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陋土房变高楼

更新: 2022年02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二月十七日】我们小时候都喜欢听神话故事,都憧憬自己象童话故事中的丑小鸭会变成白天鹅;憧憬《渔夫》中的故事,也希望自己的简陋房子变成高楼大厦。这样的奇迹却真真切切的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实现了。大法在人间开创了许许多多的奇迹。我家就是其中的一个。在此我讲一讲我的故事,以报师恩!

苦难人生

我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村女子,一九六二年出生。九岁那年和本村大我两岁的女孩打架,她骑在我身上,把我压到水田里,狠狠的把我的头按到泥水里。后来是别人把我从泥巴里扒出来的。从那以后,我的耳朵便开始发炎,烂的流水、流脓血,两耳烂通了,好大的声音都听不见。那时候读书走过场,恶党宣扬批孔,把打零分当成英雄好汉。我们被迫天天去干活,种田、种菜、种烤烟、烧砖建学校,也没正式上过几堂课。

我的童年是在烦恼、痛苦、泪水中度过的。

为了治我的耳疾,父母带着我四处求医,花了不少钱,我也吃了不少药,却无济于事。因为耳聋,我二十六岁(在农村算大龄姑娘了)才找个婆家出嫁了。丈夫是一个因与人打架服刑九年后刚出狱的人。婆家一贫如洗,我娘家经济上稍宽裕一些,还得周济他家。

嫁到他家,我就象佣人一样操劳,重活、累活都是我干。婆婆似与我有深仇大恨,老欺侮我,常教唆大伯、丈夫一起打我。丈夫租摩托车赚钱,但钱不给我,只给他妈,而且在外面吃喝嫖赌,从不顾家。回家还经常打骂我。一次我在床上给孩子喂奶,他一拳重重打在我肚子上,痛的我久久说不出话,肚子肿的象孕妇,去医院也治不好,后来我爸找草药用偏方才给我治好了。

为了维持生计,我背着孩子去菜场卖菜、卖水果、卖粥赚点钱家用。因家里经济窘困,孩子从小都是穿别人给的破旧衣服长大的,邻里的同龄孩童都叫我儿子“叫花子”。两个孩子都长大要读书了,没钱读书都得我去借。我整天泡在痛苦中。一次被气的离家出走,去广州打工,因舍不得孩子,担心孩子没人管,就又回家了。想不通,走投无路,想去寻死。走到河里,想起年幼的孩子,又迈着沉重的脚回家了。

我吃不好、睡不好,年纪轻轻,别人说我象个老太婆,脸色灰暗,人有气无力。邻里亲朋有的看不起我家、欺负我们。我心上的伤口时时都在流血,我怨生活不公。为了排解、抵抗苦难,我学会了咒骂,心中充满了怨恨,恨的咬牙切齿,从外到内变成了一个丑丫。

喜得大法

一九九八年,我喜得大法。随着不断的学法,我渐渐明白了自己人生苦难的因缘,一切都是为了成就我今天修大法,都是在给我消业。我的心渐渐充满了阳光,脸上有了久违的笑容。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打开了我心中锈迹斑斑的死结。心中怨恨的坚冰融化了,我不再为人生中的名、利、情而痛苦纠结,晦暗的心理变的光明透亮。我脱胎换骨,变成了另一个人。

我第一次去市教育局会议厅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我整个身体象羽毛一样,轻飘飘的,体内似空空的,什么都没有,美妙极了。伟大的师父净化了我的心灵,也净化了我的身体,身上病痛全无,耳朵再也不痛不流脓血,也听得见声音了。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坚持学法、炼功。

大法的神奇、超常给了我无限的信心。

到邪党机构发真相资料

一九九九年七月大法遭邪党恶毒诬陷,大法弟子遭迫害。我有责任告知人们真相,我是大法的最大的受益者。我决定去市政府、公检法部门及教育局、财政局等邪党部门去发《九评》及大法真相资料,让那些难以听到真相的公务人员了解真相。每次我都是中午一、二点钟左右、在他们中午休息不在办公室时把资料挂在门上或塞到门里。我以最快的速度楼上楼下的跑。我发不过来,就叫未修炼的女儿和我一起去发。

