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得法 珍惜机缘 勇猛精進

更新: 2021年09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十五日】我生长在一个多灾多难的回族家庭中,得法前,随家庭信教,我从小经常听继父和母亲这样说:人、神、万物,都应该敬畏的是师法道德,放下自私自利的心。因为是长女,在家中付出的劳动,遭受的苦难也更多。十七岁就弃学了,买个缝纫机到制衣厂工作,能挣钱,家人瞅背影都是乐的。可是,我的人生却是极其的艰难。

(一)苦难人生

我小时候去姥姥家,姥姥是有智慧、有头脑的明白人。听姥姥家邻居说:我是姥姥用雪给搓活的。那时母亲抛弃我,把我扔到雪堆里想冻死我,姥姥从雪堆里抱回来后,用雪把我搓活了。所以,每次去姥姥家,姥爷、姥姥都问寒问暧的疼爱有加,冬天给我做棉衣,剪羊毛鞋垫等。就是这样,我还是经常咳嗽的眼冒金花,头晕脑胀的。一咳还尿裤子,咳的腔子都疼,来例假更是疼痛万分。

后来去粮油食品厂工作,又因无法转正,又到回族饭店工作。在回族饭店工作,去时说三个月转正,结果干了两年也未给我转正。饭店里有个同事对我非常好,他看我每次犯病时的痛苦,就张罗给我介绍对象。对方是汽车厂的工人,说我还能接老公公的班(老公公是邪党部队的老干部,我接班后将是国企职工),多好啊。于是在父母的允许下,我与这个人结婚了。

婆家按处级干部分配的房子,分到了五十多平米一室半一厅的新房。我二十岁结婚,二十一岁生儿子时,因为不够邪党规定的生育年龄,被罚了二百元钱。生完孩子后,我身体极差,奇冷无比。可到孩子七个月时,这个男人却要提出离婚,不离就要杀了我。但我有要接班的念头,强忍到孩子差两个月就三岁了,实在我们生活不下去了。最后我还是没接上老公公的班,就离婚了。

离婚后,我分文没有,还没职业。在弟弟、妹妹和继父的同事等帮助下,去了本市的一个服装厂工作,成为正式职工。工资是按计分发放,我每月几十元不等,生活非常艰难。继父看我生活挺艰难的,就给我介绍了个比我大十四岁的离过婚的人认识,我与他结婚了。

本以为我再婚后,能有一个全新的生活。谁想到从二零零四年我得了一种病,头发长在头上,却象钢针扎的那样疼痛,身体大流血。这种病一直持续到二零一四年,所以剃了几次秃头。又因流血流的嘴唇、牙床、全身清白无血色。

大流血使我全身象一个气球的气被放光了一样,全部人体功能失灵。缺血最极限时,只能靠喝水支撑,全身汗毛孔开放。被药物灌的身体中毒,吃的东西喝的水,都不能在体内存留,全往外跑,不收敛,大小便失禁。整天服大丸药、汤药、云南白药、婆婆丁,那苦吃的呀,我都没办法说了!吃饭得吃月子饭。

就这样,我还是头发白、脸无色、浮肿,像个八十岁的老人,那个惨相真的没法形容了啊!痛苦使我精神空虚,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当时情况下,我放声大哭。哭声使左邻右舍听到后,都想跟着哭,凄惨无比。这是邻居过后跟我说的。

(二)一张神韵光盘改变了我

二零一三年过年时,我在我住的小区里捡到一张神韵光盘(注:当年大陆大法弟子允许在大陆发放),我就把它放在小区的树枝上出去了,心里想,如果我回来时,这张光盘还在,就是我的了。

等我回来时,光盘真的还在,我就拿家里来了。当看到歌词中创世主已下凡时,我开始疑惑的问:“主啊:您真来了?”刚问完,嘴里舌头竖着,自动卷起。打喷嚏时,舌头还向唇前方抻了一下,牙上下扣咬舌头。这可奇了?震撼、惊恐。

我当时不懂什么法理,就是喊:主啊,救命啊!因为每天贫血,连衣服也穿不上。穿上衣服,就心脏、全身都上不来气。今天遇到这个情况,吓的我不知所措,穿上衣服,就往外跑,想找哪藏起来。结果没找着,没能走多远,哎!还是回家吧!

