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做出正确的选择

更新: 2021年09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十五日】我九九年初得法,修炼二十一年了。因为初期不知道法有多大、修炼有多严肃,我连自己得法的具体日期都没记住。得法后,用了十年的时间,才真正走進学法小组;用了十六年的时间,才背完了一遍《转法轮》。惭愧啊!可是,师父却那么珍惜我,一直保护着我。一路走过来,弟子过的每一关都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引导和苦心安排。

师父说:“宇宙的高层次上就是这么一个理,看谁行就选择了他,这就是理。”[1]我想,是师父选择了我,让我成为宇宙中众生都羡慕的大法弟子。那么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在每一个路口,我都要用法来衡量,理性的做出正确的选择,选择走师父安排的路。

一、初试放下执著

得法前,每年我过生日,都对丈夫有期望,又都会因失望而生气。九九年春天,我提前就想好了,这回我是修炼人了,这个生日怎么过都行,我什么也不求了。就这样平静的过了一天,丈夫忘了,我也不提醒,也不动心。

傍晚时,他的一个朋友拎了一条大鱼来我家,说要改善一下生活。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是师父在鼓励我呢,看我心放下了,就有人送条鱼来,给我过生日。那时,体会到修炼真是美妙。

零二年,我要生孩子了。生产前就想:有的同修,到医院生完,第二天就回家了。我是大法弟子,我也能。后来知道这是学人不学法,是不对的。但当时还觉的自己念挺正,没做住院的准备。结果三天过去了,大夫也不让出院。我心里特别烦,就催丈夫找人帮忙,他不肯去,我就坐在床上生气的哭。过一会想起来了,自己是个修炼人啊,咋那么执著呢,把心放下吧,让住就在这住吧,心里也不气了。

结果不到十分钟,丈夫从外面跑進来说:“走,出院!”原来他在医院遇到一个同事,主动问他有没有啥事需要帮忙,丈夫赶紧说媳妇想出院,那个同事打个招呼,医院就放我们走了。我当时真的很震撼,原来修炼人把要办事的心放下了,事就办成了!真是太神奇了!

修炼这么多年,如今再回想起这些事情,我心里更清晰了:其实,吃鱼不重要,出院也不重要,是师父在守护着你这颗修炼的心,告诉你怎么选择是对的,引导你在修炼的路上往前走。

二、找到学法小组,实修

二零零九年工作变动,来到新的城市,盼望能找到同修。一次坐公交车,一位陌生女子站起来,热情的打招呼:“哎呀,是你呀,快来坐我这!”原来是同修!因为共同参加过一个法会,我在法会上发言,所以她认识我。

就这样,我有了学法小组!学法小组是修炼人的家,得法十年,我终于找到家了!从那以后,感觉才摸着修炼的门。然后就觉的,象上课一样,一个阶段就修一样东西,课程安排的很紧凑。

有一次,关于“不解释”,因为解释就在挡着自己向内找。比如,丈夫说我,回家自己不拿钥匙开门,非得按门铃,让家人给开。我心里知道,全家人的生活购物都是我,每次我都拎很多东西爬楼梯,腾不出手来翻钥匙开门。这回我想,我不解释,人家说了,我就改。我就把东西放地上,再翻出钥匙来开门。诚心改,毫无怨言。就这样,他说一样,我改一样。一直到最后他也不说啥了。

有一次,去一个同修家,帮同修解决点电脑问题。她常人心也很多,我有点嫌弃她。去了之后,就感觉胃里不舒服,后来就恶心,吐了。脑子里冒出一念:她家的场不好。当时我就否定了:不对,坚决不去看同修的问题,向内找,是自己的问题。

从他家出来后,路上,我又吐了两次,又冒出一念:今天在家里炖豆角,没熟的时候,我尝了好几次,是生豆角中毒?这一念,又被我否定了。

我想,修炼人,不看人中表面上的原因。实质可能是业力,也可能是自己的心招来的。不管怎样,我要归正我的念头,把看不上同修的心放下。还有,就是呕吐又能怎么样?你也影响不了我,我该干啥干啥。然后,我就去同修家学法了。

