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RTC资料组 提升讲真相能力

更新: 2020年09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二日】以下想和大家交流我在RTC资料组的心得体会。几年前,我有幸地参加了RTC电话平台,在打电话的同时,项目协调人正好要开始做资料搜集和培训工作,我有幸成为了资料组的一员。

一、加强学法整体升华多救人

参加资料组以后,协调同修就说要固定时间集体学法,为了让救人起到更大的作用,我们几个商量出来一个共同的时间,学习师父的各地讲法、新经文或者《洪吟》。一晃,两、三年过去了,虽然中间偶尔有停顿,但是基本都能坚持下来。学法后,有个人交流,有商量具体的工作内容。这种集体学法的形式,保证了修炼状态与救人力度的稳定。甚至有一段时间,我家里经济条件不好,非常紧张,小组里的同修给我介绍了工作,工资正好能够解决收入紧张的问题。现在想来,都是师父的安排。能够集体学法,很多问题都在不知不觉中自动解决了。

二、做资料过程中对华人讲真相内容丰富提高

我在搜集资料的过程中,发现了我以前其实对很多讲真相的内容都一知半解,不清楚。搜集的多了,脑海中有了各种各样的记忆和内容。很奇特的一点就是,我感觉思想里面渐渐的出现一条清晰的线。以前讲真相很多是这方面讲讲,那方面讲讲,不系统。现在好像脑子里面很清晰,有一条主线,众生问了什么问题可以用自己搜集来的资料進行解答,不太会陷入对方的逻辑思维里。

以前,我在网络或者手机媒体、社交媒体上面,几乎不怎么讲真相,觉的讲也讲不好,也不会讲。但是后来,慢慢的,我看到一些留言,就想发言,马上就能够想到写什么,和以前比起来,有很多话说。下面我举些具体例子:

1)在一个关于抗日战争的影片当中,讲到关于毛泽东抗日的事情。我在留言里面写道:“官方记载毛泽东曾经至少6次公开感谢过日本侵华,说要不是他们,中共不可能夺取政权。他感激日本皇军到了什么程度,甚至放弃日本巨额战争赔偿。”马上就有人回复反驳我。我就把这具体6次是在什么中共的公开文件里面,什么时候和场合说的都回复给他们,让他们了解这些真相。

2)在一个关于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活摘器官的视频下面,我看到很多人留言还是不明真相,我就先回复说这个事情是真实发生的。然后马上有人回复我,说我造谣。我就把最近搜集的活摘器官的新闻和例子写在里面回复其中一个人,写的比较详细,有些真凭实据的例子,还贴上了最新的一条大纪元新闻的链接。一般来讲,对方不接受会一直回复我反驳,甚至骂人,但是这一次没有人回复我了。

3)在一个江泽民弹琴、唱歌的视频里面。我看到很多人留言,居然还对它弹琴表示好感,甚至提到仔细听背景,是因为法轮功的人在外面抗议,它才要弹琴盖住那些声音。我想这个留言必须要回复,但是直接讲法轮功真相,一定有人反驳,短短的回复也不一定能够讲明白。现在的中国人很多人被中共搅的热血沸腾,并不懂什么是真正的爱国。我就写了一段话,在事实面前让他们无话可说。

我写的是:“江泽民就是个人渣。共产党一党专政,没有信仰自由。迫害法轮功是江的最大罪行之一。后来更是由于活摘器官的发生,在国际法庭起诉它的罪名和纳粹是一样的,反人类罪:包括酷刑罪和群体灭绝罪。那些抗议的主要是在国内受过迫害的人,主要是法轮功或民主人士。

“但是如果中国人知道他出卖国土,那时中国人都会反对它。知情的中国人称江为‘当代最大的卖国贼’,不明白它为什么非要割让土地。江泽民出卖国土是历届领导人最多的,1999年12月9日和10日,是中国人耻辱的日子。在这两天里,江泽民在北京与来访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割让的土地面积合计达125万余平方公里。而且还不够,对塔吉克斯坦、印度、越南都有出卖国土。 ”

三、做武汉肺炎资料后更好地对西人讲真相

中共病毒爆发后,我搜集了一些武汉肺炎的新闻资料。我发现在youtube的很多西方主流社会媒体频道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报道,底下的留言也是五花八门。我在看到其中一个英文报道后,用英文回复了留言:“由于中共的影响反对,台湾不是世界贸易组织的一员。但是这一点非常可笑,因为台湾现在成为世界上抗疫最成功的地区。只有300多例确诊,对学校和生意经营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完全不相信中共和世卫。他们去年12月31日开始检查入境的旅客,1月2日开始建立紧急中心。第一个被查到的旅客是在1月21日。”这个留言很快就开始有人点赞,到现在有900多个人点赞。之后有人回复不明白WHO的问题,我就回复了关于中共如何收买谭德赛的过程。

