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话营救平台讲真相救人中修自己

更新: 2020年12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转眼间,我参与电话营救平台打电话讲真相救人项目已有大半年了。记得刚参与这个项目的时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在师父的安排下,在电话平台同修耐心和无私的帮助下,一路走来,感触良多。今天,我把这半年多来的心得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

一、修去自我 修出慈悲的心

打电话讲真相中,难免会遇到骂人的人。开始碰到这样的人我真的受不了,感觉血往头上冲,只能强忍着。有时忍不下去了,就气呼呼的说:“共产党就是这么教你做人的吗?!你父母就是这么教你做人的吗?!”对方立即挂断电话,再也不接了。

一段时间里,我一直很难突破这个状态。后来我静下心来问自己:为什么突破不了?哦,是因为“我”生气了,“我”受不了,“我”从小在赞美声中长大,“我”怎么能受这种委屈,“我”……

师父说:“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1]。

我悟到,如果这个很强的“我”不修掉的话,讲真相就很难把人救了,这应该就是我最难修去的最大的执著吧。于是我在发正念时,就加强力度清除这个“自我”。再打电话时,碰到对方出言不逊、甚至骂人的时候,我就赶紧发正念灭那个“自我”。渐渐的,我发现再遇到骂人的,我不再有那种生气的感觉了。

前些天打专案时,有一包公安局警察的案子。看出生日期,这些警察都很年轻,基本都是九零后。我打通了第一个电话,跟他讲:“有件重要的事,希望你能听听,兼听则明。那就是千万别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都是好人。迫害他们违宪,江泽民等人是国际重罪犯……”他听着听着,就开始骂人,还威胁说要把我抓起来,然后挂断了电话。我当时倒是没怎么生气。

但是,接下来看着七个警察的名字和电话号码,我就有点发怵。我琢磨着,现在的年轻人不会都这样吧?如果每个人都骂我一顿的话,那我可受不了,甚至还想这样的人是不是就不值得救了?要不就让短信组的同修直接给他们发短信得了。正想着,突然我的脑海中有个声音:“停!”我一激灵,一下子反应过来了,多危险哪!那个“自我”的心,带出了我对众生的怨恨,甚至想放弃他们!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发正念清除了那个“自我”,然后接着拨打电话。

七个警察的电话都打通了,这是我拨打真相电话以来第一次达到百分之百的接听率,而且都有互动。我跟他们讲了法轮功基本真相、“天安门自焚”伪案、江泽民被控国际重罪、中共卸磨杀驴、罗马帝国的衰亡、现在的天灾是由中共的罪恶引发的、希望他们在执行任务时“枪口抬高一厘米”等等。他们中有人跟我说“谢谢”,还有人答应以后在执行任务时会尽量注意。试想,如果我按照之前的想法,真的放弃他们,那就让他们错过真正能得救的机会。

最近,在一次给某看守所打电话时,我又碰到一个骂人的。这次我一点都没动心,而是平静的跟他说:“你骂我没关系,我还是要给你讲清这个利害关系。”结果,他不骂我了,静静的听我基本把真相都讲全了。这一次,我终于体会到了师父说的:“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2]

我发现,在我渐渐修去了对骂人者的怨恨心之后,我打电话比以前用心了,我会根据众生的不同状态,去总结、运用不同的讲稿,也不会轻易的放弃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

在这次北京专案的拨打中,我发现接听的人很多,但时间都不长,可能是因为邪党对北京这些公检法司人员的监控更强吧。我总结了一个简短的讲稿,以最简捷的语言在一、两分钟内说出法轮功基本真相、迫害违宪、江泽民犯国际重罪、中共卸磨杀驴等几大要点,并且事先练了几遍。在接下来的几通电话中,我都用这种方法让对方在挂电话前听到尽可能多的真相。

那天晚上(北京的上午),几乎所有警察的电话都打通了,只有一个警察怎么也不接电话。我不想放弃他,于是,我在第二天早上(北京的晚上)又给他打了过去。这次他接了。我打招呼确认是他本人后,就用那个小短稿给他讲,他听了一分多钟,我讲完之后,我请短信组的同修给他们都发了短信,希望他们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二、正念的力量

我是闭着修的,看不到另外空间的景象,一直以来对发正念不是特别重视,觉的每天四个整点发正念,就是完成三件事中的一件事了。

这次美国总统大选,正反两方面的表现牵动着每一个人。师父的经文《大选》发表出来以后,我认识到,这不仅仅是常人中的总统选举,而是一场正邪大战。于是,我参与了电话平台上同修们自发组织的高密度发正念。而且,平时自己也加强了发正念,清除干扰川普总统连任的一切邪恶,同时也清除自身不好的因素。我看不见另外空间的景象,但是在这个空间,我切切实实体会到了正念的威力,那就是我打电话的接通率显著提高了。

在这之前,我的电话拨打仿佛到达了一个瓶颈,接通率经常为零。有时一包案子能打通一、二通电话,就觉的很庆幸了。自从参与高密度发正念以来,接通率逐渐上升,最近专案的拨打接听率为百分之百。接听质量也变高了,互动的多了,接听时间也变长了。

我悟到,虽然是给川普总统连任发正念,但是在发正念的过程中,自身不好的因素和另外空间阻碍众生得救的邪恶也被清除掉了,因此才会有这样的改变。这样的改变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在不断坚持的情况下出现的。因为我曾经也有在打电话前长时间发正念的做法,希望接下来的电话能打的好,结果却是不尽人意。为此,我还怀疑过自己的正念是不是管用。通过近一段时间坚持高密度发正念,正念就体现出了它的威力,这与所有参与发正念的同修的整体配合是分不开的。

三、做好反馈,总结经验与不足

我原来觉的打电话的最后一个环节——写反馈,只是一个细枝末节,只要把电话打好,反馈写的怎么样没那么重要。后来听同修说,会有其他同修根据我们的反馈做很多的后续工作与安排,我这才重视起来,开始认真的写反馈。这样做之后,我发现自己也很受益。回头分析一下那些详细的反馈,就能看出哪些话适合对哪些人讲,哪些开场白会让对方继续接听,哪种讲法可以让对方在短时间内得到比较多的信息等等,这些都对我最后能够脱稿讲真相奠定了坚实基础。

另外,还可以从这些反馈中,看出自己哪些方面还需要加强。比如,现在我在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方面很不足,最终能在我讲真相后做三退的只有很少的几个人。因为我希望这些公检法司人员能在正面了解法轮功真相之后,再给他们劝三退。但是,往往在我讲了基本真相之后想要劝三退时,很多人都找借口,不再接听。这是需要我進一步努力做的更好的部份,以后我还要在劝三退上下功夫。救人,就要救到底。

我和电话营救平台的同修们是一个整体,我们比学比修,互相支持。今后我会时时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层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