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被中共迫害致生命垂危的学员们

更新: 2021年01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二零年至少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监狱、看守所、派出所等场所被迫害离世,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并且大部分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继续遭受着中共迫害。

中共监狱高墙之内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每天都在发生,这些罪恶一直被中共极力掩盖着。二零二零年爆发的疫情,更给中共监狱、看守所、洗脑班掩盖罪行提供了借口。二零二零年,大陆几乎所有的监狱、看守所都关闭了家属会见通道,这样致使法轮功学员在狱中的真实迫害处境,家属一无所知。

一、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的法轮功学员案例(十二例)

1、官忠基在济南监狱被迫害致心脏严重衰竭危及生命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报道,山东平度市六十五岁法轮功学员官忠基,于二零二零年四月被送进医院,心脏严重衰竭,生命危险。官忠基于二零一八年五月被平度市六一零,伙同平度市仁兆派出所的恶警绑架,后被送至济南监狱十一监区迫害。二零一九年十二月起,监狱阻止其家人会见。

2、已半身瘫痪的陕西省西安市周至县法轮功学员高满堂继续在陕西渭南监狱受迫害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五日通讯员陕西报道,陕西省西安市周至县法轮功学员高满堂被非法关押在陕西省渭南监狱第十六监区,人已经半身瘫痪、身体非常消瘦、只能坐着轮椅。

高满堂是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一日被恶警绑架在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他被非法判刑两年六个月。

据说他在看守所已经被迫害致半身瘫痪。

已经瘫痪的人竟然还能被送到渭南监狱,看守所和监狱,一个敢送,一个敢接,简直都是毫无人性!

3、孙俊在沈阳市第一监狱时刻面临生命危险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一日报道,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第一监狱的大连法轮功学员孙俊,在疫情期间,所在监区新来的狱警一直将孙俊关押在小号,而且还曾经蒙着孙俊的头部殴打他。这已经不仅仅是死亡威胁的问题,事实上孙俊的生命时时面临巨大危险。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孙俊是热电公司职工,妻子张霞是中山区青云小学教师。孙俊于二零一六年与妻子张霞一同因依法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被绑架构陷,并于二零一七年六月被秘密非法判刑,张霞被诬判七年五个月,孙俊被诬判七年两个月,并各被勒索罚金一万元。二零一七年九月,张霞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二零一七年年底,孙俊被从大连南关岭监狱劫持到沈阳市第一监狱。

孙俊被绑架到沈阳市第一监狱之初,即在被称为“高戒备监区”的十九监区遭折磨“转化”。期间,孙俊被一个叫文铁的沈阳籍犯人两次用塑料袋套住脑袋,两次窒息过去,险些死亡。犯人文铁还用鞋底疯狂抽打孙俊的脸部和头部。孙俊被打晕后,被别人强制在“保证书”上按了手印。孙俊家属要求对文铁按故意杀人罪处理,监狱对家属抵赖说监视器当时坏了没有监控,没证人,没法定罪。

后来,孙俊家人请律师,要求追究文铁故意杀人罪的刑事责任,并追究监狱长涉嫌玩忽职守罪的刑事责任。律师给家人写了多份控告书,家人多次给沈阳和北京的检察院、法院和监狱管理局发信。过了一个月后,大连检察院来电话说这个案子被沈阳检察院推到了大连检察院,可是监狱在沈阳,所以大连检察院没法处理。之后家人虽向各个职能部门多方发送控告信,都没有回音。

孙俊被非法关押在第四监区期间,曾被监区长张林用辣椒水喷眼睛。家人知道了这个消息,去监狱找到了领导,张林承认了自己用辣椒水的事实,据悉受监狱内部处分。

4、法轮功学员陈志连在成都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九日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乐山法轮功学员陈志连在成都女子监狱被毒打致颅骨骨折,导致颅内大出血,头部多处受伤,生命垂危,现被非法关押在四川司法警察医院,至今不让家属见面。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陈志连,女,七十岁,因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到中共邪党迫害。陈志连修炼前因长期过度劳累浑身是病,成了药篓子,又因婚姻不睦心力交瘁,活的生不如死。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获得了崭新的生命,身体恢复了健康,对一些事也能看淡、放下,得到了真正的身心健康。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陈志连因炼功和进京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先后遭到几次长时间非法拘留。还被当地平兴乡政府绑架,私设公堂,毒打折磨,挂牌子游街等各种侮辱迫害。

