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陕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更新时间: 2021年02月0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2020年,陕西省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仍然在以各种方式不断延续,其中尤以宝鸡市、西安市、咸阳市为甚。根据明慧网报道的不完全统计,在2020年,陕西省法轮功学员中至少有48人被绑架,8人被非法逮捕,5人被非法审判,35人被非法抄家,19人被非法判刑,33人被以“清零”名义骚扰,21人被敲诈勒索102100元,4人被扣发或停发退休养老金,2人失踪。(见附表)

图:陕西省法轮功学员2020年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图:陕西省法轮功学员2020年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陕西省2020年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迫害人数按市分类统计表
绑架(人)非法逮捕(人)非法庭审(人)非法抄家(人)非法判刑(人)骚扰(人)勒索罚款(人:元)扣、停发养老金(人)失踪(人)
西安市1913112132:1100021
宝鸡市1952111116:77000
咸阳市712421:9000
汉中市2191:1002
榆林市18
延安市11
渭南市11
安康市111:5000
合计488535193321:10210042

具体迫害情况,按省辖有关各市分述如下:

一、西安市

2020年3月14日上午10点多钟,西安市碑林区原沙坡派出所(现改为咸宁路派出所)片警司光涛,警察王递(同音),还有一个警察身带摄像录音器材的人不报姓名,带领西安交通大学社区的两人共五人,开着警车到西安市交通大学大法弟子王秀英、王佳丽等家,以走访、询问的形式骚扰大法弟子正常生活,给不修炼的家人和街坊邻居制造紧张气氛。下午14点40分钟、原沙坡派出所警察王递(同音)给西安交通大学大法弟子李秀珍家打电话,进行骚扰。

2020年4月中旬,西安市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九研究院第七七一所法轮功学员韩素芳被绑架。

2020 年4月26日,法轮功学员魏在强家属又接到通知,西安市中级法院对魏在强维持4年6个月的冤判

2020年4月26日,法轮功学员马蕴华的家属得知,西安市中级法院对马蕴华维持冤判九年。马蕴华不服,坚持要申诉、控告。

2020年4月27日上午11点左右,西安市红庙坡派出所警察李安宁、赵每峰、曹××等3 人,带领社区2人,到法轮功学员郭爱香家进行骚扰,进门先用手机给法轮功学员郭爱香照像。

2020年5月1日前,被绑架关押在西安市看守所的阎良区法轮功学员宋智于2019年11月被非法逮捕,由雁塔区检察院构陷至雁塔区法院。2020年7月16号上午,宋智在雁塔区法院被非法开庭。检方提出的三个证人只出现两个,第三个证人因在监狱,无法出庭。公派的两个律师指出对当事人的指控是证人的一面之词,当事人不认同。

2020年6月初,西安市法轮功学员王秋仙外出发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西安市胡家庙派出所和街道办的人到王秋仙家非法抄家。

2020年7月13日,西安市法轮功学员杨燕云在家里遭西安雁塔区公安局绑架,同时绑架了她未修炼的丈夫和女儿。

2020年7月底以来,西安地区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当地政法委、公安、综合治理办有预谋的蹲坑、拦截或上门抄家等方式绑架到各地派出所。被强行采集个人信息(照三面相,采血、登记身份证、住所、电话号码等),还强迫在打印的“被约谈话”(包括某种承诺)的文书上签字。

2020年7月23日,陕西省西安市高陵区泾河派出所十几个警察骗开老年大法弟子张会侠的家门。一进来就说:“别人把你举报了”,然后就开始抄家,接着将张会侠绑架到泾河派出所,进行威胁、施压、哄骗。随后到医院检查,因为年龄大了,才让回家。第三天,派出所又把张会侠和她未修炼的老伴绑架到派出所。警察指着刚刚被非法抄家、绑架并被绑在铁椅子上的法轮功学员薛应英,对张会侠说“她坐了铁椅子,你也得坐!”张会侠不坐,她老伴说“我替她坐一下,看他们能怎么样。”后来他们被放回家。薛应英在被施压、折磨后,被劫持到西安市长安拘留所,非法关押了五天。

2020年7月26日早上九点钟左右,西安市公安局、红庙坡派出所有預谋的在西安市西大街老关庙绑架了十多名老年法轮功学员,并被全部抄家。现在已知道被绑架和抄家的法轮功学员有:王秀云,女,79岁。王兵,女,79岁。闫风英,女,78岁左右。张海仑,男,60岁左右。老廉,男,80岁。郭香莲,女,82岁。窦淑君,女,86岁。吴耀伦,女,79岁,正在西安市西郊老关庙买包子时,突然被两个警察把她架上警车拉到她家,抄了家,抢走大法书等。后又强行拉到大莲花寺派出所,被非法关押到晚12 点,她儿子簽字后才放回家。西市市红庙坡派出所所长邱江、警察李安宁、赵每峰都参与了这次绑架。

