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了我新生命


【明慧网2004年10月23日】首先谢谢伟大的师父,是您挽救了我,给了我新生,走上了一条修炼的路,成为一名法轮大法的弟子。

回顾这五年多的正法之路和其间经历的风风雨雨,心情难以平静。这五年是师父苦度我们的过程,是师父以最大的慈悲、宽容给了我们一次又一次的机会,让我们在人类社会以各式各样的形式去证实大法,去救度众生,提高心性,不断的升华,使我们在修炼的路上更加清醒、更加成熟、更加坚定。这都是伟大师父的慈悲、佛恩浩荡的结果。

下面向师父汇报一下自己的修炼过程:

一、是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

我是一名小学教师。在1985年的一天下班回家的路上,被后边上来的摩托车撞倒。等醒来时送医院检查呈轻微脑震荡。从那以后,头疼、恶心、头晕、失眠、心率过速、血压不稳,一天天迷迷糊糊,无精打采,上楼费劲,擦地时心跳得喘不过气来。连续几年都没有间断的看病吃药也没有把我身上的病治好。

直到1994年6月,爱人说你炼法轮功吧,很好,又给我一本书名叫《转法轮》的书。我当时一见金光闪闪的《转法轮》,心里说不出的高兴。特别是看见老师的像,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非常眼熟。也许这就是缘份吧。捧着大法的书,我就下定决心:跟老师修到底。从那以后就炼功、学法,很快我的头就不疼了,也不失眠了。真好,感谢师父,这功法真好!当时也没有多想,只要把我的病治好就行,这功我就炼。

那时虽然也炼功学法,但是变化不怎么大。由于当时忙于上班,下了班又忙于家务,有时间就炼一会儿功,看会儿书,没时间就拉倒,带学不学、带炼不炼的,很不严肃。再加上退休后一直想挣点钱、大家花时方便,就办了一个学前班。结果事与愿违,只办了两个月,不但没挣着钱,反而赔進去了。当时气得不行,怨天怨地,忘了自己是个修炼的人,情绪低落,学法也学不進去,功也不愿意炼。激烈的心率过速马上反映出来,浑身没劲,戴着眼镜也觉得看不清楚。当时不知道从心性上找,只看别人的不对,遇事好发火,头脑不冷静,有操不完的心,认为这个家没有我就不行,一天唠唠叨叨。别人说我:看你还炼法轮功呢,哪象个修炼的人哪!我听了还不服气,气得够呛。

师父在《在休斯顿法会上讲法》中说:“大家尽管放心,我告诉大家,你坐在这里听完课的时候,走出去保证是变样了。说到这我要告诉不精進的学员,因为你要做个修炼的人了,可是对自己却不能严格要求,带学不学、带修不修的,身体就会出现问题,原因是你不真修身体就返回常人状态去了。这时你觉得身体怎么老是不好啦?修炼是严肃的。为什么不好?这要问自己,你相不相信法?相不相信你是个修炼人?你的心是不是那么稳定?你真能做到坚定修炼,都放下人心,一秒钟都用不上你的病状就都没有了。”师父的话真象是对我讲的。当时只是从感受上去认识大法,没有从理性上去理解大法,不是对照自己从内心去找,所以每一遇到提高心性的问题时就把握不住自己,就来火了,失去了提高心性的机会。这主要原因就是没有真正的踏踏实实静下心来学法,常人的各种执著心过重,不能从内心去找,总是隐蔽自己的私心,才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经过不断的学法、找差距,认识及心性逐渐的提高,正念越来越足,身体也逐渐发生了变化。什么心率过速、头晕都不见了,老花镜也摘下去了,看书、认针全都行了。谁见了都说:大姐越来越年轻,浑身是劲,身体真好。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这都是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