◎二零零三年,因为讲述法轮功真相,陈志连被仁寿法院非法判刑六年;

◎二零一五年,陈志连因实名起诉江泽民被非法拘留;

◎二零一八年,陈志连被峨嵋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于二零二零年初被送到成都女子监狱迫害。

5、被枉判七年入狱 浙江乐清市八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病危抢救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通讯员浙江报道,浙江省温州市乐清市八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黄庆登,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七日上午和老伴被抄家和劫持到乐清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构陷。二零二零年三月被非法判刑七年,关在浙江省杭州第二监狱。老伴被释放。上个星期,监狱人员打电话跟家属说黄庆登在医院抢救。

医生检查后说黄庆登老人身上有六种病,随时有生命危险。可是相关部门还不想让老人保外就医、回家。

黄庆登(黄庆灯)夫妇是乐清市虹桥镇乐垟村人,身体不好,医生诊断无法医治。自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以后疾病全部消除。法轮大法给了他们新的生命,他们都对大法感恩不尽!

黄庆登曾经多次被警察绑架和抄家。

6、法轮功学员周向阳一直在天津港北监狱绝食反迫害各个器官衰竭、生命垂危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九日报道,原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工经处造价工程师周向阳一直在天津港北监狱绝食反迫害,听说前几天送往监狱医院,各个器官衰竭,生命垂危。

天津法轮功学员周向阳自二零一六年十二月被冤判七年,非法关押在天津滨海监狱以后,就一直在绝食抵制迫害,二零一九年二月左右遭受灌食迫害,给他的身体造成非常大的伤害和痛苦。据悉,给他插管的大夫非常不高兴,给周向阳灌食就象插下水道一样,让周向阳疼得无法忍受,这种残忍手段一天要进行两次,而且根本不知道给他灌的是什么。

周向阳昔日高大的身材已被迫害几近变形,现在七八十斤、瘦小嶙峋。目前迫害仍然没有停止,希望各界善良之士关注,让周向阳早日获得自由。

周向阳曾多次被非法劳教、判刑,在双口劳教所,曾被电击二十次左右。一次警察魏巍和另一个张姓警察电遍他全身,一边电一边问他:大法好不好?他说:“大法好!”他们就继续电,还专门找皮开肉绽的地方电,痛苦的滋味无法形容。那次被电的伤口溃烂了半年,至今十年过去了,伤疤仍清晰可见。

天津市工程师周向阳、李珊珊夫妇
天津市工程师周向阳、李珊珊夫妇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周向阳、李珊珊夫妻双双被绑架,又被非法判刑七年和六年。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七日,周向阳七十多岁的父亲周振才与母亲王绍平老人被昌黎法院非法判一年六个月,被勒索五千元。周振才被昌黎县国保强行送入冀东监狱。王绍平被送河北省女子监狱受迫害。

7、昆明六十六岁张钟一被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致命危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三十日报道,云南省昆明市法轮功学员张钟一,二零二零年四月三日被冤判一年零七个月。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被迫害致严重胆囊炎症状。监狱向家属下病危通知,却不让家属会见,张钟一现已被送到云南省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继续迫害。

张钟一,女,六十六岁,家住云南省昆明市金牛小区。二零一九年九月一日下午,张钟一被绑架和抄家,非法关押到昆明市看守所。

二零二零年三月四日,昆明市西山区法院对张钟一非法视频审理,不准家属旁听。四月三日,张钟一被冤判一年零七个月,并勒索罚金二千元。

8、唐山市法轮功学员赖志强被冀东监狱迫害致命危

唐山市法轮功学员赖志强,在河北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二监狱遭受严管迫害三年多,二零一九年被迫害出脑血栓症状,躺着动不了,长期插着胃管,天天被灌食,也不给水喝,嘴唇特别干,偶尔有看管人员用毛巾往他嘴里滴几滴水,他的嘴还能动但说不了话,这时他眼泪就会流出来。

