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宝书一页肿瘤消失 劝三退十年如一日

更新: 2021年03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九日】我今年已过七十岁,二零零四年春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走过十七个年头。修炼大法以来,每天沐浴在法光中,感到无比的幸福,感谢一路走来师父的慈悲保护,今天谈一点点修炼体会。

一、得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儿子已经在修炼大法。“七·二零”时儿子已在日本,记得那时他每周打电话回家,说的最多的就是大法如何好,如何遭受了中共迫害,要我们不要听信谎言。可是我们每天都看中共电视上的洗脑宣传,根本听不進去大法的真相,还一个劲儿劝他,既然国家不让炼就别炼了等等。

二零零四年春天,女儿去美国前让我们做一次全面体检,检查结果显示我体内有肿瘤,需要住院治疗,我傻眼了。儿子知道后,一再推荐试试炼法轮功,并很快送来了电子版的《转法轮》。打印出来后,我一看密密麻麻的字哪认识啊?!我从小没读几年书,几乎不识字,更不会写,从来没想过这辈子还会看书写字。可是冥冥中我又觉的这本书好,于是就一个字一个字边问边学,一个字一个字的认,慢慢的会了一句,一句一句的连成了一段。《转法轮》的第一页,我读了一个多月,才学会。

一个多月后,我刚学完第一页,去医院复查,看了检查结果,主治医生说,体内没有肿块了。我简直难以置信,就读了仅仅一页《转法轮》,身上的肿块居然就没了?!医生也觉的非常奇怪,可是检验结果就在眼前,确确实实肿瘤消失了。

我虽然不太识字,也还不太懂师父讲的法,但一直在用心学,每一个字都看進去了,我悟到这是师父看到了我的用心,所以就把我的病业拿掉了,这边身体就好了。

我长年患有神经衰弱,胃溃疡,妇科病等多种疾病,经常是夜不成眠,不能干重活。曾听信熟人介绍求神拜佛,寻医祛病,可是根本不起作用。可是在看《转法轮》的过程中,这些疾病都不翼而飞,身体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真是无病一身轻啊,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在学法过程中,当我读到《转法轮》里的“圆满”二字时,突然就明白了其中的内涵——圆满就是要跟着师父回家。法轮大法就是我生生世世等待的,我暗下决心,我要修炼法轮大法,我想跟随师父回家。

二、修炼

二零零五年初,第一次来日本探亲,学会了五套功法。可是一开始双盘根本不会,连单盘两腿都翘的很高,每次都需要拿米袋压,拿绳子捆住,才能下去一点。虽然这样,我每天坚持炼功,慢慢的,一点一点单盘平了,然后双盘也能盘一会儿了,我天天坚持炼五套功法,在师父的加持下,大约二年后总算能够双盘一小时了。二零一八年第二套一小时的音乐发表后,我坚持每天第二套功炼一小时。

我得法晚,学的慢,所以只能抓紧时间多学法多炼功。

大法真是神奇,只要有心学,无所不能。我在几乎不认识字的情况下,坚持学法,不知不觉的,我就能通读《转法轮》了,我又开始学各地讲法,各地讲法不认识的字很多,我边问边记,慢慢的也就会了。现在我每天早晨学一讲法,晚上有空就学各地讲法。每次师父发表新经文,总有不会读的字,但是我已经不怕了,很快能学会了。

在真相点讲真相劝三退,需要为众生写下化名、小名。这个过程对我来说也挺神奇的,我只要想写,就能写出来,虽然是歪歪扭扭的,很难看,有时候甚至笔画是错的,回家后拿给儿子,有的看不出来是什么字,他来问我,我就把想写的字告诉他,他再改。就这样,我会写的字越来越多,虽然跟有文化的同修比,还差的很远,但勉勉强强能应付帮助众生写下化名、小名。这是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的神奇展现!

在与同修的交流中,知道了很多人都会背师父的《论语》。我也很想背,但是不知道怎么背,很着急。儿子告诉我,你就先两个字两个字记,记住这两个,再记下两个,记住一句后再记下一句,总有一天会背的。我觉的这个方法不错,没想到没多久真的把《论语》背下来了。去真相点的路上,我就一遍一遍的背《论语》,不断的溶于法中,真是太美妙了。

得法前做针线活都需要戴老花镜了。得法后看书自然也戴,不戴就看不清。三年前的一天在真相点碰到一个老年同修,年纪比我还大,他讲他自己不戴眼镜也没事,看的还是小本的《转法轮》。我听了之后很受启发,心想,这不是师父在点化我吗?那我也不要戴眼镜了。一回家就把眼镜扔了,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戴过眼镜,看书学法不需要戴眼镜了。法轮大法太超常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我只是有这样一个想法,有了这样一个愿望,师父很快就帮我做了。

