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善无私 师尊相助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七日】儿子大学毕业后,留在了省城,给一家私企打工,除去单位扣的各种保险,到手的薪水仅剩三千多,除了房租、饭火,所剩无几,甚至入不敷出。

去年年末,他到一事业单位应聘,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笔试。面试前,孩子的压力很大,因为在大陆,这种事情是需要人脉的,得拉关系、走后门,往上堆钱,送礼,所以孩子担心怕被人家挤下来,可怜巴巴的跟我说用不用也找找人,因为他知道直系亲属有为官的,而且他也特别希望回到我们本地工作。我们这是小县级市,消费水平低,如果他能回来上班,房租、饭火都省了,家里暂时买一个房子就行了。

孩子的话使我动了心,我觉的也有道理,因为这些年,我一直觉的我没带好他,如果我有钱,早就把他送到国外了。可现在,他不但脱离了法,而且他也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龄,他身边要好的同学结婚的结婚,当爹的当爹,未婚的,也几乎都有房子,而我作为母亲,不但买不起房给他,就连我自己也还租房住,心中有些愧疚。

而此次,他经过一年的刻苦学习,凭实力,笔试進入录取这个常人都羡慕的事业单位之列,如面试成功,将是他改变命运的机会,也会减轻家中的经济负担,说媳妇也好说。也会把我们这个家庭在亲朋好友心中的乞丐位置上升到和他们一样的正常家庭之境,会改变他们对法轮功的看法。

这些年,亲属们一直认为我所遭受的迫害不值得,我的贫穷是我不识“大局”,不向中共邪党低头,不肯服输,不肯在家偷着炼造成的,而且他们认为像我们修大法的家庭的孩子是進不了机关单位上班的。

基于这些,我想,如果儿子能被录用,那是一件好事。于是我放下面子,放下尊严,放下对姐的怨恨,提笔给两个外甥写了信,以情相要挟,要他们俩出手相助,拉他们的小弟弟一把。信毕,等待周六到来(周六,二外甥回来看姐)。

之后,我去找同修商量,同时也看她能否帮上忙(她的家属亦是政府官员)。我就这样被母子情牵着,被人中的利益左右着开始拉关系走后门……

同修说,现在我们当地直接归省城管了,他的家属办不了,伸不上手了。还说现在面试可严了。还说,你外甥的能力也不一定找到恰当的人,因为考官不止一个,几个考官……而且那些考官都是有钱人,十万、八万人家都看不上眼呢……听了她的话,我心灰意冷,愁绪袭心。

她又说:“这件事只有师父能帮上,师父让去就能去上,师父没安排,咋整都去不上。”她又说:“我们都是大法弟子,不能带头走后门。”她的话也提醒了我。我说:“对,你说的对。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我们走的路必须走正,人类社会的一切都是在师父的掌控之中,都是师父带着我们去归正,我们走正的路,是要留给未来的,要留给宇宙历史作参照的,要给人类做榜样的。”所以不能把不正的东西留下来,同时去面试的人,也都面临改变命运的机会,如果师父没安排我的孩子去那个部门,我靠拉关系走后门,面试过关,那我的孩子就占了别人的名额,取代了别人的位置,我们就伤害了那个人及他的家庭,损害了他的利益,我们就是一个为了一己之私,不惜损害别人的利益,就会损德,就干了大坏事。那样我儿子即使暂时進去工作了,也不会有好的下场,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干了毁坏别人一生命运的恶事,怎么能有好的未来呢?所以要为善,要做事为别人着想,不能为私,所以我放弃了找外甥的想法,一切就交托给师父吧,师父安排我儿子去那上班,谁也争不去,谁也挤不走。

于是,我鼓励儿子,凭实力吧,心中常念九字真言,我们不归三界管,只归师父管。我儿子也特别注重这次面试,特地买了一套西服,准备面试穿。

儿子面试归来,与我分享他的面试经历,说面试太难了,有一个问题差点语无伦次,差点失态,考官都替他捏了把汗,但紧接着他一下想起了某某某一句话,于是,镇定自若,侃侃而谈,其中有两个考官对他点头赞许(我知道,那是师父帮了他)。

