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一天安门广场护法行

【明慧网2001年2月1日】 一、走出人证实大法

我是大法一粒子,尽管做了一点讲清真象证实大法的事,但一直未能走上天安门去正法。对比千千万万大法弟子舍生忘死用血肉之躯前仆后继走上天安门正法、护法。我太有愧了!那么我为什么不能走出去?根源是怕,怕失去可怜的名利情;怕承受不了。几次要走都未能走成,心里难受得不行。至春节前夕,我和伙伴终于冲破人的皮壳,踏上进京列车,一切是那样自然、平常。--心存正念走出人,另一番天地。

大年初一,我们几个大法弟子相约在金水桥,走进故宫展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大家一起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其场面感天动地。便衣将我们抓送天安门派出所,我们汇入更大粒子团中,大家共同高声背诵《论语》、《洪吟》,高喊“窒息邪恶!铲除邪恶!”后来警察开铁门,大家一起往外冲,势不可挡。但还是被困在铁栏杆围成的院子里,公安调来大批武警看守着。----大法弟子心声震撼宇宙,令邪恶胆战心惊。

二、闯魔关抵制邪恶

  下午,公安将我们60多位大法弟子分男女,用大客车送往平谷县拘留所.这里地处偏僻,也更邪恶。恶警们知法犯法,对我们大法弟子一个一个严刑拷打,威逼我们说出姓名、住址,我们心存正念,宁死不配合,姓名:大法弟子;住址:四海为家。它们威逼形式:
1、毒打:用木棒、铁棒打;用“爪子”抓;用脚踹。
2、吊铐:把我们双手铐上挂在门上,双脚离地吊起来。有的男弟子双脚铐上倒过来吊,恶警还要不停地悠门,越悠手铐越紧,很多弟子鲜血直流。
3、灌凉水:恶警强行扒下弟子的鞋,双脚固定在热管子上,双手铐住,从头上;从脖子里灌凉水,再打开窗用冷风吹,绝大多数弟子心存正念,闯过严刑拷打这一关。

恶警折磨大法弟子至凌晨两点半,才把我们推进牢房。为了抵制邪恶A8牢房女弟子老少14人组成一个粒子团,用身躯冒死顶住门,要求停止行恶,无罪释放。(牢门有两层,外层铁门它们能开,里层门铁筋构成,间距十公分)恶警成群进攻,打不开门,再换武警,还打不开,恶警们气急败坏,用铁棒砸弟子头,用手抓弟子头发和脸,前面3个弟子承受最大。3次攻不破后,它们想出更毒的办法,用灭火器喷。这也无济于事。

第五次,恶警用几块木板一点一点别开了门,它们从弟子头上身上冲过来,再次狠命铐住我们,把我们一个一个拖进院子里,用恶语骂着,取笑着,用皮鞋踢我们脸,给我们周身挂满灭火器的白粉,有的弟子付出了更多鲜血。但大法弟子无所畏惧的悲壮行为,足以使恶警窒息,他们害怕了,承受最大的几个弟子最先无罪释放。──人从来没有说了算过,人斗不过神。

三、闯出魔窟找差距

  绝食第四天开始灌食,实质是更邪恶、更残忍的折磨、迫害。恶警用“劳动号”(囚徒)凶狠的反铐住弟子的双手,有的铐上了脚镣,再把我们踹倒在水泥地上,强行插鼻管,再抓头发、拽手铐,把我们一个一个拖到院子里,再踹倒在地上,灌豆水,之后我被恶徒拽手铐倒退着跑,手铐深深卡进肉里。食管还在插着,我们无法讲话,只在心底里喊着:“窒息邪恶,铲除邪恶!”这一关,绝大多数弟子闯过来了。绝食进入第六天,我们陆续被无罪释放。----心存正念,闯出魔窟

我们这一次进京正法护法闯魔关,绝对不是我们个人修炼如何。我深切地真实地感受到了是师父时时刻刻在看护着,点悟着我们每一个弟子。每一关每一步都是师父的苦心安排,师父在继续为我们承受,在帮助我们一个一个闯过生死关,而我付出的实在太少太少。法正人间的时刻近在眼前,未能走出来的弟子还有什么借口再拖延呢?我们这一批弟子来自大连、山东、河南、安徽、威海、保定及南方省区。绝大多数是年轻弟子,

有的几次进京护法,他们的正信正念、浩然正气无私无我的境界,使我看到自己的差距太大了。我要尽快跟上师父正法进程,扎扎实实做好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的工作,走好每一步。

(大陆弟子供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