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用正念正视恶人 解体魔难

更新: 2022年08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八月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大法弟子。当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发生后,我们每天忙于证实法,应对邪恶的骚扰,我没有做到师父要求的多学法,对当时师父发表的很多经文记住的不多,有的只记住了一句话。可是就这一句话,让我在监狱四年的被迫害中,闯过一次次的魔难,这里只简要介绍三次被迫害的经过。

二零零一年一月份,我被枉判四年。于二零零二年五月三十日被绑架到牡丹江监狱集训队。被强迫劳役迫害。每天早上三点起床,蹲在走廊的墙根处,四点三十分出工,晚上七点多收工码铺,晚上九点加班干活,一直干到深夜,没有活时就身体受到摧残。大约在六月十号左右,晚上九点多,恶人把我摁在会议室的地上,指使犯人拿一寸粗的装有沙粒的白尼龙管和三股八号铁丝拧成的刑具(犯人都叫它小白龙),猛抽我的脚心。这时我想起师父经文中的一句话:“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1]我目不斜视,眼睛不眨的直盯着大杂工张静华,一直盯着他很长时间,不管犯人怎么打,我都纹丝不动,张静华被我盯的发毛,马上过来问我: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他说:别打了,别打了,你回去吧。从那以后我在集训队期间再没挨过打。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号,我和另一同修被劫持到黑龙江鸡西监狱,我被分到二大队下井采煤石。当时中队指导员李莲英指使犯人迫害我。有一次,我跪在地上用铁锹往车上装煤,有一个姓高的犯人在我身后举起大煤块砸向我的后脑勺,大煤块都被摔碎了,我却没怎么样,犯人们都知道这是李莲英指使的。

Advertisement

后来又有一个犯人借故找我麻烦,用铁锹拍我的头顶,当时我又想起这句话:“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1]我就两眼直视打我的犯人。我们都戴着头灯,我可以清楚的看着他的脸,我直视他的双眼,一动不动的发正念,并在心里数打我的次数。当他打到第四十二下时,他把铁锹一扔,说道:“某某,以后谁让我打你,我也不打了。”

几年后我无意间碰到和我在一起的一个刑事犯,他跟我说:某某,你走了不长的时间,指导员李莲英死在办公桌上了,用大煤块砸你脑袋的那个姓高的犯人,也在放炮时一个小石头直穿太阳穴被崩死了。

鸡西监狱教改科科长姜振英很早就预谋要转化法轮功学员,多次找我谈话,他一看不见效果,就要对我酷刑迫害。从二零零二年二月就不让我出工,不让我上食堂吃饭,每天罚坐小板凳,不让走动,由犯人看着,这也就是犯人们所说的包夹。有一天上午十点多钟,姜振英领着十多个狱警,每一个狱警手里都拿着镐把,来到二大队。他把我叫到会议室,先是对我进行所谓的语言教育,这时我又想起师父讲的:“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1]姜说什么我象没听见一样,一直两眼直视他的双眼,他同时也在看我。一开始他的眼神很凶恶,慢慢的,他的眼神有些退缩。我们对视了将近三分钟,这个过程中,狱警们都在看着我们,还有一百多名犯人也同时看着我们。三分钟之后,只见姜振英眼皮耷拉下来,说了声:走!领着十几个警察狼狈的走了。所有的犯人都在议论,这次某某胜了。有一个犯人对我说:今天你要是不赢了他,你就死定了。我知道,我有师父在身边,是师父保护了我,帮我清除邪恶、化解了魔难。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