终于来了好消息,儿子面试成功,在二十多人的面试中排前三名,他开心极了,盼公示,盼回当地上班。可是紧接着,又有些忧愁,担心。因为在大陆各事业单位在用人时,都要搞所谓的政审。他担心政审通不过,邪党把是否炼法轮功,作为非法政审一项内容。他曾经是大法小弟子,家中有一个修大法的妈妈,即使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笔试与面试,也还有点喜上添忧。

我的心也不稳,而且听说还要家访,自举家离开家乡躲避迫害,来到县城后,我一直平稳的做着三件事,正常的上班,生活着。所以不希望通过什么家访,让邪党找到我家。更不会为了这份工作而被逼放弃修炼

在反迫害的二十多年修炼中,常人社会中的那些美好、幸福、快乐,我与我的家庭失去了太多,太多,我承受的苦难已无法用语言诉说。所有这些都动摇不了我对大法的坚定信念,改变不了我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洪誓大愿。今天如果它们又想用这种所谓的政审的形式来胁迫,那我决不姑息,我将把被利用的人送上法庭,揭露它们的恶行。

仔细一想,再用法衡量,这种想法还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还是被动挨打,还是接受迫害。师父没安排迫害,所以师父绝不会这样安排。师父在讲法中指出,连旧势力的本身都不承认,何况他们的安排呢?所以不承认。旧势力在正法中不配参与。在正法中,它只有被清除的份,有什么资格考验法徒?!它不能与大法徒相提并论,不配参与我的事。

大法弟子抱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正念一头扎進三界的,而且一直按照师父在法中的要求做着三件事,而且是在被迫害中做着救人的事,思想境界,新宇神性之高,是它旧势力无法比拟的,它旧势力什么都不会,还不懂装懂,今天修理修理这个大法弟子,明天修理修理那个。师父说:“不承认都是乱鬼魂”[1]。

于是告诉儿子:你不用担心,我们不归三界管,我们只归师父管,你心里也要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要常念真言。

之后儿子回省城原单位先上班,等待这边的消息。我也再一次静下心来,继续向内修,内找自己的心。有哪些执着还藏在心底,没被发现?我为什么能遇到这样的事?遇到这样的事是师父让我干什么?我一点点的梳理思绪。

因为多次遭迫害,所以这些年怕心一直未去干净,一有人敲门就担心,就紧张,把自己摆在了被迫害的位置上,所以一听说家访,就不悦,把人往坏处想。既然这样,如果真的有家访,那就访吧,你想知道什么,我把大法的美好与威德讲给你听,把二十多年来的迫害真相讲给你听,把三退保命的真相讲给你听,帮你三退,留住美好未来……诠释法徒的善良与慈悲,展现大法弟子无私为他的王者之风采,揭穿谎言。

想到这儿,心轻松了许多,除了怕心,母子情,还有我意识不到的执着找不到,于是求师父明示,弟子要修去它。师父点悟我有“怕执着”的心,我一下就知道了。二零一六、二零一七这两年,我一直往下修“怕执着”本身,最近这两年把它给忘了,幸亏师父今天点给了我,这回可得修去它了……这是从修炼角度上向内找,向内修,那么从正法修炼角度上讲,让我遇到了这样的事,也一定是让我明白什么,做些什么,而这个问题就是邪党搞得所谓政审。

记得,同修家的大法小弟子长大为青年大法弟子后,在参加工作时,也是考的事业单位,被录用时也被政审过,且来家访,当时,她们母女都没看见条款中涉及到法轮功,聘用单位传过来的是电子版的,后来看打印出来的纸质版材料,才发现有污蔑大法的内容,孩子本人又往明慧发了一个严正声明,抹去污点。

