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住心 打好电话 救更多的人

——参加营救平台讲真相的心得体会

更新: 2020年09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二日】我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在瑞典歌德堡得法,机缘是去市图书馆还书,看到在书架上有两本金黄色的书很显眼,引起了我的注意,书名是《转法轮》,下意识觉的好象和法轮功有关系,先借回去看看吧。

到家才发现一本是简体版的,一本是正体字的,用了两个晚上的时间,恭读了一遍,正如师父所讲:“就象这个电插头一样,一插通电了。”[1]在书的最后一页有一个手写的大法网址,我找到了当地的炼功点,西人同修联系了当地的负责人,我从此走入修炼集体当中。当时自己身体上存在着不正确状态,在学法炼功中,不知不觉消失了。

通过同修的引荐,今年从四月二十八号开始,我上平台打电话到现在,经历过初期的紧张,对真相资料掌握的不够全面,尤其对公检法相关法律法规没有什么概念,到在这段时间内,对不同案例的拨打,这方面的不足得到了提高。

一、渐渐去怕心的过程

以前讲真相的对像是普通民众,所以刚开始打营救电话时心里很紧张,害怕讲不好会影响众生得救,印象比较深的是上平台不久,参加向北京地区的拨打项目,早上领到电话,一看是公安部和高等法院的,心里顿时紧张起来,打中共这么高级别的电话,该讲些什么,心里没底,如果直接上来就说法律法规,说话语气可能显得有点儿硬,再说他们对法律条文的掌握比我要专业的多,怎么开头呢?

我记得同修有份心得体会的切入点很中性平和,心想先照着念吧,“先生您好,请您在职责范围内保护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都是修佛的好人,古人说给修佛的人一口饭吃都是功德无量的事情。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请为您和您的家人积福德。”这时,对方打断我说,“你是谁呀,你在哪,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他说话了,而且和我还有互动了,当时就感觉自己一下子就放松下来了。

以前接电话的都是听,对方也基本不讲话。我赶紧说,“我姓陈,从国外打给你,能和您通上电话就是缘份,炼法轮功的在全世界已经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了,就是中国(中共)政府不让炼。”他说你就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不讲就没必要再说了。

我以前没碰到过这样的问题,我就说,电话号码从哪来的不重要,知道真相才重要。但他还是纠结这个问题必须要给个明确答复,我也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对,就说正义的中国人士在国外很多都出来发声,像足球名将郝海东都在认清中共,说打倒中共是正义的需要,还有流亡富商,还有一些红二代都在做出正义的选择,都为自己留后路,他听到后,就不再追问了。

这通电话打了几次,直到他不接为止,听了有三十几分钟,真相基本讲了,公务员法及办案终身负责等,中共卸磨杀驴及沉船计划,藏字石,退党大潮,如何三退并顺势劝退党,他没表态,送给他九字真言。然后请短信同修再跟進。我认为他即使没退,这些真相他也听進去了,还是起作用的。

放下电话心想,给中共高层人讲真相也没那么困难,是自己的人心障碍了自己,不管他的中共官职再高,他也要分清善和恶做出选择的,为自己的生命负责。正如师父开示:“你们不要觉的他是一个高层的什么人物,思想中多了一个障碍,好象你们来求他帮助来了。真实的情况是你是在救他,你在给他们选择未来的机会,一定是这样的,所以你们要把讲真相视为救度世人为主要的。”[2]

通过这次的拨打,自己的怕心和紧张也没以前那么大了。

二、如何选择切入点

多数情况下,切入点的选择我通常是结合近期的时事新闻,因为现在不管是国内还是国际,几乎每天都有大事发生,局势变化很快,谁都会或多或少的关注一下和自身利益有关的讯息。有一例是北京某派出所的警察,我用目前正发生的南方洪灾做切入点,告诉对方因为三峡大坝修建的不合理,中共媒体提供的信息都是假的,老百姓是应该有知情权的,每年也都有梅雨季节,为何今年这么难过,我好意提醒他,南方受灾省份多数是产稻米的地方,这个粮食可不是今天种上明天就收的,多买点粮食备用,一旦真的封城就麻烦了,其实政府说假话也不只这一次了,比如“天安门自焚”也是假的,是栽赃陷害法轮功的,这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问,“你说什么,什么是假的?”可能电话放了免提,我又把三峡泄洪的实情讲了一遍,她惊讶的说,哎呀,怪不得呢,我也怀疑光下雨,怎么会发这么大的水呀。那个男士接过话茬说,他和家人在吃晚饭,就说到这吧,谢谢啊,就挂了。可能是担心通话时间长有监听的。这样看来,时事新闻还是能引起众生兴趣听下去的。