家属曾多次到冀东监狱要求会见,均被狱方无理拒之门外。二零二零年一月中旬,赖志强的妻子终于见到了丈夫,人几乎不能动是被抬出来的。妻子看着他哭,他却一点表情也没有,好象根本不认识人。

赖志强被送至唐山市协和医院所谓“治疗”一个多月后,二零二零年九月九日再次被劫持回监狱。所谓“治疗”期间,赖志强的脚上始终戴着重重的脚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家属要求监狱对赖志强进行保外就医。狱方说:是司法局卡着,提示家属去沟通,结果连司法局的大门都进不去。

赖志强为人善良,现年五十多岁,从事司机工作。

9、被枉判十一年 吉林扶余市法轮功学员刘庆狱中命危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吉林省扶余市法轮功学员刘庆被警察绑架,在看守所被毒打得生活不能自理,十二天后遭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十一年,于九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吉林省第二监狱迫害,十月九日,刘庆的家人接到吉林监狱的电话说刘庆病重,医生对家人说刘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刘庆被关吉林监狱前,被扶余看守所所长吴国江和一个姓赵的警察打坏腰部和肋骨,走路弓着腰需要搀扶,腰、肋疼痛难忍。生活不能自理。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刘庆是家里的顶梁柱,他的小女儿刚刚读高中。

10、福州市法轮功学员张晶在福清监狱被洗脑迫害 再次命悬一线

二零二零年十月,福州市法轮功学员张晶在福清监狱被迫害再度命悬一线。狱警打电话告诉他母亲说张晶有生命危险,要求他母亲到医院签署承担责任书。母亲到医院后狱警不让见张晶,只要求签责任书。老人家悲愤的说:“张晶入监时身体健康,是你们监狱把他弄成这样,你们要负责,怎么能让家属承担责任,我不能签字。”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张晶被枉判五年半关押在福清监狱。二零一九年六月,张晶遭受“攻坚组”洗脑迫害,多次生命垂危。

福清监狱“攻坚组”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在原省监狱管理局教育处副处长冯宁生指挥下,以邱庆学、黄奕橄、何方等警察为打手,对法轮功学员肆意辱骂、殴打、面壁罚站、罚蹲、罚坐、剥夺睡眠等种种酷刑,从精神到肉体上残酷折磨,强迫写“保证书”,逼迫法轮功学员背弃信仰。

二零一九年九月张晶因绝食抵制迫害,体重从一百四十斤锐减至八十斤,身体极度虚弱卧床不起。一直被关在福州建新医院(监狱所属),遭受强行灌食近一年。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张晶,男,今年四十六岁,家住福州市台江区三保,他在家孝敬父母,在外与人为善,是大家公认的正直善良的好人。

11、广东揭阳市法轮功学员黄华杰在广东四会监狱被倒立抱头撞地致重伤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六日报道,广东揭阳市法轮功学员黄华杰被劫持至广东四会监狱后,狱警常指使夹控人员(重刑犯)毒打他致口鼻流血。为了阻止他喊“法轮大法好”,甚至把他整个人倒立着抱起来,头朝下,脚朝上,头往地板上撞。现在黄华杰的伤情很严重,被送去医院治疗。

酷刑演示:撞头
酷刑演示:撞头

黄华杰原来是揭东县国土局建设用地股负责人,兼揭东县地产评估中心负责人,技术职务“土地估价师”,也是揭东县唯一的一名土地估价师。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日被广东省人事厅和监察厅联合发文非法开除。

