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正法之路──美国西人高中生制作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纪录片


【明慧网2002年8月5日】师父好,大家好!我是来自费城的弟子,最近刚高中毕业。我修炼已经两年了。我想借此机会向大家汇报我在过去六个月中正法和弘法的经历。

学校要求学生做一个毕业项目。我就交了一个制作大法在中国遭迫害的纪录片的计划。我感到制作这个纪录片是我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师父给予了我这么多,使我提高了心性,净化了身体,还给予我参与洪大宇宙正法的历史责任的机会。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现在应该做我应做的。

当我知道一月底要开纽约法会时,那与我交计划相隔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我觉得这次机会非常难得,因为我可以为我的纪录片拍摄一些资料片。一些事情让我感到我必须用正念去对待这件事。首先,我的父母并不修炼,也从来没有见过其他的修炼者。其次,法会的最后一天刚好占用了我的上课时间。第三,我需要得到学校的批准,让我能够把摄像器材带到纽约。当我征求父母的意见时,我有点不太清楚他们会怎样回答我,让我惊奇的是,他们完全支持我这次旅行。当我去借学校的摄像器材时,我也得到了满意的答复。我觉得我一定不虚此行。

去参加纽约法会的这一天终于来到了。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法会,我不很清楚我期望什么。但我就是知道法会一定是不凡的。当我把摄像器材带到会议大厅时,我有点担心摄像机里的电池是否会坚持到法会的结束。站在我旁边的同修说:“如果你不想电池会用完的话,它就不会用完,你会给它充电的。”听完,我马上清除了我脑子里所有的疑虑。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可以肯定,我的电池一定会工作得很好的。我感到我溶于了法中,我完全在按照师父的安排进行录像。第一天法会后,我采访了两位去天安门广场证法的西人学员。法会结束时,我已经为我的纪录片收集到了有用的资料。下一步是怎样去剪辑纪录片。

当我在学校开始剪辑纪录片时,我的同学一直都在观察我。通过观看我剪辑纪录片,他们知道了中国政府对法轮功镇压的真相。在看了充满和平的功法和我采访的学员的泰然自若的神态后,真相就象指航灯一样照亮着前方。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说:“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在纪录片的解说词中,我需要引用师父在《我的一点声明》里的一段话。我想让一位亚裔男士为我配这段音。我找到了一位刚从中国来的男士帮助我。这是他来美国的第一年,他花了大量的时间学会怎样正确地把那段话用英文讲好,功夫不负苦心人,他在讲那段引文时讲得非常好。

在制作纪录片过程中,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当我与指导老师谈到对此纪录片的实际看法时,他有不同的意见。我的指导老师认为如果我不把中国(江泽民)政府的看法放进纪录片中,这部纪录片就不会令人满意。我不想剪辑完的纪录片偏向中国(江泽民)政府,我也不想有任何对大法不好的观念在里面。但是,我觉得一般人能更好地通过对比被迫害与迫害的双方──大法与中国(江泽民)政府,来了解大法的真相。开始,我想让中国(江泽民)政府看起来非常可怕,让大法看起来绝对的辉煌。然而,在反复思量之后,我得出了不同的结论。一个同修告诉我:“如果你在纪录片中放上中国(江泽民)政府对镇压法轮功的谎言,那么你的纪录片就在帮助传播谎言”。这完全违背了“真”。如果我的纪录片不能完全地同化我对“真善忍”的理解,那么,我会让师父和大法失望的。最后,我没有加多少中国(江泽民)政府的看法。我的纪录片集中在来自世界各国的人民对大法的赞扬和中国(江泽民)政府在镇压法轮功上的孤立这两方面。在一般人的纪录片里,清楚地告诉双方的看法是可以接受的。然而,洪法的纪录片就不能顺从常人的规矩。师父在《随意所用》中说:“宇宙的法怎么能被人类的文化所规范呢?只要能讲清法理,我就打开人的文化,破开那些规范与束缚,随意所用,为表达清楚大法,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这部纪录片把我与正法紧紧连在一起。我相信每一个修炼者在常人社会中都有自己的特长,比如,有些人擅长化学,有些人擅长使用照相机,但我确信我们拥有了所有能在这个重要时候能够运用的一切能力。我认为我们都应该走出来,利用我们所学到的一切知识与技能来帮助众生摆放他们的位置。否则,为什么我们各自具有这样的能力呢?在我的眼里,修炼中的任何一件事都不是偶然的。师父在《证实》中说:“那么做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弘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没有这洪大的佛法就没有一切,包括宇宙最宏观到最微观,以至常人社会的一切知识。”

洪法一直是我修炼中最重要的事。在我内心深处,我总是感到自己的个人修炼并不是第一重要的。我相信在修炼中我们必须做好师父告诉我们要做的事,象学好法、讲真相、发正念。坦白地说,我到这个世上是来帮助师父救度众生的而不是为了我自己的圆满。师父在《致纽约法会的贺词》中说:“历史的今天,大法赋予你们救度众生的使命;历史的将来,你们纯正的一切就是大穹成住不破的保证。走好你们的路,得救的生命将是你们的众生,你们所做的一切就是成就你们圆满的一切。”

我相信只有当我们完成了我们的使命,我们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才能达到大圆满。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道:“所以大法弟子的责任哪,不是为了个人圆满,而是在证实法中救度众生,那才是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那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的伟大之所在。”我认为如果我们只偏重修炼中的三项主要责任中的任何一项时,那么我们的洪法效果都会极大地受到损害。讲真相却一直是我所注重的地方,但并没有影响我学法、发正念。

我希望同修能够对正法更加坚定。我感到在有了这次制作纪录片的经历之后,我更强烈地感到大法在人间的体现,发正念的无比强大,尽管在这个表面空间也许没有很大的变化。在读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经文后,我体会到发正念不仅仅是一种我们用来铲处邪恶的有效的能力,在经文中,师父说,“其实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没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就认为没有功能。但是无论能否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动真念时都是威力强大的。因为我们是修正法的,对于善良的生命和世人都要爱护与救度,所以做任何事都要用善的表现,但对于操纵人破坏人类的邪恶生命的处理也是在保护人类与众生。大法洪传,救度一切众生。”

如果大法弟子能够讲清真相以救度众生,如果我们能使人们从迷中觉悟过来,那他就是超常的事情。发正念在清除邪恶的过程中具有绝对重要的作用,然而,我们不能低估我们在常人社会中的能力。我相信许多变化已经按照它的既定轨迹发生了,并不是我们所作的每一件事情都发生在另外的空间。此时此刻,变化正在我们这儿发生着。

以上是我有限认识。如有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2002年华盛顿DC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