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真相证实法 心性在背法中升华

更新: 2021年06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四日】我是一名男性中学退休教师,今年七十六岁,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曾经脾气不好,爱发火,得理不饶人。我工作非常努力,也有成绩,工作中滋长了一些自以为是、不让人说的坏毛病。迫害前,我开始背法,虽然只背了一讲,修炼中,真起了作用。就又开始背,现在已经背到第六遍了。

传真相 证实法 大法显神奇

二零零四年,我们这个地区还没有资料点,也没人传播真相。我从外地同修那里拿了一些真相资料,到乡镇之间的交界处公路上去贴。贴完之后,回家要上两个大坡。我骑车向前走了一会儿,忽然发现已经到了两个坡的上边了,我感到非常神奇,也非常吃惊。我刚贴了十几张真相粘帖,师父就加持我、鼓励我,今后一定多拿真相资料去贴。

一次贴完真相资料往回走,我有些发愁,发现电动车快没电了,四个电量显示灯都灭了。忽然,我发现亮了一个灯,一会儿,又亮了一个,到了坡顶,四个灯全都亮了。我赶忙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从这以后,只要是做证实大法的事儿,不管有没有电,推车就走,从没耽误过事儿。

一次,我贴完真相标语,正好碰上警察开车巡逻。他一见到我,就往我这边靠。我骑车就跑,车就像飞一样,拐弯不用减速,一扭把就过去了。最后,跑到一家门口,那家后门没有锁,顺着后门,就上了公路。我顺着公路回家,拐弯一看,一个警察骑着车,打着火,等着我呢。向后跑是上坡,只能向前跑。奇怪的是,那警察没有动,我跑了十几米,才开始追我。我拐進一个胡同,回家了。师父又一次帮我解决了难题。

《九评》出来的第二年,我分两次从外地同修那拿了两箱《九评》,每箱八十本。我一个人到各处去发。把三十本放在腰部,下边用腰带系上,再穿上大褂子。发时从脖子向下往外掏。有时也面对面的给人。

一次发完回来,看到一个村子的墙上贴着江魔头的像,就决定用刀子毁掉魔像,让大家知道江魔头是不得人心的。等到半夜,就用刀子把江魔像的脖子处划了一个大半圆形,头却悬着。第二天一看,毁坏的魔像已经去掉了,以后也没再挂。

我传真相,师父总是加持我,我逐渐形成了一个好习惯:出远门,要背法,在家做事,要背法。我出门传真相,总是先炼完功,发完正念,请师父加持,一边背着法,一边走出家门。背法时,我脑中只装法,只要反映出别的念头,就立刻灭掉,让它没有立足之地。这样,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越来越少。

这天夜里,正是十二月天气,很冷。我顺着公路一侧贴真相,到头了,还有一部份。我想好了,到另一个地方去贴。迈沟时,一下子掉到沟里了。水很深,一下子漫过了腰部。上来后,我就想,怎么办呢?我犹豫了一下,去!没多想,朝着目地地大步走去。身上棉裤结了冰,走起路来“咔咔”响。不管它,心里背着师父的诗词:“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身上没有一丝冷的感觉。贴完真相粘帖回家,脱下来的棉裤,直挺挺的戳在地上。

二零零八年,为了让同修看到《明慧周刊》,我买了电脑和打印机。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建起了家庭资料点。每个星期做《周刊》比较多,我骑摩托车送到同修手里。有一次,我往六十多里的地方送《周刊》,回来时,没油了,我求师父,意想着把加油站的油调到车的油箱里,加油时,再还回去。我一边骑车,一边想着,结果真的到了家门口。有师父加持,没有过不去的关。

二零一二年,外地同修给我提供了一种大不干胶,四尺来长,竖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远处都能看得见,黄纸红字,还不褪色,非常漂亮。我自己又发明了一个高杆子一样的东西,既能高高的挂,又能牢牢的贴。有一段时间,我专门贴这个。本村、附近村的电线杆上都贴了真相粘帖。这可难坏了派出所所长。他带了几个人,跑到我家来套近乎,说:别贴了,不然让他们抓住,他也没办法。我笑了笑,没肯定,也没否定,只是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走后,我照样去贴。派出所派了六、七个警察,租了一间房子,在后门看着我,也没管用。

有一天,我从外边回来,看见一辆大警车和两辆小警车,停在我贴的真相标语旁边,说是区刑警队的。有的用机械在地上弄着什么,有的忙别的。我也不懂,就走了。

夜里警察带警犬,要進入我的院子。警犬偏不進去,警察踢了警犬一脚,没办法,就回去了。后来,来了两个破案的警察,一事无成,也回去了。那几天,他们折腾的很凶,但有师父保护,没出现任何问题。

二零一八年,外地同修出事了,我就改发真相资料。一天夜里,我正在村里发真相资料,一个骑车人朝我这边走来。我刚要对他说话,一看这个人戴着红袖章,我就明白了。一看那个人的眼神,根本看不见我,我更明白了,知道那天進入另外空间是怎么回事了(贴真相标语时,我進入另外的空间)。

有一次,我发完真相资料往回走,由于天黑,连人带车一下子扎到公路边的沟里了。沟里都是水泥砌的,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不死也得头破血流,可我一点事儿都没有,师父为我解了一场大难。

