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念转变后的变化

更新: 2021年06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三日】一天学法时感觉胸闷,就象以前一样,我发出一念:假相,大法弟子没事的!继续看书,啥事儿都没有。

晚上在洗漱台前的镜子里发现自己左眼底一抹血红,把自己吓了一跳,马上在心里否定它。可是却不由自主想起在黑窝时血压高,一次腹部剧痛时,一个警察曾经问过包夹犯,眼底有无血丝的事情。常人中这方面的医学常识我知道的很少,只知道与心血管方面疾病有关。当时也没有及时排除这些念头。

理发时,理发师看到我的眼睛,说是血管破裂了,我当时没有放在心上,可也没有否认。常人朋友看到说有点吓人,并安慰我,这血块会慢慢吸收的。那时我也没有否认。

一、向内找 眼底充血消

可我明白,这抹血红已经影响到大法弟子证实法了。想起师父说过遇事向内找。修炼人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发生。眼睛充血,不就像急红了眼吗?

同住的同修曾经不只一次说过我,说话没有做到善,用朋友话说我不会说话,故即使说的话在法上,同修也没有好态度对我。而且我还有怕人说、不让人说的心,别人一说我不好就不高兴、不开心,关键还睁着眼睛撒谎、掩饰自己、为自己辩护,一说就炸,维护自我,其中掩藏着争斗心、面子心、防备心、戒备心,害怕自己受到伤害自我保护的心,同修多次提醒我也不悟。师父说:“这么说吧,如果大法弟子碰到什么魔难或者消业,他一定是有前因的,找找自己。是,找到了之后马上做好,那个情况会马上转向好的方向、向正的方向转化。”[1]找出这些心并在法中归正,血块一周左右就消退了,不修炼的朋友亲眼见证了修炼人将自己溶于大法的超常。

事后问起眼睛不太好的同修是否看到了这血块,她说她知道我会向内找的,言下之意,她当时没有提醒我。

现在写出来,找到那么多隐藏的人心,而那么多人心阻挡着自己还怎么提升啊。谢谢师父的苦心安排,谢谢同修助我提高自己。

二、转变观念 头痛消

学法时,不修炼前曾经偏头痛的地方隐隐约约有些痛,我想起师父关于修炼人没有病的讲法及明慧网同修过病业关的交流文章,从法理中明白,痛是一种假相,真我不痛,故在心里说:“你痛吧,我看着你痛!”五分钟左右,痛即止,真是人神一念两重天。

师父说:“真念化开满天晴”[2]。就此事与同修交流,并对已形成负面观念与思维的同修说天天觉的困的不是她。这次她没有争辩,待我晚上回来时,她高兴的告诉我,她今天整个白天都没有上床睡觉,真为她感到高兴,这次过了这一关。

其实何止是感觉困,感觉口渴、嘴馋等等都不是真我,排斥它们并做到,即是人念到神念的转变。

三、转变观念 痒即止

初中时,被堂哥传染上脚气,每逢黄梅天前后脚痒得特别厉害,曾经用韭菜等等偏方洗脚,能够缓解却无法治愈。修炼后知道没有偶然的事情。

前几天脚痒难耐,洗澡擦脚时狠狠的擦了痒处一下,没有想到足底瞬间肿起来的感觉,走路都感觉到脚底不平了。发正念盘腿痒得难以集中念力只好散盘,后来意识到不对,就不理它继续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同时在心里全盘否定旧势力及其安排,如果是师父安排消业全盘接受。

同时想到,脚痒一般不影响修炼人做三件事,师父已经为弟子与众生付出与承担了很多很多,自己就承受了这一点,不能再求师父、麻烦师父了。就这一念,脚不痒了,且原本炼动功感觉很累的双脚,痒的这只脚这次一点也不累了,脚底像有什么垫着,很轻松。相比不痒的那只脚,感觉真是两重天。

在此,谢谢师父对不争气的我的鼓励,因为曾经自私自利的我学会为人着想转变了观念,懂得了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法理,师父就为弟子消去了这份业力。

以上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感慨〉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