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自己的路 做名符其实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八月五日】修炼已经四年多了,在四年多的修炼道路上磕磕绊绊的走到了今天,我越来越感到大法的威力和威严,感到做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无比神圣和责任的重大。

一九九八年三月七日我拿到《转法轮》时,还以为这是一本谈论气功的书,但当我打开书,翻到〈论语〉,看到的第一句话是:「佛法是最精深的」。讲的是佛法?我震撼的久久盯着这两个字不放。从看到这一句话时,我就接受,就要修,就坚定。但走到今天我发现,每天依然有对大法坚不坚定、坚不坚信的考验问题。当初我坚定,今天我依然坚定,就象表面看都是一块钢,可是钢的成份却变化了,它的坚硬成度真的不可同日而语,而使我越来越坚定和坚信的力量源泉就是这部宇宙大法。

精進不停、慈悲众生

记的我没修炼之前,曾经想过,要是能生活在释迦牟尼时代,听他亲自讲法该多好啊,我从心里羡慕他的弟子。现在我成为了师尊的弟子、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将来人会怎样羡慕我们呢?他们会把我们今天的事迹当作神话故事传,也许他们会说,我要是生活在那个时代,一定会非常珍惜、非常努力的。而我就处在这个时刻,我应该怎么做呢?我珍惜了吗?

师尊在《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说:「要配的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啊。那是宇宙中再也不会有的,开天辟地也就这么一次,宇宙的开天辟地就这么一次。」

从来没有过,也永远不会再有。师尊的这句话无数次的强烈的震撼着我的心,每当我想起这句话,就无地自容,感到非常的惭愧,因为当我不精進的时候就是我没有珍惜这个万古机缘、没有对众生负责。我没有资格和权利说:「噢,我知道我不精進。」既然知道自己不精進为什么还不精進呢?我属于依盼我的众生,属于新宇宙,我没有权利不精進。

师尊在《精進要旨(二)》〈理性〉中说:「你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已经为大法、为大法的修炼者、树立了最最伟大而永远的威德,当历史走过这一页时,留下来的世人会看到你们的伟大,未来的神会永远记着这伟大的历史时期。」在我享受这个无比荣耀的令宇宙众生羡慕的称号的时候,我问自己:配不配的上这殊胜的称号呢?

师尊在《导航》〈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中说:「我知道学员如果去承受的话,那就很难走过来了,所以我只能让学员去承受人所表现出来的邪恶,而这个实质的东西,我就把它承受了。」明慧网上有一篇文章中写道,有弟子看到,师父浑身钉满了九寸长的钉子,浑身的血都不得不换掉,正神们跪在地上哭泣。师尊在「七•二零事件」以后所承受的更是无法言表。我应该怎样做才能配的上师父这样的承受呢?!

我看过明慧网上的一篇文章,一位弟子说,师尊一直在想怎样才能让那些不精進的弟子赶上来,最后师尊想到一个办法——替他们喝毒药。一个碗有多大呢?象人间八百层楼那么高!这是师尊为不精進的弟子所承受的。

有的时候,自己的念不够正,我马上提醒自己,要使自己的一切念必须都得正。我想到,当弟子没有把自己当成修炼的人,而让邪恶去质问师父:「这是你的弟子吗?他怎么连正念都没有呢?」我告诉自己,绝不能让师父因为我而受到邪恶的羞辱。从有了这个念头以后,无论我出了什么执著心,都要求自己立刻向内找,不给邪恶可乘之机。

师尊在《转法轮》里讲到:「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过去我认为法轮大法是宇宙的法,我没有修边缘小道,我一得到《转法轮》就是得到高层次的法了,现在我才明白,那只是進入了正法门,而要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必须不断的学法,不断的提高层次,一步步的按照师尊安排的修炼道路走过来。师尊在《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讲到:「大家有许多事情还做不好,我告诉大家,其实就是忽视了学法。因为你们还在同化法的表面是需要不断的提高的,你在不断的提高的时候,就要给你安排那些所要修去的东西,每一个境界有每一个境界中的状态,如果你停在那里,那肯定就会跟不上正法的形势了。」我当时一下子泪流满面,我知道自己学法不够精進,那么我应该达到的境界就没有达到,达不到我应该达到的境界,就跟不上正法的形势,就做不好我承担的那部份大法工作,就给法带来损失。

向内找、邪恶自灭

师尊说:「恰恰我们人有了这个物质空间的这双眼睛之后,就能给人制造这样一种假相:让人看不见。所以过去讲,人们看不见的不承认,修炼界历来认为这种人悟性不好,被常人的假相迷住了,迷在常人中了,这是宗教中历来讲的这句话,其实我们看也是有道理的。」(《转法轮》)