二、坚定信念,跟师父走到底

在“7.20”那个乌云密布、邪恶猖狂时期,在我周围出现人心浮动、各种执著,说这说那的,各种表现不时的在脑海中浮现。为什么会这样呢?由于对大法学习理解得不深不透,悟性又差,对功友上北京上访、护法就是认识不上去。当时有的功友找我,让我赶快去北京,去北京就能圆满,如果不去就赶不上了等等……我问他:“老师什么时候说了?再说修成圆满就这么容易吗?不学法、不修炼、不吃苦就能圆满?就象当时假经文上说的,不用学法、不用炼功,坐那等就可以成佛。这太容易了,太荒唐了。这不是从天上掉馅饼吗?”我当时脑袋嗡的一下子,“难道修炼这么容易吗?圆满是自己说了算吗?想成佛就成佛?我不能去北京。再说圆满不圆满不是自己说了算,是由师父决定的。”当时没有认识到上北京护法、证实法是自己的责任。总归一点就是当时对大法理解得还不够深刻,对明慧网不够信任,认为网上下来的东西都是假的,同修上北京是不对的。这都是掩盖当时上北京的怕心的开脱。只看别人的不足,不从自己的心灵深处找。那个阶段就没有静下心来学法,也没有跟上师父指引的正法進程,纯属自我保护、怕心作怪,以各种理由来掩饰自己不去护法的执著。

师父在《严肃的教诲》中说:“学大法是为什么?他们只想从大法中获取,把大法当作保护伞。在大法遭到迫害时,在卫护大法的弟子被抓、被迫害、被打死时,他们在干什么?在他们的师父遭到诽谤时,他们干什么去了?等待着天上掉下馅饼来吗?等待着难一结束就去圆满吗?”真是“重锤之下知精進 法鼓敲醒迷中人”(《《鼓楼》》),读着师父的经文,热泪盈眶,心血沸腾。我要去北京,去找说理的地方!这么好的大法被人践踏,尊敬的师父被人诽谤,我不去谁去?我是大法的一个粒子,师父的弟子,我要为大法讨回一个公道,讨回大法的清白。再不能袖手旁观,这是我的责任,我的使命啊。这是我发自内心的呼喊。有的人说:你去北京不怕抓吗,不怕坐牢吗?我说:怕啥?不就是被抓、坐牢吗?为了保卫大法,死了也值得。再说我也没干坏事,邪恶是不敢动我的。2000年10月,在师父的保护下,我登上火车到达北京,做了大法弟子证实大法该做的事。

在北京,虽然被抓,但和各地到北京护法的大法弟子在一起学法、切磋,收获很大。特别是师父借功友的嘴点给我:“你刚刚走完了第一步,还有很多的执著心没有去。认真学法吧。振作起精神,走出来证实大法。”听了功友的话,我真后悔自己当初没有认真学法。师父说:“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实对照,做到是修。”我今后一定按照师父的话去做。

在北京被抓时,有四个警察在半夜围攻我,让我骂师父,胡说什么“你的师父不管你了,去美国了,你还在为你师父说好话。”我说:“你凭什么骂师父?骂人的话是你们警察所说的吗?什么是文明礼貌,你们懂吗?我告诉你们,没有师父、没有大法就没有我,师父就在我的身边,时时都在呵护他的弟子。我忠于师父的心永远不变”。恶警一看个个都蔫了,走开了。真是“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念一正 恶就垮”。

回到老家以后我又被送進拘留所、洗脑班,警察们问我还炼不炼功?我说:炼!为什么不炼?然后就把我炼功的过程讲给他们听,向他们洪法。我告诉他们:“如果没有师父,没有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我能好了伤疤忘了疼吗?那样做多没良心呀?你们能保证我不炼功身体好吗?再说不但炼功身体好,法轮大法还教人怎样做人,做一个最超常的好人。”我还告诉他们我为什么要上北京等等,让他们赶快清醒,不要再执迷不悟,让他们牢记“法轮大法好”。最后警察们说:“真没有办法,太顽固了。你愿意炼回家炼去吧!别再去北京了”。我说:“那可不一定。不给大法一个公道,不定哪天我还去。”师父说:“修炼者坚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认识,超越一切人心,是常人永远都无法理解的,同时也无法被常人改变”(《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师父的教导时时在耳边响起,鼓舞着我坚定大法的信念和战胜邪恶的信心。

在2004年3月4日,由于参加法会,被警察到家非法抓捕,并抄了家,大法书和一切大法资料都被抄走。。给大法带来很大损失。当时心里很难受,很对不起师父。没有保护好大法书和资料。随便乱放,不够严谨,不听功友劝告,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

