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于同修的交流、鼓励使我受益匪浅


【明慧网2004年11月8日】我是1998年底得法的弟子。当时母亲已得法,她曾劝我也走修炼之路,那时,从母亲那里一拜读了《转法轮》觉得很好。但太忙,孩子又小,心里对自己说:“有时间我会好好学法,炼功的。”深秋的一天,母亲告知我本地将有一次法轮大法修炼交流会。我去了。上千人的大屋子,人们席地而坐,挤得满满的,《普度》的音乐让人听了有种说不出的舒服。几名学员的体会发言也令我感动,那本《转法轮》竟如此神奇,通过学法,使以前的打架斗殴者变成了仁义厚道的人,自私自利的泼妇变成了通情达理的活菩萨。回家后,心里念念不忘当时的情景。觉得时机到了,应该学大法了。自己请本书和同村几个功友一同学法炼功。

经过看书炼功,慢慢的自己不好的思想扭转了,心情也变开朗了,懂得站在对方的角度看问题了;身体也越来越轻松,真象换了一个人似的。我是当时本地区得法比较晚的,有很多事情不知怎样用法衡量。母亲就鼓励我,督促我,使我坚定修炼信心。

不久4.25事件发生了,当时我感觉自己象个局外人,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过后才知道。并对师父发表的《为谁而修》《大曝光》等经文有了一些表面理解。99年的7月20日,我们几个人正在一起学法,认识的一位外村功友告诉说法轮功要被取缔,有许多人去北京反映情况去了。我们几个觉得这么好的功法,没有理由不让炼啊,我们也得去,收拾一下,马上走。一行四人先到锦州,因没带身份证,不卖给我们去北京的车票。我们只好坐汽车先到葫芦岛,想从那坐火车去北京。准备上车时,被几个便衣警察劫持到公安局,说是炼法轮功的不许上北京,当时在一礼堂里陆陆续续又劫持来了许多想上北京的学员,后来又陆陆续续的被当地的派出所或所在地政府派人接走了不少。

在这里我接触了一位建昌的一位老大姐,她得法比较早,给我们讲了她修炼受益的故事,并鼓励我们不要怕,当时有一个公安局的老警察曾当着我们的面说了许多对师父不敬的话,我却不知怎样回答。那位大姐听到后却不依不饶,正告他:“你没看过书,不要乱说。”那警察当时就一声不吭了,再也不提这件事了。当时很佩服她卫护师父、卫护大法的勇气。她说得太好了,自己和人家一比,差距太大了,那真是学法扎实的体现。

我们几个人被我们当地派出所接回家后,告诉我们不许炼功,不许上北京,书要去了,后来身份证也上交了,炼功点解散了。当时一打开电视,就是那些“自杀”、“杀人”的血淋淋的造假案件,真象一颗颗炸弹袭来。我被搞懵了,这难道是真的吗?通过和《转法轮》书上的话一对照,觉得电视上说的玄玄乎乎。但当时有理无处说,家里家外遇到的所有人对我就象阶级敌人似的,非常不友好,言语讥讽、嘲笑、怒恨,那时真感觉世界太冷酷了,没有我一点容身之地,到母亲家和她把心中的疑问交流了一个,母亲正告我:大法怎么是假的呢?我原来的病真的炼好了,我有切身体会啊,我看电视是胡说八道。听了母亲的话,心里更有底,对于世人的不解,我也能对照师父的话给予解释。《转法轮》又开始看了,功在家偷偷的炼。

随着对大法及弟子迫害又一步加剧,外地的一功友来到这里,她年轻、漂亮,为了证实大法,被不明真象的单位停薪留职了,家里一对双胞胎女儿被有病的母亲照看。她告诉我们外面的真实情况:许多无辜者被抓、被打,甚至被活活打死,因上访无门,有许多功友相继去了北京,走上天安门。他们是我们的一员,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都是人所共知的好人,好人不应被迫害,教人向善的师父不应被污辱。用生命告诉世人大法清白,不怕被抓,被打的危险,坚定的卫护大法。

大法弟子那可歌可泣的言行感染了我,我也要上北京去,大法是冤枉的,炼法轮功没有错,我于2000年12月18日和另一功友踏上去北京的列车,列车将到达山海关车站时,乘警查票,对在北京站下车的旅客更是严加盘问,我们俩去北京的借口不能令他们相信,被强行下车到车站后,被非法搜身,随身的钱、横幅、经文一并搜走。并劫持到车站派出所看着不让走,直到我们所在地派出所接回为止。当时我想:我是上北京的,想把我送回去,不行。我得找机会逃走。念一动,拿起茶缸走出门,象喝水的样子。看见对着走廊的一屋内有一警察正和一大法弟子谈话,他脸对着敞开的屋门,我什么都没想,几步走过去,直奔通向马路的大门,走向灯光昏暗的路旁。在夜色中,我沿着一条柏油马路向南走,我要走到北京去。走到秦皇岛时,心想:还是坐车吧,走不动了。因袜子里有100元钱没被搜去。在车站遇到了母亲,经过交流后,决定一同進京。坐车到了丰润,又步行到了燕郊,坐上大客车,直奔天安门。在广场上,戒备森严,几步一岗,在广场边上,我们被一穿军大衣的军人截住了,我正想打开横幅,被迅速抢走,母亲去夺,被拽了个跟头,我和母亲被带上警车,广场上不时传来“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的口号声。我流泪了,这就是我的功友,为了真理无所畏惧,面对暴徒视死如归的大法修炼者的丰采。

我们被关進了房山区看守所,在这里接触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带着不同的乡音,远隔千山万水,为了共同的心声,来到了北京,他们对法的坚定感染了我。有多次進京证实法遭到毒打的山东老大姐;有花几千元钱打轿车進京的两姐妹;有在深圳有很好工作的年轻母亲;更有普通的厚道的农村大姐。

大家象久别的亲人一起学法,交流心得,互相鼓励,坚修大法到底。

由于来京的人太多,这里装不下证实大法的弟子了。我们25人被武装押送到天津市武清区看守所。在这里,有一位年轻的辽宁本溪大法弟子(25人之一)一连三次進京证实大法,她宁愿舍弃富裕的家庭生活,大冬天赤脚在家人的看守下从六楼跑到大街,直到本区的一功友家,在这里她从家里带来的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被警察搜去了,她主动要了回来,使我们几个没看到这篇讲法的人有机会看到了。她主动和这里的警察讲真象,鼓励我们一同学法、炼功,不管环境怎样,都不能放弃修炼(尽管当时我们都受到了毒打的迫害)。

现在回想起来,之所以看到和同修的差距,就是她们法学的好,正念强。

我们所接触的《明慧周刊》更是一个世界性交流法会,每期拿到手里,都仔细的阅读,功友的经历仿佛身临其境,在功友身陷囹圄时为功友担忧,在功友正念正行时,化险为夷时,为功友惊叹叫好。我们彼此虽不相识,但一部大法把我们紧紧的连在一起,就象一个生命的每个小器官,共同协调,做好应该做的,走好助师世间行之路!

每个同修都应找机会和认识的功友交流,时间不必很长,从功友的身上会看到自己的许多不足,取长补短,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在法中共同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