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唐人街附近坚持早晨洪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6月21日】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在唐人街附近早晨洪法的经历。

很多年来,每天早上我都是挣扎着起床。在修炼法轮功以前,我患有季节性情感障碍,忧郁症,纤维肌痛和肺萎陷,那个时候我不能正常工作了,靠拿政府的补助为生。我修炼法轮大法以后遇到的一个最麻烦的事就是我要在周末上午10点到炼功点,炼完后我就直接回家休息了。

在夏天的时候,我们为了讲清真象,就在唐人街附近的旧货市场(周日市场)搭建了一个摊位。我们散发真象传单,演示功法,向来往的游客,当地的中国人和西人讲迫害的真象。有时候,我们从早上9点呆到下午5点才离开。马上就要到10月份了,市场很快就关掉了。我非常难过,我们不能在这里洪法了。然后我遇到了一对从西雅图来的修炼大法的夫妇,他们告诉我他们每天早上都在上班前出去炼功。我非常受启发,也决定这样做。

当市场关掉后,我决定从星期一到五,我每天早起在市场旁边的地方炼动功。开始的时候我非常担心,我怕华人社区不高兴。但是我知道我必须念正,下定决心,不让这些想法带动我。我想一直去那里,让他们看到法轮大法的美好,这样他们就能自己判断了。

第一年非常难过,我的很多执著心都暴露出来了。有时我会害怕,尤其是我一个人的时候。早上我挣扎着起床,然后按时到了那里。我非常紧张,害羞。但当我一到洪法点的时候,我就觉得非常高兴,不后悔。一些人渐渐的认识了我。他们会向我问好,甚至有时会给我带来咖啡和点心。有一些人有时会加入我,尝试着炼功。

冬天的时候,洪法点异常寒冷,很黑,而且有时风很大。我记得有时候风很大,就好象有人从背后打我的头一样,虽然我穿了好多层衣服,我在打坐时身体还是在颤抖。我们在一棵大树下炼功,这样下雨的时候,一般不会被淋湿。 有时候一些同修也会加入進来和我一起炼功,当我有时候想放弃的时候,他们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有时早晨,我觉得身体非常僵硬,很疲惫,我觉得可能坚持不下去了。大约过了一年后,我有好几天没去炼功,心里也开始想这实在太苦了。

但是我知道这可能是旧势力的安排,我不能承认。所以为了告诉旧势力我在第二年不会停止早晨炼功洪法,我决定起得更早些,把动功和静功都炼一遍。我非常担心在公共场合打坐。有的时候,我不能隐藏打坐中的腿疼,有时坐的也不直,不能静下来。我是单盘,而且当非常潮湿,寒冷的时候就更糟糕了。开始的几天一直在下大雨,而且我也被淋湿了。我知道这是考验,这个挑战使我更加坚定了。一个星期后,有一个同修决定加入我每天的炼功。如果他不能来时,会有另一个同修加入我。看起来我一直都被师父看护着。还有一些同修会时常来炼功。

很多人过了一段时间后,就来拿真象传单,或者停下来问关于镇压或功法的问题。几乎每天都有一群警察在街对面的饭店里吃早饭。有一次,一个警察停了下来,问我是否有人来找麻烦。另一次,还又一个警察问我法轮功为什么被镇压。 很多人都非常善良,感谢我们做的一切。 市政府也非常友善,他们允许我们树起我们的展板。最后,当我们的展板非常旧了以后,我又重新做了一些新的。很多时候一大车的游客会开过来,在唐人街吃饭。有一次我举起了一块展板让他们看,他们笑着,指着展板,告诉我拿反了。

早晨洪法大约進行了两年的时候,我们得知我们旁边的大楼要拆掉了,我们必须要离开。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很难过,然后我想这可能是件好事。现在我们正冲着重要街道了,旁边还有车站,每天很多人都从这里坐车上班。更多的人拿真象材料,签名,我们也有更多的地方可以摆我们的展板。最后在其他同修的帮助和建议下,我知道了怎么做中文“法轮大法好”的横幅。

这块横幅看上去一直在闪光,很多中国人都看到了。一些人开车经过时,会按按喇叭。 一对夫妻告诉我们他们在中国一所大学教英文时的经历:人们都非常害怕政府,他们不希望上政府的黑名单。他们告诉我宣传法轮功仇恨的资料在校园里随处可见。他们还被多次警告不能传教。我们给了他们一些材料和真象光盘,他们非常支持。有个中国人在我们前面停了下来,还叫了我们几句中国话,在他经过炼功点的时候,他经常会说江××不好。还有一位同修,每天早上都有两个中国小姑娘向他招手微笑,他几乎每天都知道她们什么时候从这里经过。当感觉到她们来了时,他会睁开眼和她们打招呼。

突然有一天早上,一家电视台来采访了我们,这对我是个很难的考验。但是虽然我当时有点颤抖,没能记住我想说的所有,但是结果却很好。这个节目在我们当地的社区电视台每天播放20分钟。我有了一个讲迫害和自己从修炼法轮功中得到了益处的机会。他们拍摄了另一位同修发正念时的情景,我们也演示了功法。在此时,我知道是师父在安排一切事情,我能作的就是有信心,有正念,去掉我的各种执著。

在这以后不久,我遇到了一次大的考验。我又有一些肺萎陷的症状,胸腔里有液体。在我刚开始修炼的时候,我也遇到过同样的情况,当时关没过好,结果是我在医院住了11天,异常疼痛。这一次,我保持正念,我知道这是考验,我必须要向内找,提高心性。我不停的发正念,尽量多听师父讲法,念书、炼功。而且我利用这段时间做了非常重要的编辑工作,有一封信在温哥华报纸上发表了。很快,我就能早上去炼功洪法,能上班了。虽然还有还没完全好,但是我能在一个星期内快速的恢复,能上班了。这次可比以前快多了——以前发病的时候,我都要去医院,把一个管子插到胸口,让空气和液体从我的胸口流出,非常疼。

在此期间,同修们帮了很大忙,他们来给我念书,和我一起炼功,打电话给我,鼓励我。有一些同修他们那么慈悲,他们发一些文章给我读,那些文章帮我找出了我最根本的执著。我想他们一定也给我发正念了。我觉得能在这样一个环境中修炼无比荣幸。

说实在的,我现在早上起床已经不那么困难了,虽然有些时候不累也躺在床上。我现在每天能双盘一个小时,已经1年多了,这对我来说是个奇迹。明天有两个新学员会加入我们的早上炼功洪法。我希望以后我能做的更好,紧紧跟随师父,提高我的心性,去掉我的执著,让更多的人能得法,好好摆放自己的位置。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各位同修,让我们在以后的路上成为一个整体。

(发表于2004年加拿大法会,蒙特利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