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旷世难遇得大法 精進实修不服老

更新: 2021年11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我今年八十六岁。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浑身是病,退休后两年住了三次院,做了两次手术。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不长时间就无病一身轻,二十多年了,我没有吃过一粒药。和我同龄的人有的已过世,有的一病不起,有的耳聋眼花,而我思想反应灵敏,腿脚利索,耳不聋眼不花,身轻体健。

我庆幸自己能得到这旷世难遇的宇宙大法!虽然我不是跟班的弟子,没直接听到师父传功讲法,可师父对我的看护一样特别紧。现在就将我遇到的神奇事和大家说说。

以前,因为多病,我学了一种别的气功,还把那个气功师的像挂在房间的北墙上。一九九七年十月的一天上午,女婿对我说又找到一个大法师父,叫我下午一起去当地朋友家看录像。我心里很困惑:已经有一个“师父”了,再找一个师父合适吗?中午吃完饭半躺着还在思量着。就在半睡半醒间,我看到迎面飘来一个披着黄袈裟的袒着肩的佛像。这个佛我从来没见过。就在这时看到原来那个气功师背对着我离开了。

下午,我和女婿一起去朋友家看录像。朋友家里正好挂着一张大法师父的法像,我高兴的指着法像说:“中午我看见这个(大法)师父了!”旁边一个人赶紧制止我说:“别用手指着说!”意思是这是对师父不敬。在场的其他人说我根基不错。修炼后听师父讲法时我悟到:师父看我有缘,我还没学法就给我清理了以前供的灵体。

在朋友家看师父录像感到小腹部位不停的转,转的我只觉的头晕,肚子一会一疼,就不断的上卫生间。我知道那是师父用法轮在给我清理身体。

后来我就参加了当地的集体炼功。一天清早该起床去广场炼功了,可躺在被窝里不愿起床,坐起来就又躺下。刚躺下就看见师父穿着黄色的炼功服站在床边,我一下坐起来,可不敢再偷懒了!赶紧穿衣下床在家里炼功。

后来师父给我消业,发烧到39度。家人劝我去医院,我明白这不是病,不去。有这么一两天就过去了。过去之后身体比原来还轻松,精神头更大了。

江泽民这个恶魔利用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后,我和同修配合做证实法的事。有一次和同修发生争执没有守住心性,她走后我开始呕吐,吐完了又肚子痛,知道是自己心性不好出现的,是自己要过的关,就没求师父。可是痛的实在受不了了,就开始求师父。那时我是坐在沙发上,就看到师父穿着西服站在床上,把一只手张了张然后向窗户外挥去,我的肚子一下就不痛了。

我不管走到哪里,干着什么,经常看到法轮在四周转;还经常看到我自己在一个透明的罩里,我走到哪,这个罩就带着到哪,而且这个罩不受这个空间物质的制约,他可以穿透玻璃门,人在屋里,罩儿在玻璃门外面,在路上骑着车子刮多大风也刮不变形,罩儿也不随着风跑;我穿过的衣服挂在衣架上都是闪闪发光的。

我老伴也学法炼功。有一次我看到他坐在沙发上是一个发着白光的人。老头走了以后,孩子们叫我跟他们一起生活,可我愿意一个人过,在自己家我愿干嘛干嘛。虽然有时也感到一个人有点孤单,但学法一入心,就觉的师父就在身边看护着我,顿时那种伤感情绪一扫而光。不断的有这种关要过,不断的在师父的加持下闯了过来。我独居出入自由,同修来我家很方便,我们经常在一起学法做大法的事。我没有被孤独和亲情拖下去,不能辜负师父的教诲。

七十多岁的时候,我经常晚上出去发大法真相资料,年轻一点的同修骑三轮车,我和另一个年岁大的坐在车上去乡村发资料,从晚上一直到半夜。我们每个星期都去,一箱一箱的发《九评共产党》。有一次骑三轮车的同修没看清楚路,三轮车翻了,把我俩摔到车下,同修正好砸在我身上,我们都没受伤,更没觉的苦。现在说起来这事还乐呵呵的,觉的我们做的是讲真相救人的事,特别神圣。

八十多岁时,一次我和一位七十多岁的女同修半夜骑电动车去十里地以外的地方,把邪恶的造谣展板从框架子上卸了下来,跪在地上使劲卷,又用绳捆起来,同修骑着车,我坐车上要抱回家销毁。三块两米长一米宽的塑料展板,很厚,很难烧,两个老太太烧了半天才烧毁。

六七年前,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家也开了一朵小花(注:建了一个资料点)。年轻同修教我使用电脑,我学会了打印,还学会了给打印坏了的补页。年轻同修鼓励我,夸我心灵手巧,学的快,比年轻人还聪明。我想是师父给我开启了智慧。

我每天白天学法,早上起来炼完功就开始做真相小册子,每天打印一、两包纸,还和同修一起做大法真相护身符,供给发资料的同修去救人。除了做饭、打扫卫生,其它时间我就学法,每天很充实。

今生能得到宇宙大法是我最大的幸运!我不服老,力求精進实修。师父叫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有个最大心愿就是盼师父回来,给师父磕几个头,并亲眼看到大魔头“天钩穿皮挂广场”[1]。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报应〉

明慧网第十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