也有从疫情开始讲的,但是中共对国内疫情真相严重隐瞒,但对国外的疫情报导却挺详细,打大连公安局政工部门的电话就出现了这种情况,他说,我们这政府控制的好,得病住院了,全额给报销等,你们美国疫情很严重(来电显示可能是美国打来的),你知道你们美国现在有多少人感染了吗?我说我近期没太关注人数,我说国内感染人数不是真实的数字,很多都没计算在内,而且这场瘟疫是长眼睛的,有目标的,染疫的地区和国家都是和中共经济上走得近的。我这边讲,他那边继续批评美国,我插不上话,他后来感觉自己说的差不多了,我说,您说了这么多,先把疫情这个话题放一放,我有个疑问想和你探讨一下。他说,你说吧,我问他如果您有机会在天安门广场执勤,突然看到有人在点火,你能在一两分钟之内找到灭火器或灭火毯去救人吗?还有不管是烧伤还是烫伤都会疼的受不了,不会老老实实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喊口号吧?而且头发眉毛完好无损,怀里抱着装满汽油的雪碧瓶也没烧变形,这些都可能吗?我感觉他在电话那头顿了一顿,然后说,这倒是、这倒是,你是炼法轮功的我知道,你的思想层次高,我和你不在一个层次上,不和你谈了。他就把电话挂了。

这通电话自己体悟:讲清“自焚”疑点在打电话过程中不能忽视,其实时事新闻只是个引子,大法真相才有破除邪恶谎言的威力。过程中也发现派出所的年轻警察刚做这一行不久的,对“天安门自焚”还是停留在错误的认识上,虽然我们已经讲了快二十年了,所以有时电话一通,听到他说,喂喂,声音判断是个年轻人,我就直接以提出疑问,让他帮助解答的方式讲“自焚”疑点真相。因为我认为讲清“天安门自焚”是我们要讲的基本真相之一,是能起到破除邪恶谎言的。

三、向内找

也有打的不如意的电话,就是没严肃认真对待每一个来之不易的电话号码,是不自觉的。那是一个北京公安局看守所的电话,第一次电话通了十六秒,讲了长江三峡泄洪导致灾情,没等我说完对方就挂了。过几分钟再打,先听到一个女声说,别听她们说的,与此同时一个年轻男士说喂,跟他讲了六分十三秒,包括灾情要储粮,大连疫情开始了,但在北京的病毒也没消失,他问我在哪叫我也要注意啊,他用英语说be careful(译文:要小心), 说的英文很标准态度也很好,我谢谢他的好意提醒,继续讲并顺势劝退,为了他的安全考虑,我用英语问他想退出这个ccp(译文:中共)组织吗?他说ok(译文:行)。我告诉他我知道他的真名,我瞅了一眼计算机上的名字,用婷婷这个名字给你退行吗?他稍微顿了一下,他可能怀疑我怎么知道这个具体名字的?我当时说出名字的同时,也在想是个女孩的名字啊,但是他说ok了,就没再深究下去,告诉他你真心退出神会护佑,祝他平安,他说谢谢。

电话放下,我不放心,就跟协调同修说了这个事,同修态度很严谨,三退是个很严肃的大事,听你描述这个人是明白了真心退了,但本着对生命负责的态度,还是隔一段时间再跟進确认一下为好。一个星期后,我又打过去,对方没接。最近又跟進,还是没接,因为用的拨打工具都是天空。协调同修们非常负责,不仅请其他同修帮忙,还亲自拨打数遍,最后确认那个男士不是这个电话号码的主人,他可能是家属,他表达的是他自己的意愿,他同意了不能说明电话的主人就同意退党了。婷婷本人没接受大法真相。这个电话总算弄清楚了。

事后向内找才发现,打了这么多通电话,也没有表态要退的,当对方一表态说退了,心里一高兴,只想到公检法人员三退,要用他们的真实姓名,所以就没考虑是个男生名还是女生名,没严肃对待退党这个关系到生命保障的大事。

经验不足是一方面,但主要还是自己打的不够用心,拨打第一遍时,我会同时盯着名字,第二遍以后就只注重在拨打工具里面找号码了,名字就有点忽视了,到再校对名字时,就有点反应不过来。如果当时用心想一想,说婷婷这个名字是你女朋友的吗,我送给你一个好听的化名给你退了吧,如果你女朋友在旁边,你问问她同不同意用婷婷退,这样一来,两个人就都可能得救了。

感谢小组同修们的帮助。自己也亲身体会到了师父讲的“这些事情都应该有大法弟子宽容、善良、祥和的表现,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3]同时也找到了这个欢喜心,还有党文化的糊弄事的心。

扎扎实实修好自己,学好法,正念足,才能增强讲清真相的力度。不管对方态度如何,摆正心态,也希望自己以后在接听率不高的情况下也能持之以恒,越打越好,越打越稳。

以上是自己近期打电话的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