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师父选择我成为大法徒

更新: 2021年05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七日】我出生在湖北一个乡村,今年六十五岁。我从小对课本并不感兴趣,老师讲课也没听進多少,但我却心里有个奇特的想法: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啊?只读到能把一本书认得下来就行了。

当我一九九六年走入大法修炼后,大法要求我们学法修心,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天天拜读《转法轮》,以法为师,我这才明白了儿时的这个想法原来是我生命的真愿,在我生命的长河中生生轮回苦等,就是为了等待今天拜读《转法轮》这部天法。因此我万般珍惜大法,学法炼功、修心向善,从不懈怠,使众多的有缘人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由衷的感佩大法。

一、建资料点救人

一九九九年九月,我去北京证实法回来后被“六一零”(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绑架关押在看守所。我就在想:要把真相让世人知道,只有去大面积发资料。刚从看守所出来时没钱,我就拿五百元钱印资料邮寄。

随着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考虑光邮寄,面太小,要大量挨家挨户发放。当地就有同修先向复印店讲真相,然后复印了很多资料全面散发。记得有一次在县城发放江泽民三十条罪状,全体同修整体配合一晚发了八千份,我们事先确定时间后,并不知道会有什么情况,恰巧那晚公安局警察干部全都在电影院看电影,等到第二天才发现。我们事先约定了各自完成后联络的特殊方式,最后协调人清点各组人员时同修们都已安全回了家。这次整体行动有力的揭露了邪恶,向很多人澄清了谎言。

作为修炼人都是自己拿钱救人,时间长了,耗费大,我们的资源有限,为了让有限的资源印制更多的资料,更有效的救度众生,我就萌生了自己建立资料点的想法。我们从开始租房印制大量资料,听师父话,资料点遍地开花,当地建立多个家庭资料点,印制更精美的资料,丰富了资料的品种,同时增加了安全性。大家不显山,不露水,默默做着证实大法的事。

我也建了一个小资料点。我没有什么文化,只读完小学,亲手制作真相资料对我而言是要有很大勇气的,但我没有退缩,一心想建成家庭资料点。我从摸鼠标,到排版打印,到制作镜像,刻录光盘,设备的普通维修,方方面面做了大量而系统的学习,从二零零五年上半年开始,我的家庭资料点平稳运作到今天。

妻子女儿虽未修炼大法,但支持我做大法真相资料、救人,妻子有时指着我的物品说:看看满屋都是你的东西。我也只是淡淡的一笑。想想在大陆严酷的岁月里,真相资料点就象一颗颗璀璨的明珠,照亮了众生的心田。

我负责制作大法书、师父新经文,近二十年来,一直保证同修们能及时看到师父的新经文,能整体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我家住的楼层较高,又是老式步梯房,有时耗材進的多时,有十多件,一件几十公斤,在搬运物品时为了安全又要抢时间,不能让邻居看见。我背着耗材直往上蹬楼梯,连背几件后,就累的喘不过气来,我就稍微歇息一下继续跑下楼去背。为了避开人眼,我一般夏天选中午最热时,其它季节就选下大雨时往家搬耗材,因这种时候常人都很少出门,我搬运了十多年,包括成品运出,从来没碰到过一个人,都是师父看护着,把魔难给排开了。

有一天下午上班时,大约两点多钟,“六一零”警察到单位来要与我碰面,单位就打电话问我在哪里,我说在家,就听电话里说:行了,我们去他家里找他。我一听就知是“六一零”人员,就赶紧将手机关掉卸下电池后,盘坐立掌发正念,不许邪恶進我屋。听见敲门时,我从门缝一看是四个便衣警察,就继续发正念没开门。