2020年8月1日后,西安市高新区78岁的女法轮功学员黄茹骏失踪。

2020年8月19日11时,西安市老年法轮功学员王锦云接原厂退休办电话,说是厂劳资科接上级通知,告知要退回被非法关押期间已发的退休金。从10 月份起,已经开始扣除她于2014--2018年在监狱被迫害期间的退休金。

2020年9月3日下午3点左右,陕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退休工人、法轮功学员康萍的丈夫接到一个自称社区人员电话,说:“你老婆炼法轮功,要写一个保证不再炼法轮功,消除网上的信息。”9月7日、9月8日,有人连续给她丈夫打电话,要来家骚扰,被拒绝。9月8日下午4点多,有人敲家门,家人没开门。敲了 2、3分钟走了。康萍丈夫今年也71岁高龄了,上月下旬,才做的心血管支架手术,身体非常虚弱,需要非常安静的环境与平静的心态养身体。社区骚扰与无理的要求,给她丈夫造成了极大的伤害。21年来,对康萍的迫害就没有停止过,敏感日、节假日,过年期间都在骚扰。

2020年9月4日,西安大法弟子、七旬老人雷正夏夫妇被西安经开区开元路派出所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讯。期间,一个叫王国庆的恶警对雷正夏进行了殴打,用拳头击打胸部、用膝盖猛撞大腿、用手掌砍击颈部。后来,恶警在审讯无果的情况下,把雷正夏送到西安高陵区看守所,由于身体原因被看守所拒收。后雷正夏被取保候审、监视居住在家。

2020年9月7日,西安市红庙坡派出所所长邱江,警察李安宁、赵每峰等人,继7月27日、8月6日之后,再次骚扰82 岁的老太太、法轮功学员郭爱香。

2020年9月,西安市60岁的法轮功学员陈敏敢被停发退休金。陈敏敢从1999年到2018 年先后被非法劳教4 次,非法关进“洗脑班”4次,非法判刑1次。妻子霍美莲在2014年被迫害致死。

2020年10月14日,陕西杨凌区法轮功学员许兰霞发真相资料,因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非法抄家。10月15日被绑架。

2020年11月18日,宝鸡市法轮功学员袁辉武、杨鑫被西安市雁塔区法院非法开庭。两位北京律师为两位学员做了无罪辩护。2020年12月18日,雁塔区法院非法判处袁辉武3年,勒索罚金5000元;非法判处杨鑫3年3个月,勒索罚金6000元。

2020年12月,西安市政法委人员又指使莲湖区西关街道办综合治理办公室倪某(女)等人强迫法轮功学员李党写“决裂书”和“三书”等,遭到李党的严词拒绝。被拒后,这些恶人还企图对李党进一步构陷。

2020年11月以来,西安市高陵区警察借口“清零”,对长庆泾渭苑和龙凤园的法轮功学员大肆骚扰。已知被骚扰的有赵桂芳、张会侠、梁彩英、高素玲、张华侨、王秀琴。警察们的”清零”行动被学员们坚决抵制。例如:

2020年12月8日,高陵区的警察对法轮功学员赵桂芳再次骚扰。警察冲入家门后,一个叫张超的警察拿出手机照相,赵桂芳上前夺他的手机,他把赵桂芳的手腕都捏青了。半年前,高陵区警察赵恒和郑辉就曾擅自打开赵桂芳的家门照相、骚扰。

2020年12月8日中午,高陵区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张会侠家敲门,她丈夫问是谁,他们说是泾河派出所来走访的。没给开门,他们就狠劲地砸门,象是用锤子砸。开门后,他们叫张会侠照相,并且问还炼不炼,张会侠还没开口,她丈夫就说:“炼!”

