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师恩

更新: 2021年09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十六日】我是98年得法的女弟子,至今修炼已有二十三年了,回望这些年恩师是如何将我从一个狂妄肤浅、只懂索取与报复的人,度化成一个时刻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懂得为他人着想的善良大法弟子,其间师尊对的我种种付出,只觉天恩浩荡,难以言表,每每忆起,都不禁潸然泪下。以下仅举寥寥数例:

一、佛法恩泽我家

得法前,我们家可以讲得上外表光鲜,实质却终日活在愁云惨雾中。因父亲年轻时曾在邪党的高层工作组当过头目,就有了一定的财和势,受尽别人的奉迎和巴结,形成了专横浮夸的作风,要求我们对他绝对顺从,稍有不如意,轻则恶言相向,喋喋不休,重则就要我像被批斗一样跪在他指定的地方,双手执耳,凭他打骂,不许辩驳,连表情也要恭顺,结果一定得认错,并保证以后顺从他才得罢休。他这强制式教育使我十份反感,便学着课本上那些抗战英雄对敌人那样宁死不屈,嫉恶如仇,这常使他勃然大怒,打我把鸡毛掸子都打断了,捂着胸口说我存心气死他,他胃出血,胸闷入院抢救都是让我气出来的。

我常望着深不可测的天空,盼望天上下来个真人,教我分辨善恶黑白,教我怎么做人才真对。我恨有个蛮不讲理的父亲,他自己都不是个好东西还要求我样样都要做到最好,成绩要满分,在校表现要最好,样样要全能最顶,这样他在人前有面子;我怨母亲没主见,同她说啥她都听不懂,根本不明白我的痛苦,样样都逆来顺受,只知从早到晚忙着伺候每个家人,人人都指责她的笨。

由于长期不正确的人生观和习惯使我落下了一身的不治之症,大三阳肝炎;深度失眠(一周只能勉强入睡两小时还做梦);严重鼻炎使我吃和睡都困难;例假半个月就来一次,一次连续半个月不停,量又大,常常渗到裤子外;极怕冷,人住南方冬天睡到天亮被窝都不暖,不管穿多厚,脚比地还冷许多,上课冷得无法专心;经常扭伤同一个关节落下风湿,平时走路都有点拐……我内心更怨更愁了,才十多岁花季就这样,怎么活下去呢?

就这样熬到了高三下学期时,由于学习太紧张使我严重失眠,身体垮了,眼睛也不好使了,睁眼久些就涩得直流眼水,别说看书刷题了,只得辍学在家。早前年复一年的求医拜神都无果使我早已万念俱灰。我不堪病痛折磨,想死又不甘心,来世一趟却活像个包袱,毫无建树,就思量着选件什么福益家庭和社会的事完成后再去死,不能枉费了这些年供我的学习和用途。

正思量着,碰巧远亲阿姨到我家叙旧,听闻我的不幸就对我介绍起法轮功,我听阿姨诉说着大法的超常和美好,身体就感到有电流过的感觉,阿姨告诉我这说明师父开始管我了,帮我调理身体了,并鼓励我尝试看书。于是我翻开了宝书,真神奇呀,这本书我竟然可以一直看下去,眼睛不难受,还感受到字里行间有能量发放。

当我看到真善忍时,心里敞亮了,这样待人接物就是福益家庭和社会呀!这就是对的!盼这么多年我终于盼到教我的真人了!于是我每天十分认真学法炼功,晚上睡不着时开机播放师尊讲法,我神奇的发现虽然还是睡不着,但精神一天比一天更好了,我更用心了,专注学法,用心聆听,以便让法能深刻在我心中,就可以时刻用法来对照自己的一思一念了。学法才不过七天,我就能入睡些时间了,要知我以前一次吃八粒安眠药都睡不着,其实那药正规用量一次不能超过一粒,为了能入睡,我死也不怕了。

师尊见我真心想做好人,就不时的鼓励我,每次炼功,我都感受到有很多的气机和法轮都在强烈的运转着,让我明显感到越来越有精神了。修炼半个多月后,我能每天能入睡四、五小时了,看课本也行了,刷题也行了,最后以一优四良的成绩顺利毕业上了大专。大专开学时,我已经修炼快一年了,晚上邻近的宿舍都爱将音响开得很大声,开到深夜,但我却能随时入睡,睡得沉沉,身上其余的各种病症都不翼而飞了,我像换了个人似的,轻盈敏捷,神采飞扬。同学们都很羡慕。

