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我幸福的家

呼吁营救我的未婚夫李建刚


【明慧网2004年5月31日】我叫孔茜,26岁,家住山东潍北监狱。今年的5月13日本是我与李建刚结婚的好日子,可就在我们全家喜气洋洋的筹备办喜事的时候,不幸突然降临——我的未婚夫李建刚于2004年4月24日晚正驾车在街上行驶时,突遭潍坊国安特务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奎文区看守所。绑架他的原因却只是因为他修炼法轮功,坚持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预定的婚期已过去十多天了,无论家里亲人通过什么渠道要人,看守所就是不放,建刚至今仍在那里承受着无端的迫害。

我原本有个幸福的家,父母都是潍北监狱的干警,母亲李熙云原来患有心脏病、贫血、白细胞减少、颈椎腰椎骨质增生、严重的神经衰弱等13种疾病,1993年又做了子宫切除手术。自从1996年母亲炼了法轮功后所有的病全好了,一家人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可是由于江泽民的妒忌一手导致的这场对法轮功的邪恶镇压开始后,潍北监狱不法官员一次次的要求我和妈妈放弃修炼,并且停了我父亲的职(大约有半年的时间),逼迫他在家看着我和母亲。我和母亲曾两次去北京上访,监狱政治处下令先后抄了我家4次,最后一次派出所所长范永胜带人打碎玻璃破门而入,当时我父亲也在家,在什么也没搜到的情况下,恶人硬要带我走,被父亲严厉制止了。

自那以后父亲再也承受不了打击了,在万分痛苦的情况下提出了与母亲离婚,离开了我们娘俩,就这样,原本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被邪恶的江氏集团生生的拆散了。

2001年腊月25日,潍北监狱的恶人要把母亲送到臭名昭著的潍坊工业干校洗脑班,我母亲拒绝接受迫害,恶人们就嚣张的把我家的前门(住一楼,前院有大门)用大木头封住,在后门外又派了57个人轮流监视,隔断了我们与外界的联系。春节到了,家里什么年货也没有,一位好心的阿姨端了两盘子水饺要送给我们娘俩,结果被狠心的看守人员撵走了。别人全家团圆,热热闹闹的过大年,而我们家却凄凉清冷,只剩下我们娘俩,不仅人身自由被剥夺了,连顿水饺都没吃上。这一天我流泪了,平生第一次尝到了凄苦悲凉的滋味。

在软禁了我们17天后,政治处主任郑民利打电话骗我说:“没事了,不再抓你们了。”我信以为真,就出门到我父亲住的地方看他,谁知我从父亲的住处一出门,恶人就把我绑架了。政治处副主任宗成福与派出所所长范永胜又带着7、8个人翻墙入院,撬开我家四道门锁,将我母亲强行抬到车上,把我们母女双双送到潍坊工业干校洗脑班。在邪恶的洗脑班迫害了一个月放回家后,恶人仍不放过我和母亲,对我们百般骚扰,我和母亲不得不离开家,过起了流离失所的日子。

就是在这个时候,我认识了同修李建刚。我们一起学法、一起交流,一起背诵师父的经文,都能按照师父的要求向内找。建刚为人正直、善良且谈吐幽默,遇事先替别人着想,无私地关心着周围的人。

可是有谁能想到,建刚在修炼前却曾是一名令父母和家人很头痛的青年。他从上小学开始就贪玩不写作业,踏入社会后,打架、酗酒、抽烟、赌博,和社会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在他23岁那年,他姐夫为了使他走正路,曾把一个酒店交给他经营,谁知他在一年中竟赔進了8万元,欠了那么多的外债,那些债主知道他的为人,谁也不敢去问他要钱,只得自认倒霉。

在建刚26岁那年,他看了《转法轮》,从此这本书改变了他的人生道路。几乎在看《转法轮》的同时,他不再打架、酗酒、抽烟、赌博了,按时上下班,业余时间就在家看看书、炼炼功,他还把开酒店时欠下的债都一一还给了人家。当时那些债主都非常惊讶,有的说“我当时借给你钱的时候就没想到你能还我”,还有的人不敢收他还的钱,怕他再报复。他都一一向他们解释:“我现在学法轮大法了,和原来不一样了,李老师教导我要按‘真善忍’做个好人。我是真心来还你们的钱。”

