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不动摇

更新: 2021年09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十五日】我今年八十二岁,一九九四年喜得法轮大法修炼前我患高血压、心脏病、胃萎缩、风湿病、神经性头痛等,苦不堪言。修炼法轮功仅仅三个月,我浑身的病全好了,那个高兴啊,无法用语言表达!从那时起,我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从没有动摇过,学法炼功也基本没有放松过。

喜得大法接圣缘

一九九四年,我去大连听师尊的讲法报告会。虽然只有一天的时间,但我能亲耳聆听师尊的讲法,真是天大的缘份,莫大的幸运。

师尊進场后,绕场一周,向大家挥手致意。师尊那么年轻高大,是那样的慈祥亲切,讲法时就给弟子净化身体,我心中顿时生起对师尊无比的敬意。师父讲法后,走出礼堂。

师尊离开后我们久久不愿离去,依然沉浸在聆听师尊讲法的幸福中,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父慈悲救度的感恩。我当时就想,一定要珍惜师父将大法洪传于世的这千载难逢的机缘,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和殷切期望。

善待女儿 消除隔阂

我是一名军人,因战备需要,部队从北京移防到昆明。部队当时提出三不准:一不准带小孩;二不准请保姆;三不准家人来部队驻地。我的女儿满一个月由母亲带回老家,直到六岁才接到我身边,来到部队驻地。

因为女儿一直没在我身边,生活习惯不一样,我总想改变她。可是越想改变,越改变不了。

师父明示:“想左右别人的命运,人各有命啊!”[1]

我看不上女儿,不太喜欢她。尤其是她不好好学习,学习不认真。有一次,我辅导她做算术题,我讲了多遍她还是不明白。我脾气不好,性子急,一气之下,把脸盆扣在了她头上,她当时晕了。从此我们之间产生了更大的隔阂,形成了怨恨。直到修炼后,我知道自己错了,那时没有善心。

向内找,我看不上女儿,是很强的妒嫉心,它的根源是“私”。其实很多人心之间都是有关联的,它们都是以名、利、情为基础的。只有遵照大法要求向内找,才能去掉所有的私心,从内心改变自己,用大法“真善忍”对待女儿。我常常帮她,觉的在容忍她,为她付出,但她从不领情,还时常倒打一耙。

二零一三年,她买房,我亲自到现场为她选最好的房子。钱不够,我拿出所有积蓄。有一次,我到她家吃饭,她说这个房子公公婆婆和别人都说好。我随意说了一句:“住好房,知感恩。”我说谁谁给拿了多少钱,应该感激人家。她突然叫我别说了,叫我出去!按以前,我会发火,会说道说道。但这次我二话没说,坦然的走了。

在回家的路上,心想:“这孩子这么不懂事……”顿时师父的一句法出现在脑中:“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1]我知道了,这是业力轮报。

我明白了,家庭环境是修炼的场所。这是好事,女儿是帮我提高心性呢。我无怨无恨,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第二天,女婿叫我去吃海鲜。我去了,女儿不在家。过了一会儿,女儿给女婿打电话问我来了没有?女儿觉的她自己头天说话过头了,以为我生气了,不会去她家了。其实我根本没生气,心里很坦然。我只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什么关都能过去。

女儿见我修炼后变化很大,也认同大法。外孙二零二零年十月要结婚,需要钱,我主动送去。今年过新年,我考虑外孙刚结婚,应酬多,我主动给了他两万元钱。女儿马上说:“谢谢妈妈!”我说:“别谢我,要谢谢大法师父。是师父的大法改变了我。”

我们母女间的隔阂消除了。现在,我和女儿关系很融洽,无话不说。

怕心害了老伴

老伴看我学法后变化这么大,一身的病全好了,母女关系正常了,这个功这么好,他也跟我一起学炼,早晚到炼功点炼功,回来到学法小组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我的天目是开的,我看老伴学炼不长时间,身体的气都是黄色的。

