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教我如何洪法

更新: 2022年03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八日】我是二零一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新学员,任教于公立小学。二零二一年因缘际会下,开始在班上洪扬大法,不仅使班上学生受益,有的学生还成了小同修,甚至让一些其它班、其它年级的孩子,也认同大法。我自己也从教学倦怠中,从新找回热忱。这一切绝非我能力所及,都是师父在做,我有幸见证了大法的超常。

一、缘起

二零二一年四月,三年级下学期末,班上转進一位学生(化名小宇),行为偏差问题严重,不仅无心向学、不肯阅读任何书籍,还与同学发生肢体冲突,教同学讲脏话,不配合老师。

五月时,我在心力交瘁下,无奈的问他:“有一本书影响老师非常大,午休时要不要和我一起读读看?”当时完全不抱任何期待,只希望让小宇知道善恶有报的道理。没想到小宇一翻开宝书《转法轮》,便目不转睛的一字一句的读着,甚至接连几天的下课也不出去玩了,专注埋头读着宝书。暴戾的气焰瞬间消失,还问了我许多关于轮回、修行的问题,简直判若两人。其他同学见小宇的转变,也开始利用下课时间、晨读时间,主动借阅《转法轮》恭读。

从小宇一个人读宝书,到现在几乎全班学生都主动读过宝书《转法轮》。

二、午休盘腿静坐

暑假结束,四年级上学期开学时,小宇问我:“老师暑假都在做什么呢?”我说几乎每天都到公园炼功,能双盘一个小时了。小宇兴奋的问我:“今天午休能教我双盘吗?”我同意后,小宇邀请其他同学到后走廊学双盘。

那天大约十个学生好奇的来静坐,有些孩子觉的舒服,有些觉的痛苦。我心想就让学生体验一次就好,午休还有很多班务要处理呢!没想到第二天早上,我桌上竟出现一张联署名单,标题写着“要打坐的人”,大约二十个学生签名。心想,好吧!就让学生再体验一次。

那天后走廊挤满了学生,我想第三天就恢复午休吧!没想到第三天早上,好几个孩子问我:“中午能打坐吗?”见孩子对打坐这么有兴趣,都是为法而来的生命,我便告诉全班,日后午休可自由选择午睡或打坐。

从此,午休时一边听着《普度》、《济世》,一边静心打坐,成了许多孩子期待的时光。令我惊讶的是,对许多学生而言双盘是很痛苦的,但孩子们却愿意坚持,现在多数孩子都能双盘数十分钟了。

三、午休学法

自主打坐几天后,小宇问我:“能一边双盘,一边读《转法轮》吗?”我同意后,越来越多学生像小宇一样,边学法,边打坐。我在班上书柜放了多本《转法轮》让学生自取恭读。一段时间后,却发现有的学生不珍惜宝书,会用力的翻阅、将书放在地上,种种对书不敬的行为,让我很痛心,向内找自己的问题。自己刚得法时,也把宝书当普通的书看待,做出边吃食物边读宝书、随意放置宝书、坐姿不端正等不敬的行为。意识到此问题,我语重心长的告诉全班:“《转法轮》是天书,比老师的性命还珍贵,看到同学不珍惜宝书,老师真的好难过,像心在流血一样。”后来学生对宝书都很尊重,但能坚持主动通读宝书的学生,只有少数几位,其中一位是小宇。

四、亲师座谈会沟通理念

刚实行午休自主学法打坐没多久,适逢班上准备举办亲师座谈会,正犹豫要不要和家长开门见山的沟通大法理念时,突然,小恩(化名)哭丧着脸说:“我好喜欢打坐,但妈妈不让我打坐,规定我只能午睡。妈妈会参加亲师座谈会,请您帮我跟妈妈说,让妈妈同意我继续打坐好吗?”接着,浩浩(化名)也说:“老师,我妈妈也会参加,您一定要跟我妈妈说打坐的好处,因为她每次生理期都很暴躁,我希望妈妈也能知道打坐的好处。”听了孩子们的请求,我仿佛吞下一颗定心丸,决定班亲会的主题就是“培育孩子真、善、忍:高贵的品行”。后来,不但小恩妈妈欣喜的同意让孩子继续打坐,与会的家长也都认同以真、善、忍作为品格教育的核心理念。

五、抄背《洪吟》

小宇通读完《转法轮》后,问我:您能借我其他大法书籍吗?于是小宇开始恭读《洪吟》。小宇非常喜欢读《洪吟》,问我:您能借我《洪吟》带回家抄写吗?平时作业字迹潦草的他,一晚竟能抄写十几首《洪吟》诗词,且字迹工整优美。他还利用课余时间继续抄写《洪吟》,以往对背诵活动毫无兴趣的他,每天都能背四、五首《洪吟》诗词。

