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零年 难忘的修炼时光

更新: 2021年02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四日】二零二零年是个不平凡的一年,从年初中共病毒疫情的爆发,到年尾的美国大选,中共病毒几乎贯穿了全年,众生都面临着生命的危险。

一年来,只要有一点空闲时间,我就上线拨打真相电话,抓紧时间救人。二零二零年,我共拨打了3720个真相电话,平均每月拨打312个电话,平均每天拨打10个电话。我的感悟是:修炼好自己,才能救度众生。

今天把自己一年来在全球电话组营救平台拨打真相电话、学法背法中实修的点滴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在平台上,每一通真相电话都是一个修炼机缘

一年来,拨打真相电话时,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有一接通电话就不耐烦、质问为什么老给他打电话的,有说话温和些、但是不敢听真相、害怕的,有接通后一句话也不说的,有反复接挂不想听的,有接通电话就喊“法轮大法好”的,有通过讲真相从而认同法轮功并想学法炼功的。也有接通电话就问:“你是不是要让我退党”的。众生的千姿百态犹如一面镜子,折射出的是我的修炼状态,很多时候,我都会对照自己,找出修炼上的不足,从而注重修去不好的东西。以下是三个例子。

有一次,我领了电话,拨打非常顺利,十六个电话全部接通了。记得其中有一个是派出所的警察,接通后,他就喊:法轮大法好!我问他是否听说过“三退保平安”,他说:听说了,但没退。我借机给他讲了二零一九年独立人民法庭的终审判决,判决书认定中共是一个犯罪政权,这个“红墙”快倒了,谁靠谁完。我讲了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后果,既遭人治又遭天譴,全都要人命;讲了中共因为多年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把自己迫害倒了不说,也给全人类带来了灭顶的灾难,这场瘟疫就是“天灭中共”的开始,面对这些要命的事,只有“三退”才能保命保平安。他愉快的退党了,并表示感谢!

但象这样顺利的电话并不多见。回顾这一天的修炼过程,是因为当天打电话前多学了一讲《转法轮》,多发了一次正念,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才使打真相电话的效果好,接通率也高。所以在拨打真相电话之前,调整自己的修炼状态很重要。

还有一次,是一个派出所教导员的电话,接通后,他就歇斯底里的骂人,我问他:为什么我向你问好,反尔你却骂人呢?他说:我现在心情不好,你就倒楣了,我骂你,我才舒服。我说:那你等一会儿再骂,我先给你说个事。他就喊:我正好想找人发泄呢,我就骂你,我就让你闹心,你说话,我就骂你。就这样,这人不间断的骂了14分55秒。

他骂他的,我尽量保持平和的心态,照样心平气和的、一字一句的讲了很多真相,感觉他越骂声音越小,不骂了,最后他挂机,再不接了。

放下电话后,我很快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因为在打这通电话之前,家人和我通了个电话,电话中家人的语气很强势,当时我心里感到不舒服,放下家人的电话后,发了一会儿正念,当时觉的心态平稳了,才打真相电话。可是真正向内找的时候,发现潜意识中还是隐隐约约有个怨恨心。由于这个不好的东西在,不仅没救了这个警察,反而让他造业了。修炼是严肃的,来不得一丁点敷衍,这个教训我至今难以忘怀。

还有一个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直接干扰我打真相电话的例子。有一天下午,拨打真相电话时,忽然我的左脸开始疼痛,我意识到是另外空间邪恶生命干扰我打电话,马上在心里否定它,排斥它,发正念,向内找,可是都不管用,开始轻微疼痛,半小时后,变成剧烈疼痛,一小时后,脸部的剧烈疼痛已使我坐不住、站不住。不得已我放下电话,去附近的公园散散步,同时再向内找找有什么执著。后来,疼痛能减轻一些,当天足足疼了八个小时左右。

第二天上午,我象往常一样照打真相电话,可是我刚打了一个电话,忽然左脸又开始疼痛,我想:再不能让你这样迫害我了。我就仰头大声说:“天上的神,你们都听着: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师父要求我们做好三件事,我正在打电话救人,可是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迫害我,让我的脸疼,现在我无法集中精力去救人,你们说这样的生命是什么生命?这样坏的生命怎么处理?”话音一落,几乎同时左脸就不疼了。在师父的看护下,那天没有影响到自己打电话。