这时有的就喊:“把门踹开!”有一个邪劲来了,就喊:“找锁匠来撬门。”这次单位一个副职跟他们来的,单位领导都明白真相,尽量保护我,抵制迫害。这个副职当时就制止说:这还是不好吧?!就没让他们得逞。他们又打我妻子电话要她回来开门,我听到了就立即把电话打开给妻子打电话让她别回来,把手机关上不理他们。妻子深恶痛绝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她就关了手机,那帮人就没辙了,坐在邻居家干等。我在家听得清清楚楚,我就想,我发正念到六点,全球大法弟子齐发正念,你们还受得了啊?!你们肯定就走了。后来一想应该正念让他们立即走人,我这样一想,他们就真的坐在邻居家,等到六点才走。此后没再来找我。

大约二零零七年,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我带着几本《明慧周刊》,还有一本大法书,揣在身上从单位出来,准备送到同修家,刚走到院子里,“六一零”一个副职的小孩在我们院子里培训,他来接小孩时看见了我身上明显揣有东西,就笑着要我给他看,我笑着说:你看不懂,不给你看。边说边走,他就拉住我要看,我没给他看,他看没办法也没敢强为。就放开了我,我就走了。

二、大疫中 亲人欣然三退

我有兄弟姊妹九个,我是长子,上有两个姐姐。在邪恶对法轮功二十一年严酷的迫害中,我没少向亲人讲真相,可是由于我多次遭迫害,亲人中只有部份人办了三退,尽管知道大法好,但怕遭连累。

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瘟疫期间,亲人们因为有我平时讲真相打基础,这次都明白了,更加虔诚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只有一个最小的弟弟还没明白。

我大姐从小就对我照顾很多,在我众多的兄妹中,我与她是最投缘的。在迫害发生后我有过很多次给她讲真相劝三退,她却一直不相信也不退,这令我时时牵挂她与她的一家子。疫情解封后,我又一次慈悲的给她讲真相,这次给她一讲就答应退了加入过的共青团与少先队。她爽快的表态后,我就明白了,以前的每一次都没有白讲,都在她生命深处播下了得救的种子,同时也清理了阻碍她得救的诸多邪恶生命与因素。更可喜的是,大姐夫也退了党。我很欣慰,感恩师父对我众多亲人的慈悲救度。

我妹妹今年六十二岁,患严重哮喘病三十年了,不能做重体力,四季吃药,经常住院,花了不少钱也没治好。以前我给她讲真相她的表现是既不反对,也不支持,她也知道我炼功后从没吃过一粒药,一直身体很好,可因为中共邪恶迫害,她不敢公开接受大法。去年她不慎摔倒后嘴角破裂,一年多了也没好,长期流脓流水,医生做了多次切片检查又没发现明显问题,用药也不能治愈。我为了救妹妹,就开始给她听《忆师恩》,让她相信大法救人的无比威力。后来我再要给她送新的内容听时,她的表现令我很惊讶,她说:“你干脆给我听师父讲法!”我很高兴,迷中的妹妹终于找到了归途,我为她深深的祝福。

但妹妹总说妹夫有些不好的习惯,因此不给妹夫听师父讲法,只她一个人听,因此开始祛病健身效果不明显。一天她问我:哥哥,是不是要把师父讲法给某某(妹夫)听啊?是不是师父在考验我啊?我检查什么事都没有,可为什么嘴还不好呢?我就夸妹妹悟性好。妹妹就与妹夫一起听,现在哮喘好了很多,听法大半年了,期间再也没上过医院,只在家里吃点药。妹妹每天晚上听,白天在田间劳作,割谷,摘棉花,种菜园等什么农活都干,这在她年轻时都是不可想象的。妹妹妹夫都很感谢师父与大法。常感慨的对我说:哥哥,原来你讲的都是真的哩。

三、讲真相 救有缘

师父说:“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1]今年大疫来袭,我知道时间很紧了,救人的时间不多了,就利用一切机会讲真相。