黄华杰多次遭迫害情况如下: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五日,被揭东县公安局国安副股长洪某等人绑架到三水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七日早晨,黄华杰到天安门广场喊“法轮大法好”!被非法枉判六年;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黄华杰被关到梅州市梅州监狱(原称“广东重刑三监”)迫害。因为喊“法轮大法好”,五年多时间被非法关押在“严管队”,后近四年时间被非法关押在阁楼里的“禁闭室”(他们称是“总统套房”),遭受了各种方式折磨:暴打、饭菜里下毒药、野蛮灌食、强逼抽血、强行打毒针、灌药、用绳子绑四肢吊起来、遥控电椅伤害身体、电击、长时间不让睡觉等,最严重的一次迫害致他的头撞墙,抬到“黑医院”缝了八针。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一日,黄华杰在揭阳榕城区法院被非法开庭,开庭时律师为黄华杰做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令在场的人都很震撼,执法人员私下都说:今天听律师上了一堂课。然而,在无罪的情况下,黄华杰竟然被非法判刑五年半。

12、广东揭阳市医生、法轮功学员林介平女士遭诬判 在广东女监重病一度昏迷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法轮功学员林介平女士家属接到广东省女子监狱的电话,说林介平电解质紊乱,低钾低钠,出现昏迷。家属要求保外就医。

二零一八年三月一日,林介平女士被非法判刑四年六个月,八月十三日被劫持到广东女子监狱后腿部骨折,狱方声称是她自己滑倒导致的。二零二零年四月份,监狱通知家属,林介平做了手术的腿再度骨折,原因是她自己“行走过度”。在中国黑暗的监狱系统里,人身都不自由的情况下,“行走过度”的解释未免太牵强。

林介平女士,六十二岁,是广东省揭阳市渔湖镇个体医生,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心态祥和,养育三个孩子。林介平女士在村里是公认的良心医生。

林介平女士多次遭迫害:

◎林介平女士到北京上访讲真相,被广东揭阳市公安非法拘留,并勒索罚款六千元,后被取消城市户口。林介平女士艰难的带着两个孩子在农村度日;

◎二零零零年五月,林介平女士被绑架到洗脑班达半年之久;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五日,林介平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广东女子监狱,每天被迫戴着手铐参加重体力劳动,从早上一直干到深夜;

◎二零零二年,林介平在监狱被罚面壁坐二十多天,双手被反锁铐在铁门上;

◎二零零三年,林介平在女子监狱再次遭“攻坚”迫害,又被罚面壁坐。在酷热夏天,林介平双脚站到肿胀,皮肤溃烂,疼痛难忍。

二、在看守所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法轮功学员案例(七例)

1、被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半 广州七十八岁高级工程师曾加庚命危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一日通讯员广东报道,今年七十八岁的高级工程师、法轮功学员曾加庚,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被劫持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二零二零年二月底转到海珠区看守所,已被两次非法庭审,非法关押至今。目前严重高血压、听力受损、体力不支,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曾加庚
曾加庚

曾加庚血压高达200mmHg、心脏受损(左心房扩大,二尖瓣关闭不全,主动脉瓣关闭不全;心功能一级)、右眼几乎失明、左眼视力模糊、双耳听力严重障碍、会见时完全听不清律师说话,无法和律师沟通,同时头晕,头和身体晃动。

曾加庚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高分子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原广州珠江轮胎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退休前是单位的技术骨干。

因为公共交通分局怀疑曾加庚使用服务器传播法轮功真相,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曾加庚被公交分局侦查二大队警察跟踪、设伏、钓鱼式绑架,八月十六日被广州市检察院非法批捕。二零二零年二月底,曾加庚被从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转移到海珠区看守所。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七日,海珠区法院对曾加庚进行了第一次非法视频庭审。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三日上午九时,海珠区法院对曾加庚第二次庭审。

2、河北省安国市马会欣被保定看守所迫害出脑出血生命垂危 开颅后被强制出院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八日报道,河北省安国市祁州镇曲堤村马会欣女士,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三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在保定看守所,被迫害致脑出血,十一月七日被送入保定市第一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十日做了开颅手术, 三十日被保定市看守所和安国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联合强制出院,送入安国市养老院。

马会欣(马新迎)于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三日下午被非法抓捕,十四日被非法刑拘,由安国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将马会欣送保定看守所非法关押,案件十一月五日由高阳检察院交高阳法院。

十一月七日,马会欣被保定看守所迫害致脑出血二十毫升,有关单位夜间通知家属,让家属尽快带着医保卡到保定市第一医院,企图把生命垂危的马会欣推给家人,并欺骗家人说是马会欣是“旧病复发”,让其家属在他们伪造的证据上签字,推卸责任。