女儿心态纯净。一天她和我一起去市“610”发大法真相资料,她看我一边发一边紧张的东张西望,就说:“怕什么呀?要发就赶快发吧!”。有一次我把真相光盘发到市政法委办公室。后来我和同修去给“610”人员讲真相,那个政法委书记亲口告诉我们,他在办公室的电脑上看了一下午我们给他的光盘。

把《九评共产党》及真相资料发到邪党机构内部,等于是把刀插到了邪恶的心脏,引起了邪恶的恐慌,邪党人员决定要抓我,就派人在那守候。

一次我准备去市政法委“610”送真相信。前一天晚上师父点化我,梦中我坐电梯上了十一楼(610在十楼),电梯门一开,有一只大狼狗就在电梯门口,旁边还有几个人都凶巴巴的看着我。我挥手说:“走开!走开!”可他们就是不走。醒来后,我认为是个梦,没在意。那天我在他们上班之前提前一点去了,被绑架。第二天就把我关進看守所,企图对我非法判刑。我求师父不要让他们得逞,我还要去发资料、打真相电话去救度那些可怜的众生,不能由他们说了算。求师父为我做主。

在看守所,我加强发正念、背法、炼功,其中《洪吟二》中《别哀》这首诗背的最多。但没有坚持这样做,后来放松了发正念。一天我梦见自己困在卷闸门里,打开半截卷闸门见到明媚的阳光,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特舒畅;还梦到师父让我早点起床,就可以去早市占个位置卖葱了。可见在黑窝里,加大密度发正念解体邪恶是何等重要。二十多天后,一天我又做梦,梦见我村一个高大英俊的大伯,从远处高山飘到我站的低处的上空,叫着我的名字喊了两声。我抬头大叫:“伯伯,伯伯,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会出来?”伯伯笑着从高山旁边飘走了。到了中午,公安和家人来接我回家。我知道是师父把我救出来了,师父时刻在保护弟子,让弟子不忘初衷还大愿。我又继续投入到正法救人的洪流中去。

师父帮我分土地建房

我们这村在城市郊区,后来村被划为城镇,土地价格一路飙升。

我得法后不久,生产队分土地,为此大家都吵的不可开交。丈夫是个好玩的人,家里啥事不管,他说他不管。我想,我也不管,我有师父,师父说:“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随其自然。那天下午,要分两块土地,争的脸红脖子粗。这时我的肚子隐隐作痛,很不舒服。我知道这是师父点化我不要去争。第二天早上,队里来人对我说:“这两块地就归你家了。”我很意外,凭我家的人脉,是绝对分不到的,抢都抢不来的。我深深感恩师父对弟子的保护。

我和丈夫东拼西凑弄点钱把这两块地建成套房全部出售了,赚了三十多万。我家经济上有了点起色,使我家彻底摆脱了往日的那种窘困。修炼大法真的是有福份的,健康、财富真的是从天而降。这可是现实中看得见的奇迹啊!

奇迹:简陋土房变高楼

我家处于市场边繁华地带,周围的房子和土地都改造成了高楼。我家住的是两间改造的简陋土房,屋顶漏水。由于住房地势低,周围污水都流到家门口,臭气难闻,進出不便。孩子大了洗澡都得到旅馆租房后洗。迫于形势,房子要改造。说心里话,我都不敢去想建房的事,丈夫啥也不管,只知吃喝玩乐,从没见他赚钱回家,还四处欠债。女儿没有工作,儿子没工作还向我要钱,家里只剩下十多万元钱了,全家的吃穿开销都指望这十多万元。我还忙着救人做三件事,没时间,要说改造房子建楼简直是天方夜谭。可是形势逼人不得不建。

