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的神奇事

更新: 2022年03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三日】修炼法轮大法后弟子们遇到的神奇事实在是太多了。今天我也和大家说说我遇到的事情。

二零二零年三月前后,武汉病毒疫情比较严重时,村里很少有人走动。一天我到一村民家讲真相,走到村西,看到迎面墙壁上几天前同修贴的有关疫情真相的传单只剩下一寸宽还粘在墙上,一大半都翻下来了,人们看不到传单上的任何内容。我想晚上我得来把它粘好,在这疫情严重的关键时期,让人们都了解疫情的真相,得到大法的救度。可是由于人心的阻碍,晚上我没有去,可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件事。过了两天,我又从那里经过,看见那张传单还是像上次看到的那样,我想今晚一定要来粘好。

可是到了傍晚突然刮起了大风,我赶紧到门外看看,这风是越刮越大,我心里有点怕,但是我要不去把真相传单粘好,这么大的风说不定就把它刮到哪去了,这小小的一张真相传单说不定能救多少人呢。同修在监狱里吃那么大的苦还在证实法,刮这点风算什么呢,去!我立即就去屋里发正念。发完正念开开屋门,我惊呆了,一点风都没有了,我高兴的对师父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我赶紧带上浆糊还有前几天拣到的另一张真相传单就去了那里。墙上的那张传单还在那里,没被大风刮走。等我把两张真相都粘好,回家一看表才十分钟。

原来这大风是假相,是邪恶想加大我的怕心,不让我去。当我去除怕心的时候,风就停了,真是太神奇了。

也是那年,六月的一个阴天,我打算去十里以外的村庄发资料。我发完正念,给师父上了香,求师父先别下雨,等我发完资料回来再下雨吧。当我准备走时,天阴的更沉了,去还是不去?我犹豫了。由于人心障碍,我决定不去了。我就开始学法。学了一会儿法,开门一看,天稍亮了些,就想:还是去发吧,路上我先去买个雨披。我马上意识到这是不信师不信法的表现啊,于是我啥也不想了,骑上电动车就去了那个村子。

進了这个村,我看见人就面对面讲大法真相,给他们真相资料;没人,我就往各家门里放资料。发着发着,天越来越阴,发了两个多小时发完了,这时听到有轻微的打雷声,我就赶快往家赶。过超市时我还是去里边买了个雨披,还没出超市门,雨就下大了。不过在超市避雨的当口,我又给四个人讲了法轮大法真相,四人都退出了各自加入过的邪党组织(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

还有一件六、七年前的事。那时我和同修在外甥的蜡光纸厂干活,我俩负责切纸。我们干活的车间里那几个人都明白了真相,知道大法好,我俩在工作中也按大法要求自己,干好工作。我俩干的活比别人干的都好,对下一个工序的人来说省工、省力,所以下一个工序的人都愿意让我俩切纸。

一天早晨我俩上班,八个纸辊都在机器上,我们知道这是下夜班时机器后边放不下十六个辊,他们就往机器上放了八个(她们不管上辊,往机器上抬辊是切纸人的事),这种情况平时也有,但从来没出过事。那天同修在前面接纸,我在后边往机器上上纸,当上到上层前边的纸辊时,我往前一拉纸,纸辊从一米高的铁架上掉下来了,重约七、八十斤的纸辊一下砸在我的右脚上,疼的我“哎呀”一声蹲在地上,双手使劲按着脚,我在心里说:“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有做不好的地方,我会在法中归正,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灭!”同修问我:“有事吗?”当时痛的我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好点了,同修又问有事吗?我说没事,接着切吧。

我看了看,发现是夜班工友上的辊违反要求造成的。我俩重新处理好开始切纸。我在后边看辊,把纸辊两边都推齐,来回走动,脚很疼,就想和同修换个位置,我在前边接纸,可以坐着不动。这念头一出,就想这不是承认旧势力迫害了吗,我没事,就在后边看辊。

那天我姨去世了,我就让外甥媳妇替我干一会儿。我和姐姐(也是同修)一起去我姨家奔丧。去的时候还没事,可到了姨家一下电动车,砸伤的脚不能走了,强忍着一瘸一拐的進了屋。可回到厂子里不能干活了,我只好回家了。

到家后坐在沙发上开始发正念。我立掌清除迫害我的另外空间的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我只归师父管,其它的安排都不要,不承认,清除未去掉的色欲心。刚念完发正念的口诀,心里就开始难受了,我心里越来越难受,头上的汗往下滴,简直承受到了极限。但我始终保持强大的正念,求师父加持弟子,大约五分多钟,慢慢的恢复正常。是师父看我正念强,帮我把另外空间的魔难化解了。我又发了一会儿正念,开始学法,炼功也没间断,下午我就能正常走路了,第二天我又学了一天法,第三天我就去上班了。

那么重的铁辊砸在脚上,虽然非常疼,但脚没肿,连皮都没破。只是大脚趾有点青紫,这也太奇特了。

这件事一发生,我悟到是邪恶利用我的色欲心迫害我。因为这颗心长时间没去掉,自己也很苦恼。有一段时间,觉的这心去掉了,可是禁不住丈夫的诱惑,就随和了他,过后很后悔,几年下来都是这样。那次出事我想可能是这个原因,表面看是她们没把纸辊放好造成的,其实是邪恶在背后操纵的,抓住我这颗色欲心制造魔难,对我迫害,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路,人世间的一切都是假相,就看我们修炼人能不能识破,将计就计,从那以后,我彻底去掉了这颗肮脏的心。

师父不要我们任何东西,就看我们这颗修炼向上的心,师父时时刻刻都在保护着弟子,弟子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写到这里我已泪流满面。唯有在有限的时间里,精進、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以报师恩。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