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4年4月16日】

一、师父救了我

我是九七年在大连开发区得法的,得法后,身心受益,感到非常幸福。在我得法二个月后,有一天在过马路时,被一辆汽车撞了,当时我晕倒在地,不省人事。司机吓坏了。过一阵我醒过来,慢慢的起来,司机要送我去医院,我说不用去医院,我没事,你们走吧。我虽然被车撞晕了,却没受伤,真是有惊无险。我从心里感激恩师父,是师父救了我。

二、证实法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邪恶流氓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我义不容辞的加入了证实大法的行列中。七月二十一日,到大连市政府请愿。清晨的人民广场两侧整齐的站满了大法弟子,警察把大法弟子包围起来。早晨东方升起的太阳格外明亮,这时有人喊:“师父!”我抬头看去,只见太阳里站着立掌的师父,随后师父隐去了。接着许多金黄色的法轮从天而降,在不停的飞旋。这是我所在的层次上看到的情景。我和同修们都激动得热泪盈眶。在这末法末劫的时刻,能够随师正法,感到十分荣幸。

这一天是邪恶势力镇压法轮功的开始,警察只是把大法弟子集中到一个偏远的学校,登记每个人的姓名和家庭住址,为以后镇压与抓捕大法弟子留下了黑名单。到晚上十点钟才放回家。但警察放出口风说:“以后不要到广场来,来了就要抓人,要开枪了。”第二天有的大法弟子到广场上看到全副武装的军人已把广场戒严。在以后的几年中大法弟子再也没有这么大规模集会的机会了。

三、正念抑制邪恶

一九九九年七月,我们十二名大法弟子决定到北京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车子开到中途就被警察拦截住,不让去北京。车开回后,恶警把我们关在大连开发区黄海路派出所,二十四小时不许吃饭,不许说话和睡觉,并有专人看管。派出所又叫来电视台的人,要给录像。二楼会议室的桌子上摆上矿泉水,叫我们坐在舒适的椅子上,准备给我们录像上电视。派出所警察教我们按照他们编好的词讲。词是这样说的:“我们炼功上当了,经过警察的帮助教育悔过了,不炼了。”我们所有的同修都说:“我们炼的法轮功功法很好,我们身心受益,炼功对社会有好处,我们不做违法的事,我们在做好人。”派出所王所长瞪着眼睛说:“这样说不行!”接着就把两名辅导员带到另外的房间施加压力。由于我们正念强大,并始终不配合他们。邪恶没招,录像没录成,只好放我们回家。在这件事情上黄海路派出所没得逞。

但在以后的几年中,黄海路派出所配合开发区的610,干了许多迫害大法弟子的伤天害理的事。如没收大法弟子的居民证长期不给。与街道、居民委配合盯梢大法弟子。把大法弟子送进洗脑班、拘留所、劳教所,非法绑架,非法逮捕、审讯共有几十人次。至今有的警察还在干着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事。他们自己的行为断送了自己的未来,后果是可怕又可悲的。是该醒悟的时候了,善恶有报是天理,如不悔改,等到恶报到来那一天就太迟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