三、被恶人举报,被警察抄家

在日本探亲期间,我知道了更多大法的真相。二零零六年秋天签证到期回国后,在一个工厂打工。工友都是熟人,一有空我便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和自己修炼后身心发生的巨大变化。下班后吃完饭,就挨家挨户去串门,三言两语打招呼后,就讲大法的真相。他们都很愿意听我讲,有的还说,迫害停止了,我们都跟你学大法。就这样我所在的村讲完了,就去附近的村,越走越远。我利用一切机会讲述大法的美好,被迫害的真相。这么好的功法,我希望更多人来修炼大法,就只是这样一个想法。

第一次被举报

有一次去离家三十里的农贸市场买东西,碰到小贩找机会讲真相,结果就被小贩举报了。招致县警来家里询问。我们村比较偏僻,听说警察来了,乡里乡亲很多来看看怎么回事。我长这么大,第一次面对警察,既紧张又害怕,当被问到你炼法轮功吗,怕心一下就起来了,不敢承认自己是大法弟子,只是说“我去日本期间听说了,法轮功教人怎么做好人,炼法轮功的人身体健康,世界上很多国家的人都炼,只有我们中国才不让炼呢”。警察听我说不炼功,也就回去了。

事后我很后悔,因为面对邪恶,我没敢承认修炼大法,虽然说了大法在世界洪传的真相,也难以抹去没有正面承认修炼大法而带来的耻辱和悔恨,如果再有这样的机会,我必须堂堂正正的告诉世人,我是大法弟子。

这件事后,我再出去讲真相变的小心翼翼,开始注意保护自己,根据对方的接受能力,判断一下讲到什么程度。碰到善良的有缘人才讲多点真相。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我坚定不移的继续做着力所能及的讲真相。我没有任何资料,就凭一张嘴,走到哪里,讲到哪里。

第二次被举报

二零零七年年底,我再次来到日本探亲,照顾小孙女。元旦期间打电话回老家,才知道我前脚刚离开,第二天警察就来我家抄家了。大门被撞开,警察翻箱倒柜的想收集我修大法的证据,把家具都踢破了,东西扔了一地。他们抄走了一本《转法轮》,还拿走了师父的法像。

我有一个亲戚是某报社记者,警察通过监控电话知道了他跟我们有联系,就通过报社社长,威逼利诱,想逼他供出我在日本的地址电话,想把迫害延伸到海外,继续迫害我。亲戚不愿意配合恶警,最终被迫辞职。亲戚在电话里一再嘱咐,千万不要回去了,他们太坏了。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回国了。如今老母亲都九十多了,卧病在床,经常念叨我的名字,很想见我,我却无法回去尽孝。

四、讲真相救人

一个大陆同修在交流稿中说,他最初不会讲,心想一天退一人也行。后来慢慢的每天退的人越来越多。我想我更不会讲,连普通话也不会说,也许我是大法弟子中最笨的那个吧,那我就两天退一个人吧,我要去讲真相劝三退。

我求师父说,我也要去讲真相救人。很快,师父就安排了同修来带我去东京的池袋讲真相。

刚开始我什么都不会,更要命的是我讲的方言,很多人都听不懂。有一个三十多岁的上海人,经常来池袋,上海话与我老家话相近,他能听懂我讲的话。每次他来我都跟他讲一点,但最后关键时刻不知道该怎么说。有一天,这小伙子自己说,那你给我退了吧。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这是我第一次劝退成功,以后就开始了我的劝三退之路。

师父每天都安排有缘人来听真相,每天都有人来做三退。

就这样,一天天坚持下来,明白真相要三退的人数越来越多,少的时候一天十多人,多的时候一天能退五、六十人,我为能得救的众生高兴,真心的祝福他们平安幸福。

二零一零年左右,听说银座游客特别多,景点人手不够,协调同修安排我去银座讲真相。银座八丁目有天桥,可以躲雨,这可好了,下雨天也可以讲真相了,关键是下雨天也有很多中国游客来。这一去就是十年,十年来,无论刮风下雨,我每天都坚持去景点讲真相,救人太急了,我无法在家里坐等。碰到很多感人的事,这里举几例与大家交流。

有一次,来了一个军人,打着官腔,自称是军队高级干部。我说:你官再大,钱再多,也要保平安吧?中共坏事干绝,迫害法轮功,天要灭中共了,只有三退能保平安,我希望你能平安幸福啊。他慢慢的转变了脸色,最终答应三退。

又有一次,来了四个中国警察,我上去跟他们讲,你们警察是老百姓的警察,是保护我们老百姓的,但是天要灭中共了,我也希望你们平安呀,三退才能保平安。最后他们四个全三退了。

