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正法弟子的心态参与办报


【明慧网2004年6月21日】1996年元月,我在穿行于美国、加拿大的汽车上听完了师父的九讲录音。后来我们登上了多伦多的CN塔,去了尼亚加拉大瀑布,在唐人街吃午餐……。那时室外温度是零下20度,天上飘着雪,树上挂着晶莹剔透的冰枝。那是我第一次来到加拿大,天地间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显得那样的特殊,我从心底里很是喜欢多伦多这个地方,尽管当时的我并未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即将进入一个全新的历程。

6年后的2002年我们全家从新加坡移居多伦多,那时的我已在大法中受益多年。在新加坡,包括先生、父母、公公婆婆在内的全家都修炼。平时的我除了完成一份全职工作,业余时间上当地著名风景点炼功发资料、见议员、发电子邮件、为大法网站供稿等,年假用在到世界各地参加法会、到印度洪法、去冰岛发正念,并把平时参与大法活动或在公司出差旅途拍下的照片配上自己写的游记做成了旅游版投稿给报纸。从摄影、写文章到编辑、排版、校对都是自己负责,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在加拿大这个新的环境里我要如何开始新的修炼生活呢?在含义是“众神聚居的地方”多伦多,我非常高兴能够与众多精进的大法弟子在一起,同时也为自己还有那么多没修好的地方感到不安。

不久我加入了媒体组,主要是做讲真象的报纸。开始是排版、套版及担当记者,从不熟悉到熟悉,我渐渐能胜任这些任务,有时甚至感觉有些游刃有余。然而,随着对报纸情况愈来愈多的了解,我发现了我们的报纸有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那就是经费问题。我还了解到,在过去的2年多,这里的大法弟子为了办报已经几乎耗尽了自己的储蓄,学员的付出已接近极限。我想:既然让我看到了这个问题,一定不是偶然的。也许是我作为大法弟子的使命之一,我要尽力帮助解决这个问题。

在新加坡,我一直在一家大公司里按部就班地工作,我在常人的工作是高级电子工程师。初来乍到,连找一份专业工作都面临没有加拿大工作经验受阻。可是,我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我要完成大法赋予我的使命。我一定会做到。我坚信自己修好的那一面、那么多正神都会助我一臂之力。我双手合十,默默的请师父加持。

去年的7.20法会后,我决定开始找广告。我很快地有机会注册了一个广告学习班,了解当地的广告情况以及与广告有关的基本知识。同时,我也摸索着开始了实地操作。

我发现自己以前所具备的能力,都是为如今的正法时期准备的。与我的常人同事相比,我学东西及做事情都比较快,以前的上司常批评我做事情太快,影响小组的一致性。而现在正需要我快快上手,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事情做好。我小时候与母亲是讲广东话,我在新加坡的学习、工作环境需要我用英语,当然,我与先生讲的是华语,此外,我还或多或少懂一些其它方言,这些都给我广告业务带来很多便利。

然而,我仍然有那么多需要克服的地方。就说很简单的开车,从小我就不喜欢汽车。如果不是到非要开车不可的北美,我可能一辈子也不开车。我对在高速公路开车充满恐惧,踩油门的脚总是无法控制的发抖,不得已上高速时心里仍暗暗希望高速公路塞车。就在我向小组的同修们宣布要做广告经营工作的第2天,一辆车从后面把我重重地撞了一下,不久,又有一辆车从侧面把我的车门撞歪,消音管也断了。我意识到自己对车的恐惧已成为一种强大的执著被旧势力看到,他们想用这些干扰放大我的执著,干扰我做证实大法的事情。他们一定不要看到我每天开车见客户。我知道自己的怕是一种物质,要去掉。我要坚决否定它、突破它。我要做到,我一定能做到。我坚定了正念。一次偶然的机会,一家汽车制造商给我提供该品牌所有的新车供我试开,我因此有机会开遍了从小型车、到VAN及四轮驱动吉普车等多种车。我把这个试车机会当作对我的鼓励。这样开一圈下来,我已然是有驾驶多种车型经验的人,对车的不适已抛到九霄云外。现在的我经常一大早开车出去,日落黄昏才开回来,这已经是平常事了。

广告看似平常,但是不太好做。它需要毅力、忍耐力及持之以恒。我们做过几次培训,报名参加的学员有二十多个。做着做着,发现渐渐地都不再做了。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鼓励很多,时常也能收到一些负面的意见。我在心里想:即使别人都不做了,我还是会坚持下去。我既然已经决定做这件事,它就是我的承诺,众神知道,师父知道。有同修和我交流说:如果我能拉到较多的广告,就会给其他同修以信心。对啊,就像我这样看似不太适合的也能做到,其他人有什么理由不做得更好呢。

