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大陆法会|师父让我救人 我就去做

更新: 2022年11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九日】注:本文同修是位82岁的老年大法弟子,没有上过一天学,不识字,二十年来一直坚持天天出门讲真相,也带动了身边许多同修走出来讲真相。但由于她不识字,当地同修根据她的口述,整理出这篇交流稿参加大陆法会。
* * * * * * *

我今年八十二岁了,修炼法轮大法正好二十年,我感恩师父让我能做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非常多,现在将我的故事写出来,向师尊汇报。

一、师父救了我全家人

我出生在农村,有兄弟姐妹六人。因为家里很穷,我没念过书,不识字。成家后,为了供两个孩子上大学,我落下了一身病。三天两头生病,儿媳的工资都用来给我治病了。我病的要死要活的,脸蜡黄,真是苦不堪言啊!

Advertisement

二零零二年,我修炼法轮大法后,病全好了。从此,我再没吃过一粒药。原来的脑供血不足、心供血不足全好了。我的眼睛原本患有严重的白内障,看不到东西。我刚学炼功动作,师父就开始给我净化身体了。每天从我的眼睛里排出一个小米粒大小的东西,硬邦邦的。一个多月后,眼睛就能看清东西了。我的身体比年轻人还好,整天出去讲真相,一点也不累。

我得法的时候,中共已经开始迫害大法了。儿子知道我炼法轮功,吓的劝我别炼了。我拿出《转法轮》让他看,说:“你看看里面哪句话不好?你尽听媒体宣传,那些都是假的。”儿子一看,法轮功确实是教人做好人的,没有不好的内容。最关键我身体的变化是最好的铁证,家人都觉的太神奇了,也就不管我了。

我老伴脾气特别不好,走到哪里,就跟人干仗干到哪里,落下一身病。他患有严重的糖尿病、癫痫病,上医院怎么也治不好,医院基本判他死刑了。我和老伴不在一起住,我一个人住,他住在儿子的另一套房子里。我对儿子说:“你告诉你爸,他那个病医院治不了,只有大法能救他,让他学大法吧。”儿子把这话说给我老伴听,老伴实在是无路可走,就开始修炼了法轮功。现在他所有的病都没有了,而且脾气也好多了。他还对儿子说:“让你妈来这住两天吧。”这搁以前根本不可能。

这么多年,孩子们看到我的变化,非常支持我修炼,都非常相信法轮大法。他们现在都事业有成,儿子、儿媳全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了。他们心里都明白,如果我不修炼大法,早就死了。我现在这么大岁数了,一点也不给他们添麻烦。我给儿子讲真相,他就给他的朋友讲真相,洪扬大法,他们全家人都没病没灾的。这一大家子人,全靠师父保护着。

二、风雨无阻讲真相

我修炼后,一心一意的信师信法,不管遇到好事、坏事,我就坚信师父。我对师父说:“我把自己交给您了。”师父让我们讲真相救人,我马上就出去讲真相,听师父的话多救人,一直持续到现在,几乎天天不落。

早期虽然邪恶很疯狂,但是普通老百姓可好救了,一讲就同意三退,一上午就能劝退四十多人。而且我专找党员做三退,认为他们最危险。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无所不能,大法无所不能,所以我什么也不怕,就是用心讲真相救人。现在我主要找年轻人讲真相,因为大部份老年人都听过真相了。象大学生、部队的人啊,他们学习、工作环境比较封闭,很多人都不知道真相。

夏天在海边游泳、乘凉的人很多,海滩上到处支的都是帐篷。年轻人特别喜欢来这里,我就挨个帐篷的讲。他们都比较单纯,一讲就退。他们都是一大帮一大帮的来海边玩,我就一帮一帮的给他们讲。

我天天出去讲真相,风雨不误。有一次,本市下暴雨,身上都淋湿了,我也不在乎。师父让我救人,我就去做啊!超市和公园里的很多人都认识我。

有的人明白真相后,就得福报。有个报摊的摊主收了我给的真相小册子,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后来摊主告诉我,他的生意可好了,周边卖报纸的就他卖的最好。这种明白真相后生意好了、身体好了,得大法福报的例子特别多。

有的人听信了中共的谎言,中毒比较深,就得给这样的人讲明白真相。他们提出最多的问题是:共产党给钱,你还反党。我说,共产党哪给钱?它怎么不给我钱?那么多民工,它怎么不给他们开饷(工资)啊?它哪来的钱,不是老百姓自己干活挣的吗?而且我没有枪、没有炮,我怎么反党啊?我拿什么反啊?老百姓能反得了党吗?这是天要灭它,退出它的组织才能保命。很多人一听,也是这个理,大多都同意三退。

现在老百姓被中共折腾的够呛。有一次,我遇到一个女士,家被封了,身上没有带钱,家回不了,也去不了别的地方,正着急的时候,被我碰上了。我就给她讲真相,她明白后做了三退,我把兜里所有的钱都给了她,让她应急,她无比感激。师父让我们做个好人,要为善,我就得为别人着想。