可能这一念正确了,到同修家,我第一次突破双盘读完一讲法,还不觉的疼。修炼人脑子里会冒出不同的念,你一定要否定那个错误的,选择那个符合法的念头,师父就会鼓励你,告诉你选对了。

三、背法,师父加持过关

我二零零三年才开始背法。背的很慢,一段要背几天,还背背停停,直到二零零六年,第一讲都没背完。但就是这样,师父加持我过了一大关。

在二零零六年,有一段时间,我家电话经常接到莫名其妙的来电,接起来之后,没有人说话,却能听到放电视的声音,有时也有人呼吸的声音。我想,我是修炼人,让我碰到这事不是偶然的,肯定是有人在电话那边听着,那我就坦诚的跟她聊聊吧。丈夫也说,你跟她好好聊聊吧。

再一次接到这个电话,我说:“你好,我知道你肯定在听着,你这样打电话,是不是我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呢?”这时她说:“你确实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她终于说话了,我心里很高兴,坦诚的说:“如果我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我一定不是故意伤害你,我诚恳的向你道歉,还请你原谅,如果你愿意,我可以陪你聊聊。”可是她又不说自己是谁,也不肯多说什么。

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丈夫有外遇了。人家来追着让他离婚,给我打电话,是给他施加压力呢。而丈夫也后悔了,向我坦白了。我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伤心,真感觉是一把刀,在心上割。我跟着丈夫去另一个城市,见到那个人。三个人见面后,我去卫生间时,她拉着丈夫出门,打车跑了。我打通电话,丈夫却说手机快没电了,让我先回家。

可能他要提和她分手,不想太伤她吧。可我太受伤了,我眼看着丈夫被人抢走了,一个人回家。我趴床上一直哭,感觉自己被掏空了,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哭不动了,冷静下来想想,我是修炼人,我得听师父的话。

师父说:“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你只要把你当作炼功人,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2]

我想,可能是前世欠下的,可能是命中有此劫数,我还得过好这一关。第二天,丈夫回来了,她也跟来了。在门口,我迅速打开门,把丈夫拉進来,把她隔在门外。她使劲砸门。丈夫恳求我让她進来吧。我虽然一千个不愿意,但我还是选择打开了门。因为我是修炼人,我就得按修炼人的标准去做。

三个人都在场,丈夫表态了,还是要这个家庭,她也无话可说的了。我留她住了一宿,象朋友一样聊天,开导她。第二天,把她送走了。

我原谅了丈夫。虽然我理性上这样做了,但我的心会痛,那时只要一想到这件事,就感觉自己的心被刀割一下,分分秒秒被刀割的感觉。半年后,有一天我想起这件事,心里又放不下,结果,她那边又打来电话,让丈夫过去一趟。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是我的心不放,又招来的。

后来,我就用这件事做检验:想起这件事,如果伤心、心痛,就是心没放下,就再放。经过了两年的时间,我才彻底放下了。之后再想起这件事,就象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跟我没关系了。感谢师父的安排,让我背法打好基础,加持我选择按修炼人的标准做,加持我过了这一关。

四、放下对女儿的情

在生女儿之前,我消了一个大业,就是浑身起红点,冒黄水,奇痒无比,睡着了,会自动挠醒,手能够得着的地方都挠肿了。消业过后,我就怀孕了。

女儿小的时候,我就带她背《洪吟》里的诗。上小学的时候,赶上寒暑假,先生出差,我就在家里办小同修学习班。每次学习班结束,小同修都写体会,他们提高都很大。但是,平时周末带她去小组学法,她不愿意去。

有一次,勉强带她去了,轮到她读法,她就是读不下去。一个同修建议一起发正念吧。发到一半,同修说不行,她感觉到有一个强烈的阻挡,得孩子自己否定才行。于是她告诉孩子,你跟师父表个态,求师父吧。孩子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哭着说:师父,我要跟师父走,我不要那个坏东西,求师父给我拿掉吧。之后,孩子再学法,就不难受了。小学阶段就这样过去了。