我听从大法教导,时刻用真善忍待人接物,不再记恨父亲,见到他主动和他打招呼,问候他,对他的使唤不厌其烦,他挑剔时也用心聆听,有客人来时主动上前礼貌热情的招呼和关怀,使得客人常对父亲表达羡慕和赞叹,还有甚者急忙和父商量下聘,想预先替儿物色好媳妇。父亲感到脸上有光,乐开了花。他觉的大法师父能驯服我,很厉害,也捧起了大法,跟着赞叹起大法的超常和美好。

学法实修中使我明白到母亲在家中多么不容易,没文化人不聪明,处世已经很难了,丈夫横蛮,婆婆猜忌,儿女任性,自己如尘埃一样被无视,被指责,还日复一日默默的奉献着,生怕我们老少受什么苦,更怕失去我们。母亲伺候我读书长了点文化,我怎么反倒学会挑剔起她来了,怎么还能一直伤害勤劳善良的她呢?

和我同时得法的母亲见证了我身心的巨变,学法也更安心了,我们一起学法炼功,交流法理,日常家务相互配合分担,不觉间一家人的心就这样连在了一起,相互支持理解,其乐融融。一片幸福祥和。

二、父亲维护大法弟子后的福报

读完大专后我找了份离家近的工作,和上司相处融洽,工作顺心。直到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电视不间断的播放着污蔑法轮功的宣传,不久以后报纸电视上都充斥着各种各样污蔑法轮功的事例。同修们和我们探讨:大家都觉的我们镇上认识的百十来同修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美好,商量着一起去北京找领导了解一下情况,将自己的亲身感受反映一下澄清误会。由于我家屡次上访,当地将我们作为重点迫害对像,我因此失去了工作,恶警们每天来我家骚扰几次,清晨来,午间来,晚上十一二点也来,时而恐吓,时而抄家,反复无常。他们的高压使我原来就强烈的怕心更加强烈了,脑中时刻浮现着同修被迫害的惨烈画面,每天都想着如何应付抄家的恶警,精神都快崩溃了。父亲常常叹气:炼法轮功的每个人都是本份善良人,想不到这个政府现在和以前文革六四时期一样用邪恶手段对付自己的子民。

亲友们得知后,个个劝我们为了生计应该放弃修炼,但我和母亲深知,要是没有修炼大法,我们这家早已破碎,绝对不会幸福。亲友见我们坚持,个个都刻意疏远了我们,同住的奶奶和妹妹将所有不顺心的事全推到我们的坚持修炼和对外讲真相上。见缝插针的挑剔和抹黑我们,母亲尽心体贴伺候奶奶,每天都问过奶奶想吃想怎样吃再去买菜特地做,奶奶却对外说媳妇刻薄老人,对我们明示,只要我们放弃修炼,就不为难我们。母亲不以为然,依旧坚修大法并善待她。我们家大,占地好几百平方,前后花园四层楼,工人受不了奶奶的猜忌辞退后,一应家务全是我和母亲包揽,我是每日保证学好法炼好功才开始做家务,母亲则“先人后己”做好家务满足完家人的需求才开始学法。可是她们为了干扰我们,就数落我懒,只干表面活,又将母亲刚收拾整洁的家弄得乱七八糟然后又挑剔起来,见人就开始数落。

母亲被绑架劳教后,地方对我家的迫害再次升级,只要我找到工作,就有人暗中到单位“关照”,使单位用各种手段迫我辞工。回到家中,更是全部的矛头都集中到了我一个人身上,里外的亲友对我一致指责。善良正义的父亲见我处境艰难,就出面表态:“我虽不真不善不忍,没炼功,但学法轮功都是善良人,这个家是我的,我容许我的女儿在这里。”

面对恶警们的恫吓,父亲义正词严:我当年职位比你们都高时你们几个尚未出世,你们懂文革什么情况吗?邓小平也有三起三落呢,我老婆以前病怏怏,炼功后一天到晚不停为这家忙前忙后,身体可好了。发张纸怎么就犯法了?谁不喜欢不看就是了。我见炼功都是善良本份的人,你们如今最好三思而后行,不要到时法轮功平反有你们受的!你们知我当年为什么有官不当要转行吗?就是因为知道整人者早晚会出事这个内情!父亲这番话说得那帮恶警无言以对,只好悻悻离去。

