后,还是用人心对待,魔难就越来越大。修炼是严肃的,绝不是儿戏,大法是慈悲与威严同在。我知道正法是严肃的,发正念是威严体现,不是走过场、流于形式。所以每次发正念时都请师父加持,从内心深处发出强大的一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3]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彻底否定旧势力的所有安排。我是高大无比的神,顶天立地。我感到自己被强大的能量包容着,有力可劈山的感觉。

还借款期间,我对孩子怨恨的人心又冒出来了:“每一次开支,我都一分不留的还欠款。我的衣服从里到外都是同修给的。如果你不玩那东西,怎么能欠那么多钱哪?!”怨、恨、气都上来了。人心一出,心里苦极了!师父看我不悟,让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两个男人,其中一个要对我非礼,出于自救,我捅了他三刀,他倒在地上,我怕他不死,又捅了四刀。另一个男人为了给朋友报仇,要对我下手,我又把他也杀了。我一下吓醒了。

醒后我悟到,这两个男人,一个是今生的丈夫,一个是儿子。修炼前,丈夫当会计截留贷款,我借钱为他还债;修炼后,我帮儿子还债。这都是自己造的大业所致啊!师父替我承受了业力,没让我还命,改成了用钱去还。当我明白后,一下子释怀了,怨、恨、气呀,什么都没有了,心中只有对师父的感恩。

这一次的事情,让我也学会修了。平时一思一念我都用法来衡量,发现不正的念头,分清那不是我,一切都按师父的要求做。做事考虑别人,想别人能不能接受,对别人有没有伤害。遇事知道向内找,找出人心把它去掉,事情就有转机。

真象师父说的:“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4]从此,我乐呵呵的还债,再没有气和怨恨了。我真正的在法上归正自己,去掉人心,提高上来。每周我都和孩子沟通,他也升起正念,信师信法了,并跟我一起做救度众生的事。

二零一九年,我开始还欠亲戚们的钱。他们说:“算啦,当初借给你钱时,就没想往回要。”我说:“那不行,你们的钱挣的也不容易。大法师父告诉我们,做事要替别人着想。如果我不修大法,可能我会那么做。但我是修炼人,我要听师父的话,用法来严格要求自己。钱必须还,只是个时间问题。”

预计到二零二零年七、八月份,我和孩子打工挣的钱,就能把全部欠债都还上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第二部份)》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