2020年11月,一个自称是泾渭街道的女人,两次给高素玲的女儿打电话,说:“西安来人,要上你家见你妈妈,让你妈签个字,就从名单上拿下来了,以后就不会再找了。”第二次电话说:“你代替签个字。”高素玲女儿说:“我不会给你签的。”

2020年11-12月份,西安市碑林区太乙路办事处及西安市交通大学退休办多次骚扰法轮功学员王秀英家人。11月7日下午4点多钟,西安交通大学退休办赵丹红(女)打电话给法轮功学员王秀英的女儿,要求王秀英写 “不修炼”的保证,威胁说:“不写就送洗脑班”;12月14日,赵丹红打电话给王的女儿,声称:西安市碑林区太乙路办事处要约她谈谈,被拒绝;12月14日下午4点钟左右,西安市碑林区国保大队(不报姓名)给王秀英女儿打电话,叫她去与他们谈一下。再次被拒绝。

2020年11月20日,上午9点左右,西安市明德门派出所片警李西宏、白凯和另一新来的片警及社区刘××(女)一行四人敲大法弟子刘红丽家门,这已经是2020年2 月至今第四次上门骚扰了,刘××(女)要求写“三书”,遭到刘红丽严词拒绝,家人也拒绝签字。

2020年下半年至今,陕西省西安市建设路派出所片警姜建友,多次骚扰法轮功学员。很多法轮功学员都给他讲过真相,他根本不听,还口出狂言:“在中国你们就不能炼。有本事去告我嘛!我的名字、照片、电话号码就在小区挂着”等等。

西安市周至县终南镇终南街法轮功学员高满堂被非法关押在陕西省渭南监狱第十六监区,人已经半身瘫痪、坐轮椅。高满堂2018年6月11日,因讲法轮功真相, 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绑架关押在县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2.5年。现在有人看到高满堂在陕西省渭南监狱第十六监区,坐着轮椅,身体非常消瘦。据说高满堂在看守所已经被迫害致半身瘫痪,竟然还被非法关押到渭南监狱。看守所和监狱,一个敢送,一个敢接,简直都是毫无人性!

最近刚刚获悉:西安市法轮功学员宋献兰被迫害致死。宋献兰于2017年3月21被绑架,被非法判刑4年6个月,于2019年下半年在陕西女子监狱被迫害离世。

宋献兰,生于1955年,西安市人,上世纪七十年代被宝鸡工程机械厂招工,在那里工作直至退休。宋献兰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1999年“7.20”大法被迫害后,宋献兰一直坚持讲真相。2008年4月,她被宝鸡市金台区公检法构陷,非法判刑8年。期间,宋献兰被丈夫逼迫离婚。2015年从西安女子监狱出狱后,无家可归的她回到了西安原籍。2017年3月21日下午,宋献兰被莲湖区公安分局土门派出所警察绑架。构陷她的案子从7月底,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办案法官霍彪和检察官何菲偷偷开完了庭。10月8日宋献兰接到被冤判4.5年并非法处罚一万元人民币的判决书。2018年9月13日,在看守所被折磨得病情十分严重的宋献兰,被劫持到陕西省女子监狱,于2019年下半年被迫害致死。至此,西安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增至14人。

【小计】2020年西安市市各区、县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数字和名单分类统计如下:

【绑架】19人:韩素芳、杨燕云(及丈夫、女儿)3人、张会侠、王平创、赵西娟、王秀云、王兵、闫风英、张海仑、老廉、吴耀伦、郭香莲、窦淑君、许兰霞、薛应英、雷正夏夫妇

【非法逮捕】1人:宋智

【非法庭审】3人:宋智、袁辉武、杨鑫

【非法判刑】2人:雁塔区法院非法判处宝鸡市袁辉武3年;非法判处杨鑫3年3个月。

【敲诈勒索】2人、11000元:雁塔区法院罚:袁辉武5000元,杨鑫6000元。

【非法抄家】11人:王秋仙、王秀云、王兵、闫风英、张海仑、老廉、吴耀伦、郭香莲、窦淑君、张会侠、许兰霞

【“清零”骚扰】13人:王秀英、王佳丽、李秀珍、郭爱香、康萍、李党、赵桂芳、张会侠、梁彩英、高素玲、张华侨、王秀琴、刘红丽

【扣除、停发退休金】2人:陈敏敢、王锦云

【失踪】1人:黄茹骏

二、宝鸡市

2020年1月17日晚,陕西省宝鸡市蔡家坡华明村法轮功学员蔡拉锁(男)、白麦翠(女)在眉县首善街道办第五村葫芦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告发,被眉县城关派出所绑架。

2020年2月7日下午,宝鸡市法轮功学员蔡金荣和贾春桂在清姜路“老实人商店”附近讲法轮功真相时,被神农派出所绑架,将真相资料和真相币收走并被非法抄家,后将人放回。2020年6月16日,蔡金荣被渭滨公安分局非法刑事拘留。6月17日,法轮功学员贾春桂,被派出所电话叫去,就没回来,被送进第二看守所。并让其儿子在一张单子上签字,说要关一个月还要判刑。