这件事发生在二零零二年间,是迫害最恐怖最高压时期。正因为父亲敢于在高压中直面邪恶,维护大法和大法弟子,师尊就赋予了父亲大量的人生福份。父亲原本经常胸闷,胃出血,要住院,后来又得了糖尿病,而且越来越严重,医生说必须每日打胰岛素,不然很快会恶化,会瞎,还要截肢。因为父亲处事既好面子、作风又浮夸,早年积聚的财富被人骗光了,如今是欠债累累,还哪里有每日好几百的钱打胰岛素。银行也准备上门来封屋,眼见我们马上无处落脚了,父亲想将屋卖了抵债,但别人见我家危急,将价压得很低,卖屋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就一直没能成交。

可自从父亲捍卫了大法后,情况出现了戏剧性的转变,银行突然打来电话,告诉我们:现在由于他们的主管认得我父亲,为报答父亲当年对他的帮助,他会私下找相熟的老板推销这间屋,我们觉的价钱合理就可以自由卖掉,只要在他掌权期内,我们可以自由支配这屋。不久后,有个买家给出理想的价钱将屋买了下来。我们还清了债,还剩一笔可观的费用买入一间二手屋,并余下十几万元。

父亲一直没打过胰岛素,但他常常禁不住馋,尽情吃各种高糖伤胃的美食月饼,糖粥,粽子等,我们劝也劝不住,神奇的是,再没听他提起他有什么不适要住院。而奶奶的身体就越来越差了,最后连饭也吃不下了,瘦成了皮包骨,去医院检查又查不出来病,拖了半年就离世了。

三、修出“无私无我”的慈悲

我常常回望自己的修炼之路,发觉每当我安心专注的学法,就能有新的领悟和提高,每次魔难当前,不管当时怎么难,丝毫看不见任何希望,但却总能在信师信法中安然渡过,境遇转变之快,使我常常惊叹于师尊的无边智慧和法力。通过这些,使我越来越成熟,越来越稳重,越来越坚定。

我从未亲见师尊,但每次求师尊总会很快解决问题。只是在十几年的修炼中我始终不明白为何我总摆脱不了怕被迫害、怕吃苦的心,还有欲望等方面我总感觉修去的太慢,于是我虔诚下跪合十对师尊法像倾诉:“师尊,我有认真学法实修,可这么多年了,我的这些状态为何和同修们差距太大?别的同修是怎么能做到的呢?我为何看了这么多交流文章我还是做不到呢?我知师尊最盼弟子能尽快提高了,请师尊赐教。”说罢磕了几个头。很快,师尊的意念打了進来:迫害是很苦呀,为师就是来救人出苦海的,你很执着苦吗?要放下执着才能走出来哦,能在修炼这条路上走两步,你只走了一步就愿意停下来不再尝试吗?这些年来你的那些既绝望又难过的大难不都是你能放下心来就都过去了吗?你感觉如何呢?众生现在都在苦难中,比以前的你还要煎熬百倍呢,他们将面临什么你知道吗?你心心念念的,就只是你的苦和你过不去的关吗?

恩师的慈悲,使我恍然大悟,我顿时泪如雨下,原来我一直为了自己个人圆满而修,我修心性,做资料,救众生,用心良苦使众生认同大法,都是为了能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到,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圆满,才能跟师尊回家,我的基点是私,所以很多执着心总去不了根,因为它们产生的根源就是私。

我于是再叩首合十:师尊,弟子能走两步就绝不走一步,弟子一定走到最后,弟子坚信,凭大法无边的法力与智慧,和弟子坚定的信心,就一定能彻底去掉这些心,只为那些可贵的众生,和当初的誓约!请师尊加持弟子,清理这些败类异物,除恶务尽!

随即我盘腿立掌,闭目凝神念动正法口诀,顿觉有股强大的力量源源不绝,助我将许多顽固多变的执着外壳打碎,执着被以极快的速度不断削弱。

此后我再学法炼功,又有了明显的变化,感觉压抑着我的物质少了许多,更意外的是狱中邪悟回来的母亲,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我再同她讲真相,她终于能听進去了,还发表了严正声明。那个凡事都爱和我对着干的儿子,竟然主动孝顺我了,在学校安分了许多,老师不再向我诉苦,还赞扬他能干,他回到家也肯主动和我沟通,考虑我的意见了。

是师尊一直不离不弃,时刻聆听我倾诉,回复我,守护我,鼓励我,点悟我,成就我,将我从地狱中捞起,一点点洗净,替我铺回天的路。真是天高地厚,皆不及无尽师恩。弟子在此再度深深拜谢师尊!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