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出我见证的历史画面:正气之歌


【明慧网2003年11月25日】当我动手整理身边同修的正法小故事时,真的为他们在正法路上谱写的一曲曲正气之歌而感动而震撼。他们的故事感召着我们,给我们力量和智慧,让我不禁要拿起笔为这些无私无畏、坚不可摧的同修而歌。

(一)正念脱险

2002年春天的一个晚上,同修小春和爱人大勇带了几百份真相资料准备到河那边的村庄发放,因为河那边几乎没有大法弟子,人们很少闻知真相。

到了村子,他们挨家挨户发放,当资料发了一半多时,遇到这样一户人家:从墙外听,院子里面人很多,人声杂乱,吵吵嚷嚷。小春对大勇说:“咱们多给他们一些,让这个院子里的人都知道真相。”于是两人隔墙向院内投放了许多真相资料。谁知,这院子里全是警察,正在破一起重大入室抢劫案。这下可好,警车、摩托车全部出动,冲小春和大勇他们追来,警察还打手机,要增派警力,企图戒严该村抓捕小春和大勇。

小春他们跑啊跑,跑过一条河又一条河,穿过一条小巷又一条小巷,后面的警车和摩托车车灯照得很亮很远,几乎到了能照到他们奔跑的身影的距离。他们终于跑出了村口,前面是一片麦地,麦苗长了一尺来高,于是两人急中生智钻进了麦地,爬在浇麦用的水渠沟里(刚好沟里没水)。

警车在他们爬的那块麦地地头停下了,只听一恶警说:“怎么没人了?刚才还看见他们,我相信他们走不远,一定在这块麦地里。”

恶警的话听得真真切切,可小春和大勇并没有动心,而是小声互相鼓励并在心里发正念:“我们是在做救度众生的神圣大事,决不能被抓住!”

这时,天一下子变得漆黑一片,而且突然刮起了一阵风,就这样,小春和大勇在漆黑的夜幕下,在吹动的夜风中,在麦地的水沟里一寸一寸挪动到一步一步弯腰走,终于闯出了这片麦地。

剩下的一部分真象资料怎么办呢?他们没有回家,而是智慧地从另一片麦地绕过去,在村的另一头发完了资料。当他们远远看到那辆警车和摩托车还在抓他们时的那片麦地地头时,都在心里说:“你们就这样等吧,我们可是先走了啊!”后来增援来的警车把整个村子都包围了,村民都不得随便出入,就连那片麦地也开始搜查,而那时我们的同修早已踏上归途顺利地返回了家。

(二)小弟子挫败恶警

小弟子名叫盼盼,6岁得法,今年12岁,是个很可爱、懂事坚强的小女孩。她于2002年在自家正气对恶警的故事在我们这一带广泛流传。

由于盼盼父母多次进京证实大法,先后被非法关押罚款(现在已回家),所以一到敏感日子邪恶之徒就开始到她家骚扰。2002年10月“十六大”召开期间,一群恶警又来到她家骚扰,正巧她爸爸妈妈下地劳动没在家。恶警们见家中只有一个孩子,更加猖狂放肆起来,开始翻箱倒柜搜大法资料,小盼盼边发正念边大声撵恶警们走,恶警就是不肯走,因为他们翻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一张资料(资料早已转移到安全地方了)。

这时,小盼盼冲到院子里大喊:“今天我在此正告你们:如果你们还不走,我可喊人了,我奶奶、叔叔、大娘都在这块儿住!”其中一恶警凶狠狠地说:“你敢喊,我就把你装上警车拉走!”小盼盼并没有被吓住,她威严而有力的说:“是你逼我喊的!我真喊了——叔叔、伯伯、大娘、大婶、哥哥、姐姐快来抓小偷啊!我家大白天遭抢劫了!”

