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学生们在全校注目下昂首离开签名点

【明慧网2003年6月1日】我是一名中学教师,学法以后,我对工作更加认真负责,对学生关怀备至,由于表现出色,曾多次受到教育系统表彰。

7.20”以后,邪恶的谎言充斥着学校,看到学生们一颗颗纯洁的心灵被蒙蔽将失去得救的机会,我无比痛心,我暗下决心,一定要让他们知道这场迫害的真相,把他们从谎言和欺骗中解救出来。

于是,我利用一切有利的机会给他们讲真相,蒙在学生心灵上的污垢渐渐被抹去,他们善良的本性日益显现出来。

“天安门自焚”栽赃案发后,邪恶势力强迫学生以班级为单位,搞所谓的万人签名活动,平时就明白了真相的我班学生,对这种做法很反感,除了一些胆小怕事的女生违心地签名外,绝大部分学生拒绝签名,排着队,在全校师生的注目下,昂首离开签名点。

这届学生毕业后,又换了一届学生,我照样给他们讲真相,很受学生欢迎。那一年年底,我家第四次被抄,第二天我走进教室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诉学生此事,并说:“我从不会为私事请假,如果哪一天我没来上课,肯定是被邪恶绑架了”。学生们非常气愤,说:“那我们全班去派出所要人”!还有一个家长托孩子转告我要注意安全。

去年下半年,我又兼了一个班的课,不久邪恶势力强迫学生看污蔑法轮功的电影。一些学生看完电影,在日记里写了一些不好的话,我决定借此机会向他们讲清真相。

我从这次强迫交钱看电影谈起,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栽赃”的真相和国外对法轮功截然不同的态度;我母亲因修大法多次被抓,两次被关进精神病院并注射不明药物……,学生凝神听着,生怕听漏了一句。最后,我告诉他们:“我知道今天讲这些话对我意味着什么,但我不在乎,只要你们能明白真相,做一个正直的人”,话音刚落,全班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事后,不少学生在日记里写下了自己的感想,其中一位学生说:“我本来很恨法轮功的,不知为什么,听你一说,一下就站在法轮功这边来了”,有的说:“我们害怕失去你这样一位好老师”。

我在班上讲真相一事传到有关领导那里,该领导在大会上点名批评了我,迫于上级压力,学校停了我的课。当晚,我家电话不断,许多家长在电话里说,孩子一回家就大哭,不知出了什么事。一名学生打电话说,当校长宣布停职决定后,全班同学都哭了,同学们都很害怕,不知我是否会被抓走,晚上9点左右,有三名在寒风中坐了三个小时的学生打来电话,一名学生在电话里说:“老师,你一定要坚持自己的原则,我们都支持你”!

第二天,新来的代课老师下课就找到学校领导,说她无法上课,一进教室学生就哭;喊起立,学生也不站起来;提问,学生只流泪。全班学生还自发写联名信给学校领导,强烈要求让我复课。

期间,不少家长也去学校、教委、区委讨说法,要求让我复课,他们说:“只要这位老师人品好、对学生好、书教得好,就是敌人也拥护她”。学校领导说只要我写了保证书,就可以回学校上课,我坚决不写,工作一直挂了一个多星期。

一天,我正在家休息,突然来了近30名学生,他们本应该在学校补课的。原来他们为了表示抗议,特意罢课来看我的!

我责备他们不该耽误学习,让家长担心,他们都说:家长同意了的,其中一学生说:“老师,我爷爷要我问你记不记得于谦写的一首诗”,我说:“是不是‘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她笑着点头。

过了几天,区“610”负责人和教委找我谈话,由于我一直坚持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我终于闯过这一关,于当天重返讲台。

事后,听说校长在办公室讲,我班家长向他们交涉这件事,是我校有史以来,最大一次家长群访事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