家访时,同修躲了出去,孩子父亲又把孩子支出去买东西,他一个人与“来访客人”周旋,孩子得以上班。当时同修跟我说这事时,我也只是觉的邪党之邪恶至极,但并没往深处想,为什么让我知道还有这样一件事情。而今天,我家的昔日大法小弟子长大成人,同样遇到这样的问题,师父是让我做什么?我,大法弟子,肩负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与责任;它,中共邪党,旧势力利用邪灵烂鬼操控用这样的形式,诽谤大法,颠倒是非,用利益绑架世人,毒害世人,毁众生,不给大法弟子及家属立足之地,阻碍法徒進入常人中的主流社会,想继续维持迫害。那么作为大法弟子,就要出手保护众生,并救度之,不允许邪党邪灵随意杀戮众生,所以我必须清除邪恶,不允许它利用利益捆绑世人与众生。那么,我不但不允许它家访,而且也不允许这种政审形式的存在!

我家只有这一个人去应聘,而且他要做错了,还有机会去弥补,去声明,而全中国有多少人家的孩子要去应聘,许许多多,无计其数,他们都得去签污蔑大法的协议,才能去上那个班,而且涉及到他们的家人、街道、社区、原单位,这样又有多少人被裹挟,被毒害,被推向危险的深渊?!他们来到人间也都是跟师父签了约的,也是都寻找大法,等待得救的神之生命,绝不允许邪党邪灵随意屠戮这些可怜又可贵的世人与众生。

于是,我开始立掌发正念,清除邪恶。这是大法徒的善举,是大法徒保护众生,救度众生的慈悲。立掌后,慈悲的泪扑簌簌的滚落,此时的心中早已没有了儿子应聘能否成功这件事,只有肩上的责任,只有清除邪恶。

从那天起,每次正点发正念,我都加上:清除大陆各机关单位在招聘人员时進行的所谓的政审时来诽谤大法,利用利益绑架众生,毒害众生,毁众生的邪恶 ……

几天后的打坐中,我看到了一个穿警服的人被按倒在地……我知道这是师父点化我孩子应聘的事,所谓政审已通过。等孩子去派出所盖戳很顺利。

又过了些天,我在晚上上床入睡时,刚躺下,眼前出现了一条扁平形的有些发圆的不太大的鱼。我不知道啥意思。第二天早晨醒来,又看见头侧上方出现了昨天晚上看到的那样形状挺大的一条鱼。我想不知道这种鱼叫什么名,去网上查,叫“多宝鱼”。第二天,儿子回来说:今天回当地上班,现在就去上班,应聘成功,感恩师父慈悲相助保护,感恩师父慈悲安排!

当我们放下了自我利益,放下名利心,想到的只是为众生的安危,想到的是肩负的责任。这些正念就符合了法,符合了宇宙特性真、善、忍。宇宙的特性就不制约我们了,我们的思想境界就升华了,就是个真正的好人。师父说:“世人能够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时会带来善报、福寿”[2]。师父就能出手了,就能保护得了我们,我们就会得到善报。

因为师父是来正法的,不能用不对的正法。所以我们有私时,师父就不能出手。如果当初我真的找外甥去办,就是拉关系,走后门,就背离了宇宙特性真、善、忍,师父就无法出手相助。即使安排去了那个部门,也会因为我们违背宇宙特性而被旧势力钻空子毁掉。

所以,我们要守善无私,维护宇宙特性,不阻碍师父正法,一切以师父正法需要而动!这样,我们才是真正的在助师正法,才是拿出最大的善念,圆容师父所要的。

如果不修大法,就会随着世风日下的道德下滑,什么损德不损德的,找人把孩子工作解决了为大,哪还讲道义良知,哪还管别人死活呀!正是师父的大法归正了我,带我道德回升,走回传统,回归正义良知,使我成为一个纯净、纯正的大法弟子!

感恩师父,感恩大法赐予我儿工作、赐予我家荣耀。感恩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五》〈宇宙流氓看你几日作〉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