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心志劳体肤 修炼中师尊一路保护

更新: 2021年06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五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来到新时代印刷厂工作有两年半时间了,记得当时同修打了三个电话问我有没有时间,说印刷厂很需要人帮忙,只做三个月就可以。我的印象中印刷厂就是和油墨打交道的,不适合我,但又想到是大法项目,刚好有时间,做三个月而已,就答应了。

那时上夜班,做了第一天,我觉的别说三个月,能做三天就不错了。近一百分贝的噪音,到处是油墨味和纸尘,高温的车间,机器上似乎都能烤熟鸡蛋。从原来很优越的工作、生活环境中出来,感觉很不适应。交通又不方便,我要走路15分钟到地铁站,坐到一个地方再走去搭同修的车上班。每天来回四个小时在路上,凌晨四点在漆黑的小路上走回家,有时突然蹦到面前一个流浪汉问句早上好,吓你一大跳。尤其刮风下雨时更难。我有点打退堂鼓了,但是答应同修做三个月了,要诚信,先坚持吧。没想到这一来就走不了了。

在我第一次参加印刷厂集体学法时,在学法室看到师父庄严的大法像,感觉冲我笑的是那样的开心,笑容中透着无限的慈悲与期望。我从没见过这样的场景,两个小时下来,我时不时望向师父的大法像,心中一遍遍对师父说:弟子一定会做好。听同修说:这里可是个修炼的好地方,大熔炉,炼金刚的地方。确实,我真正的体会到了为什么这是一个修炼的好地方。

1、体会“苦其心志”[1]

两年来,我走过了我修炼中最艰难的路。每次过关中,我几乎是明白的一面说:这就是修炼。人的一面又想:何必为难自己呢,天涯何处无芳草。可是每次当我要逃避时,慈悲的师尊看我不悟,就一次次的点化于我。

刚来没多久,我在版房制版,同修突然拿一堆文件来说我不应该那么做,一头雾水的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后来发现那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想:刚来就这样,以后这日子可怎么过呀?我制好版,准备送版下去,站在二楼电梯往下看,下面一片繁忙景象,看到一个很不起眼的老员工,汗流浃背争分夺秒的在机器旁忙碌着,我心中一下升起莫名的感动。这些同修不求名,不为利,不知在这里坚持了多少个春秋,相比之下突然感觉自己是那么渺小,怎么一点委曲都受不得。

半年后,我岗位变动,突然要负责很多事情,其中一项是我每周要安排订户报纸打完地址按时发走。公司突然人手不够,我只好自己去做,但是又被说为什么要自己干,是让你干这个的吗?找人啊。我说:我不认识什么人,在这里十几年的同修都找不到人,何况我一个新来的呢。心中不免产生了怨气。

我发现每遇到问题时我容易陷入常人对错的理中,用常人的理来衡量修炼中遇到的问题和心性关。我也在向内找,是有争斗心、欢喜心、证实自我的心在作怪吗?可是每次都不愿意放下那个常人对错的理。我计算工时、产能、损耗、人员配置、合理安排生产,改良一些工作方式,每月节约上万元,产量翻了几倍,一年下来数目可观。我提到这个问题,但是过了几天同修说了一句我认为很有否定意味的话,让我觉的很委曲。我当时没说什么。可是同修又重复了两遍,我就忍不住了。就象《转法轮》中说的,“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2]回家后我给同修发个信息,意思是我认为这个成效是显而易见的。同修回我的信息说不是那个意思,是我误会了。我突然悟到,同修无心的话对我却如雷贯耳,因为冲击到了我的证实自我的心,认为自己做出了成绩,爱听好听的。其实,我们的能力是师父给的,我是在贪天功为己功了。我的生命都是大法给的,否则修炼前的病可能早已夺走了我的生命。

我在想为什么我遇到不如自己心意的事,不是唠叨一些不修口的话就是想离开,一遇到问题不想提升,动不动就想逃避,绕开。为什么我做事总是要分个对错呢?这不但伤害自己也伤害同修。

师父说:“不要争来争去的,不要强调谁对谁错的。有的人总是强调自己对,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用人心强调对错,这本身就是错的,因为你是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要求别人。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著才重要。”[3]