上初中后,孩子变化很大,看手机,迷恋街舞,逆反,好斗,记仇。我强烈希望她能跟我去学法小组,于是就规定,周六去学法回来后,下午才能给她手机。有一次,她不肯去。我没给她手机,一个人走了。回来后发现,她用刻刀在两个手臂上划了很多细口子。后来,发现她还有自杀倾向,她在朋友圈发一张照片,是从高楼窗口的角度拍的地面,配文说:不知道这样跳下去,会怎么样。她屏蔽了亲人,是一个她漏掉的远亲看到了这张照片,告诉我的。我震惊了,开始退一步思考自己。

第一,我不能强迫她学法,是我太执著了。别人家的孩子,你咋没那么上心呢;第二,我不能太溺爱她,总想把最好的给她,但是人各有命;第三,我不能放弃她,就此不管了,还要引导她做常人中的好人;第四,我需要多发正念,解体背后控制她的负面生命及现代变异观念行为对她的毒害;第五,我想了最坏的结果,如果我要失去这个女儿怎么办?我对自己说,那我也不怕,修炼人遇见什么事都得正确面对;第六,就是我选择相信师父,一切都有师父安排,把一切都交给师父,而我把心态摆正就行了。

想通了这些,我改变了对孩子的态度。我不再要求她,而是在过程中修自己,放下执著。最后,中考前一天的晚上,睡前,她主动要求我跟她一起背几首《洪吟》诗,然后,她安静的睡着了。

早上起来,去考场前,她说,妈妈,我有点紧张呢。我说,你忘了念九字吉言。她低头念了几遍,抬起头,笑着说,好了,不紧张了。那次中考成绩,她超常发挥,超过了初中阶段的最好成绩,顺利考入理想中的省重点高中。

上高中后,她的状态也不是太好,与人交往也有些障碍。我也看不透背后的缘由是什么。但是我发现,每次她做了过格的事情,有危险要发生时,师父总能让我及时发现,想办法阻止。她的状态也是时好时坏,但总体是逐渐好转。而我也不去想她的未来了,我知道师父在管着她,而我要做的就是,放下对她的情,在她身上修好我自己的问题。我选择一切听从师父的安排。

五、深挖的妒嫉心

小丽是我丈夫的弟弟的妻子,我们同岁。每年回老家探亲,会见到她。他们夫妻的生活方式跟我们不一样,花钱大手大脚,却还欠着高额的贷款。小丽爱美,但个子不高,喜欢买各种漂亮衣服和厚厚的超高跟鞋。我心里有点看不上她。那年夏天探亲回来后,我就很想选厚厚的超高跟鞋,就也买了两双,自己也没在意。

后来,他们的生活到底还是出了问题,生活不下去了,小丽要出来打工,来我家住。我最看不上的人,要来我家住,我首先想,这是要修我呢?修去看不上人家的心。我一定要过好这一关。我就向内找:我为啥看不上人家呢?因为她家里欠着债,却住着高楼,穿着漂亮衣服,所以我心里不平衡,为什么不平衡啊?是因为我妒嫉她嘛!找到这,我自己吓一跳,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妒嫉她,我觉的自己只会瞧不起她。然后,我一下子想起了自己买的两双超高跟鞋。为什么看见她有,自己就想买了?还是妒嫉人家嘛,这个妒嫉心还真是挺重呢,而且藏的那么深。不过师父让我抓住它了,那我就要修掉它,谢谢师父的苦心安排。

我觉的去执著心,首先你自己得认,如果你自己都不认为自己有这个执著心,怎么能去掉呢?其实不认,就是你在保护这个执著心。认识到之后,去起来,就很简单了。我就定一念:我选择不要你!执著心再出现的时候,就不会被它带动了,就会越来越弱,最后完全去掉。但可能不会很快,会有一个阶段的,象剥洋葱一样,一层层的去掉。