他们听后都说法轮功真好,并高兴的收下了钱,这样的例子还很多,他变得正直、善良并且乐于助人,在别人对他不好的时候,他总能宽容大度。他的变化让家里人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1999年7.20法轮功遭到无端的镇压后,建刚面对恶毒的谣言、诽谤,他决心去北京说句公道话。他一次次的到京上访,一次次的被抓、被关、被罚、被打。在短短一年内他就被派出所非法关押近10次,治安拘留2次,刑事拘留1次,被敲诈勒索人民币12000元。

在邪恶的迫害下,他不得不流离失所了。在此期间,他的亲人也遭到了种种非人的迫害。他的舅母、大法弟子陈子秀,因为不肯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于2000年2月21日,被潍坊恶人活活毒打致死。建刚的表姐、陈子秀之女张学玲为了揭露迫害、给母亲伸冤,于2001年4月24日未经审判被判处劳教三年;建刚的父亲(潍坊市政府机关退休干部)与母亲(退休职工)因坚定修炼、到京上访而多次被非法关押,并在外面度过了很长一段流离失所的日子……。所有的这一切迫害都没有丝毫动摇建刚对法轮大法的坚信,因为他亲身体会到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绝对没错,法轮大法是真正的正法正道,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了世间最正的路,由一名浪子变成了一个有正义感、责任感的优秀青年,怎么能放弃真理再回到岔路上去呢?!……

不久前,我与建刚登了记,商定于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举行婚礼,这一切又一次让我感到了幸福家庭的温暖。然而,就在我们准备结婚的时候,不幸再一次降临,2004年4月25日凌晨1点半,我和母亲正在熟睡中,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我开开屋门一看门外满满的全是人,原来国安包围了我们的临时住处,它们已打开了我家的防盗门,在万分危急的情况下,我和母亲翻墙走脱……

几天后我才得知建刚那天晚上11点多钟,正开车走在大街上行驶,被潍坊国安特务围追堵截,非法绑架了他。后来我又听说,家里给我们准备结婚的钱(其中包括我父母离婚时,父亲支付给我们娘俩的钱)被国安人员洗劫一空,还有建刚驾驶的面包车、两辆摩托车也都被抢走。

建刚的父母到潍坊市国安局要自己的儿子,质问他们为什么绑人?还把钱都抄走?难道亲朋好友送给他们结婚用的钱也是“罪证”?潍坊国安局的人开始抵赖抄了钱,并要老人拿出抄钱的证据,真是十足强盗啊,后来他们无话可说就将他俩往外撵。

两位老人又去了奎文公安分局要人,问公安建刚到底犯了什么罪?公安局的人就恐吓他们说:如果再找就连你俩一块抓,……

这是什么世道啊?!李建刚因炼了法轮功由一个不良青年变成了众口称赞的好人,江氏集团的爪牙们却因此将他当成罪犯抓捕、关押,并将亲友资助他结婚的钱全部抄走。他的父母去要儿子却被撵、被威胁,甚至还要抓捕他们……真是黑白颠倒,正邪不分呢!

现在建刚被非法关押在奎文区看守所已经33天了,听说他刚被抓的时候曾绝食抗议7天,后来被强行灌食。现在他的情况一概不知,我与家里亲人都很担心他的处境。

在此正告潍坊市实施这场犯罪的不法官员及国安、公安警察,任何迫害良善的人都逃不过正义与天理的惩罚,只是时间早晚罢了。劝你们赶快清醒,不要再干这种伤天害理的坏事了,不要为了眼前获得了升官发财的一点利益而毁了自己的未来。现在江泽民已经在多国被起诉,即将面临历史的审判。另外,请能将心比心的想一想,平白无故的抓捕、迫害一个即将做新郎的好人,使他本人、未婚妻及所有的亲人都承受着强加给他们的精神痛苦,你们是什么心情?你们的良心过得去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