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正法修炼路上的点点滴滴

【明慧网2004年10月30日】我是湖南大法修炼者。得法前处于人生的低谷,后大姨送来一本《转法轮》,一口气看完有拨云见日之感,找到了意识中一直苦寻的大道。

1999年迫害伊始,电视上也开始诽谤大法,记得那天父亲打开电视只看一会,电视便坏了,后检查是保险丝熔断,我知道这是表面现象,实质上师父告诫我不要相信电视上说的。

我与同修接触不多,只与一个体牙医熟悉,他的状态也不好,问他上访的事,说就在家里就行了,接着他又搬了住处,找他也找不到了。自己也不知怎么办,带着复杂的心思,又无从联系其他同修,在孤独郁闷中过了三年。其间租了一个门面做生意。2003年某日,同修A在路边叫我,一时没认出来,仔细一想,记起来了。这才看到这几年师父发表的经文和讲法,了解本地及全国发生的一些事情。同修A说找我找了很久,现在才找到。

仿佛唤醒了我封尘的活力,我开始主动找些事做。没有资料,便从同修A处拿来以前的一些零星资料,选了一篇剪辑在一面纸上粘好,上复印店复印了几十份,晚上到街巷张贴,后又复了几次。通过同修A我认识了同修B,同修B与外界有联系,但资料也不多,一两个月才三四十份资料。从她口中知道本地当前形势不好,老学员很多被抓过,罚过款,有的流离失所。

我试图改变这种状态,有步骤的分区发资料。资料的需求随着增加,同修B也加强了与外界的联系。到2004年初,县城大部分地区都做了。期间又与其他同修不断接触,陆陆续续走出人来,力量不断壮大。一时出不来的同修,我没有急于求成,自己做好了,同修会找到差距,真有那颗向上的心,自然会出来,会做好,而出来的同修又会带动与之接触的同修。有时我也讲也劝甚至很强烈,主要是对很熟的同修,因为这个与同修A出现了矛盾,我是有责任的。再熟悉的人讲话也要和善呀,也要考虑别人的承受能力,反过来也看到了自己那颗有分别的心。

陆续走出来的同修好几个都与我到乡下讲过真象,从中发现一些问题 ,心性上还是做事的方法上都受益匪浅,是大法智慧圆容的一面,缩在家中只看书却体会不到。 例如,一个人去农村讲真象与两个人去就明显不同,我较年轻,同修都比我年岁大,往往去的地方她们熟悉也有缘,这是有利的因素,而且协调好了力量真非个人所能及。一次与一同修到农村发资料,夜已深,但狗特多,在一路口一下围上来4、5只,心里也不怕,真的是没想那么多,马上就过去了。

自得法以来我没有断过学法。出来之后将师父发表的经文花大量时间反复通读。读《转法轮》也不似先前的漫不经意,将思想转移到如何指导正法修炼上,领悟很多新的内涵。常常在艰难中,在苦闷中,在学法中脑海里浮现书中的字句或高深的法理,境界一下子得到了升华。师尊说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法。法可以铺开讲,也可以从一点上讲都是圆容的、不破的,大法无边的内涵就足以使修炼人坚定的走下去。

针对破除旧势力干扰,师尊要求弟子发正念。具体怎么做有几篇经文作指导,应该是再明白不过了。可在与同修接触中,发现在流传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铲除什么什么,一大摞,发正念时就背这些,然后加上师父的口诀,等背完十几分钟也就过去了。一开始我没怎么说,因为我刚出来,而这纸条又是从本地有名的流离失所的老学员那传过来的,大家只顾照做。接触多了,有人也提意见:这发正念这么多话,念完了人也累了,还真难发。我说:师父没叫念这么多呀,只是两句口诀,你知道的不知道的全在里面,你念那么多也包括不了啊。说了几次才统一认识纠正过来,本来很纯净简单的事情,跑了这么一段弯路回到正路上来。2004年9月份一同修又不知从哪弄来一张纸条叫发正念时念,我一看这不是标新立异吗?马上制止了。

以上是一年多来,走在正法修炼路上的点点滴滴,不妥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