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得修大法 乡邻受益

更新: 2021年11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四日】我是农村人。自我小的时候起我母亲就有病,所以我从小就照看弟妹,没上过一天学。

成年后,嫁到离家很远的婆家。嫁过来后,没有地,没有房子住,还分了一千二百元的债务。丈夫家兄弟多,因为我是外地人,公婆及妯娌瞧不起我,还时不时的找茬来打我。

生活上的艰辛、经济上的压力使我积劳成疾,患了气管炎、哮喘,胃、肝、脾、胆,几乎五脏六腑都不好,还患腰椎间盘突出、肩周炎、坐骨神经痛压迫腿不能正常走路,颈椎病影响大脑,还有妇科病。为了治病,我到处求医,听说哪里有专家,就去求医问诊。

后来,一个卖治疗仪的小伙子对我说:“大姨,你去炼法轮功吧,法轮功能治你的病。”我就去了他说的炼功点,跟着大家学炼动作。炼了七、八天后,在炼“弥勒伸腰”时,一伸一放松,感觉我的腰椎一下子就恢复正常了。炼“随机下走”时能弯下腰去了。我想:“我有师父了,我就把自己交给师父,什么也不怕了。”

法轮大法救了我

修炼大法二十多天后,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刚开始炼抱轮时,我感觉喘上不来气,我就坚持着,呼哧呼哧的大口喘气。有人问:“什么声音?象大憋气似的?”我也顾不上回答。抱完轮,我就走不动了。我坚持走回家后,冻的直打哆嗦,上炕躺下就不省人事了。我醒来后枕巾全湿透了,可我的身体变的非常舒服。

以前我贫血,经常昏过去。有一次,我在地里干活,一头栽在地里。醒来后,有个人站在我旁边说:“你别害怕,我认识你丈夫。我在这里看着你不止半个钟头了,又怕你赖我。”我说:“我贫血,只觉的头往地里一钻,就啥也不知道了。”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后,病都好了,现在身体杠杠的(当地话,非常好的意思)。

有一次,我在家编篓子,突然感觉冷,然后便血、吐血,一连五、六天没吃没喝。第七天朋友给了我一兜葡萄,干渴的我一口气全吃了。吃完就到地里去收玉米了。丈夫在外地上班,不在家。我一个人三天收拾完三亩地的玉米。

还有一次,我从平房屋顶上从梯子上往下走,还有两节,我以为是到底了,一下从梯子上摔了下去,胳膊摔的青紫。在我家做馒头的帮工说:“你从梯子上掉下来,吓的俺都不会走路了。”第二天,我的胳膊、手都肿了。可人家预定的三千个喜饽饽第三天就要来取货。修炼人得处处为别人着想,不能临时退订单,不能耽误人家办喜事。

第三天蒸喜饽饽,我咬着牙用拇指压饽饽,一个按一下,压一下,三千个喜饽饽一天按完。忙完后,累的我晚上倒头就睡。第二天醒来,咦,我的胳膊消肿了,不发紫了、不那么痛了。

修炼后,我的身体变化太大了,简直是奇迹!在村里就传开了,乡亲们都说:“看她以前病的都活不起了,学功以后什么都好了,身体杠杠的。”

乡亲们得救修大法

在我这里帮工的人说:“这个功这么好,你快教教俺娘吧,俺娘半身不遂在家下不来炕了。”我去她家对她娘说:“你要想学,就别半途而废。”我就白天让她看师父的教功录像、看一讲师父的讲法录像,晚上教她炼功动作。

一个多月后,帮工的那人的娘说:“我二十多年没有例假了,怎么又来例假了?”又过了三天,她一進我家门就跟我说:“二嫂子,你看看我,我能齐步走了!我从俺家走到北坡,从北坡又走到你家。”她高兴的象个孩子似的。

又炼了一个来月,她会搓绳了,能洗衣服了,什么家务都能做了。全家人都高兴的不得了,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在我这帮工的人看她娘炼的好,自己也跟着修炼了。我们三个人加上东院邻居大娘,四个人在一块炼功。

那时中共已开始迫害法轮功了。东院邻居大娘刚炼了几天,她的儿子、孙子害怕,就不让她炼了。后来大娘得了偏瘫,花了一千二百元钱也没治好。我让大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念也不管用。”我看她眼神不对劲,叫她,她也不搭理我。她对我说:“你别在这里烦我,我现在就只想死。”我听后,担心她一个人在家想不开,就让她到俺家去。