去年初我感觉自己又站在了去留的十字路口,心里对自己说:把这关绕过去吧。刚好那天参加布鲁克林游行,我在路边正张望时,远远看见一位久未谋面,没有什么联系的同修向我走来,她笑呵呵的和我打招呼,问我:“还好吗?”我叹口气说了句:“还行吧。”她突然抱住我在我耳边说:“什么也别说,我什么都知道,师父在成就你,一定要坚持,坚持。”就象背诗一样。我一下就明白了是师父借她的口点化我,但是人的一面又想“你知道什么呀?”刚要说话,想说说心中的委屈,但是她还没等我说,放开我笑着挥挥手就走了。

我愣愣的站在那里,脑海里不断的回响着她的话,我明白的那面一个劲儿告诉我,师父在借她的口点化我。我心里很难过,泪眼朦胧的望着前方,她的话不断的回响在我脑海中。我又让师父操心了,我明白了,我又该提升了。什么关难都不能绕过去的。

回来后不久,我仍然感觉处处都是坎。我感觉自己无能为力,再一次想离开,这时师父又出现在我的梦中:在一排长长的桌上每人跟前放一个碟子准备开饭,厂里同修都坐在师父身边,我一个人很失落的躲在远远最边的一张桌上,师父突然让同修把我的桌子搬在师父对面,我和师父变成了相向而坐。我就和师父说了一句:“师父,我实在没有力气了。”在梦中师父就鼓励我。我开心的醒了。梦中那句透着师父无限慈悲的话语深深的印在了我内心深处,在疫情最严重期间,在我最艰难的时刻一直鼓励着我坚持下去,我能做到,因为我有师父。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有时候就是感觉非常直白的冲着我的执着心而来,看我怎么对待。现在我已经走过来了,那是经过了多少次刻骨铭心的关关卡卡走过来的。一次次的让师父为我操心,不断的点化我,在修炼的路上就象父母扶着学走路的孩子一样一步一步。我就不能跑起来吗?能,一定能!

2、疫情中的坚守

去年三月底,我们开始印肺炎特刊,据说,每一次有重大印刷任务时都会受到方方面面的邪恶干扰,总有这样那样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我知道我们需要突破重重阻力。就在印刷任务最繁重的时候,同修们出现了病业状态。但是我想特刊决不能耽误,项目负责人同修经常说:我们是最后一道关,前面多少同修的努力,不能毁在了我们这里。这句话对我印象太深刻了。我知道,我们的报纸是消灭邪恶的利剑和救度众生的真相,也是生命得救的希望。几个负责同修都请假了,而工作量却翻了几倍,所有工作几乎都落在我一个人身上。我们三班倒不停的印,我要协调和处理所有的生产任务,人员调配,成本核算、各工序和各部门的衔接、机器的小毛小病、交货期等等,小到哪个同修没车坐了,哪个同修没饭吃了,谁心情不好了。

白班连着夜班一起上,回家洗个澡睡三个来小时,再回来工作,脑力加体力,高分贝的噪音车间中,天天喊着说话嗓子也哑了,人员不够我又不得不去顶班。那天有事需要确认,给有关同修打电话发信息都不回,我的生气、委屈一股脑上来了,再加上学法、炼功也跟不上,身体累到了极点,每天十七八个小时,象个上满发条的陀螺一样不能停下来,因为站的走的太多,双脚又肿又痛穿鞋都困难,饥一顿饱一顿的,有时一天也顾不上喝杯水,饮水机就在楼道,每次经过我还对自己说: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我三过饮水机而不饮。因为我觉的喝水上洗手间太耽误时间。刚处理好一件事,另一件事已经迫不及待的等着我处理,报纸是有时效性的,我不能等。着急、委曲、又生气,就想:凭什么这么多的工作落在我一个小女人身上,你们为什么不考虑一下我。又饿又渴,傍晚坐在餐厅用水泡点白饭边吃边在那掉眼泪,这时進来一个同修问我工作上的事,我觉的很不好意思,说了一句赶紧离开了。我是从来不哭的人,可是现在会累到哭。这时,师父的点化又回响在耳边:“师父在成就你,一定要坚持。”

周六那天义工同修来帮打地址,机器总是卡报,我调不好,负责设备的同修调了也不行,我预计打四万份,最终只做了不到一半。晚上回到家,感觉这种状态太不对了。我发完正念自己学法,越学心里越轻松。

