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阿城市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折磨和勒索的事实(续)

【明慧网2001年12月4日】顾玉芹,女,48岁。2001年春节早上,派出所来人说找她到乡里谈话,她说:“你们还找我干什么?”派出所的人说:“你跟我们说不着,乡长找你谈一谈。”她去了以后,被问还炼不炼了。她们回答炼。就这样把她们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58天。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她们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每天都有看守骂她们,语言肮脏污秽,不堪入耳,她们不受干扰,继续炼功学法。99年被阿城舍利乡王宏达勒索200元。

何淑文,女,56岁。她是97年7月开始学法轮功的,没学法之前,她病了32年,打针吃药都不好,90度的弯腰走路都很困难,可是通过学法炼功后她的身体健康了,腰也直起来了,思想上也提高了,知道在世上怎样做好人了,所以她认为法轮大法是正法,利国利民对国家对民族都有好处。99年7月20日江泽民等邪恶之徒陷害法轮功,乡党委、派出所、所长职员轮流式的非法监视她,用威胁的办法逼她签字,长时间骚扰。她不为所动,继续炼功。直到2000年腊月二十五舍利乡派出所所长王宏达说:“不管你们了,你们不进京上访,在家炼吧。”可到2001年春节三十早上王宏达说到公社谈谈,把她骗到乡政府,并诽谤法轮功,她驳斥道:师父是清白的。王宏达说:“不让你炼功了”,她说:“要炼到底,不炼功不行”,就这样她被关了一天,不让吃饭。晚上,王宏达破口大骂给她带上手铐,非法送至看守所。进门管教让她面墙骂下流的脏话,被关押期间学法炼功管教就打骂,遭受非人折磨。派出所所长王宏达逼她签字,并向家属强行勒索3000元。

张荣芬,女,38岁。2000年6月因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很多法轮功学员,正绝食抗议。在家的学员听说后6月19日不约而同地来到看守所大门前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被抓同修,却遭到非法抓捕被看守所非法关押57天。期间遭辱骂,尤其她们炼功时更甚。每隔15天“提审”一次,逼她们签保证书,舍利乡派出所王宏达向她家人勒索3000元作为出狱的条件。

2001年春节早上她正在家煮饺子,孙书记来说公社要办洗脑班,10分钟后派出所等人让她们都去,就说找谈话。到公社后舍利乡派出所所长王宏达问还炼不炼了,她说还炼。问完后就都走了,后非法将她送进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她还是天天炼功背法,管教总翻她们背的经文,翻着了就折磨她们。让她们“开飞机”,两手向后背,腰弯90度,头顶在墙上不让动,动就骂不堪入耳的话,不管管教怎么骂,就这样她们还是天天炼功背法。两个多月后把她们拉到纺织洗脑班,天天找谈话,规定每天上四堂所谓的课,军训,军训完后很累。晚上让她们看电视新闻,她们不看,因电视里说的都是假的、编的,不看也得坐到8点半才让休息。尤其早上一炼功,管教就敲门,看她们不听就进来,拽她们站在屋里说:明天再炼,就都别睡觉了,上走廊靠墙站着。”她们没听,早上还是炼功,管教就来3、4个人拽1人,看她们不出去就都走了。管教们去研究方案怎么对付她们。校长王风春早就下话:教官领我们出去跑10圈后让我们蹲下来再坐,100次。回屋时不让上床休息,每天折磨得不想动弹。3、4天才好点。后又被转至看守所。期间每周五翻监,让她们都出去,她们没动,周所长、马所长就一脚一个把她们从楼上踢到楼下,从屋里拉到走廊。7月9日来提她,问她签不签字,她说不签,那人说不签也放你。后将她放回。

2001年7月23日她向别人洪法,被恶人举报,巡警非法把她抓到巡警大队,逼她签字并说:“你现在签字就放你”,她说:“我只会说真话,不会说谎话。”后把她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11天后放回。

徐淑凤,女,40岁。2000年6月19日因听说在拘留所的大法弟子已绝食7、8天,她便去看望他们,很多同修都在门前等待。后来一车的警察把她们连推带拉的装进车,送至派出所。恶警问她:“去看守所干什么,还炼不炼功,炼就把她送进去”。她回答说:“你们超期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他们已绝食7、8天了,我去看望他们。”而且说以后还坚持修炼。就这样当天半夜2点多她被非法关进阿城第二看守所。为争取自由,进去后她便开始绝食,第5天开始给她们强行灌食,并将110警察也调来了,连踢带打,把她们按倒在地灌食,鼻子里被插的全是血,灌的食物是豆饼水、玉米面、米汤、酒、盐,味道特别难闻,警察的叫骂声,灌食的惨叫声不断,就这样在暗无天日的日子里她绝食9天,第10天被放回家。回来后听说她爱人被和平派出所卢继涛给勒索了1000元。

2001年11月6日她去北京天安门前高举横幅“法轮大法好”,这时一帮警察连推带打把她抓进警车送到站前派出所,让她们在外面冻了2个多小时,然后被关进派出所的笼子里,笼子里有很多人,半夜12点多钟,被送至房山派出所上刑,先是靠墙站着,然后撅着开飞机、半蹲、不让睡觉、用脚踢让她说出地址,折磨她一天一夜,没吃一顿饭。14日被送回阿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她要求释放,又绝食3天,被强行灌食3天。12月26日强行把她送进万家劳教所,刚到那就被关进小号,并强行洗脑,不让与任何人接触5天,后又把她送进洗脑班,期间只让坐在小凳子上,不准动,一天只限制上二遍厕所。吃的是发霉的玉米面、黑心的萝卜汤,玉米面里有鸽子的粪便,煤灰渣等杂物,而万家劳教所墙上的菜单上却写着四菜一汤。2001年6月18日她被放回。万家劳教所12大队队长张波向她爱人勒索押金3000元。几天后,她去要钱时张波说给队里捐款了。

(英文译文: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2/13/166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