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法会发言稿:我找到了正确的路(译文)


【明慧网2001年4月5日】 我叫Walther Krickl. 五十四岁,从斯图加特来。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一日我开始炼法轮功。那段时间我还记得很清楚。我们是一个很小的炼功组,一个中国女学生教会了我们五套功法。炼功时我感觉到内心的平静。回家的路上在一个上坡时我的汽车没油了。前面还有二百到二百五十米的上坡路,这之后我就可以顺下坡路把我的车推到家门口。但我不知道我是否能把车推过这二百多米的上坡路。一个半小时以后我把车推上来了。我很惊讶,是谁帮我了吗?这个能量是从哪里来的?我明白了,一件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一个内心深处的声音告诉我,我找到了正确的路。

直到今天这条路也没有让我感到失望。我的健康状况越来越好。我的高血脂明显地降下来了。高出正常值很多的血糖也在两年之内变得完全正常。我的私人医生很惊讶,建议我检查血糖。但我看不出有什么必要做检查。这三年之内除了几次腹泄和感冒的清理身体的反应,没有任何其它的病。清理身体几乎总是有规律地发生在法轮功聚会之后。

在我家我是唯一的炼功人。虽然如此家庭气氛还是明显地好转了。我的两个女儿虽然已经感觉到了点儿什么而且也帮着收集签名,但是种子还没有发芽。一开始我总是过份积极地向她们洪法,觉得这是自己的使命,最后当然毫无结果。

哪怕我只犯了一个小错误,我的妻子和女儿都会批评我。很快我意识到,我只有通过给她们做出榜样才能让她们信服。不久就有效果了。我越来越经常地发现,虽然她们没读过师父的书,但都越来越多地用真和忍要求自己。这也告诉我,我走在正确的路上。

1995年厄运临头,我的公司破产了。作为负有无限责任的经营人我把我所有的私人财产赔了进去,失去了所有的一切。最后只剩下五十万马克的债。我对自己说:“跌倒了不是耻辱,耻辱的是不再爬起来。”通过一个负债人咨询处的帮助再加上一贯的俭朴的生活方式,我终于在年初把债还清了。我确信,如果没有法轮功和师父的帮助我走不出这个困境。为此我衷心地表示感谢。这段生活经历在我的生活中是很重要的,它对我的修炼帮助很大。

但当我回顾这两年在中国的形势时,我觉得我的厄运还不那么糟糕。中国的炼功人要承受多少非人道的迫害。从失去工作,失去财产,到劳教所里的巨大的精神压力和可能导致死亡的残酷的迫害。当我读来自中国的消息时我非常悲伤。我所能做的,能给予他们最大帮助的是走出来洪法,正法,告诉公众真相,给他们解释中国发生的事情。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在斯图加特办了两个洪法日。我们还负责两个炼功点的炼功活动。在上一次签名活动中我们收集了1500个签名。在洪法和正法的初期我用旧的观念衡量事物。但我们从来没有为自己的利益而要求过什么。这不是参与政治。这是为了人间正义,反对人权侵害。这是对人的尊严,信仰自由的要求。

我懂得了,为了提高心性每天都得身体力行真,善,忍。我知道我离圆满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有时候我觉得我刚刚开始修炼。当我又过了一关,又通过了一个考验时,我觉得心里很高兴。当我对什么不满意或坏思想出现时,我就马上问我的心,每次我都能得到正确的回答。

我很高兴我在这个最困难的,魔难最大的时期得到法。师父说:“不能掉以轻心,还要继续深入地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在圆满这条路上真正地走好你的每一步。”最后我想引用师父的一首诗。

心自明

法度众生师导航
一帆升起亿帆扬
放下执著轻舟快
人心凡重难过洋
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
坚修大法紧随师
执著太重迷方向
船翻帆断逃命去
泥沙淘尽显金光
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
待到它日圆满时
真相大显天下茫

我祝大家清醒地、堂堂正正地走在圆满的路上。 谢谢大家 。

(2001年3月发表于欧洲日内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