师父说:“往下炼下去,真正到了祛病健身的时候,气就逐渐的微微发黄。再往下炼就真的祛病了,也没有气了,就進入了奶白体状态。”[1]

我高兴的对他说:“师父给你净化身体了。你好好学炼大法,身体一定会好起来的。”我和老伴是大学同学,又是战友。他的身体一直很好,可前几年得了糖尿病,常打针吃药住医院。通过学法炼功糖尿病好了。他的悟性好,当电视台播放诬陷法轮大法的所谓法轮功学员“天安门自焚”的消息时,他当时就说:“是假的!”我说:“是的,邪党都是造假。你不要听,不要看,不要相信,就相信法轮大法,大法是在教人做好人。”

此时他哥来电话却说:“不要炼了,影响孩子前途。你们是没经历过文化大革命残酷的迫害。”他真就吓的不敢炼了,太可惜,太遗憾了。结果他只有六十五岁就离世了。

向内找,我知道是自己学法不深,法理不清,所以连身边的亲人都没真正明白大法真相。这也促使我要更好的实修,做好三件事。也希望身处病业的同修都能够信师信法,坚定不移,就一定能走出魔难,跟师父回家。

为他人着想

二零一九年底,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发生,煤气公司不派人来查表了,收费估算着收。一开始,收九十元。我每天生活很简单,一天只做一顿饭,菜饭一起出锅,所以每月煤气费在三十元左右。我记得最少时是五个月只需交九十多元。我以为他们能纠正过来,但一直没有。到十二月,有一百元的收费单,我觉的不对,叫儿子去查。

他们不给看收费登记,我的收费单据找不到了,只有一张六月份的收费单据是九十二元。我想让他们在电脑上查一下,他们说查不到。我不信,我要到公司去查。儿子说:“到公司查,可能只对收费人、读表人有麻烦。”

儿子说的对,我是修炼人,产生矛盾,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为他人着想。个人损失几百元不算什么。

遇到魔难向内找

二零一二年的一天,我从学法小组回来,摔了一个跟头,脚扭了,脸也破了。回家后,孩子叫我去医院,我不去,说过几天就好了。第二天,我照样去学法小组学法。

向内找为什么摔了这一跤?是因为那几天看了女儿借来的古书。

师父说:“修炼历来讲不二法门,你要真修这一门,就看这一门的经。”[1]所以我要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师父不让做的绝不能去做。修炼人必须一思一念在法上,这样才不会出问题。

二零一三年体检,查到我有主动脉瘤。医生说不能手术,自己要注意,不能乘飞机,不能爬山,乘公交车坐在前面。我听了没在意,这是假相。

师父说:“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往往是人的精神先垮了,先不行了,负担很重,就使病情急剧的变化,往往都是这样的。”[1] 我听师父的话。首先我心里没负担,不怕。同学聚会要去旅游,我去了,乘飞机、爬山都没事。我不放在心上,什么事也没有。一直到现在,我身体很好。

二零一四年,妹妹住我家,和我一起学法炼功。有一天,我们去游泳,回来后看师父的讲法录像。这时有人敲门,妹妹胆子很小,我起身去关电视,不注意摔了一跤,手不能动了。到医院检查,脊椎第五节骨折,要住院。我说:“不住,回家。”医生说:“要护理三个月至半年。”我没听,就是学法,发正念。六天我就下地了,大家都觉的大法太神奇了,都见证了大法的威力。

发生这件事后,我向内找。我知道自己和常人一样喜欢爬山游泳,时间都浪费了。从那以后,我都改掉了。不再去游泳了,安心学法、炼功。前几天,儿子领大家去泡温泉、游泳、打麻将。我什么也没玩,就在屋里学法。我不能挥霍师尊用巨大的承受换来的时间,牢记自己的使命,自己的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时时事事用法来对照自己,向内找。用法来要求自己,才是精進的修炼人。