我一点一点地做着,渐渐开始摸着门道了。我们的广告也在大家的努力下呈现良好的势头。这时,加拿大加东、加西版决定从今年的5月3日起从周报改为日报。从宣布这消息到上日报只有2个月的时间。大家对上日报都有压力,尤其是即将面临的经济压力。我能感受到这些压力。

做广告,我们能感觉到正法正迅猛的向前推进。与许多常人接触,修炼的过程每天都是惊喜,每天都有故事。

韩国籍的珍妮现在是我们报纸非常出色的广告业务员。她不会中文,也不会驾车。那时,她约了一些在交通不便地方的客户,我每周则选一至两天为她开车,一起见客户。我们一起见过这里许多有名的韩国商家,大多数时候他们用韩国语交谈我只是在一旁发正念,不过,也许是合作得非常好的缘故,很多广告都在看似容易的情况下签了。结果,我们的报纸有许多韩国社区的广告,在韩国社区还有一定的影响。珍妮曾经见过一些中国人客户,她用英文向这些中国人介绍我们的中文报纸。她向我复述时我忍不住哈哈大笑。

我们拿到越来越多的广告,我们也面临越来越多的广告设计工作。珍妮原是一名专业设计师,她为我们设计了很多广告,同时也花时间培训了包括我在内的一些广告设计员。由于她不会中文。所以,有许多广告需要我在一旁翻译。这样一来,“近朱者赤”,我也逐渐学会了广告设计。珍妮在设计上的专业、敬业精神令我感动。她经常为一些我认为不起眼的设计反复推敲。记得在5月3日日报正式发行的前一星期四晚,那是日报创刊期广告设计的极限,珍妮在我家里一直设计至深夜,后来为了省时间,我们决定省了睡眠时间,设计到凌晨五点发正念,学法炼功,然后完成了最后一个头版1/4大小广告的设计,后来客户对这个广告设计特别满意。

在加拿大加东版发行周报的最后一个月,我们的广告收入在扣除当月的支出后还略有盈余,此外,我们为日报拉来了为数相当的广告。

5月3日,我们按原定计划与加西版一起,同时在多伦多、温哥华推出日报。这是加拿大第一份免费中文日报。

由于一时找不到帮忙的学员,我每天都要负责广告的协调、安排。我们的报纸在每天的深夜3点半左右印刷,而印刷厂留的是我家里的电话。于是,在出日报的第1个月,几乎每晚2、3点我都能接到印刷厂打来的电话,有时候仅仅是告诉我报纸没问题,我可以回家了。

由于种种原因,日报时常出错,特别是广告。往往是深夜才休息,一大清早就有电话打来告诉我哪哪出错了,很多时候由于着急责备也很多。而我还得在没人设计的时候设计广告,还得惦记着找广告,虽然拉广告的时间明显减少,签到的广告也少多了。

一个月下来,我精疲力竭,自觉身心疲惫、面容憔悴。有一天,我半开玩笑地和孩子说:“妈妈都变成老太婆了。”结果,4岁的孩子说:“修炼人怎么会老?修炼人只会越修越年轻。”我听罢惭愧不已,这显然不是孩子的话。感谢师父提醒我要时时不忘修炼的根本。

我由此想起师父在法中讲过的那些个安排的难,它们都是按心性安排的,你要想过,就一定能过。

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中处处包含着修炼的因素。记得以记者身份出去时,政要、企业家及常人中的名人都会对你特别恭敬,而换成广告业务员后,就连公司的秘书或接线员都可能对你不客气;时常还要听一些客户的抱怨。尽管也时有客户给我们提供工作机会,诱惑不小。不过,有什么能比给大法弟子自己创办的媒体工作更好的机会呢?

洁是2个月前加入我们报纸广告业务的学员。她非常努力,也有了很好的结果。第一个月,她找到了8个客户。创造了常人业务员不大可能的奇迹。我们在一起做广告的几个学员经常交流法上的认识,这样一来,我们都感觉进步非常快。

上个月,也就是我们推出日报的第一个月,我们的日报收入达到了收支平衡,开始走上良性循环。

未来的社会需要我们这个正的、真的媒体,我们也将会把一个能在经济上在社会立足的报纸留下来。师父正引导我们一步步走着大法弟子的路。师父把作为大法弟子的荣耀给予了我们。

那天开着车,突然感觉自己的生命享受了无以承受的殊荣。从宏观到微观的体贴关怀、跨越时间从远古至未来的细致安排,这一切弟子将永远无法报答。对师父的感激充满了我的每一个细胞,我一时禁不住泪流满面。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发表于2004年加拿大法会,蒙特利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