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2001年春节前后遭受的一些迫害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4年11月20日】99年7.20以来,江氏集团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从那天开始我就没有一天好日子过,天就像塌了一样,大队喇叭天天广播炼法轮功的到大队集合学习。我是俺村负责人,还被迫到镇政府洗脑。镇政法委书记对我说:“你看电视上说,法轮功杀死多少人。”我开口回答:“你可别听电视上说的,那是假的,不信你看一看《转法轮》这本书就明白了。书上说得不让杀生,更不让自杀,你可别上当。法轮功不杀生,杀生不是法轮功。”政法委书记说:“到这个时候你还不服气,还给我讲道理,还说电视上是造假,没有学习好,明天还得接着来。”

第二天,派出所的人到我家,让我到派出所去一趟,欺骗说:问一问情况就让你回来。一去就不让我回来了,不法人员把我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家人通过找关系,被勒索了三千元才把我放出来。

回家后,我经常被派出所骚扰、传唤。当时家人有点怕心,因为我家共被邪恶勒索了一万多元。特别是2000年腊月23日晚,我正在家里煮肉,派出所的恶警硬是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就把我铐在床头上,我不让铐,我说:“我没有犯法,你们凭什么铐我?”不法人员们说:“别装蒜,你干的事你知道,你让她们两个去了北京(当时我们村有两名大法弟子到北京去上访),先把你铐起来,等所长在市里开会回来再说。”

所长回来了,火气特别大,气急败坏的说我害了他,让市委书记骂了一顿,还差点把官给丢了。邪恶所长说着把皮鞋脱下来,照我的脸狠狠的打来,一边打一边说:“谁让你教她们到北京去哩。你不招供就打你,再不招供明天就把你关到看守所。 ”我说:“人家去北京上访是自愿,我们没有组织,上访是公民的基本权利。我们炼法轮功的没有做坏事,只是在做好人,遵纪守法,做更好的人。”恶警们把我的衣服脱下来,把我铐在汽车的保险杠上,一直冻我到第二天早上,让我把衣服穿上,非法送我到看守所关押。

看守所的恶警更是邪恶,腊月28日晚饭后,把我们好几个同修从号里传出来。在值班室门前,有公安局长及恶警,强制把我们的衣服全脱光了,只剩下一个小短内裤。当时刚下了一场大雪,那天晚上特别冷,刺骨的寒风刮着。恶警强迫我们几个同修都趴在雪堆里,还用雪往我们身上埋,一边埋一边说:“看你们还炼不炼,说不炼就到屋里去,说炼就在外边冻着。”

我们在雪堆里被埋了很长时间,全身没有了知觉。邪恶还不放过我们,又用水管子往我们身上冲凉水。冲完后,恶警说:“你们不是冷吗?排好队。”恶警在锅炉里拿来了烧红的铁煤火盖,逼迫我上去踩,还拿来烧红的铁锹照我身上拍,边拍边骂。

无论恶警们怎样对我行凶,当时我一点也不觉得痛;踩在烧红的煤火盖上,只是觉得“噗”的一声,也并不觉得痛。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