解封不久的一天,我借在乡里走亲戚的机会给乡亲们讲真相,看见田里有一个人就转到田里给他讲,攀谈中得知他是转业军人,今年六十多岁,在部队入了邪党,我劝他退党他开始不相信也不退。我就给他讲了很多例子,中共如何对待自己的百姓,为什么天灾人祸这么多,这些灾难从哪来的,中共历来谎言治国,为什么怕人知道真相,为什么要打压说真话的人,慢慢他就听進去了,也相信了。我不时的与他互动,他说共产党坏我晓得,它不是个好东西,最后他说:好,退了。我再问他一句,你是退了吗?他说:退了,退了。我给他取了化名,他喜欢这个名字,就欣然退了。

我老家乡镇医院院长早先是我们村的赤脚医生,现在退休后住在县城,被一家大药房返聘坐门诊。去年疫情刚解封的第一天,几个老乡就约在一起聊天,连我一共五人,以前退了一个,这次退了三个,都很顺利。开始一个老乡说疫情是美国带来的,我说疫情肯定不是美国带来的,如果是美国带来的,你怎么不早揭露宣传呢,怎么还隐瞒呢?他们还是半信半疑,这个院长就帮我讲,他说:“疫情怎么是美国带来的呢?想都不该这样想,隐瞒就是隐瞒!”因为他有一定威望,老乡都信服他,他这样一讲,就都相信了,三个都加入过团和队,都顺利退出了。

这个院长三退后,他高兴的告诉我,他的妻子前不久得到一本《转法轮》,他说他一直很相信大法好,还说他要学大法。他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说:现在这个社会,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政党搞成这个样子迟早要垮掉的,百姓有话都不敢讲。

其中有一个小我一岁,是我小学同学,以前以真名办了三退,这次疫情我地封城的那天晚上,他有严重症状,与新冠病毒症状一模一样,他感到非常紧张,但是又不敢张扬,一想到去医院就等于送死,中共哪有管人死活的?他懂得一点医学常识,就要他老伴给他煮姜汤,他喝了一碗发了一身大汗,晚上睡了一觉第二天就好了。那天他一见面就给我讲:哎呀,我差点死了,差点见不到面了。我问他怎么回事?他就给我讲了那天晚上的经过,我高兴他幸免于难,同时提醒他说:你早就办了三退了的,不退有这么顺利?三退了就归神管,神就保佑你。他一听连忙说:哎哟,真的哩,谢谢法轮功,!谢谢法轮功!连说了几遍。

我每天从凌晨三点二十开始坚持两个半小时的晨炼,学法每天最少一讲,疫情期间最多学三讲,全球四个整点坚持发正念,平时有时尽量多发,每天晚上十一点钟有时稍微休息一下,有时十二点以后发完正念睡觉。炼完功后整天身体轻松,精神十足。单位领导同事、战友、老乡、同学都从我身上看到法轮功的美好,看见我就夸我是年轻人,我就笑着纠正说:“我当年轻人干啥?我是修炼人!”他们立即改口说:对、对、对,你是修炼人,修炼人就是不一样,看上去要比同龄人年轻很多。

在我众多的战友中,有一个战友是老高中生,威望是最高的,在前半生的岁月中事业有成,战友们都佩服他。可在他后半生里却不顺利,办的几个企业钱都亏進去了。他感到很失落,有时神情也有些沮丧。有一天,他诚恳的对我说:别看你只读了小学,我还赶不上你的智慧,你是修炼人,各方面都显得很有智慧。我很感慨,这都是师父给我的荣耀,是啊,我在人中只读了小学,可是我现在修的是真、善、忍宇宙大法,是最高的真理,学大法能开启大智慧,人中的什么学问又能比得上呢?

现在同学之间,单位同事,战友之间没有人不尊重我的,其实不是尊重我个人,因为我在他们面前展现了大法的美好。

感恩师父选择我成为大法徒!感恩师父让我走上圣道!师尊的恩德弟子永生难忘,唯有精進实修,多多救人,兑现史前的誓约,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