马会欣的儿子据理力争:“我妈从来都没有这个病根。入监前,你们给她做了全身检查的,如果她真有这个病根,当时你们为什么还要收她?”问的他们无言以对,又改口说谎。十日做了开颅手术,而八日高阳法院做出刑事裁定书:监视居住半年。便通知家属拉人回家医治,十日上午家属赶到高阳法院找到主办案人,并留下一封书信,要求释放马会欣,追查迫害马会欣的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几天后在安国市邮局寄给了法院刑庭庭长陈宏强,和高阳县检察院一部王东方检察官,各一份“羁押必要性审查申请书”。

马会欣在重症监护室长达十五天之久,十一月二十二日被转入普通病房。十一月三十日(星期一)上午九点左右,安国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和保定看守所共十多人与曲堤村委会的值班人李伟(女)等人在家属不知的情况下到保定市第一医院要强制马会欣出院,正好被赶到医院的马会欣丈夫李峰碰见。当时李峰找了主治大夫了解了马会欣开颅后的身体情况并要求让马会欣在医院多住几天观察没事再出院。谢大夫说你和看守所协商吧。

国保警察吴帅把李峰叫到一边说:去安国市康复中心吧,你是想要多少钱吧?李峰说不要钱,我注重的是我妻子马会欣的生命。吴帅又问:你说去安国还是保定康复中心住多少天都行,花多少钱看守所出,只要今天出院都好说。最后没有达成协议。

后来向医院打电话,说马会欣被接走了,没说是什么人。家里人很着急,天又这么冷,又是刚做的开颅手术没几天,也没有厚衣服。等到晚上十点半,没有任何一方的通知。李峰便打电话向李伟问情况,李伟说没有消息,李伟又与村书记通话说也没有任何通知。

李峰一夜未眠,到了第二天早上八点三十分赶到了国保大队,没见到陈队长,是一小警察告知李峰把马会欣放在了安国市养老院。

3、遭非法关押一年 江西法轮功学员张育珍在广东珠海市被迫害命危全身瘫痪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二日,江西籍法轮功学员张育珍在广东珠海市遭绑架。非法关押在珠海第一看守所一年多,目前已被迫害致全身瘫痪、生命垂危。

张育珍,女,一九六七年一月出生,江西进贤县人,大学毕业,一家人都修炼大法。

张育珍多次被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张育珍去北京上访,被枉判六年;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九日,张育珍在江西省女子监狱被狱警熊敏、万敏英等吊背铐十一小时,次日又被吊背铐三小时,造成双上肢和双手变形、双臂伸不直,手腕无力、胸部、颈部和肩部也时常会剧烈疼痛;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日,张育珍在冤狱期满时,监狱为掩盖迫害事实,直接把她劫持到江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直至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张育珍才被释放回家;

张育珍父母在中共当局的长期骚扰威胁下,在担惊受怕中相继离世。

4、辽宁大连任海飞遭绑架关押、心肾衰竭命危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六日,辽宁省大连市现年四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任海飞,被甘井子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和抄家,非法关押在大连市看守所。抄家时被抢走现金五十多万,还有价值二十多万元的空TF卡和空U盘。还在车里又搜走五万多元现金和一些TF卡。他绝食反迫害,要求无罪释放,因出现心脏衰竭、肾衰竭等状况送医院抢救,甘井子派出所警察在医院把守。六月二十八日,任海飞被送往大连姚家看守所,因身体不合格,看守所拒收,被拉回派出所。

九月十八日,任海飞被构陷至甘井子区检察院。

任海飞
任海飞

任海飞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身心提升,心明智聪,做了好事不求回报。二零零一年任海飞曾被中共绑架,非法关押七年半,辗转关押在辽阳铧子监狱、大连监狱,遭受酷刑迫害,曾被长期关在一平方米的小屋里禁闭,戴上手铐和脚镣。