有时碰到一件事,从人表面的理来看自己是对的,也许事后看自己也是对的,这怎么找自己啊,错都在别人那里,自己完全对,这个时候是最难向内找的,我常常碰到这种事。我告诉自己要听师父的话,不管别人怎么样,自己要守住心性。其实「不管别人怎么样」这一念已经是向外找了,已经是人的念头了,所以即使当时能把心放下,还是会时不时的翻起来,甚至会忿忿不平、牢记心中好长时间。我发现虽然我向内找但找的很辛苦,修的很辛苦,可是我起起伏伏没有彻底改变这个状态。

通过不断的学法,是法理使我从骨子里明白:这些事情发生的本身什么也不是,重要的是借这件事告诉我,在这个阶段我应该修掉什么执著,应该升华到哪个层次,应该明白哪个法理。即使是听到关于别人的什么事情也都是要我悟什么或者在点化我什么,要我去掉我的执著。师尊在《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圆容的〉中说:「一个修炼者所能遇到的一切都会与你们的修炼、圆满有关,否则绝不会有。」当我明白了这个理时,我还会去说别人吗?现在想起来都觉的很可笑,觉的自己在常人中迷的太深。

有时,当一件事来临时,如果我过的很艰难,总是回想事情的枝枝节节而跳不出人的理时,我就问自己:「神会这样想吗?佛会这样吗?」回答自然是否定的,于是我就能走过来。

我看了很多遍《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圆容的〉这篇经文。师尊说:「修炼人要放弃常人的一切心、一切理,才能修到高层去,才能跳出与宇宙相反的三界。」我遇到的任何一件事,都是在考验我要做人还是要做神,能否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放弃用肉眼看到的、用人心体会到的一切,而用宇宙高层的正法理来对待。当然,现在说起来很轻松,而过关时那种痛苦的心性考验就是在去掉那根深蒂固的人的观念。去年有一次我的常人心太重放不下,修炼三年多以来,我第一次居然什么也没干,在床上整整躺了一天半。我被自己放不下的人心击垮了。常人和修炼人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常人要努力追求才能得到,而修炼的人必须要全都放弃才能得到,这个全都放弃指的是放弃自己全部的执著。现在回过头来一看,那关其实什么也不是,能被击垮的是人,正神是不会被击垮的。

其实,邪恶怕的就是我们向内找,它们总是以我们还不够正为借口来迫害大法弟子。如果我们人人都向内找,它们不但找不着迫害我们的借口,而且它们找不到在这个宇宙空间中存在的借口,它们必须自灭。往往几层人的观念去掉之后,发现自己的思维方式离人远了些,离神佛近了些,在法理上认识的更清楚些,对法就更坚定些。

痛改小脾气,体悟「忍」的快乐

记的刚得法时,我看到《精進要旨》〈何为忍〉中的「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我想不气不恨那叫什么忍啊,想发火又不敢发火,忍气吞声那才叫忍。过去我常常对一位同修做的事情不满意,每一次火冒三丈的电话打过去就把好多德主动送上门去。我去年多半年几乎天天给这位同修送德,他都笑呵呵的领了。我自己的心性次次守不住,就是偶尔忍住了,也是忿忿不平,把火发泄给另一位同修。

直到这两个月我才认识到,在我的小脾气的掩盖下躲藏着各种各样的执著心,能够想象的到的执著心都包括。我的脾气成了它们不被销毁的最好的庇护所。在我的记忆中可以追溯到我五岁时就盛气凌人的命令比我大很多的人做事情,母亲不止一次的责备我教训父亲就象教训三岁的孩子,除非我认同的事,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管的了我。直到我看完了第一遍《转法轮》时,我对自己说,这下可好了,现在有人能管的住我了。

师尊《法轮佛法(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中说:「人在生气的时候,我告诉你,千真万确是魔性。为什么呢?有人想了:我是为了好事,我是为了教人家学好才发脾气的,我是为了叫人家做好工作才发脾气的。那也是魔性,也叫以恶治恶,因为你是利用魔性叫别人做好事。」有一次,一位同修做的事情令我不满意,我就一股火顶上来。于是我坐在那里,细细的体会着自己发火时的状态,我发现自己原本条理清晰的头脑被冲昏了,该做的事也做不下去了,心里堵着很大的一团东西。我因为生气而无法继续做好大法的事情,谁会高兴呢?我第一次清醒的明白,我的这种状态是破坏大法的魔最高兴的,魔就是利用我身上的魔性来干扰我讲真相和发正念。我每天发正念清除邪恶,为什么不坚定的铲除自己身上的魔性呢?我开始找我发火的原因,于是我发现了发火只是表面现象,其实那时候就是自己的某些执著心被触动了,它就跳出来了,这个时候正是清醒看透它们和销毁它们的最好时机。

后来我静下心来向内找,很快找到了自己几十年的一个问题,就是遇事首先要埋怨别人。我很快清理掉这个不好的念头,保持了正念。从此,我尝到了向内找的甜头。后来我又经过了几次别的考验,都顺利过了关。这时我才体会到了师尊说的「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精進要旨》〈何为忍〉),我很难用语言说的清楚那种感觉,那不只是心如止水,而且是一种快乐,一种修炼人才有的「忍」的快乐,这种快乐是因为我用法理破了自己的迷。