另外有一个加拿大的媒体频道,有一个采访病人的视频。我在下面回复:“我给病人尽快康复的祝福。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为共产党的所作所为感到不齿,他们隐藏实际情况,并且让病毒散布到全世界。”后来一个可能是西人的网友回复我说:“中国在1月份就封城了,北美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这真的不能怪中国,而且延误封城的负责人已经被处理了。我觉的在大流行里面,美国做的不一定就比中国好。”

我当时看到这个留言,没有什么思路,因为可以写的东西很多,信息也很多。从哪方面着手讲呢?当天和培训组同修一起学法的时候,正好学到师父《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其实中国人都知道中共恶党是怎么存在的、那些被邪恶利用的党魁是怎么思维的,这一点在西方社会里正常思维的人他们不知道,甚至于邪党文化是怎么回事他们都不知道。所以我说哪一天邪党突然间在中国消失了、倒台了,其它国家政府还不知道咋倒的哪。你要想知道中共邪党是怎么回事,你首先得知道中共邪党是怎么想问题的、怎么思维的、怎么说假话的。这些最起码的东西都不知道,你得到的情报都是假的。”学法结束后,我和资料组的同修一起交流了一下,心中开始有思路应该怎么回复她。

我是这么写的:“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不是反对中国而是反对中共。你永远不会想象到共产党是如何对待中国人民的。北美相信世卫,但是世卫的信息是来源于中共的造假数据。直到1月20日,中共还在说不会人传人。但是很多内部文件已经证明他们去年12月就知情。中共说死亡数据3800多,但是根据骨灰盒的发放证明死亡人数可能有42000以上。台湾从SARS吸收了教训,他们不相信中共和世卫。至今440个确诊,7例死亡。

“在封城期间,很多人求医无门选择自杀,就为了不传染家里人。还有很多人被迫买高价菜,抗议半夜警察抓人。很多公民记者被消失,就是因为他们想报道真实的情况。我从来没看见过任何一个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北美。”

武汉市长周先旺承认披露疫情“不及时”,并没有被开除,他说:“我希望中国人能够理解我们,作为地方政府的领导人,获得信息,授权之后才能披露。”

这个留言发出以后,她没有再回复我。希望能够看到的外国人,都能够了解中共的造假行为是如何害人的。这次武汉肺炎发生后,我发现利用这个事情作为开头和西人很容易说上话讲真相,但是一些人对于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不理解,我就把当时在武汉发生的打死人的事,居民被迫买高价菜之后被抓等讲一讲,他们就更容易了解中共的邪恶,也明白为什么它迫害法轮功了。

四、做活摘器官资料时的修炼体会

以前做活摘器官的稿件是另外几个同修写的,我没有具体参与。但是前一段时间,看到培训稿里面写的活摘器官的稿子,萌生了想从新写这方面内容的想法。我搜集了很多内容,在过程中发现越写越多。当看到安妮的证词时,有一个事情让我哭了很久。她说她前夫在剪开晕倒的学员衣服时,口袋里掉出来一个小盒子,里面有个法轮图形,还有个小纸条:“祝妈妈生日快乐!”我想我女儿虽然是小同修,但是发生了这么邪恶的事情,她也应该知道在中国的同修到底经历了什么。我就给我女儿也讲了这个事,她也哭了。

写完后,我就做了一个梦,我梦到大概二、三十个同修都在一片空地上,在弯下腰找地上的一种碎片,那种碎片是一种小小的淡血色的宝石,当时在梦中我心里知道,这每一个宝石就是一个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证据。我们每个人都找到了一些,这些碎片合在一起,变成了一个大概直径一米左右的巨大的宝石。然后我就惊醒了,所以记得清清楚楚的,觉的那个宝石就是那篇文章。当时我没有多想,只是觉的可能这个培训稿是我和另外一位同修一起写的吧。但是等再过了几天,我才明白这个梦的真正涵义。后来我提交了这个关于活摘器官的稿子给负责人,但是负责人不满意,觉的条理不清,就让资料组另外一位比较有经验的同修修改。我当时没有太在意。后来需要浓缩稿,那位同修建议我们一起写,但是负责人还是不让我写,我就开始觉的心里有了一丝丝的不高兴。结束交流后我就想,另外一个做视频的同修和我合作的还是要更好,还经常夸我写的好,标题写的很棒。但是我马上就警觉了,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这么想啊,肯定是有问题了。后来我马上就静下心来向内找,是妒嫉心吗?不是。是名利心吗?不是。是因为不接受我不高兴吗?也不是。是对做事情有执着吗?好像也不是。我对着那个不高兴往深看下去,发现其实是觉的为什么不让“我”写,“我”写的不够好吗?这是对“我”的执着,觉的“我”写的东西挺好,应该没问题。我看到那个执着后,放了下来。我想到,文章本身给同修们用,只要能救人,谁写不行呢?这也不是我一个人写,当时协调人、负责​​人都有提过意见怎么修改啊。可是就在我想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忽然记起来那个梦,为什么不是三、四个同修,而是几十个同修们一起在找证据,那是因为我所搜集的资料,哪一个不是同修们写的呢?当时我看到有的关于活摘器官的文章甚至署名就有三个不同的名字,追查国际的资料是由不同的同修们配合调查的,还有大纪元、明慧网上面的相关新闻是由不同的记者、编辑写的。这个文章也不只是我和资料组的同修写的,是这么多同修们一起写的,是所有参与搜集、追查活摘器官证据的同修们一起配合组成的。不是我想写,揭露活摘器官的真相是大法要的,是师父安排的,是神让写的,写出来大家救人用的。怎么能把“我”字摆在第一位,摆在前面呢?怎么能觉的这文章是“我”一个人写的呢?当时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真的有点无地自容。