小丽来我家之后,又帮我修掉了很多心。比如,她帮我打扫卫生,把洁厕精当成油烟净,把厨房的不锈钢灶台烧的像烟熏的一样,永远也擦不出来了。我就想,没什么,反正一点也不影响使用,我才不生气,不上当。

还有一次,她想买一个公交卡,我就告诉她哪里有卖的,可她就是不去买,一见到我,还说要公交卡。后来带她路过一个超市,有公交卡,她去了,还是不买,说这家的卡押金太贵了。过一段时间,她见我还提这事。她好魔人啊!我好烦。

有一天,我突然想明白了:我上当了,我错了,心里烦、难受,不就是有心吗?这个心不得去吗?我咋还陷在其中了呢?我要珍惜这个修炼的机会,一定要把心放下。于是,我特意开车,找到一个公交车的始发站,买了一个她满意的卡,再存上一百元钱,送给她了。她很高兴。

但是,她出门经常忘了带公交卡,后来还是给弄的找不到了。我知道后,心里更明白了,其实这个卡,跟她没有多大的关系,她都没机会用,整个过程都是修我的,我提高了,这个事就过去了。

后来,她租房子住,到哪都是一堆生活用品和衣服,每一次搬家,都是我开车去给她搬。她身体不好,大包重包都是我提,帮她楼上楼下搬东西。我都告诫自己,不是我在帮她,是我在走自己修炼的路,一定要走好。所以,我基本上都是无怨的帮她做好。

二零二零年三月,小丽得了急性阑尾炎,要住院手术。那时我们城市武汉肺炎很严重,医院也不敢开门,好不容易联系了一个私立医院,小丽都穿孔七天了,才做了手术。因疫情,家人没来,只能是我去陪护,我就在医院里日夜护理她十四天,直到她丈夫来替换。

她本身打工就是做医院护理的,要求比一般人高,她就用这个标准要求我。要两套睡衣轮换,那时很多商家都不开门,我就冒着疫情危险,乘地铁去大超市排队,给她买睡衣;她每天出汗,要擦好几遍身;术后不能喝水,就用纱布沾水一遍遍擦牙齿和口腔;伤口痛,动不了,就在床上给她接屎接尿;她要防褥疮的气垫,我就跑了好几个药店给她买。稍好一点,帮她翻身和扶她下床,她体重比我重,每次要折腾一个小时,才能完成。我基本上都按她的要求,达到她满意。她的钱只够交医院的手术费,护理需要的所有费用,都是我出的,并告诉她,不用还了。

因为我是修炼人,我明白,表面上是我护理她,实际上是在修我,这是我的修炼路。因为修炼人,师父在管,知道你修炼中缺少啥,就给你安排成就啥,为的是让你圆满,让你修成。我就想,她为了成就我,撇家舍业跑这么远来找我,还挨了那么大一刀,遭那么大的罪,我得感谢她,更得珍惜修炼的机会,修好自己啊。

我是没公开身份的大法弟子,在讲真相救人方面,没有象其他同修那样做的轰轰烈烈,但是我发现,我有自己的路走,我能感受到师父的安排,我就在我的环境条件下做好我能做的。

有一个校长,她原来的单位有好几个法轮功学员,但是她一直不理解。她接触我以后,她很认可我的人品和工作风格。后来她得知我是大法弟子,震惊了,再经过多次的交往及观察我工作的思想基点,最后,她从内心认可大法好,并自己亲自做了三退。我能感受到师父的有序安排,我就顺着师父的安排去做。

师父选择了我们做大法弟子,给我们安排每次学法的机会,每次心性提高的机会,每次交流的机会,每次救人的机会,还有能参加法会的机会。弟子一定珍惜师父的安排,珍惜师父给的机会,在思想波动的时候,守住正念,选择走师父安排的路,修好自己,多救众生。

叩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