2020年3月5日,宝鸡市金台区法院给李敏舫、王菊香、高小娓、陈德芳四名法轮功学员下达非法起诉书及监视居住六个月通知,同时告知李敏舫身体检查结果不符合取保候审条件。

2020年4月26日,宝鸡金台区法院对2019年被非法逮捕的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王玉玲被非法判刑1年7个月;张红霞、张君、代会莲均被非法判刑1年3个月;四人都被勒索罚款4000元。四位法轮功学员是在2018年11月8日在渭滨区新华巷线务局家属院代会莲家中学法时被绑架的。

2020年6月5日下午2点-4点,宝鸡市金台公安分局出动了多辆警车、几十个警察,绑架了宝鸡石油机械厂的八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史翠英,寇爱梅,秦丽杰、秦丽华,李宝莲、李宝荣,寇水玲,还有秦丽杰的丈夫毛洪恩(未修炼法轮功)。八位法轮功学员中,寇水玲年纪在80岁左右,史翠英75 岁,其他人年龄均在60岁以上。这些警察破门而入,闯入史翠英、寇爱梅、秦丽杰、李宝莲的家中实施绑架抄家,未出示任何证件,家属询问也不敢报姓名,警察抢走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这些同修中有的可能被长期跟踪、监控。实施绑架当天,宝鸡石油机械厂院内停有多辆警车。

经非法审讯,2020年6月29日,秦丽洁、李宝莲、寇爱梅等三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第二看守所非法逮捕、关押。其他人已于6月21日被释放回家。

2020年6月28日,宝鸡市烟厂法轮功学员冯丽云讲真相时,被摄像头照到,很快来了一辆警车,绑架了她。

2020年7月9日早上10点半左右,宝鸡岐山县71岁的法轮功学员肖兵被神农派出所所长韩宝祥等人非法抄家。随后,在下午3点左右,肖兵被非法关到神农派出所刑讯逼供。恶警追问肖兵:“宝鸡市陈仓区法轮功学员蔡金荣等学员的东西是谁给的?”肖兵说:“我不可能告诉你,不能害你。否则,等清算时,这就是你的罪证。”肖兵不给被非法抄家的东西的清单上签字,一切不配合。11日下午,肖兵儿子把她“取保”接回家。

2020年8月18日,宝鸡市岐山县法院对岐山县法轮功学员沈红奇、徐明侠、焦炳兰、王亚兰、李会琴、王瑞芹、曹录侠、王会会、邵启虎等九人公开开庭审判。沈红奇、徐明侠家属分别请了北京律师为自己的家人和其他人都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从方方面面驳斥了公诉人的枉法起诉,并当庭呈交了法律依据。焦炳兰没请律师、自己辩护,王亚兰、李会琴、王瑞芹、曹录侠、王会会、邵启虎分别由指派的律师辩护。

2020年9月27日上午九点多,宝鸡市高家镇巨家村法轮功学员席凤茹,被高家镇派出所警察和渭南地区警察非法闯入家中绑架、抄家,抢走大法经书、现金等私人财物。席凤茹当天被绑架到渭南市。

2020年9月27日,宝鸡市岐山县法轮功学员刘红书在家里被岐山县公安局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警察抢走了用于救人的真相资料。那些人逼问刘红书这些资料是谁给的?刘红书反问那些人:“你们问这想干啥?”后被公安绑架带走。

2020年10月9日,宝鸡市金台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李敏舫、王菊香、高小娓、陈德芳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并于2020年11月9日送达非法判决书:李敏舫被冤判5年,并非法罚款5000元;王菊香被冤判4年,并非法罚款4000元;高小娓被冤判4年,并非法罚款4000元;陈德芳被冤判3年,并非法罚款3000元。

2020年11月30日,宝鸡市岐山县法院冤判:沈红奇7年,罚金14000元;徐明侠4年,罚金8000元;焦炳兰3年,罚金4000元。对其他老年法轮功学员非法罚款:李会琴老人被罚款5000元,王瑞芹、曹录侠、邵启虎三人分别罚款4000元,王会会被罚2000元。在沈红奇被非法关押期间,老母亲承受不了打击突发脑梗住院,在他母亲住院期间,老人想见儿子最后一面,家人找政法委、派出所等各方沟通,被断然拒绝,老人含冤离世。沈红奇独立经营的家电维修服务部也已经被迫转让;徐明侠的丈夫承受不了打击,在前几年悲伤离世,徐明侠都没能最后送他一程。

2020年12月15日,宝鸡市金台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蔡金荣、贾春桂非法开庭。蔡金荣被送到法庭,家属看到她身体被折磨的很是虚弱,呼吸有些困难,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