有一次,来了一个五十多岁的人,一看到我就说,“你是天上来的”。他说他天目是开的,能看到很多东西。我告诉自己不能起欢喜心,大法弟子哪个不是天上来的呢?看到了就看到了。一样的劝他三退,他很爽快的做了三退。

中国游客到银座后,从大巴上总是呼啦啦下来很多人,看到这么多可贵的中国人,我又不会讲,所以我就举着广告牌在人群中走动给人看,同修做的广告牌上有图有真相,善良的人就会看,只要愿意看就有机会得救。

有的游客在银座转一圈回来,就会在路边坐着休息,我就挨个给他们看展板,很多人指指点点,“法轮功、法轮功”的,议论纷纷,碰到有缘人愿意听真相的,听完就能三退。

在真相点讲真相,我觉的有点像云游。师父讲:“云游是相当苦的,在社会中走,要饭吃,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1]

有一次,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我给他真相资料,他一把抓过去把资料撕烂了。我也不动气,看着他平静的说,小朋友,这样对你不好,法轮功资料是救人的。说完也就没再理他。过了一段时间他转一圈回来,我看到他主动去拿了一份资料,我赶快过去说,小朋友你好好看看,赶快三退保平安吧,他点点头,答应了三退。

二零二零年二月以后,中共肺炎爆发,银座变的空空荡荡的,中国游客没了。

经过协调同修的一番调整,二零二零年四月开始,我与另外几个同修,去入管局前面讲真相,每天接触到的华人少了,三退人数也大大缩减,有时一天退几个,最多一天也就三十几人,但是联署举报江泽民的人数量却增加了。

从真相点回家后,我也想着怎么救度老家的乡亲。晚上有时间,就打电话给老家的亲朋好友,有时候碰到有人去亲朋家串门,就抓紧时间劝三退。我二弟是开工厂的,他家每天经常有很多人去串门,我就经常给他打电话,碰到有缘人就能劝退。 有一次一口气劝退了五个人。我还让明白真相的众生把真相带给自己的家人,并祝福他们工作顺利,幸福平安。由于电话里他们不太敢听真相,我就让孙女把真相展板的内容写在纸上,然后通过视频请他们看,请他们记住九字真言。

五、过病业关

修大法以来,经历过好几次病业关。

二零一八年的一天在银座讲真相,我突然感到头晕目眩,站都站不住。我赶快到旁边坐下发正念排除干扰,好一些后,提前回家了。非常艰难的回到家后,跟儿子说,今天我不做饭了,站不住了,要睡一下。儿子让我赶紧吃点东西休息,我先发个正念,否定旧势力的任何干扰,感觉好一些了,想起还没人做饭,撑起来想去做饭。儿子说你去洗洗睡吧,不用做饭。我想去洗澡,但是连走到浴室的力气都没有!我想,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扶着墙挪到师父法像前跪下,说出声来“李洪志师父救救我”,说完后站起来,一下感觉就好了很多,自己走到浴室洗澡,之后一切正常了。心想,大法弟子就是师父说了算。

有好几次发高烧,担心第二套功法抱轮坚持不下来,我求师父加持,然后很快就好了。

由于自己生生世世造的业太大,尽管师父已经帮我消去了很多很多,但是为了让我提高,分成了无数份安排在各个阶段让我提高层次,消去业力。感谢师父,不管碰到任何事,我都不会忘记自己是大法弟子。

在修炼大法前,我还碰到过一些百思不解的事情,这里仅说一件。

一九八八年在我身上发生了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我的右脚被汽车碾压,脚踝粉碎性骨折,骨头都成了碎片。被救护车送到了医院,打了石膏。主刀医生说完了,这脚残废了。我自叹倒楣,这以后就不会走路了。一个多月后打开石膏一看,医生说长的非常好,那些被辗碎的骨头碎片居然都长好了,没有残废,只是有个疤痕。医生都觉的很不可思议。

多年后的今天,我想起这事,才明白,原来师父早就在保护我了。现在每次去真相点,拿最重的资料,我都无怨无悔,都觉的这是我应该做的事,与师父给予我的相比,简直不算什么。

我在修炼中,我还有很多做的不够的地方,特别是在向内找修心性的问题上,觉的远远不够,我今后要在心性的修炼上下功夫提高,要在矛盾中不断提高自己,因为矛盾的出现,不是偶然的,如果在矛盾中能够摆正这个念头,就能做的好一些。但如果想在矛盾中去解决矛盾,那就会陷入人中。

最后,我想用《洪吟四》里的一首诗与大家共勉,来结束我的交流。

志坚

生在苦难中
挣扎以求生
一朝得大法
回归步别停

以上,是我的一点修炼体会,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