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同大法 丈夫和儿子成为佼佼者

更新: 2022年02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二月二日】今生有幸走入大法修炼,成为师尊的弟子,使我的身心发生巨变,也使我的家庭沐浴在佛恩浩荡之中。这里讲几个在家庭修炼的小故事。

有大法的指引 丈夫成为德行、教学方面的佼佼者

丈夫是当地一所中学的老师,同时任年级主任的职务。当今的社会,求学难,学校也不再是一片净土。面对种种乱象,我经常用大法的法理与不修炼的丈夫交流,鼓励他在这乱世红尘中,保持一份纯净,清者自清。

又一届高三学生毕业了,高考成绩下来了,学生们都想根据自己的成绩报一个理想一点的学校。丈夫是个非常有报考经验的老师,许多学生、家长都来找他帮助参考院校。丈夫是来者不拒,悉心指导。绝大部份来求者都满意而归。

在这过程中,家长带来的红包,丈夫都推掉,觉的帮助别人也没什么。有的学生被录到了理想的院校,通过微信给他转账,表示感谢。丈夫跟我说:“现在别的老师帮助报考,都明码标价了,报一个3000元。咱们从来不向人家要钱,报好了,人家表示感谢,给一点意思,还不能要吗?”丈夫就把微信那一排排转账给我看,是不是要收下呀?!丈夫看着我笑。

我笑着对他说:“不行。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不容易,我们要为别人着想。况且,拿了不该拿的钱,是要失德的。即使你付出了,我们不要,岂不是积攒了德了吗? ”我就把师父那篇《富而有德》经文背给他听:“君、臣、富、贵皆从德而生,无德而不得,失德而散尽。”[1]“咱们虽然不大富大贵,咱们也不穷,要那么多钱干啥?积攒着德行,让我们全家更健康,让儿子更优秀,事业更上一层楼,岂不是更好?”丈夫高兴的说:“好嘞,听你的。”我说:“这是天理。”就这样,丈夫也成了一个不贪财的老师,处处为学生着想,无条件的帮助每一个学生。

丈夫不但教学水平高,而且能真正的善待每一个学生,成了学生眼中的好老师。在工作中,虽然任着年级主任,他不摆架子,真正的为每一个老师着想,谁有困难,他都尽量帮助解决,宁愿自己多受累。

天长日久,丈夫不但在学校中,而且在社会中都有了极好的口碑。新高一要开学了,许多家长通过各种关系想把孩子放到丈夫所带的班级里。校长感慨的说:“那么多人点名要去你班,我都要安排不下了。”

儿子成长为豁达的佼佼者

儿子和丈夫一样虽然不修炼大法,却非常认同大法,愿意接受大法法理的指导。在大陆这种高考压力极大、竞争极其强烈的环境下,面对孩子的学业,我一直保持着一个平和的心态。

师父说:“在一个人降生的时候,在一个特殊的没有时间概念的空间当中,人的一生已经同时存在了,有的还不止一生呢。”[2]

我就用师父的这段法指导孩子,要懂得尽人事而听天命的道理,始终保持一个乐观的心态。我告诉孩子,人各有命,只管自己去努力,不要去妒嫉排斥别人,要做一个为别人成功而真诚鼓掌的人。也给孩子学师父《富而有德》经文,告诉他,要想学习好,要想获得成功,首先要注重自己的道德修养,有了较高的道德水准,神就会赋予你相应的智慧。潜移默化中,孩子被大法的法理熏陶着,成为了一个阳光健康、乐观向上、非常优秀的学生,最终走入了中国大陆的最高学府。

儿子博士毕业时,获得了大学最高荣誉奖。在做博士后期间,也是硕果累累,受到导师的称赞,师兄弟的认可。可是在一次申请博士后基金时,非常意外的被排斥掉了,这个结果连他的导师也没有想到,师兄弟们都感到意外,孩子也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孩子跟我视频通话,诉说了他的委屈,他的这篇申请论文是导师、专家都认可的,他自己也是满怀信心的。这个结果实在是太意外了。他说,肯定是有人跟我过不去,我要找人帮我查查,是谁给我的差评。