2020年12月19日,岐山县蔡家坡安乐村法轮功学员蔡拉翠、蔡拉贵在安乐村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大法真相的人恶意举报。安乐派出所警察跟踪并包围了蔡拉贵所住的村庄,后又跟踪了他们两天。12月21日下午2点多,蔡拉翠、蔡拉贵在五丈原讲真相时遭绑架。安乐镇派出所所长王某、余某带七八个警察闯入蔡拉翠、蔡拉贵家中非法抄家,劫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及资料,并连夜将蔡拉翠和蔡拉贵绑架到岐山县公安局非法审讯。12月25日下午,又被非法关押至宝鸡市金台区第二看守所。

【小计】2020年宝鸡市各区、县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数字和名单分类统计如下

【绑架】19人:蔡拉锁、白麦翠、冯丽云、史翠英,寇爱梅,秦丽杰、秦丽华,柴宝琴、李宝莲、李宝荣,寇水玲,还有秦丽杰的丈夫毛洪恩(未修炼法轮功)、蔡金荣、贾春桂、肖兵、席凤茹、刘红书、蔡拉翠、蔡拉贵

【非法抄家】11人:史翠英、寇爱梅、秦丽杰、李宝莲、蔡金荣、贾春桂、肖兵、席凤茹、刘红书、蔡拉翠、蔡拉贵

【非法逮捕】5人:秦丽杰、李宝莲、寇爱梅、蔡金荣、贾春桂

【非法庭审】2人:蔡金荣、贾春桂

【非法判刑】11人:宝鸡金台区法院非法冤判8人:王玉玲1年7个月,张红霞、张君、代会莲均被非法判刑1年3个月,李敏舫5年,王菊香4年,高小娓4年,陈德芳3年;岐山县法院非法冤判3人:沈红奇7年,徐明侠4年,焦炳兰3年(其他5人被非法判处罚款)。

【敲诈勒索】16人,非法罚款77000元:

金台区法院罚8人:王玉玲、张红霞、张君、代会莲各4000 元,李敏舫5000元,王菊香4000元,高小娓4000元,陈德芳3000元;

岐山县法院罚8人:沈红奇14000 元,徐明侠8000 元,焦炳兰4000 元;李会琴5000元,王瑞芹、曹录侠、邵启虎三人各4000元,王会会2000元。

【席栓省被迫害致死情况补充】2019年10月30日中午,宝鸡市法轮功学员席栓省在宝鸡市渭滨区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席栓省曾4次被绑架,1次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判刑8年,在渭南监狱受尽酷刑折磨。2019年1月13日,又被渭滨区姜谭路派出所绑架,后关押在渭滨区看守所。2019年10月28日上午,家属接通知,到宝鸡市中心医院,远远看见席栓省正在急救室被抢救。看守所警察谎称是突发疾病、凌晨上厕所时晕倒而送医院的;但过后得知,席栓省在被送医院时头部有伤,脖子处有勒痕,身上多处有瘀血青紫。由此推断:席栓省是在看守所遭受过暴力残害、昏迷后才送医院的。因抢救无效席栓省含冤离世。

席拴省被迫害死后,警方为了掩盖其杀人罪恶,不让家人看遗体。听说有三个亲戚去看遗体时就当即被绑架,这几个人遭到威胁,回来后不敢说出真情,怕再次被抓。据说家属只得了三万元封口费,草草了结,席拴省被迫害致死的真相一直成迷。作为省市政法委、公检法司对如此明显的暴力致死案不予调查、追究,宝鸡市政法委书记景耀平难辞其咎。

三、咸阳市

2020年1月16日、1月20日上午,武功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两个恶警找到王平创70多岁的父亲,恐吓、威胁他:叫你儿子赶快回来“投案自首”。

2020年2月15日,礼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建陵派出所,还有西安市公安局开四辆警车到明桥东山村80岁法轮功女学员陈彩萍老家,说陈彩萍已在西安被关押,胁迫村书记王团结、村长袁建峰扛着长梯子、短梯子在陈彩萍家里没人的情况下非法翻墙入室抄家。后又到同村袁辉武兄弟俩家,在没人的情况下翻墙入室抄家,警察一脚把袁辉武家大门踢开,门都被踢坏了。

2020年2月20日,礼泉县新时村法轮功学员付小利在村上发真相册子、讲真相救人时被人举报。新时乡派出所警察拿着付小利的相片,东家、西家地找,付小利走脱了。警察见付小利家门锁着,就在前后门守到天黑,不见付小利回家就走了,走时说明天还要来。第二天,他们又在付小利家门前转悠。付小利家门锁着,就到邻居家骚扰邻家嫂子,还说要到每家每户搜查。