演示:关小号
演示:关小号

5、山东烟台市龙口法轮功学员姚新人被非法关押一年多 遭迫害呈植物人状态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二日晚,山东省烟台市龙口法轮功学员、原本身强体壮的姚新人在龙口市张家沟看守所“突发”脑溢血,在龙口市人民医院被做开颅手术和气管切开术。龙口公安安插四~五个警察在医院进行二十四小时监视。姚新人当时在重症监护室里,呈植物人状态。

二零一九年七月三日姚新人被绑架关押在看守所,至今已经一年多。

6、辽宁抚顺市老年法轮功学员余寿荣被迫害出癌症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报道,抚顺市七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余寿荣老太太,被绑架、非法关押,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五日,余寿荣被枉法判刑三年,勒索罚金一万元。

目前老人余寿荣已于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三日办理保外就医,十五日到抚顺市肿瘤医院就医,查出癌症,二十二日接受手术治疗。余寿荣很是憔悴、消瘦很多。

余寿荣老人,家住抚顺市东洲区万新街,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绑架、抄家、劳教、判刑迫害,在看守所、监狱关押达十年以上,使老人余寿荣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期间丈夫离世。

7、黑龙江七旬法轮功学员钟国全被枉判三年半 被看守所迫害致二十种疾病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六日报道,密山市牡丹江农垦社区七旬法轮功学员钟国全,二零二零年八月十日被密山法院非法开庭,八月十八日被诬判三年六个月,勒索罚款一万元。审判长张莹,审判员蔡红利,陪审员贺凤贤,书记员管云敏。上诉到鸡西市中级法院,被非法维持冤判,十一月十七日被劫持到鸡西市监狱。

二零二零年七月六日,钟国全被密山检察院起诉期间,被密山市牡丹江农垦中心医院诊断为:二型糖尿病,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糖尿病V期,肾功能不全,多发腔隙性脑梗塞,脑白质脱髓鞘改变,高血压一级极高违组,冠状动脉粥样硬化心脏病,尿路感染,室性期前收缩,左侧颈总动脉多发斑块形成,高胆固醇血症,左下肢动脉狭窄,双眼底视神经萎缩,双耳耵聍栓塞、双耳神经性耳聋等二十种疾病。眼睛看不见东西,需要打胰岛素。日前狱警打电话让家属买胰岛素送给狱医。

钟国全,男,七十一岁,汉族,大专文化,户籍所在地:黑龙江省密山市牡丹江农垦社区。

三、在洗脑班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一例)

1、张家口市法轮功学员丁玉明被洗脑班劫持、折磨命危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四日,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法轮功学员丁玉明被绑架到洗脑班后遭搜身,身上一百元钱、钥匙、手机均被抢走。洗脑班接连五天也不给他被褥,并且不按时给予饮食、不让洗漱,除了大小便让出门外一直被关在屋内。并且对他毒打,使用鞋底打头部和身体。丁玉明不观看洗脑电视节目,打坐炼功遭到毒打。

酷刑演示:鞋底打脸
酷刑演示:鞋底打脸

洗脑班有上级来检查的时候,丁玉明因为说“法轮大法好”又被毒打关入单间,非大小便不让出门,且不让洗漱不按时给食物进行虐待,并威胁“再捣乱弄死你”,而且还不让女儿会见。

七月二十二日,丁玉明因遭虐待生命垂危,被送往怀来县同济医院进行救护。此后丁玉明下落不明。

丁玉明多次遭迫害:

二零零三年,丁玉明被怀来县法院非法判刑七年,投入冀东监狱;

二零零八年,丁玉明被迫害心脏不好、高血压后被保外就医。

二零一七年,丁玉明在北京打工被非法抓捕、判刑四年,被迫害致旧病复发,遂进行监外执行。

中共迫害法轮功,违背天理,违背人的道德良知,也违反中国宪法与法律,是一种犯罪行为。在此奉劝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的人,赶快悬崖勒马,赶快停止迫害法轮功,赶快停止这种犯罪行为,以免自己将来被追究法律责任,不要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恶买单。因果报应,如影随形。任何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做什么事情一定要问问自己的良知,一定要判断一下是非善恶,停止作恶,多行善事。才能给自己和家人留下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