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万事兴

一个家庭主妇修炼大法的体会


【明慧网2001年7月31日】我今年25岁,和先生已经结婚两年,有一个一岁的女儿和另一个将要出世的孩子。几个月前我还是一个职业妇女,因为先生上班单位福利的关系,让我们一家人有机会在国外陪先生读书一年,这几个月中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家庭主妇。这次在DC法会上师父又再一次让我感到每个人都该利用自己的环境证实法,所以我想谈谈我们这对年轻夫妻如何因为修大法圆融着我们的家庭。

在一般人的眼里我可以算是一个完全没有独立权的女人,我现在没有半点积蓄,和先生也商量好在第二个孩子出生后自己在家带孩子。很多朋友都觉得我很傻,甚至认为我念到大学是一种浪费;曾经我也因为大家的关心,让自己心里有些大才小用的疙瘩。然而因为大法,我现在却感到自己是一个十分幸福的人。在现在的社会里,男女性别能规范的事情已经很有限了,女人开始外出工作,和男人一起分担家里的经济压力,男人也可以像女人一样穿耳洞、穿裙子。同性恋的存在,让我们不得不接受许多变异的价值观。

现在的女人或男人在我看来都是活的很辛苦的。一个女人在工作时是用一个男人的标准在衡量她的成就。所以我们往往看到了成功的女强人,也知道成功必须付出的代价,但现代人「向钱看齐」的观念依然鼓励着人们忘记自己的本份。

在来美国之前,我是一个工作时间正常的职业妇女,即使生了孩子,为了想给家庭未来更好的环境,加上娘家妈妈没有上班,我毅然将孩子托给了母亲,每天利用下班几小时和孩子聚聚后回家睡觉。到了美国之后我傻眼了,我才发现我一点也不了解我的孩子;我也不会做饭;更不懂如何料理一个家。起初的一个月我也因为把在台湾所有积蓄全部换成美金存在先生的户头里,有时也很爱计较他买了什么而我没有,深怕自己吃了亏,完全没有一个修炼人该有的样子。还常常自己觉得自己委屈了,放着好工作不做来美国做一个台佣,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要我一个人负责,先生除了念书也没空陪我们,让我那时满肚子牢骚。后来我回了一趟台湾,重新审查了一下自己,因为持续的学法让我找到了问题的症结点。两个月后我拿起电话主动告诉先生我愿意再带孩子过来陪他把书念完。这一次回来虽然才一个月,我却因为自己心态上的改变,很快就得心应手了。

我父亲因为是一名大陆老兵,在一些观念上还算传统。从小他很喜欢教我怎么做好一个女孩子,然而随着社会文化的改变,父亲的叮咛早已抛到耳后,满脑子想的是如何和人竞争。对待自己那时的男朋友也很刻薄,常常用我的标准衡量他,觉得我一定可以把他调教成现在文艺作家写的「新好男人」。然而即使我现在结婚了,我的先生也从来没像过书上写的那样完美。一个修炼的人在面对一切事时都要明白不是偶然的,在回台湾的那阵子,我体会到师父在美国讲法中说的「其实男女之间是刚和柔的关系」、「男的属于阳刚,女的就属于阴柔,刚柔相合在一起,保证是非常和谐的。现在不是男人喜欢欺负女人,而是这个社会败坏了,无论男人女人都在欺负别人,同时出现了近代的阴阳反背。」我回顾我自己从来没做过一个好妻子、一个好母亲,更别谈一个修炼的人,师父给我安排的不就是一个「返本归真」的好环境吗?因此我决定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利用这剩下的几个月好好做一个女人该做的事。

很多亲友劝我别笨了,他们用现在的道德观念期待我能自立自主,我心里能明白他们的好意,但也可怜他们,因为他们已经不相信维系一个家庭的是「道德」而不是「金钱」。这一次我再来到美国这片土地上,我告诉我自己,能做好一个家庭主妇也是修炼。我认真的研究食谱,耐心的照顾孩子,尽力配合先生念书、工作的时间。我因为不会开车,大部份的时间就待在家里和一岁的女儿学法炼功。晚上等先生下班回来带我们出去炼功、洪法。对物质的欲望我也自然而然的减少了,我不再担心经济大权在谁手上;和女儿的感情也越来越好,现在她十分依赖我,我不但不会没耐心反而告诉自己那是因为我的场好。因为我的改变,我的先生也不同了。他对这个家越来越有责任感,有时也主动协助我整理家里。前阵子因为听到关于大陆学员捐钱印大法真相资料的事,让我们很受感动,我提议把两人的手饰,包括结婚戒指当掉拿去做大法的事,先生也无异议的配合了,这让我感到我们之间的感情比过去更好,在回家的路上我们走得更近。

现在我也明白我该如何教育我的女儿。很多的现代父母都苦于不知该如何灌输孩子正确的观念。有些有修养的父母也会教导孩子「吃亏就是占便宜」,可是时间久了,孩子受的委屈多了,最后连父母都看不下去,跳出来和老师算帐了。我相信在整个大环境都败坏了的情况下,若是没有一个确切的规范指导我们,再好的人都会随波逐流的。可是在师父的「转法轮」书中,师父已经很明白地告诉了我们宇宙的理和做人的原则,我相信因为我们对自我的严格要求,就是给孩子最好的身教。不仅如此,我也把她当作一个小弟子,做错事就跟他说师父的话,每当我们念师父的洪吟给她听的时候,她就好像听到美妙的音乐一样闻声起舞;要洪法时,我们也从来不把她落下,结果经常就因为人家看她可爱而来接近我们让我们有机会介绍大法。

很多人或许不能理解为什么在大陆有这么多的人为了讲一句真话愿意抛家弃子。这些人难道不爱家吗?我相信他们是爱家的,同时我也相信他们不但爱家更爱国家,他们希望政府这个大家庭不要因为少数的几个人而让后来的历史写臭;他们同时也为了下一代创造了一个明辨是非的环境,这些人怎么可能不爱家?

和别的弟子比起来,我所经历的考验其实都很简单,但在许多忙碌的现代人中,我所拥有的也是他们一生想追求也追求不到的。我明白如果不是大法使人类的道德回升了、观念归正了,现在的我还是一个爱抱怨的家庭主妇:我会担心我的先生有没有外遇?我会担心我的经济来源。因为我不信任他,即使我已经嫁给了他。我成长中的经验已经让我不轻易相信别人了。我也会担心我的女儿,怕她身体不健康,怕她调皮弄伤了自己,因为她是我的孩子,我把自己的未来寄托在她身上。现代的人谁不这样困扰自己?所以人开始走向了反向。为了怕被辜负了,宁愿一个人孤单,却也同时放弃了与人真诚相处的机会;为了怕麻烦、怕孩子不孝顺,宁愿养宠物填补空虚,却失去了体会无私付出的经验。我相信一个人的心是最难改变的,但在大法里像我这样的例子有千千万万。因为相信大法,我体会到我得到的比失去的多的多。

我在学法前也和一般人一样在坊间热门的EQ书中构想自己的未来,却忽略了真正的问题,也不知如何真的改变自己,常常碰到矛盾时心里就是放不下。我也看到很多女人在时代的潮流中迷失了自己,回过头来懊悔那永远的遗憾。中国人有一句话叫「家和万事兴」,在大法里,这就是我们家的写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