2020年3 月份的一天中午11点,咸阳市法轮功学员张迎春从市场刚回家,礼泉国保大队的恶警共四人紧跟她进门抄家,拿走一些资料和一个收音机,警察顺手把张迎春丈夫的一盒烟也抢走了。

2020年4月初,派出所警察到付小利家找她,付小利没在家,他们威胁家人要付小利的电话号码,家人不给。然后他们说要按程序走,家人说随便你们怎么做。他们就又到付小利姐姐家去骚扰。当时派出所来了四个警察(三男一女)到付小利姐姐家。其中1个警察翻后墙进了后院,后院二门关着,警察就用锯子锯,一脚把门踹开、门关子踹坏了。进到前院,用锯子锯厢房门关子,付小利姐姐连忙把门打开了,说你们不走正门,翻墙进来,是土匪吗?他们不理,一个警察直接上炕,把在姐姐家养病的弟媳盖的被子一拉,弟媳说我有病,你拉我被子干啥?警察大声吼道:你装啥病呢?就把弟媳两手抓起,往下摔。姐姐后来才知道他们是为了来找付小利。

2020年4月14日上午,咸阳市礼泉县法轮功学员全小燕被非法抄家。全小燕在店里卖货,上次绑架她的国保警察又来店里,问:“有没有资料?”全小燕说:“有没有我也不会告诉你。”他说:“那就是有。”随后打电话叫来警车和两个警察,抢走了五本大法书籍。

2020年4月15日,咸阳市礼泉县国保大队4个警察,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闯进法轮功学员李静的办公室和家,抢走大法经书、读卡器、手机、笔记本电脑及现金5000元等私人财物。他们在非法抄家的过程中,还用手机在李静的家里胡乱拍照。在非法抄完办公室后,李静被绑架并非法审讯。李静出现呼吸急促、四肢发凉,随后被送往礼泉人民医院急救。第二天身体恢复后,他们又强行把她带到咸阳做核酸检测和体检。回到礼泉后,李静又出现和昨晚一样的病状,他们一看没办法,就强迫李静的丈夫写保证,以后不让她远出、必须呆在家里、家里不能再有任何大法的东西,还罚款4000元,还说让李静回家后不能在明慧网上曝光。

2020年6月6日下午1点左右,咸阳市武功县普集镇义老村法轮功学员王平创、赵西娟夫妇在西安市韦曲做生意,被西安市长安区郭杜镇派出所警察绑架。恶警在王平创住处抢走电脑等,晚上8 点多离开住处,夫妻两人被送进三爻看守所。

2020年7月29日,咸阳市秦都区法院法官在秦都区看守所对非法关押近一年的武功县南功县南仁乡法轮功学员刘慧荣非法开庭,律师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

2020年8月4日中午,咸阳市礼泉县叱干派出所警察及不明身份人员到法轮功学员袁小红家,问袁小红还炼不炼法轮功,并追问她大哥袁光武的去向。最后说看在你母亲身边离不开人的份上今天就不带你走了。他们走时抄走打印机一台和其它私人物品。

同日,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张刚被从家中绑架。

2020年10月14日,咸阳市杨凌法轮功学员许兰霞发真相资料,因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非法抄家。10月15日,被绑架。在乾县拘留所被非法拘留15天后释放回家。

2020年11月11日(前后),咸阳市西北国棉一厂法轮功学员刘巧梅、丁强、王亚丽被渭城区法院非法判刑:刘巧梅6.5年、王亚丽2年8个月、丁强2.5年。三位法轮功学员是在2019年9月8日被渭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的。

2020年11月17日上午,五个警察分别闯入法轮功学员徐彩利、陈普云家中非法抄家,然后分别把二人绑架走,现徐彩利被拘押在武功县南仁拘留所,陈普云被拘押在普集看守所。

【小计】2020年咸阳市各区、县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数字和名单分类统计如下

【绑架】7人:李静、许兰霞、王平创、赵西娟、张刚、徐彩利、陈普云

【非法判刑】4人:渭城区法院非法判刑:刘巧梅6.5年、丁强2.5年、王亚丽2年8个月;秦都区法院非法判刑:刘慧荣(刑期不详)