我家右边是块空地,还有几个人的猪栏。经过几番协商,他们同意高价把地出售给我家建房,并要求赔电梯房四套、楼房两套、三间车库。三百多平方米的地基,每层建三个套房,共建十五层,也算是一个小工程了。光建房就要几百万现金。我和丈夫通过亲戚关系贷二十万的款,高息二分。兄妹凑了二十万,可只建了几层楼,就没钱了。家人商议,把房交给有钱的老板建,我坚决不同意。我说太划不来,我们家生活没有任何保障,以后的生活就指望建这幢房赚些钱。如果交给别人建,我们家的生活就没有指望了。我说你们放心,我修大法,相信师父,师父会帮我的。家人回我说:“没钱了,你师父会借给你钱吗?”我没作声。我有信心,师父一定会帮我。

因家里的大小巨细事都得我管。丈夫、孩子都是洗手吃饭,甚至没人肯帮我洗一个碗,几十年如一日,我就是一个忙碌的佣人,走路都要小跑。修大法了,我才释然。也许是上辈子欠了他们的,这辈子来还债了。

这次建房我也没指望丈夫、孩子。尽管我是一个没什么文化的农村妇女,但建房这么大的事,主角、配角都得我当。大法给我智慧,给我超常的能力:跑市场选建材、建房结构、质量监督、请师傅、签合同我都安排的井井有条。丈夫、孩子还是如旧。我只能利用空隙时间抓紧学法、听法,安排好家里的事。有时不得不请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帮我看守一下材料,我挤时间和同修去外面讲真相救人。

没钱了,要来买房的要预先付款。建了两层又没钱了,就又有人来买房了。就这样一直到十五层主体完工,一直都没欠钱,还剩了几十万供装修、生活用。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助我。建房要泼水,夏天的天气象把火,到哪去抽水啊?师父又帮我解难:每一层拆木后,楼面需要泼水时,都会及时的下一场大雨,给楼面的水池里也灌满了水。不然的话,拿钱给别人从人家井里抽水,人家还骂呢。这样师父给我减轻压力,让我在忙碌中还能有时间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真如师父所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1]只要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一切都由师父安排、做主,师父的安排一定是最好的。

对于建房的工人,我都是以一个大法弟子的慈悲胸怀对待,在生活上给予他们极大的照顾,额外的给他们送水、送吃的。他们都很感动,基本都做了三退。整个建房过程中一帆风顺,人人平安,连一颗钉子都没人碰过。世人也看到了大法的超常。工人们和其他人都对我说:“是你师父帮了你,修大法有福份。”

一般工程建房在升降机的顶端都是挂邪党红旗,我却在十五层升降机的顶端挂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横幅。帮我挂横幅的小师傅说:“我在全市竖升降机,只有你家挂法轮大法好。”他的意思是说你这么做不怕吗?我说:“大法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新的生活,我怎能不回报大法、证实大法?挂个横幅有什么好怕的!”

我家房子建好后刚两个月,上面就规定不准私人建房了。世人也说:“学法轮功的人真的有福报!有师父管!”

修大法前和修大法后,我家的变化就是新旧两重天!

修炼前,我是一个病怏怏、心力交瘁的小丑丫;修大法后,我的精神面目焕然一新,心灵得到了净化,我希望在大法的沐浴下变成一只善良的白天鹅;修大法前我家经济拮据,住的是两间简陋漏水的土房,谁也没想到今天我家会住上这么大的高楼。现在我家经济宽裕了,有车库出租、有小车。我和丈夫给女儿和儿子都装修了他们自己的套房,又给了他俩几十万元。

我深深的知道,这都是大法师父的恩赐。我只是做了一点点证实大法的事,师父就赐予我丰厚的回报。我很惭愧自己还不够精進,还差的很远,须加倍努力!

世人也看到了我家的变化,对我家刮目相看!我把师父的画像挂在客厅,电梯里、楼上楼下都贴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横幅、真相画及对联,我要让世人看到大法的美好和恩泽!

用尽千言万语都无法表达师恩浩荡!弟子在此叩拜师尊!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