五、搜集资料后打电话众生听真相更久

我在加拿大,有时候夏令时的关系,早上送孩子上学,打电话时间总是不够长。最近由于疫情,负责培训的协调同修要求我必须每天打电话,要多打。我非常认可她的看法,知道更多的具体实践打电话,才能更贴近众生,才能知道众生需要听什么样的内容。

原来我讲真相的时候,挂机的都很快。但是在武汉肺炎之后,我总结出一段话,和众生打电话交流的时间比以前长很多。我说:“我是给咱们老百姓讲真相的,您在家里看电视、网络,信息不一定真实透明。我就是想给您讲一讲当时武汉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几分钟时间,好吗? ”老百姓一般都说“好”,大部份人看来都是想了解一下,到底武汉当时是什么样,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我再讲:“武汉市长周先旺1月27日接受央视采访,承认披露疫情‘不及时’,但是希望外界理解他。但是这里有个问题,你让老百姓怎么理解,怎么原谅,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死了那么多人。它为什么一直不告诉老百姓呢?跟SARS的时候一样,它的说法是要‘稳定’,怕告诉老百姓会乱。可是您看看,1月23日武汉封城,封城前,500多万人逃离武汉,没有乱,大家就是一起排队坐火车,坐飞机,或者自己开车离开武汉,没有乱。倒是武汉封城了以后,发生了很多事情……讲一讲当时武汉发生的事情,再引到共产党为什么总是草菅人命,因为马克思信了撒旦教发明的共产主义。中共一直在杀人,从苏联、柬埔寨红色高棉一路杀,但是杀咱们中国人杀的最多……再引到三退。”

这样比较自然,不过这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打法,有时候我也直接讲短稿。我以前讲活摘器官的事情,都不是很长,怕人害怕,挂机。所以一直都不是讲的很多、很详细。但是在最近打电话的过程中,我发现,由于有这个现成的稿件,对于活摘器官的内容比以前更知道怎么讲了。有一个人,入过少先队,就是不退。我讲了很多,大法真相,共产党杀人历史,自焚真相,誓言故事,他还是不退。我继续讲三退保平安的例子,他又说那是个案。我看着那个活摘器官的稿件,开始慢慢和他讲。一开始讲的时候,他说你说这个,没有证据可不能胡说啊。我就开始用具体的例子讲,讲细节。讲到那个武警枪里面有10发子弹,想把在场的人都毙了。但是没能做到,后来一直很后悔,他说那时候他只有22岁,太年轻了。法轮功学员的体检和死刑犯一样非常仔细,医生不让打腹部和眼睛。讲到国际移植大会拒绝30多名中国医生参加,国际器官移植的杂志拒绝中国医生投稿,而且是终身禁止。讲到以色列立法,禁止以色列人到中国進行器官移植。讲到这些曝光的证人,都是冒着生命危险曝光的,但是他们说的都是相似的话:我不讲出来的话,良心难安。讲的过程中,他不发一言。讲了很久,到最后的时候,他说手机快没电了,要挂了。我本来也想挂,但是忽然想起来要不再问问他退不退,他爽快的同意了。后来我想,这个人为什么退,我觉的他似乎不太信神或者保平安的这些事,但是还是有正义感、有良知的。所以在知道共产党真的做出这么邪恶的事情时,对共产党就不抱有希望了,就同意退了。

我就想交流这些,我总是觉的自己做的不够好,救的人不够多,总是觉的和师父的要求差距大。但是有RTC这个平台,每次心里一想到还能在这个平台打电话,写稿子,讲真相,我就觉的心里很踏实,很充实。可能是因为,RTC平台是直接向华人讲真相的平台,是在第一线救中国人的项目。很多的同修一起打电话,一起交流,一起配合,形成一个整体,形成一个修炼的环境,就象一个大熔炉,我一進到里面自动就被熔化了。我非常珍惜这个环境,庆幸能够加入这个平台。希望自己能够做的更多、更好,和其他做的好的同修比学比修,在这个平台继续救度众生,走出自己的路。

若有不足之处,还请慈悲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