师父说:“碰到的魔难,心性的考验,艰苦的修炼,都是在走自己的路,都是在成就着自己。当然啦,成就大法弟子,可不止是个人生命的解脱,大法弟子也不是为了自己来的,身负着救度众生的使命”[4]

我现在的处境,不就是师父在给我机会在成就我吗?关键的时候不能掉链子呀。我一下感觉心里很轻松。周日早上开开心心的回到公司接着带义工同修打地址时,插报线超常发挥,非常顺利,一下打出了四万多份。第二天早上我看到负责设备的同修在维修插报线,我问他:“机器好好的,你在弄什么呢?”他说:“这个口没皮带,安皮带啊。”我惊奇的问:“没皮带?那我昨天就用的这个口,四万份报纸是怎么打出来的?”他也笑了,说:“我哪知道啊。”我一下明白了,是师父,是师父看到弟子有些许的提升,是师父在帮助我、鼓励我。

还有一次,我想把一切安排好就早点回家,实在太累了,当时心里还挺高兴,但是12点在办公室发正念时,一个同修打电话来说他白天没休息好,想要提前回去休息,让我找人代他的班。我当时心里很难过,心想:你才上了一个小时班就想回去,你白天不上班的时候不休息,怨谁?半夜了,我哪里找人去啊。我去顶吧,真的感觉身体已经到了极限,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来一个通宵。我赌气的回了条信息:好,你走吧,我来顶。但是我明白的那一面在告诉我:考验又来了,我这样的心态是为私的,我没有替他着想。

师父告诉我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5]

师父让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想到这,心里很惭愧刚才的想法。我放下了那颗考虑自己的私心,放下了那个怨,不再赌气,去顶他的班,当往机器前一站的那一刻,突然全身轻松无比,我还以为自己累过头了,是幻觉,是不是麻木了,要晕了。但体会了一下,根本不是,我很惊喜那神清气爽的感觉,是师父看我悟对了,把我累的物质瞬间拿掉了。机旁的同修问我:你还行吗?我说:行,没事。

我们印的每一份真相报纸都是一个生命得救的希望。在末世最后的救度中,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心,耽误了众生的得救。在我满身疲惫迎着朝阳下班时,我多少次的问自己还能坚持下去吗?我想到了梦中师父对我说的鼓励的话,我的答案是肯定的;我想到了印刷厂全体同修们的通力配合和对我的支持,我的答案是肯定的;有同修看到我天天吃方便面,早上带碗精心制作的肉粥给我;有同修说她带来蛋糕,那朵最漂亮的花留给我;有同修制作了精美的点心,专门用锡纸包好留给我;有同修关心的让别人不要再叫我了,因为我已经很累了……每一桩每一件都让我十分感动,永生难忘。在师尊的加持下,在媒体和印刷厂全体同修及义工同修的共同努力下,几千万份的真相报纸按时送到了千家万户手中。谢谢师尊,谢谢我的好同修。

师父说:“无论你们再忙,都不能忽视了学法。这是走向圆满与做好大法工作的根本保证。”[6]师父一再强调要我们学好法。我要修好自己,学法炼功一定要跟上,我为了时刻警醒自己,每天自己登记学法、炼功和发正念情况,最基本要做到学一讲《转法轮》、四个整点发正念和炼完五套功法,一周两次参加集体学法,如果有落下的就尽量补上,但是发现还是有时没做好。

结束语

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路上,我时时刻刻感受到师尊就在我身边看护着保护着我,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在翻译《转法轮》时,多少次,很精确的词汇,会突然从我口中说出,同修惊奇的说:就是这个词,你是怎么想起来的?在漆黑的胡同中发完真相资料后,停着的无人车车灯突然亮了,为我照亮了前方的路;在半夜做完资料后,自来水管中刺骨的冰水突然变成了热水,当我们洗完澡后热水又自动停了;在洪法的路上,彩虹随行二三百公里将我们围在中间……一桩桩一件件,让我时时刻刻感受到师尊的慈悲看护。

回顾19年的修炼历程,经历了风风雨雨的我在师尊的保护下一路走来,是师尊在成就我,给我铺就了回天的路,每每想起这些,用尽我的一切都无以报答师恩一二。我知道我离师父的要求还有很大的差距,我会在有限的时间里做好,兑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誓约,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不负众生的期望。

千言万语,道不尽对师尊的感恩,在此请让我再衷心的说一句:“师父,谢谢您!”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

(二零二一年大纪元新唐人媒体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