同学见小宇如此喜爱读《洪吟》,也纷纷恭读《洪吟》。当时我只有一本《洪吟》,根本供不应求。 于是开始在黑板上,每天抄写一首《洪吟》诗词,赠送笔记本给真心想抄写《洪吟》的学生。虽然坚持每天抄写的只有四位学生,但全班同学都至少会背一首《洪吟》。令我惊讶的是,主动每天抄写《洪吟》诗词的学生,有两位是学习落后的飞飞(化名)和小糖(化名),两人成绩有时会出现突飞猛進的状况,令大家惊叹。

六、课前读《洪吟》

小宇很快的将整本《洪吟》都背下来了,但多数学生对《洪吟》还不熟悉,后来浩浩自愿担任“读经长”,在每节上课钟响时,带领全班读黑板上的《洪吟》诗词三遍。浩浩读一句,全班复诵一句,不知不觉中,学生越来越喜欢背《洪吟》。有一天上课提到“劳其筋骨”[1],全班竟不约而同背出“苦其心志”[2]。接着情绪障碍的特殊生阿丹(化名),突然举手说:我可以说说在自己的层次上,对这首诗的理解吗?阿丹突如其来的反应,让我惊讶不已。原来学生看似无动于衷,其实都在大法中潜移默化了。

于是只要时间允许,都会让学生发表在自己的层次中,对当日《洪吟》诗词的理解。孩子们的发言越来越踊跃,心性层次也不断在提升。现在多数学生已背下数十首,令我惊讶的是,学习落后的飞飞,竟迅速的把整本《洪吟》都背下来了。我问飞飞为什么这么喜欢抄背《洪吟》,飞飞告诉全班:“因为里面有好多知识,我想赶快都学起来。”

七、午休读法

某天心想在午休打坐时,读法给全班听吧!第一天读完一段落后,台下竟响起掌声,多数学生表示以后想继续听老师读法。

第二天我读了一会儿,发现阿丹在台下也拿着宝书,跟着读。我问阿丹想读法吗?阿丹兴奋的答应。从此,每天都有很多学生表示午休想读法给全班听,于是依照号码轮流的方式,让自愿的学生都有机会读法。台上同学读法时,台下有的同学静静听,有的跟着读《转法轮》,有的读《洪吟》,有的读《修炼传神奇(小弟子篇)》,有的读《大纪元时报》,有的读大法特刊。令我惊讶的是,秩序比全班午睡还要好,整个教室充满宁静与祥和,我也非常珍惜与小同修们一同打坐学法的时光。

八、课余时间炼功

每天打扫时间有二十分钟,某天小宇打扫后,问我:您能教我炼功吗?我便到小宇的扫区,教小宇炼功。后来,小宇说:我希望大家一起炼功。于是若时间允许,我便利用下课时间,在后走廊教学生炼功。每次开始炼功时,都有好几位学生围过来,学生说炼功时全身很舒服。有时我实在抽不出时间,总有学生失望的说:今天没时间炼功喔!

九、邀约他班同学

小鱼(化名)放学后到安亲班时,会教隔壁班的小丽(化名)打坐。小鱼问我:小丽午休能来我们班吗?我同意后,原本人缘不佳的小丽,会主动双盘学法,人际关系改善了。后来小丽班上有近十位同学,陆续到我班参加学法打坐。

某天隔壁班周老师提到阿震(化名),常因冲动易怒而惹祸,我邀请阿震在我空堂时过来聊聊。我们从观赏《小乾坤》、《神韵作品》、《舞蹈三剑客》等影片开始,到现在阿震已能双盘学法半个小时,每次都依依不舍的离开。

某天六年级的苏老师抱怨班上的阿本(化名),思想偏差严重,已不知如何导正。我提议固定时间单独与阿本聊聊,阿本从一开始的抗拒排斥,到现在主动来找我学法,已渐把心敞开。

另一位六年级的自闭生阿伟(化名),是我曾教过的学生,只要闹情绪就会来找我。原本失控的情绪,念了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迅速平复。有时阿伟会静静的读《转法轮》或《洪吟》,然后平静的离开。

结语

其实我以前不愿意多承担,是大法打开我心的容量。我想师父把有缘人都送到我面前了,如果学生能在大法熔炼下转变,那不就是我在常人工作中,证实大法的最好方式吗?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法粒子,大法无边的力量,却能从我的班,影响到隔壁班,再影响到学年、学校、整个地区,总有一天全世界都能感受到大法的美好。想到未来千千万万的法粒子,在互相辉映下,让大法洪传、人人都心存真、善、忍的盛况,我便感动不已。

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总是借学生的嘴,引领我一步一步走下去。每当我感到挫折无助时,总有学生提醒我保持正念。是小学生教我如何洪法,是师父时时慈悲看护。弟子叩谢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