当时我就向师父发誓,师父放心,打死我也不说出功友,也不说出资料的来源,也不配合邪恶。立掌不断的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乱鬼。“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当时我就觉得两手发出呼呼的电流,并且感到电流在全身流动。半夜时门突然开了,传進来警察打大法弟子的声音(当时两个警察已经熟睡)。门锁着为什么开?我马上悟到,这声音传進来不就是让我听吗?看你怕不怕?我不怕,他不敢打我。然后不断的发正念。我随后就喊,警察打人啦,警察打大法弟子了。下一个你们是该打我了。两个警察揉揉眼睛说“能打你吗?打的都是刑事犯,不是大法弟子”。我说你们胡说吧,造孽吧,会下地狱的。说完不断的发正念。

这时我发现对面的墙上出现了石头,古装的武将,佩带宝剑。慢慢的眼睛,嘴,整个脸都在动,身子也在动,不断的点头。然后在他的左边出现四五个男女武将,手里拿大枪,刀。还有长得象诸葛亮的人拿着扇子在扇。好奇怪呀,他们一下子都在动,都活了,不断的向我点头。一开始我以为眼花了。我仔细一看没花,他们全都在笑眯眯的向我点头。在他们身后边是一艘大木船,船上战旗迎风飘扬。船头站着一位女的武将,头上戴着大圆珠的浅粉色的大帽子,身披战袍,那个威武呀。船下面有四个小木筏子,每一个木筏上面有六个小兵,他们身穿白色的衣服,胸前挂有兵字,在不断的划木筏河水被吹得不断的流着,那个场面太壮观了,太神奇了。这个场面永不忘记、到现在时时在眼前浮现。这是师父让我看的,这就是护法神吧,当时想。能让我看到这个场面是师父再一次增强我对大法的坚定信心,不可动摇的信念。我把这个场面给功友们讲。大家激动,坚定信心说:“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时时都在保护我们哪。”

在拘留所里大家互相鼓励,排除旧势力的烂鬼对大法弟子的干扰迫害。我们否定、排除一切干扰。“关关都得闯,处处都是魔”,警察说“看你的条件这么好,给你判刑,你是要家庭呢,还是要法轮功呢?”我说“全都要。今天我来这里这都是你们造成的,这是你们听信恶首,仇视大法,迫害大法弟子造成全家上下人都不得安宁。罪恶是你们造成的。希望你头脑清醒,不要为邪恶卖命了,要知道大法好。”女警察两眼直勾勾的看着我,摇摇头说:“你走吧。”

这次关押我们这屋里有40多人,其中大法弟子20多,剩下的刑事犯,有小偷,三陪,吸毒等,我一看心里就烦,认为她们不可救药,不愿理她们。其实不管表面怎么样的人,都是为今天的法而来的,在大法弟子眼里都是一样的,都是救度的对象。其中有一名女青年是汽车厂的工人,因被告她偷5000元关押在里面,无人理睬,没有生活用品,我就主动接近她,关心她,帮她解决生活中所需的日常用品,给她买吃的用的,她很感激。我又告诉她法轮大法好,为什么镇压法轮功等使她头脑清醒。通过功友们的关心帮助,后来她在我们每个人的手心用手写上,等我出去要炼法轮功,法轮大法好。我们非常高兴,大家拥抱在一起。

有一位功友动阑尾手术的前一天就被抓進来,進来后表现得病情很重,无精打采,猫着腰躺着时不时发出哎呀,哎呀的声音,影响很不好。旁边的犯人说“这也是炼法轮功的?”当时我看见心里很不得劲。怎么能这样呢?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我想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不能给师父丢脸,“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在休息时我坐在她的身边说:“大姐身体怎样?”她说疼,难受,不让我睡觉呀。我说,大姐咱们是大法弟子,正念要强呀,你弱邪恶烂鬼就钻空子,干扰你呀,让你难受,甚至病情加重,不让你学法炼功,要铲除它,让它无缝可钻。我们一定注意大法弟子的形象呀,这一念可关键。她马上说,你说我愿意听,哎,可不是咋的,正念要强,好啦,你看不疼了,真的不疼了,随后她下地直起腰来就走。有的人说,快看,这老太太好了,腰直起来了。她一边走一边说:“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有的犯人说:大法弟子就是和常人不一样。所以说,在什么时候,什么环境,我们心里都不能离开法。