恶警被这一喊吓得心虚了,说:“本来我们是抓你爸爸进转化班的,可现在你反倒喊人来抓我们,这不成了反抓捕了吗?小小年纪反了你啦!”这时一女警提议:“我们走吧,不要跟一个孩子纠缠了。”而为首的恶警仗着手中有武器就是不走。正在纠缠中,小盼盼的爸妈从地里回来了,恶警更来劲儿了,欲把小盼盼的爸爸抓走。小盼盼和爸妈一起开始给他们讲真相,最后小盼盼还厉声正告他们:“如果你们再来骚扰我家正常生活,如果你们再敢来抓大法弟子,我就让你们天天头痛,时时头痛,痛得满地打滚,哭天喊地!”

从此,恶警再也没有去过她家抓人或骚扰,也没有去过当地大法弟子家。据说,当这些恶警一产生抓大法弟子的念头时,头就痛得剜心透骨,象有人在念紧箍咒一样。

(三)警车开来,他正念应对

2001年春节前夕,恶警开始大面积抓捕坚定的大法弟子。小郑是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同修,那天,小郑在自家房上扫雪,远远看见一辆警车向他家疯狂扑来,来者不善,他知道是冲他和修大法的爱人来的。

这时,小郑放下扫帚,沉着冷静,调整好心态,席地坐在冰冷的房顶上,盘腿打坐,立掌发正念。当时他一点怕心也没有,心里很稳,发出的正念特别纯净、特别坚定,他相信那一刻操纵恶警的另外空间的邪恶被他全部灭尽了。

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当那辆警车刚停在他家房后时,正巧村治安主任在此路过,这时村主任死死拉着一警察的手说:“走!到我家喝两盅去,暖暖身子。你们别去找小郑了,他家没人。”村主任拉着警察的手不放,没办法,他们只好去了村主任家。酒桌上,村主任一直在夸小郑夫妻学大法后如何好:不就是劳动之余炼炼功嘛,以后别来村里找他们麻烦了。警察们喝起酒来就很投入,早把抓捕大法弟子的事忘在脑后了。

其实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警察们再也没有骚扰过同修小郑一家。当你走得正、正念强时,师父真的能为我们做一切。当我们问小郑坐在有积雪的房顶发正念冷不冷时,他说:“那一刻,我一点都不感到冷,而且浑身象有一股热流涌过,完全被强大的能量场包容着,很舒服。师父真的时时刻刻在保护着我们并为我们承受一切啊!”

(四)到镇派出所发正念

2001年国庆前夕,我们这里的好几位骨干大法弟子都被抓到镇派出所,被恶警们用手铐铐在椅子上,日夜不停地进行邪恶洗脑。

同修普慈知道后,决定只身去派出所发正念,在邪恶的老巢里大战一场。她去前一直在学法,正念特别强,她相信自己既不会出问题,又能给同修打入正念,更重要的是把那里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全部灭尽。

她是大白天骑一辆摩托车只身堂堂正正走进派出所大门的。一进去就有警察拦住问:“干什么的?”同修普慈智慧地说:“来办户口的。”“办户口的还没来,你下午再来吧!”

普慈在心里说:“师父啊,我不能走,我还要发正念,快帮帮我!”这一念一出来,普慈的摩托车怎么也打不着火了。她知道是师父安排的,让她在这邪恶的老巢里有更多近距离发正念的时间和机会,于是她用坚定的一念清理着这里所有的邪恶,并给同修打入正念和力量。

她知道摩托车并没坏,只是在给她充分发正念的时间而已。二十分钟过去了,当她感觉已经把邪恶因素全部灭尽时,摩托车竟自己启动了,她骑上车顺利地离开了。

恶警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大法弟子敢只身在邪恶的心脏里发正念除恶,更没有想到那几位大法弟子用正念把手铐挣脱开,在半夜离开了那里。……

一首首悲壮的正气之歌在天地间回荡,一幕幕感人的正法画面在天地间永存。这是一群慈悲、正气、无畏的正法弟子。而他们却是亿万大法修炼者中普通的一员,正是千千万万个“普通一粒子”汇成了正法洪势的浩浩荡荡,波澜壮阔,令邪恶闻之心颤,见之胆寒。

(注:文中人物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