师父经常点化我要多救人。有一次我在海边讲真相,海边有许多地方有油污,我担心油污脏了我的鞋,就想离开去别的地方讲真相。刚想抬脚走,结果整个人“啪”摔在了地上。我马上明白了,这是师父不让我离开这,因为这里的人多,让我在这继续多救人。

劝三退的时候,因为我不会写字,给常人取了名字,就让对方写,有的人不愿写。后来我就在纸片上画一个我自己知道的符号。等讲完真相,就一个一个的告诉同修每张纸片上三退的名字是什么,同修就记录在纸上,等到晚上回家上网给众生三退,一点也不耽误。

师父说:“我听说那摄像头,安上去一千个,五百个都不好使,(众笑、鼓掌)刚把那个弄好了,那边又坏了。”[1]

晚上我出去发真相资料,师父说中共的摄像头不好使,我思想中就没有怕的物质,就坦坦荡荡的发资料。我知道自己是大法师父的弟子,有师父的保护,邪恶根本动不了我。

有一天晚上出去发资料,我揣了三十本真相小册子出门。在马路中央,我被一辆轿车撞了,车的保险杠被撞碎了,我稳稳当当的站在马路中间,只是感觉后背被震的厉害。我告诉司机:“小伙,你走吧,我是炼法轮大法的,没有事。”我继续去发真相资料,回到家后背也不觉的震了。后来同修看我的后背,一点伤都没有。是师父帮我挡了这一难。

我发了很多真相资料,我寻思着我发的资料起没起到作用啊?别让捡破烂的人收了啊。所以每次发资料的时候,我都发一念:“让有缘的人看到真相资料,让他们得救,没有缘的就看不见。”有一次我看到一个小伙眼睛就往我放资料的地方瞅,我知道这是师父告诉我真相资料起到救人的作用了。谢谢师父!

三、帮助同修闯出病业关

我修炼两年多的时候,师父把我的天目打开了。开着修,其实非常困难,如果偏一点,把握不住,就会掉层次。一般我都不讲,同修问起来,我有时候会说。以后我也得更加注意,一切都得用大法来衡量才行,得修口。如果说的话不在法上,不仅影响同修的正念正行,也会给自己制造麻烦。我曾经求师父把我的天目关上吧,结果师父在我天目上放了一个望远镜,意思是让我看。我得把握住:师父让我说的时候,我就说;不让我说,我就不能说。

有时候同修处在魔难中,特别是病业关情况危急的时候,师父会让我看到同修处于危险中,让我做该做的。

有一次,我在发正念的时候,看到一个担架上抬着一位同修,我意识到这位同修特别危险。我立即又找了几位同修一起去这位同修家,看到这位同修情况特别危急,大伙一起长时间给她发正念。没多久,这位同修走出了病业假相,又汇入到讲真相的行列中来了。

只要同修有事情找到我,我都立即放下手中的事情,帮同修发正念,因为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这些年,处于病业假相的同修比较多,有些是命悬一线,非常危险,大家集体发正念效果都比较好。我们也与处于魔难中的同修交流:一定要在法上修。假相破除了,要抓紧做好三件事,按照师父要求的做,认真对待修炼。

四、精進实修

每天晚上,我坚持整点发半个小时的正念;听两讲师父的讲法录音;夜里十二点发完正念,差不多是一点多睡觉;早上三点多起来炼功。我一个人住,做一顿饭吃两天,天天时间安排的非常紧。孩子也知道我很忙,从不耽误我做正事。我上午出门讲真相,下午和同修一起学法,晚上出去发真相资料。

师父看我看的很紧。我要是三件事没做好,心里就着急。我打坐的时候,师父演化出一群非常漂亮的鸡,又让我看到一个姓霍的邻居。这是师父告诉我,什么时候都不能急眼,也别发火。我心性要是守的不好,我家的“小厨宝”(小型电热水器)就漏水,这是师父告诉我心性有漏了。

有一次,老伴挑我刺,其实是帮我提高心性。我转头对儿子说了这个事,结果小厨宝就漏水了。我知道自己做错了,这事没在法上啊,老伴给我提高心性,我怎么说给儿子听呢?这是不平衡的心啊。只要我做好了,小厨宝就不漏水了。

师父给予我的太多太多了。发正念的时候,我自己力量不够,有些大魔鬼除不掉,我就求师父帮我,师父一挥手,魔鬼就都被灭干净了。

我经常听明慧广播,听同修那些让人佩服的故事。同修们做的那么好、那么正,这让我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这么多年,我还不能自己读大法书。我有个依赖心,听到不识字的同修一晚上师父就教会他读大法书了,我就想依赖师父教我认字,结果这么多年我也没能突破。看着同修都能把法背下来,我自己也很着急。和同修比,我差的太远了。

在今后不多的时间里,我会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

感恩师父!
感谢同修!

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五》〈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