二零一五年五月,儿子在厦门办厂,来电话叫我去他那里生活。说我自己在家他不放心,他说厦门环境、空气、吃住都很好。我说不去,当时我三叉神经痛。前几年,我被同样的疼痛折磨过一回,所以不能跟儿子说,怕他着急。

我心想,为什么又犯了?一定是自己有漏,我要向内找。我有怕心,没有跟上正法進程。同修都在写诉江状,我没有动笔,我怕遭迫害。怕本身就是一颗执着心,我要坚决的排斥它。

师父说:“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2]

我渐渐的稳定下来,提笔写诉江状。在同修的帮助下写好了,但没邮寄。这时,儿子来电话,说机票已经买好了,叫我去。他知道我修大法,叫我把东西带上,这里同样可学。去后,我觉的环境确实不错,很安静,每天照样做好三件事。但在这里语言不通,只有个别人会说普通话。

我每天出去,有人问我多大岁数,我说七十多了,他们说不象。我就现身说法讲真相,他们很认同。我讲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大法是教人重德向善,能使人身心健康的正法大道。讲真相洪法是修炼人的责任,儿子说这里环境不清楚,你讲会遇到麻烦的,叫我不要讲,就在家学炼。

我到邮局邮寄诉江状,看人多,没敢邮。回来的路上,我又摔了一跤。我心想:“我得回老家去。”儿子不让我走,说过几天领我去各个旅游点看看。我说:“不去,厦门以前我来旅游过。我要回家,因为这里没有同修,看不到《明慧周刊》,语言不通,讲不了真相。”

我回来后,在同修的帮助下,终于邮寄了诉江状。过了几天,又收到了回执。修炼是严肃的,要加强正念,用大法的正法理看问题,用法修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跟上正法進程。

重视集体学法

去年重阳节,学校发东西,我去取。在回来的路上,我摔了一跤,当时爬不起来了。一个好心人把我扶起,我的手颤抖,胳膊疼痛。回家后,儿女都叫我去医院。我说:“不去,过几天就好了。”第二天,儿子非叫去医院检查,照相。医生说胳膊脱臼、骨折,叫我住院治疗,说年龄大了不住院有危险。儿子办了住院手续,医生当时就给我治脱臼。我说:“不住院,回家。过几天复查。”

女儿要来护理,我说:“不用,自己行。”结果一星期就好了。我想为什么会脱臼呢?我悟到了,这几年,我基本上是独修,脱离了师尊要求的集体学法,我与整体脱开了。先前我们的学法小组有六个人,有三位同修被绑架了,学法小组因此而解散。

师父留给我们修炼的形式是集体学法,集体炼功交流切磋。集体学法的能量场强,学法后交流自己的体会,以便相互借鉴,相互督促,共同精進。师父给安排的路都是最好的,确实要重视起来。胳膊好些后,我去了先前的学法小组,同修们都很热情,学法时都很认真。同修对时间抓得很紧,也很精進,现在已经在背法了。我找到了差距,自己落在后面了。

前几年我也背法,我性子急,背了两遍《转法轮》,觉的太慢,又记不住,就放弃了。但我知道背法好,通读法有时会不用心。现在我要背法,克服背法时的急躁情绪,不求速度,重质量,每天坚持背。背法能把法牢记心里,时时事事用法指导自己的言行,提高的更快、更扎实。

做好三件事,走好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实修自己,我就感到师父在弟子身旁看护着我。师父给弟子的太多太多了,弟子无以为报,只有实修自己,圆容整体,来回报浩荡师恩。

回想这二十六年的修炼路,一步一步的走过来,我没少让师父操心。自己所走过的每一步,都是大法给予的智慧,法的点悟,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教导和保护。

师父说:“修炼中已经从最困难中走过来了,走好最后的路,要珍惜自己走过的路呀!不容易,你们走过来,这是在历史上前所未有过的这种魔难当中走过来。你们一定要珍惜。”[3]不管正法路上还有多少艰难险阻,我一定坚定的跟师父走到底。

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与保护!

个人的修炼经历与体悟,与同修交流,所言所行不在法上的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