一切威力都来自法中

有一次,我看《转法轮》,看到第二讲「关于天目的问题」,其中有一段话说:「过路的师父一看见你炼的挺不错的,天目已经开了,缺个眼睛,就演化一个给你,这也算你自己炼出来的。」这一段话我看过无数遍,背也背下来了,可是那天却不同,我浑身震了一下,我又重复看了一遍:「这也算你自己炼出来的」。看到这儿,我突然明白了:师父给予我们的从来都是默默的,都算是我们做的,而我常常把恩师给予的、大法给予的智慧、能力和我所不知道的一切都心安理得的算在了自己的功劳簿上……。我惭愧的哭了。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师尊今天要我做什么,那在久远年代就开始安排了,所以我所具备的一切应该具备的能力都是天意,就是师父的意思,如果我有天赋那是天赋给我的,就是师父给予的。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要清醒的摆正自己和师尊和大法的关系。

过去我觉的自己的能力用到头了,怎么可能会更好呢?那是人的观点,人的理,没有错。现在我觉的大法给予我无量的智慧,我的能力永远也用不完,一天会比一天强,一天会比一天好,因为我是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只要我在法上精進,每天按照师尊给安排的路走,修炼层次不断升华,智慧就应该越来越大,能力就应该越来越强。实践证明真是这样。

发正念,一个不动就制万动

发正念,刚开始我发正念时的表情好象要和谁拼命,一位同修说:「看你鼓着腮帮子,你可真用劲啊!」我想消灭邪恶就得全力出击。另外一位同修对我说:「发正念时要有慈悲之心。」我反驳说:「对邪恶还需要什么慈悲之心?」后来经过学法,尤其是多次看了《北美巡回讲法》以后,我越来越清楚的看到另外宇宙空间的破坏大法的旧势力,如果按照它们的标准去更新宇宙,那个再造的宇宙还是不正的和充满了「私」的,那么再造宇宙还有什么意义呢?我又想到了自己的修炼前后的变化,如果没有法轮大法的洪传,我将随着人类道德败坏下去。最可怕的是,人根本就不知道。

这三年来邪恶的旧势力以「考验」为借口,指使低层空间的邪恶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干扰着师父正法,干扰着世人得法,它们的一切手段都证明了它们是邪恶的,它们只有被销毁这一条路。当我从法理上对邪恶的本质认识的越清楚时,我越明白发正念的重要性,我发正念时的心态越平和,威力越大。每当这个时候,都有一股洪大的慈悲笼罩着我,这种慈悲让我泪流不止。

发正念前清理自己是非常重要的。有的时候我正在做大法的事情,闹铃声提醒我时间到了,虽然我已经盘上了腿,可是担心我正在思考的问题被打断了,发完正念是否还能继续刚才的思路。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是我想到了师尊在《精進要旨》〈道法〉中的那句话:「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我清理自己就是清理覆盖在我本性上的灰尘,当灰尘越来越少时,我的本性显露出来的就越多,所以清理自己用的那五分钟不但没有影响我做大法工作,而且保证使我做的比刚才更好。

越是时间紧任务重时,越要静下心来发正念,这正是考验我是修炼的人还是常人。好几次,我都感到时间太紧了,事情干完了再发正念吧,每小时发一次正念,那事情都耽误了。其实正相反。讲真相是为了让人们能够不被邪恶蒙蔽,而发正念是清除邪恶,清除掉背后的因素,世人才能更容易被救度。当我明白这个理时,我不再把发正念当作是一个任务。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跟随师父,不仅仅为了自己回家,而是要跟着师父做正法这件事。

当我修好的一面断开时,又得从人的这面开始修,这时状态就没有快断开时那么好,所以这个阶段更要加强学法。这时往往发正念状态差一些,发正念时会突然考虑起其它的大法工作和其它与法有关系的事情,我马上把这种思路拉回来,心里说:「先把给我思路拉开的邪恶因素铲除。」表面上看,我也没有想不好的事情,我在想大法的工作啊。可是不行。为什么不行呢?我现在应该做什么?发正念。而我想的是什么?与发正念不相干的事,那么也就是说在这个特定的时间里我没有去清除邪恶,这不严重吗?这恰恰是邪恶狡猾的地方,它们用貌似很正的念头去干扰我清除它们。所以在这期间,任何出现的与发正念无关的念头都是干扰,都要立即毫不留情的清除掉。

师尊给我们除恶的口诀和能力,这是师尊给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特殊任务和殊荣,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珍贵。在此让我们再回顾师尊的教诲:「要配的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啊。那是宇宙中再也不会有的,开天辟地也就这么一次,宇宙的开天辟地就这么一次。」(《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师父,我一定要努力走正自己的路,做一个名符其实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不妥之处望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