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八日】我今年三十九岁,在二零一一年结婚后经常被派出所的警察上门骚扰,警察还跑到丈夫单位骚扰、威胁他,逼他跟我“划清界限”,否则就开除工作。加上婆婆对我修炼也不理解,埋怨我。丈夫提出离婚来保住他的工作,说“如果工作没了,我妈会被气死。”我当时为了配合丈夫保住工作,也不想让有高血压的婆婆生气,就同意离婚了。“离婚”后,丈夫说:“为了照顾两个孩子,我们还是生活在一起,离婚不离家。”由于脱离大法时间太长,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不道德、变异的行为,同意了。而且这件事情我没有跟任何人说,包括我的母亲(同修),就这样我跟着公公、婆婆还有两个孩子在一起生活了三年。

二零二零年五月初的一个晚上,身体出现异常,下身流出大块大块的血块,每次刚把纸垫好就又被血打湿就这样四、五次,最后一次在卫生间我突然觉的昏天暗地一下就找不到东南西北了,心想着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不能吓着他们,这时我想起了师父,在心里呼唤着师父救救我,就这样我都记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到卧室的,疼的连上床的力气都没有了就倒在孩子玩的垫子上了,第二天早上两个孩子都很惊讶的问我:妈妈你怎么睡在地上呢?

五月中旬,由于左下腹很疼,我一直觉的是自己排便出现了问题,所以就吃了两颗通便的药,当天晚上就出现了血流不止的现象,卫生纸都用了半卷还是堵不住,我又在心里求师父救救我,血止住了。第二天早上一起来,血又突然流出顺着我的腿往下淌,我都没来得及跑到卫生间裤子就都被血打湿了,我心里求师父救我。当我起身的时候昏死在卫生间里,被孩子的爷爷、奶奶架回卧室。

丈夫把我送到医院检查,检查完后把我带到一处闲置的房子里让我静养,因为检查报告要三天后才能拿到,可是左下腹强烈的疼痛感时刻伴随着我,使我白天夜晚都无法入睡,我只能不停的在房子里游走。就这样痛苦的挨到了第三天,拿到报告后医生说:是子宫癌,本市已经无法治疗。要求我马上去省城肿瘤医院做放化疗,还要看医生愿不愿意给我做,因为失血过多我身体里的血只有正常人的一半。

这时我突然想到,只有慈悲伟大的师尊和大法能救我,我强烈要求丈夫送我回母亲家里,我心里想着一定要把这几年做的不好的事跟师父忏悔。丈夫不同意送我到母亲那里,嘴上说去治疗,但是却没有任何行动,在我再三的强烈要求下他才把我送到母亲家。

经过两天的学法、炼功,我把二零一七年离婚没离家的事实告诉了母亲,经过与母亲不断的交流,向内找,我才真正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种离婚不离家是道德堕落之后的表现,是变异的思想和行为。从法轮大法迫害开始,我就一直游离在大法和常人之间,遇到事情就想到师父好、大法好,没事的时候又觉的还是常人的利益和亲情是真实的,却不知在人类这个大染缸中越陷越深。我跪在师尊的法像前忏悔。

慈悲伟大的师尊没有放弃我,不断的给我净化身体,使我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身体已经基本恢复。跪谢伟大的师尊给了我新的生命,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对师尊的感恩,唯有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法轮大法好!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