三、弥补不足勇往直前

1、怕心重,阻碍洪法,救度众生。

我爱人是辅导员,学问高,对大法的工作主动、认真、时刻都跟着师父走。带领功友炼功、学法,及时的把资料、福音送到功友手中,每当发现功友不精進,出现问题时都能及时帮助解决,用大法提醒功友,是我们这一片最受信任、最受欢迎的辅导员。我爱人在劳教一年中表现得非常坚定,不但向周围的犯人讲,也向警察讲法轮大法好,连公安局的领导,警察们都很佩服他。说“象某某人说的话我们愿意听。”最后堂堂正正的走出劳教所。

可是对比起来我差的太远了,“怕”字总是在脑海中不知不觉的表现出来。每当爱人出去洪法时,特别是在7.20日以后为证实大法早出晚归,我的心总是吊到嗓子眼,睡不好觉,担惊受怕,恐怕出什么事情。有时在梦中,师父点化我,让我放心,他没有事,可是心还是放不下。自己在功友们面前表现得很坚定,口中总说不怕,不怕的。可是真正做起大法的事时,心里就胆胆突突的,特别是撒传单时不管正反,拿过来就贴,恐怕让人发现,好象完成任务一样。没有真正认识到自己在救人,在清除邪恶的迫害,让人知道法轮大法好。由于法学得不深不透,没有认识到这怕心是来自于旧势力烂鬼的干扰,不让你做大法的事。可是师父在梦中多次点化,邪恶不可怕,你一到它就炸,魔就解体,什么也不是。通过学法悟到这怕心不是我,这是魔在干扰,不能怕,念一定要正。排除自己周围不好的物质,乱鬼的干扰,堂堂正正的正大穹,什么也不可怕。“你有怕它就抓,念一正恶就垮”,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抓,认识提高,心情愉快,做起洪法的事时就得心应手。

2、去掉一切污点,勇往直前

在关押期间,过关有时也不是过得不好,人心重,心态不稳,最痛心的是写过保证书等。虽然知道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但在行动上还是配合了邪恶。通过反复学法悟到真修弟子是不会给自己的修炼路上添污点的,这样做是有损于大法弟子的名誉。真是回想起来痛恨万分,恨自己的法学得不好,这颗忠于大法的心还不够坚定,真是“修不难 心难去 几多执著何时断”(《断 元曲》)。

为了弥补过错,我立即写严正声明,个人写和亲人写的及签字一律作废。跟上正法,放下人心,去救度有缘人。回来以后振作精神,有机会,有时间就去洪法,散发传单。有时抱着孙女,和爱人去挨家挨户送福音。有时孙女不解的问:“奶奶,你在做什么呢?”我说:“奶奶来救他们,让他们知道法轮大法好。”她说:“我也知道法轮大法好,别人说不好,我可不说,为什么呀?说大法不好,会死人的。”孙女的乖更促使我加快了洪法救人的步伐。

我到市场、商店等休息的地方去讲,洪扬大法,揭露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世人听了都很气愤。有的为了挣钱不闻不问,当你向他讲法轮功时,他们说不知道。为了让他们摆放好自己的位置,我们就耐心的给他们讲,使他们知道法轮大法好。总之在修炼的路上,象讲真象,发传单,都是在师父的关怀下,师父点悟着我,扶着我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路上,我的思想不断的发生着飞跃,旧势力的各种束缚不断的突破。我觉得我在变,特别是改变了我学法的心态。以前学法时心不静,注意力不集中,思想中掺杂一些别的东西,有依赖的心理,求解决点什么东西,而不是真正同化于法。所以每当看大法的书,总是记不住,就连《洪吟》有的诗我都背不下来。背也是浮在表面,也不去理解。现在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黑手烂鬼的干扰,破坏。现在学习大法能认真去学,时时对照自己,心情比较纯净了。如《洪吟(二)》发表后,那过了一首看一遍就能记住,好象这首诗就在眼前,不费劲能背能写,并能理解大意。看《转法轮》心静了,杂乱的东西少了,而且觉得师父讲的话,句句都是针对我讲的。我们今天学法,就将照着师父的要求去做。理解到就得马上做得到,能主动的去同化大法了,我觉得自己逐渐逐渐的溶進法里了。我再也不是以前的我了。我现在变得越来越成熟,坚定了。永远按着师父指引的路前進!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