我听了孩子的诉说,立刻就想到了师父的法:“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3]可是怎么跟孩子解释呢?这时脑中反映出苏轼的一首诗:“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我就把这首诗说给孩子,告诉他,不要把别人想坏了,每个人站的角度不同,对事物的理解不同,当然就会得出不同的结论。你应该完全跳出自己的思维模式,站在对方提出论点的角度,尽量的去理解对方要表达的意思。也许会发现新大陆。

儿子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非常惊讶的说:“妈妈,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思维方式?这正是我们做科研的人要培养的一种跨学科理念呀!凭你的文化水平,怎么会有这样的思维?”我笑着对他说:“妈妈是懂天理的。”(因为是用手机视频)

我又想到师父讲的“好坏出自人的一念”[2]的法理,我接着对孩子讲要善意的去理解别人,这样对别人是一种豁达,对自己是一种救赎。不要去推测别人的善与恶,那都是别人的事,要保证自己阳光的心态,排斥一切负面的思维方式,你才会有更大的机遇与能力向前奔跑。要看淡得失,一切不都是命吗?孩子开心的笑了。

第二天,朋友问他要不要去查给他差评的人。儿子乐呵呵的说:“谢谢兄弟,不必了,这件事对我来说也是好事,我收获很多,我要开始新的征程!”

大法指导我化解了一场家庭战争

婆家姐弟四人,大伯哥一家长期在我婆家吃饭,两个姐姐也经常回家吃饭,只有我家离婆家略远,回家较少。因为修大法,觉的应该对老人尽孝,所以每次回家,都要给老人带一些礼物或日常吃喝用品等。

婆婆有病,我们也常常为婆婆买药,买营养品。后来婆婆病重瘫痪在床,哥哥和姐姐商量四个孩子轮流伺候,尽管我们离着远,我和丈夫还是被安排在每星期的星期六和星期日两天,回家伺候婆婆。当时觉的这么多年哥哥、姐姐把婆家当成了饭店,只有我们自己给父母买东西,从来不与哥哥姐姐计较。现在哥哥姐姐都退休在家,只有我和丈夫都有工作,而且离家这么远,他们却要求我们每星期值班两天,心里有点不舒服。

但是想想自己是修炼人,哪有偶然的事呀!为什么不舒服?找自己,发现自己还是对亲情看的太重了,觉的哥哥姐姐不应该这样对我们。找到这颗心,放下了,也就坦然了。我和丈夫克服一切困难,按照约定每星期回家伺候婆婆,直到婆婆过世。期间,婆婆和公公的退休金及家里的存款都被大伯哥拿着,究竟有多少钱,我和丈夫从未过问过,我们也不知道。刚刚办完婆婆的丧事,回到公公家,大伯哥就嚷上了,喊着我和丈夫的名字,让我们过来。姐说了,妈爸留下的房子归我了;存款呢,总共也没几个。

两个姐姐也一起向我和丈夫发难,指着我喊,你什么活都不会干,你能伺候爸吗?丈夫是个老实人,一直把兄弟姐妹的情谊看的很重。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管呜呜的哭了起来。儿子从北京回来奔丧,看到这一切,站起来说:我奶奶尸骨未寒,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我觉的哥哥姐姐无非是想要公婆的家产。作为修炼人,不能跟常人一样去争去斗。师父讲:“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2]我说:“咱爸虽然身体很好,但爸有心肺病,如果突然发病,跟前没有人是很危险的。我们俩每天要上班,确实不具备照顾爸爸的条件,这样吧,无论是房产,还是家里的存款,爸爸的工资,我们都放弃,我们可以什么都不要。”我说完,屋里马上静了下来。

大家都没有想到我会放弃家产。侄子突然站了起来,指着我说:“你说话算数吗?你说话要算数。”我静静的回答:“当然会算数。”就这样,一场蓄谋的家庭战争没有打起来,平静的划上了句号。

不到一年,公公因为心肺病突然离世了。办完公公的丧事,做完儿孙应该做的一切,我们三口人两手空空的静静的离开了那个家。我对哥哥姐姐没有任何怨恨,只觉的迷在红尘中的人太可怜了,也提醒自己更加珍惜大法救度的机缘。

我在大法中成长,家人也在大法中受益!感恩师父,感恩大法!

层次有限,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富而有德〉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