【非法抄家】12人:陈彩萍、袁辉武兄弟、李静、张迎春、全小燕、许兰霞、袁小红、王平创、赵西娟、徐彩利、陈普云

【抢劫现金、罚款】1人:李静9000元

【骚扰】2人:王平创的父亲、付小利姐姐

四、汉中市

2020年4月10日,汉中市南郑政法委杜久成等人到法轮功学员郑克明家骚扰,以有转化指标、停发退休金等进行恐吓。随后又到李连琴、周润英家骚扰。郑克明、李连琴两位法轮功学员曾分别被劳教一年。周润英曾被拘留、罚款。杜久成这些年来一直追随邪党,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马前卒,积极参与对南郑法轮功学员的迫害。4月以后,又去了法轮功学员李玉兰、李汉平家骚扰,还在打听其他法轮功学员情况,企图进一步骚扰。

2020年4月16日上午10点多,汉中市勉县六个穿制服的警察对大法弟子杜梦玉进行敲门骚扰,并向邻居询问杜的行踪及信什么教等。

2020年8月7日,汉中市法轮功学员柏汉英接到单位通知,让去公司一趟。柏汉英去后得知:汉中市司法局、汉中市养老经办中心两单位工作人员来到柏汉英退休前所在单位汉中市第一饮食服务公司,找相关领导要求柏汉英退回在被非法劳教、判刑期间的养老金,共计12万,否则将停发她的养老金;2020年8月16日,法轮功学员王新莲也接到同样的通知。两人多次去汉中市养老保险经办处告知工作人员,根据相关法律条款规定,这是剥夺公民合法权利的非法行为。要求养老保险经办处依法维护退休人员的合法权利,并要求出示停发养老金的法律依据。但是,汉中市养老保险经办处还是于2020年8月非法停发了法轮功学员柏汉英、王新莲的退休金。

2020年8月20日,汉中市汉台区法轮功学员余秀琴再次遭劫持,非法关押一天后,回到家里。据说是余秀琴发了法轮功资料让门卫举报。他们还抢走了余秀琴的大法书籍,并敲诈家人一百元钱。因修炼法轮功,余秀琴在2002年遭受中共迫害,关押在汉台看守所期间,被恶人毒打、折磨,而后精神错乱。家人非常担心这次迫害会不会使余秀琴的病情复发。

2020年10-11月份,汉中市政法委准备在勉县举办洗脑班,迫害当地大法弟子。以城固政法委高某某为首、伙同城固公安局国保大队张队长一行5人到中国人寿城固保险公司骚扰法轮功学员余惠君,要求余惠君书写“不炼功的保证书”等,遭到拒绝后,威胁要将余送到汉中市勉县“爱心基地洗脑班”非法关押三个月,费用由所在单位出资,遭到保险公司拒绝。

2020年11月11日,陕西省勉县城东派出所髙小波一行三人,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王菊芳家,企图强行抢夺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被王菊芳拒绝,后被非法拍照。高小波曾多次骚扰王菊芳。高小波自1999年7月至今,多次主持或配合参与迫害勉县几十位法轮功学员,勉县法轮功学员王凤珍的离世就是他的直接迫害所致。

2020年11月19日清晨,汉中市汉台区鑫源开发区千户村法轮功学员李玉琴(约70多岁)在讲真相时,被汉中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警察绑架,随后在未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接着将人绑架到分局非法审讯,直到下午才由家人接回。

2020年11月22至23日,汉中市宁强县法轮功学员屈小荣遭社区人员骚扰。汉中市宁强县钟鼓楼社区工作人员郑姓主任(其中一女士姓张)共五人,两次到法轮功学员屈小荣家骚扰,威逼其放弃修炼,写“不炼功”的保证书,给屈小荣一家人拍照,说屈小荣的人身自由受限,电话被监控,她干什么都能知道。宁强县社区工作人员的上门骚扰,侵犯了公民的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影响了一家人正常的家庭生活。屈小荣曾在2008年被宁强县610劫持到南郑在大河坎华燕仪表厂办的洗脑班,遭受非法拘禁四十多天,剥夺人身自由,强制其放弃信仰。而后,宁强县政法委伙同610依然不放过她,找家人进行骚扰、恐吓,屈小荣被迫无奈,流离失所近三年,给本人和家庭带来巨大的身心伤害,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

【小计】2020年汉中市各区、县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数字和名单分类统计如下:

【绑架】2人:余秀琴、李玉琴

【停发养老金】2人:柏汉英、王新莲

【非法抄家】1人:余秀琴

【骚扰】9人:杜梦玉、郑克明、李连琴、周润英、李玉兰、李汉平、余惠君、王菊芳、屈小荣

【敲诈勒索】1人、100元:余秀琴

五、榆林市

2020年8月6日,榆林市神木县法轮功学员武利芬被神木国保警察和人民路派出所从家里绑架到人民路派出所,当晚被送往神木市拘留所行政拘留。警察声称神木二粮站附近有人举报在电动摩托车上发现了法轮功真相资料,警察调监控发现法轮功学员武利芬曾路过那条马路,因此拘留了武利芬。据说绑架武利芬的前一天,神木市公安局专门开了会,由神木公安局分管国保的党委书记、副局长高文广负责,国保大队杨政委具体操作,指使人民路派出所的警察上门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武利芬。

