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中体悟正念的威力

更新: 2022年07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初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炼前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药罐子”,修炼后身体很快得到了康复,修炼至今二十五年多没吃过一片药,身心健康,很多同事都羡慕。二十五年多的修炼,经历了风风雨雨。邪恶的迫害,使我更加认识到邪党的邪恶与大法的美好,使我在修炼路上更加坚定。

(一)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开始了对大法的迫害。迫害之初,因为对正法修炼认识不清,面对邪恶的步步進逼,除了坚持认为法轮大法好之外,在其它什么所谓不串连、不宣传等方面也曾有过妥协。那时期邪恶总是一会儿让签这个,一会儿让签那个。但过后总觉的心里不得劲。

我记得师父曾说过:“实际上不管你怎么修,到了关键时刻,你还是不行,换句话就是这意思。不是我说你不行,是你自己不行。”[1]

这句话总是在我脑海中闪现。我就和妻子同修说,看起来我们还就真是不行,我们再学学师父的这段讲法吧。

我和妻子反复学了这段讲法后,我们商量说:我们退一步,他们就進一步,我们退两步,他们就進两步。他们是没完没了。我们要是不退了,他们能怎么样!于是我们下定决心:不退了。恰在这时,到了一九九九年十月一日,单位又要求签不这样不那样的保证。我坚决不签。单位的党委副书记气的拍着桌子说:谁不签你也得签!否则这事没完。不管他怎么说,我就是不签。十一过后,这事也就不了了之。我和妻子说,看起来我们做对了,你退他就進,你不退他们也就没办法了。是啊,修炼不就是要有一颗坚定的心嘛!

(二)

大约是在一九九九年十月,邪恶迫害的形势日渐严峻,周围有两个熟悉的同修,一个是被学校找去问还炼不炼,回答“炼”就被软禁在学校;另一个派出所问到还炼不炼,回答“炼”就被短期拘留。恰在这时,市公安局直接给我打电话,让我去一趟。因当时对正法修炼没有正确认识,不懂得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对什么是旧势力也没有概念,我和妻子都感觉我这一去可能就回不来了,因为我不可能说不炼了,并且在当地,我的“知名度”要比上面两个同修更高。于是妻子给我找出厚一点的衣服穿上,口袋里带点钱,做好了回不来的准备。

到了公安局,也不知道是哪个科长或是个副局长,反正是个小头目,问我炼不炼?我说炼,他说他很奇怪,象我这样高学历的人为什么会炼法轮功。我就给他讲起了我理解的法轮大法是怎么回事、我修炼的过程、我修炼后的所作所为等,这一讲就是两个多小时。这时天渐渐黑了下来,那人说:你回家吧!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我就接着给他讲。一会儿后,他又说了一句你回家吧!这时我傻傻的说了一句:那我可就真回去了。那人一笑说,你回去吧,我又不管饭。

回家后,正在一边做饭、一边抹眼泪的妻子大吃一惊:“你怎么回来了,没给你做饭。”当时我和妻子都想不通为什么让我回来。后来当我们明白了什么是正法修炼时才想清楚,应该是自己当时没有怕心,去了就讲大法的美好和自己的身心受益,符合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要求,慈悲的师父就给我化解了这次魔难。

(三)

二零零三年六月份,单位一同修被骗到了邪恶的洗脑班。两天后传出消息说,单位本来是想同时送我们两个,洗脑班怕对付不了,所以分开送,接下来就要把我送到洗脑班。根据当时的情况判断,这个消息属实,送信来的同修建议我躲躲。听到这消息后,我心中也是五味杂陈。自己经受了邪恶的三年迫害,刚刚回家几个月,怕心还是不小,有心出去躲一躲;转念再想,躲到哪去呢?又躲到什么时候呢?我就和妻子同修切磋,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经过切磋,我们终于下定决心:我不能躲,并且不止是不躲,我们要直面邪恶。

于是我和妻子到了我们单位的六一零头子家,揭露单位意图迫害我的阴谋,指出这种迫害是无理的,也是不合情、不合法的。他无话可说,只是矢口否认,最后说保证没有这事,让我不要听所谓的谣传。也许自己的心性符合了那一层次法的要求,邪恶预谋的这次迫害被破除了。

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2]

是啊,只要我们的想法、做法符合了法的要求,师父就会给我们做主!

(四)

二零零五年五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大约十点钟,我在外有应酬回家较晚,刚和妻子说了几句话,突然有人敲门,心想这时候能是谁呢?打开门隔着防盗门一看是警察(我家的防盗门是老式的,下面是铁板,上面是窗棂式的),门前站着二、三个人,楼道上还有三、四个人。我问他们什么事?他们说是查户口。

当时我想到了师父关于不配合邪恶的法,就质问他们,你们有什么事白天干不了,非得等到晚上不可呢?难道你们干的事见不得人吗?他们又改口说要搜家。我说搜家要有合法的手续,你拿着个空白搜查证就能行吗?何况要说搜家,你得说我有什么犯法的事被你们掌握了,你们要進一步查证才可做,那我问你我做了什么不合法的事?这时他们开始胡搅蛮缠,并向所谓的上级请示,威胁我如果不开门就要破门而入。我说那你们就是私闯民宅。

妻子开开窗户,大声喊他们:放着杀人放火的事不管,专门迫害好人。让他们到我们单位打听一下我们夫妇的为人。

这时邪恶一看没有空子可钻,就开始下楼走了。临走时又威胁说这事不算完,还要找你们。他们下楼后,妻子又在窗口喊,让他们不要再迫害好人。后来知道当晚他们另一拨人到了我们同院另一个同修家,同修放他们進去后造成了一些损失。当然,邪恶临走说的话也只不过是找个台阶,这事自然也就没有了以后。

他们走后,妻子感慨的说:师父真的时时都在看护着我们啊!我问:怎么讲?妻子说:今晚老同修某某来咱们家,切磋中,我说自己怕心很重。老同修说:“怕什么,我们是神,他们是人。”并讲了一些他面对邪恶时堂堂正正的想法和做法,对我鼓励很大。临走时,老同修又说了好多去怕心的话,出门后又回头再次说了一遍:“记住,我们是神,他们是人。”我还觉的纳闷:一向做事干脆利索的老同修今天怎么一反常态。接着妻子就给我讲刚刚面对邪恶时她的思想反应:我在里屋学法,你去开门,这么晚了无论是同修或是常人朋友来,都不应这么大声说话,就出门一看,见这么多警察,心里“咯噔”一下,这时老同修的话立即响在耳边:“怕什么,我们是神,他们是人。”我就把大法书收拾一下,走出里屋开开窗户喊他们,心里一丝怕意都没有了,这是师父借老同修的嘴点给我呢,说到这里妻子哭了。是的,师父时刻都在看护着弟子。

随着我们修炼的提高和对法理的逐步认识,在二零一五年“诉江”后的“敲门行动”和今年的所谓“清零”,面对上门的警察,把他们当做被救度的众生,我们唱主角,来了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真的恶不起来了。

二十多年的修炼,每向前一步都有师父付出的无限心血。在这正法修炼的最后时刻,我也定会更加精進,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