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1]

通过这件事,我又找到了自己修炼上的许多不足。有时电话讲的顺了,不知不觉就起欢喜心,深悟下去,其实就是那时证实自己,而不是证实法。对方说难听话了,有时心里就不舒服,深挖下去,其实体现出来的是爱面子的心、不让人说的心、爱听好话的心、虚荣心,这些不好的人心都会让邪恶钻空子,干扰打电话救众生。

二、每天在学法组学法、背法也是修炼机缘

我在营救平台学法组学法、背法已有几年的时间了,早上学习一讲《转法轮》,晚上背两个小时的法,接触了来自全世界很多国家的同修,我很珍惜和同修在平台上一起学法、背法的机会,但有时也会出现一些心性方面的考验。

有一天下午,我打完电话从椅子上站起来时,左大腿轴外侧不小心抽筋了,当时非常疼。我想:这都是假相,我该干什么还要干什么,不能被它干扰,被它干扰就等于承认它了。因此我按原计划骑自行车去了图书馆。

两个小时后,从图书馆出来,腿疼的已不能骑自行车了,只好慢慢的推自行车去了超市。走出超市时,疼痛又加重了,脚一着地,就疼的身体一颤,而且疼一次左腿要瘸一下,平时的一步现在要变成三小步往前挪,每挪一步要钻心般的疼一次。

为了给自己信心,我推着沉重的自行车,每挪一小步,我就低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再挪一步,我就喊正法口诀,再挪一步,我就喊:“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2]就这样,平时骑自行车只有四、五分钟的路,那天我走了一个小时。

回家后,疼痛越来越厉害,甚至喘气都在疼。我心里坚定一念,绝不能上床躺下,那就是认同了这种假相。两小时后,我正常上平台上背法,同修能听出来我背法的声音是顫抖的。直到凌晨十二点发正念后,我没有按惯例马上睡觉,靠在沙发上,仔细查找这段时间哪方面没做好。

我想起了一件事。前一天,和我一起背法很长时间的一个同修,在背法房间里,用很不礼貌的话语、很不耐烦的口气和我说话,当时我心里很诧异,不知道什么原因。以前她一直很尊重我,表现也比较有礼貌,今天怎么啦?当时我心里很不舒服,但我没表现出来什么。

我问自己:这件事我表面上没表现出来,但心里却有一点放不下,这不是常人说的尖滑吗?是不是这个原因呢?我只这么一想,腿马上就不疼了。我知道我找对了,同时我也找到这颗面子心、怨恨心、瞧不起她的心。

可是一会儿功夫,自己又向外找了:她也不应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我这个态度说话呀!刚有这个想法,腿又针扎似的疼了。我再继续向内找,找到了一颗很强的所谓自尊心和希望别人尊重的心,找到这,我的腿马上又不疼了。

可是又一会儿功夫,不自觉的又向外找了:我也没惹着她呀,什么原因也没有,她怎么能这么跟我说话呀!刚有这想法,腿又开始疼了。我又马上向内找。

就这样一会儿向内找,一会儿不自觉的向外找,向内找腿就不疼了,向外找,腿马上就疼。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后,睡觉了,第二天早上起床后,疼痛全无,身体完全恢复正常状态。由此我深刻的体会到,修炼就是无条件的向内找。

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的修炼是第一位的,因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没有那么大。如果修的再差一点,那看问题想问题的方式都是用常人的思想、常人的想法,那就更糟了。”[3]

我悟到,在修炼的路上必须实修。实修就好比司机要把握住方向盘,在回家的路上,要把握住方向,方向对了,离家就会越来越近,最终会达到目地。只不过在这条路上,可能有时往左了或往右了,偏离了方向,要及时发现它,并调整好向前的方向。有时发现路上有障碍了,要及时清除它。有时车速慢了,及时发现了,就再开快一些。有时因故障停下来了,赶快修复它,重新发动汽车,继续前行。只有向内找,才能发现阻碍前行中遇到的问题,实修才是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

二零二一年,我将力求处处事事努力,实修自己,不忘救度众生,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在正法的最后时期勇猛精進。

以上是我的交流内容,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希望同修慈悲指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