又看了几遍光盘,没啥事了。这回想,药也吃了十年,云南白药,多难吃啊,可我吃了一丝袋子了。我还是假孕症(医名叫子宫肌腺症),十年象生了多少个孩子那样的累,抬眼看人,都觉的累,脚腿一直疼。当时,社区的主任看到我那个样子,都要哭,因为那时我是低保户,我每次买药,他们得跟踪我,看我买的啥药(因社区每月给我低保费三百五十元)。

我是二零一四年开始学大法的。得法当初,旧势力阻挡的很厉害,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我得法。学法中,知道宇宙在正法,这是开天辟地的何等大事啊。所以我以最崇高的敬畏之心,按师尊的教导,救人如救火的心态,做好三件事。遇到学法困、不入心、外界干扰时,我就发正念清除。方式上从站、跪、卧、不停的发正念。我当时只会念正法口诀,就一遍一遍不停的念。

学法、看讲法录像。后来再看《对澳洲学员讲法》时,师父法身直接下来,看到的是师父穿着半袖衬衫讲法的那个样子。我那时不会打坐,我是跪着看的。不知说啥好,只是下决心努力学好法,并按法的要求做。

得法后,我的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所有的中西药全部扔掉了。我经历两次从我流出的经血中,流出了有象鸡蛋那么大的肾脏模样的圆滑浮肾。想想,我十年不间歇的服了那么多的药,肾脏能受得了吗?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帮助,消去我如山的业力,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不知我会什么样了。

我拼命学法,大量学法,每天坚持去学法小组学两讲,自己回家再学四讲。下午出去讲真相,晚上回来再学各地讲法。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

因为我得法不易,所以更加珍惜修炼的机缘。我因得法晚,是正法修炼和个人修炼捆在一起了。行不行?都得行!所以我要勇猛精進。我现在是早上三点十分起来炼五套功法,五点五十五分发正念,六点十分做饭,吃饭后就开始学法,中午发完正念后,出去讲真相。

得法后的前两年,我抱着小孙女讲真相,尽量不错过从身边经过的任何人,一天能讲几人、十几人或二十几人不等。现在不看孙女了,我有时出去贴粘贴。过年时有一天,我出去把一个街区全部都贴了一遍。在疫情期间,我每天也坚持出去讲真相。

因为救人是师父要的。我是嘴最不愿意说话的人,怕见生人。但是想到师父教诲:“其实这时大法弟子行神事是必须的,因为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已经不是第一位的,正法中救度众生、从组大穹才是目地。正法之事、救度众生之事一定要做,那就得破除这种环境障碍,证实大法。”[2]

只要我有救人的心,师父就会给我安排。望着那一座座高楼大厦,该做的事、该救的人那么多,放下人心和执著去做吧。因师父说:“所以我们讲了修炼要想得到圆满就抓紧修炼!大家知道那个庙里头为什么把释迦牟尼座的那个殿叫作大雄宝殿哪?因为释迦牟尼讲修炼佛法要象雄狮一样勇猛精進!”[3]

(三)正念抵制邪恶

因为我学法不深,带着有求的目地,向内找实修不足,被邪恶钻空子,曾四次被绑架到拘留所,又多次被骚扰并抄家。

前三次被绑架,不明法理,认为一味的做事就是没怕心,结果邪恶让签字就签,任由邪恶摆布。最后一次在拘留所,遇到一位同修,不配合警察的任何要求。我悟到了:师父讲过不配合邪恶的法理。我也不听这里警察的要求了,不按警察的要求做。这里的警察说我:“你来这里和我们横什么,在外面你怎么不争辩呢?”听到这,我明白了,一开始就不应该配合邪恶而被绑架。

出来后,向内找,之所以有上述的事出现,这不是怕心促使的吗?所以,二零一五年诉江后,派出所又来找我,问我:“诉江了吗?”我说:“是的,诉了。”这次我没配合邪恶因素,我问来的警察说:“我有病时怎么没人来看看呢?谁有病,哪个神给治好了,也得上拘留所呆几天吗?共产党这是踹寡妇门,挖绝户坟呀!它不损吗?”他们这次没敢绑架我。

在拘留所里,我看到同修们对这些警察、犯人们讲真相,让这里的人选择了美好未来。如一个拘留所所长明白真相后,善待大法弟子。他在给拘留人员艾滋病检查抽血时,他说:“大法弟子都不用去抽血,在屋里呆着吧。”他还让我和他吃一样的饭,不让我吃犯人吃的饭。后来,这个拘留所所长升职调出了。我看到讲真相的重要性,也和这里的人讲真相,也讲退了一些有缘人。

我现在是单身,父母已过世了,儿子又没与我生活在一起。我现在学法、做三件事不受家庭的干扰与限制,这都是师父的加持和安排。

回想得法、修炼的经历,真是得之不易。没有师父正法,就没有我。我要更加重视学法、发正念、讲真相。现在疫情期间,正法到了最后,我要不断的向内找自己,修去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人心。多抢人、救人,做好三件事,以报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