大娘走不了路,我就去背她。一背,发现在她身后边藏着一瓶敌敌畏。大娘说:“我好不容易买回来的。”是不容易,她得费劲的拄着四个腿的板凳挪着走。我说:“买这干啥?”她说:“我不想活了。”我就背起大娘回到我家,把她放到俺家的沙发上,不让她回家了。我让她和我一起炼功,她说:“我站都站不住,还叫我炼功?”我问她:“能不能打坐?”她说能。俺俩就打坐。打完坐,我让她在俺家睡觉。第二天醒来,大娘说:“咦!真怪了,上你家浑身不痛了。”我说:“你别走了,我给你做饭吃。”

第二天还一起学法、炼功。我说:“今天起来炼动功吧。”大娘说:“我都不会站,还炼动功?”我说:“不要紧,你依着俺家暖气片站着炼。”炼了三遍冲灌(注:法轮功第三套功法“贯通两极法”),大娘说:“怎么一遍比一遍好?”我说:“再炼一遍。”大娘说:“还真管用。”我说:“这次咱们从头开始炼。”炼到抱轮时,大娘说:“你看看,我是不是离开暖气片了?”我看她能站住了。刚来我家她拄着的是四个腿的板凳挪动,现在也不要了。三天后,大娘自己走回家了。

大娘回家那天,我儿子回来了。大娘听到后说:“我多添瓢水,打玉米粥给宝宝喝。”过了一会儿,大娘端着一盆粥上我家来了。来我家买馒头的街坊见到后惊奇的说:“老嫂子,你好了?!”大娘说:“我跑跑给你看。”她在我家六间屋的院子里,从东头跑到西头。

俺村的人都说“法轮大法就是好”

这以后,俺村的人都说:“法轮大法太神奇了!”有的人说:“人家炼法轮功的人就是好。你看某某和别人就是不一样。莲(在我这帮工的人)她娘在她家随地尿,她也不嫌弃;邻居大娘在她家一住就是好几天;她丈夫骂她,她也不往心里去,一般人真是做不到。”通过这些事,邻居大娘的儿子、孙子都认同法轮大法好了。她孙子对别人说:“谁再说法轮功不好,我可不信了。俺奶奶的病就是在俺二婶家炼了三天功炼好的。”

俺家翻新房子,干活的瓦工说:“二嫂子,只要你在这里,我们干活就顺当。你那天没来,我们一个人砸了手,一个人伤了。我们今天抠窗户,有点难度,你就站在这里别动啊!”还真是,不一会他们就顺利干完了。结账时,工头没有零钱找,我说:“不用找了,就按整数算就行了。”不和他们计较。

俺村里的老书记七十多岁了,得了阑尾炎到医院做手术。医生打开肚子一看,是直肠癌!赶紧让老人回家,叫家人准备后事。我听说后,就拿上五十元钱去了老书记家。老书记的儿子是现任村书记。去了之后,他的家人向我示意老人不知道自己的病情,瞒着他呢。我见到老书记,说:“大叔,不就是个阑尾炎么,还至于喊爹叫娘的?你还不赶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叫娘能管用?”老书记叹了一口气,说:“念什么也不管用。”我说:“你念了吗?你看俺公公,都说他活不了几天了,俺公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看他现在啥样!”老书记说:“可不,你公公全好了。”

老书记叫着我的名字,哭了,说:“我也不想死,我也想活。”他女儿在一旁说:“白天疼的轻点,到了晚上就叫的不成声了。”我说:“大叔,想活命,就念吧,快念!”他说:“念就能好?”我说:“能好!”老书记的女儿说:“你再说一遍,我拿笔记下来。”临走时,我嘱咐他们全家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三天后,听到大队大喇叭喊:“明亮(老书记儿子的名字),听到喇叭快回家,你爹叫你!”

老书记神奇般的好了!象这样的例子在我村还有,太多了。

孝敬公婆 不计较得失

师父说:“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1]

修炼法轮大法后,在对待家务事和公婆上,我不计较得失。我丈夫家兄弟四个,丈夫是老二。按规定,每家每年给公公婆婆六十元钱养老费,他们不给。我修炼后,不生公公婆婆的气了,还带头多给公婆钱。邻居看到我婆婆说:“你儿媳学了法轮功,俺也跟着沾光了,俺儿媳也跟你儿媳妇学,也孝顺俺了,看起来这个大法还真是好!”