有时露水大,衣服都湿透了,鞋也开了胶,鞋底掉了,我就赤着脚去贴,有时搬着梯子,爬梯子往电线杆去贴,有时很费劲的爬过铁栅栏,到里面去贴;有时电线杆在乱石堆上,一爬就哗哗掉石头,我还是想办法贴上真相标语。有时村里派人在门口看着我,“敏感日”有警察坐在车上守在大门口,还安了两个探头。他们搞再多,也没有用,大法是超常的。

二零二零年,师父点悟,我改成面对面讲真相。我给本村和外村的人讲真相,劝三退,有时家长和学生一起退。我给村里的两个大队干部也讲了真相,做了三退。

我给派出所的所长也讲了真相,我针对他理解上的问题,给他做了一本真相大册子,有数字、有插图。他看了以后,有时就叫片警到我那儿拿真相资料。有一次,我给了所长一个卡,上面有《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每次片警找他有事,他都在办公室里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片警说:“所长真知道真相了。”他明白真相不久就升迁了。

在背法中 向内找 提高心性

我觉得作证实法的事很努力,但没涉及到实质问题,心里觉得没什么。有一次,我从外边贴真相标语回来,觉得很累。回到家,一叫门,没开。等了一会儿,又敲门,还不开,我就来气了。又等了半天,还不开门,火就上来了。突然站起来,“咚咚咚”敲窗户,声音很大,也忘记了安全了。妻子开了门,自知理亏,也没说什么。

事情过后,我觉得不对劲,那天不像个炼功人的样。我凭印象找我背过的法,最后找到了。师父说:“真正的去修你自己,碰到矛盾了、碰到问题了看自己哪错了、我应该怎么去对待,用法来衡量。大家想想,这不就是修炼吗?”[2]我把这页的法都背下来,天天背。

过一段时间,我贴完真相标语回来。一推门,没开。我心里有些别扭,但没生气。等了一会儿,门还是不开,我爬上小房,叫了半天,门开了,進屋后,我心里想:别扭什么呢?还不是有的心没完全去吗?我下决心,下次不开门我就坐下来继续找自己。现在我找到了爱发脾气的心、争斗心、怨恨心、不平衡的心、嫉妒的心,下次还接着找。我下次贴完真相资料回来,一敲门,门开了,我心里很高兴,心想:还得接着找。

从此以后,我炼完功就背这段法,时间少,也要背一遍。再遇到问题,首先想到这段法。比如:我家用钢板做房顶子,忽然来了几个人,气势汹汹的说:你们不许这么做,不许那么做。干活的人一听,他们很不讲理:又不是你们家的地方,你管得着吗?我心里也有些不高兴,我在自家房顶上干活,怎么碍你家事了?突然师父的这段话出现在眼前:“所以我过去讲,大法弟子作为一个修炼人,看问题和人应该是反过来的。有的人觉的碰到不高兴的事了就不高兴了,那你不就是个人吗?有什么区别呢?”[2]是呀,我应该高兴啊。“你碰到那些不好的事情不就是给你铺路呢吗?你为什么不高兴呢?”[2]我立刻就明白了,就劝解干活的人说:“没关系,咱就按他们说的做”。结果矛盾化解了。

还有一次,邻居盖房。拆房时,他们净说好话。等到房子盖好了,我们这边的墙他却不砌。有的人说,他们拆的墙,他们不砌,谁砌呀?我听说他们不砌,心里不高兴,心想这人怎么这样?

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这段法,“碰到不高兴的事,碰到使你生气的事,碰到个人利益、自我被撞击时,你能向内看、修自己、找自己的漏,矛盾中你就是无辜的也能这样:哦,我明白了,我一定是哪没做好,就是真的没错,也可能是以前欠下的业债,我把它做好,该还的就还。”[2]

师父这段法在脑中映了一会儿,我立刻就没气了,也知道怎么做了。他们不砌,我们砌。当时我找人,花了一天时间,把墙砌好了,也没矛盾了,更主要的是心性提高了。

在以后的生活中,遇到不少这样的事,我都比较容易过去了,比如:一个过病业关的同修,不找自己,专找别人,按她的说法,到她那儿去学法的人没一个好的,我也不好。有一次,和她谈学法的事,她不爱听,对她女儿说:“去,把你爷爷送走。”我也没生气。到外边,笑着对她女儿说了她的不足,她女儿也非常认可,笑着把我送出了大门。有的人不理解这事,我想:她有她的层次,我有我的层次,我按自己的层次办事没问题。

由于背法,我的心性提高的比较快,遇到问题,首先用法对照。就像师父说的:“所以你遇到什么矛盾,我说就是要使你本身黑色物质转化成白色物质,转化成德。”[3]这样,魔难很容易就过去了。

对自己的妻子,有的关过不去。我暗下决心,好好背法,一定能过去。有一次,我换衣服,有师父法像的那边屋门开着,她却把我屋的门给开开了。我生气的说:“谁叫你把门给开开了?不知道我在换衣服吗?”连说两个反问句。刚说完,我立刻明白了,忙说:“我错了,师父,我错了!”从此以后,我再也没和妻子发生过矛盾,不让师父在这方面为我费心。先向内找,真是好。

以上是我的部份修炼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