2020年7月28日,神木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一位拒绝报姓名的人,电话要求与神木县法轮功学员高效科见面。高效科因为有事,未同意;神木警察同期还骚扰了神木县法轮功学员刘春云。

2020年7、8月份,榆林市神木县迎宾路派出所警察给68岁的法轮功女学员胡艳芳打电话,要她放弃修炼。此后,迎宾路派出所警察经常给胡艳芳女儿打电话,以她的工作和孩子的学习来威胁她。此后,胡艳芳专门回神木一趟,准备到派出所面对,家里人也很担心,于是胡艳芳的妹妹、妹夫也一起随行来到神木,连同胡艳芳的女儿,一起到神木市迎宾路派出所。刚刚进去之后,派出所警察就让胡艳芳坐到一台摄像设备前,开始讯问录像。胡艳芳离开座位,拒绝录像;另一个警察就端起手机,用手机给胡艳芳录像。胡艳芳正告不允许给她录像。警察就问胡艳芳:你是否还修炼法轮功?胡艳芳说:这个问题我不回答你,以免你们犯罪。胡艳芳意识到警察拿的材料是诬陷法轮功的,她拒绝签字。后来,胡艳芳一家人离开。

2020年11月10日前后,神木市钟楼街道办和钟楼派出所多次给法轮功学员李志强和他的子女打电话,要求入户和李志强见面。李志强于2020年11月11日去钟楼派出所和他们见面,警察们无奈地说他们也是没有办法,是上面布置的”清零”行动,要求李志强放弃修炼,李志强断然拒绝。

2020年11月10日下午,榆林市神木县迎宾路街道办事一行四人到法轮功学员呼忠厚家骚扰。呼忠厚给他们讲真相,这些人就匆匆离开。

2020年11月10下午,神木县迎宾路街道办一位女书记带着十多个工作人员,以人口普查为名到法轮功学员李世义家,劝李世义放弃信仰法轮功,转信马列主义,被李世义拒绝。

2020年11月10日左右,榆林市神木县法轮功学员李惠利的家人接到电话,有人询问李惠利是否还修炼法轮功,并且要求上门进家查看,被拒绝;同时,神木县 77岁的法轮功学员李正清老太太的子女也接到同样的电话,询问李正清是否还修炼法轮功。子女回答说老太太不在神木。来电者要求进李正清家查看,被拒绝。

【小计】2020年榆林市各区、县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数字和名单分类统计如下

【绑架】1人:武利芬

【骚扰】8人:高效科、李惠莉、胡艳芳、刘春云、李志强、呼忠厚、李世义、李正清

六、延安市、渭南市、安康市

2020年4月底、5月初,延安市法轮功学员濮会群女士被非法判刑3.5年。濮会群于 2019年10月7日失联。后来得知,因为发真相资料被跟踪、绑架。67岁的濮会群女士修法轮大法、努力做好人,在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曾经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在劳教所、监狱遭吊铐、毒打、药物等残忍折磨。

2020年8月18日,渭南市所辖韩城市新城玉屏山社区2人,协同新城派出所2个警察,到韩城矿务局机厂家属区某法轮功学员(姓名不详)家上门骚扰,拿出一张事先准备好的材料,让签字、按手印,法轮功学员不配合,并讲了恶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说他们执法犯法,并同他们讲:我家里有监控,你们的所作所为都被录制,当时他们觉得理亏都走了。

2020年得知,于2019年9月22日在自家商店被安康市汉滨区国保大队绑架、构陷的安康市法轮功学员阚光英,目前得知,又被非法逮捕,后判刑1.5年并被勒索罚金5000元。至今阚光英已被非法关押一年多,看守所从不让家属接见。

2020年底,陕西省富平县大法弟子孟凡鸿在西安市失踪1个多月,至今未归。

【绑架】2人:濮会群(延安市)、阚光英(安康市)

【非法逮捕】2人:濮会群(延安市)、阚光英(安康市)

【非法判刑】2人:濮会群(延安市)3.5年;阚光英(安康市)1.5年

【骚扰】1人:韩城矿务局职工(姓名不详)

【敲诈勒索】1人:阚光英被非法罚款5000元

【失踪】1人:孟凡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