有一次,婆婆生病,小叔子对我丈夫说:“二哥,咱娘看病你先把钱垫上,最后一起算。”可是到最后结账的时候,他们又不承认了。丈夫拿着单据去找他们,小叔子对我丈夫说:“你花了钱还找我要!”又骂、又打,我丈夫气的病了。我就劝丈夫,丈夫骂我,又说:“这是一千八百块钱!”我说:“咱多干半个月的活就有了。你再去要还得挨打。”我把婆婆的药费单据偷偷的撕了。如果我不修炼法轮功,我绝不会这么做的。我们出钱、出力,最后还挨打,这事是不会轻易过去的。

从这以后,再给公婆看病、拿药,我就不和丈夫、小叔子他们说了。邻居知道后,对我说:“兄弟四个,你自己养老人,也得有个说道。”我说:“说什么?我修大法了,不和他们一样。再说了,如果老人就一个儿子,那怎么样呢?”

过了几个月,小叔子过意不去了,也主动上门来问婆婆的病情。从这以后,各家就开始排着班轮流养老人。

后来婆婆瘫痪在炕上,不能动了。他们都上班,我当时在家里自己做馒头卖馒头的生意,和婆婆住前后屋。婆婆家里一有事,就喊我的名字,邻居听到了也来告诉我。不管轮到谁家养,只要是公婆有事,都找我商量解决。看到我家的这种情况,邻居、亲戚们都说:“学大法的人就是不一样。”

婆婆去世后,白天我照顾公公,晚上丈夫陪他睡觉。只要是轮到我家养,我从不让公爹受委屈。我变着花样给他做吃的,给他晒被、烧炕。轮到其他家养时,经常听到公公在家里喊:“饿死我了!”我听到后就偷偷的给公爹送饭。

小姑子经常在哥嫂面前说:“咱爹见了二嫂就高兴,见了我们连个笑脸都没有。”

公公有一千五百元存款,他说要给我。我说:“我不要。”弟兄们因为这一千五百元钱闹的不可开交,我把钱拿了出来让他们去分。公公临终前,把家产分了,没分给我,我没在意。

我们家有一套浇地用的水管子,小叔子每逢浇地时就来拿。我怕和他们家的水管子混了,就做了记号。有一次,小叔子气呼呼的上俺家,把俺家的水管子都抖落了出来,挑了我家好用的管子拿他家去了。邻居见到后,气不过,说让我去找他评理。我说:“算了吧,我再花两百元买个新的用,还不生气,多划算。”

正念正行

我修炼法轮大法刚两年多,江泽民和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听同修说,要去反映情况,我就带上大法书,坐上公交车也去为大法说公道话去。走了不多远,就被人截住送到镇上。

家人知道后,领了一大帮人来劝我。婆婆领儿子央求大队人员去镇上给我讲情,大队的人说,“这个丧门种,回不回家都行。”婆婆说:“别呀!俺就这么个好儿媳。”说着,婆婆在地上打滚,哭着说:“我以前说儿媳不好,是故意丧门她,说的是假话。”说的大队的人也掉泪了。

我对婆婆说:“你忘了我吃药(的药渣)用果筐往外倒,吊瓶使袋子往外拎?我不能说假话,如果没有修炼大法,就没有我今天的幸福生活,就没有我今天的健康身体。”我在大院子里使劲喊。最后他们治不了我,就把我放回家。

过后,大队有事没事的找上门来。有一次,村里又贴了法轮功真相不干胶,大队挨个询问是谁贴的。我是最后一个去的,我一進门,镇上工作人员站起来威胁我,把桌子一拍:“我和你说,只要是共产党不让干的事你就不能干!”说完又把桌子拍了三下。我说:“你的手痒痒上南墙拉拉。”他气的指着我说:“你往下得听党的。”我说:“我不听!”

有一次村里有人放火,有人诬告说是我放的,村委传话让我去。去了之后,看到室里坐着的人里有镇上的、公安分局的,二十多个人。去后没提放火的事,分局的一个人跟我说:“以后你再也别在你村里贴了,你张家村、韩家村贴。”我说:“为什么贴别的村?鸡腿也不能只往自己碗里放。”

有人拿印有大法真相的钱来买馒头,我就借机给他讲真相,让他念念钱上写的是什么字,告诉他明白大法真相得福报。

感恩法轮大法的神奇,我时刻沐浴在法轮大法中,真幸福!弟子感谢师尊的浩荡洪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