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助我渡难关


【明慧网2005年1月14日】我小时候很喜欢看神仙故事,常常在想到底有没有神仙,生命是怎么产生的?人为什么活着?人为什么这么苦?还有过出家的念头。长大后,一直为自己的生活在奔忙。

有一天,有人介绍我学法轮功,一看《转法轮》才知道原来真有神啊!我对宝书爱不释手,第二天就开始炼功,从此走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大道。通过学法解开了我所有的心结。未修炼前我有疮病,修炼后我开始便血,十分钟、八分钟一次,连续便了一天半。我心里一点也不害怕,知道是师父给我消业,从此后长年折磨我的疮永远消失了。

有一次,有人雇我拉货,雇了四、五天一分钱也没给,当时心情很低落,因为我很贫穷,不知该不该找他要。姐姐在一旁催着让我要。在这时我想起师父的话:“修去名利情,圆满上苍穹。慈悲看世界,方从迷中醒。”《洪吟》于是我坦然放下了这颗心。姐夫马上说:“你现在真的变好了,要不是学了大法,你是绝对做不到的。”

99年7.20以后,我也曾茫然过,但最终坚信大法是正法。在此后大法弟子们前赴后继的去北京证实大法,可我家境贫困实在没钱,就想先救度众生。于是我到处印资料、发资料,做着讲真象救众生的工作。

2000年12月底,我终于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实现我去北京证实大法的愿望。刚到天安门横幅还没打出,就被北京公安抓起。在北京公安分局我才把横幅打开。最后我们50多名大法弟子被押送到延庆。同修们一起绝食抗议,在师尊慈悲呵护下,全部正念闯出。回来后马上又到北京证实大法,被本县公安截回关押在看守所,在看守所受尽了折磨与凌辱。后被强迫送保定高阳劳教一年。

2001年腊月23,我和丈夫到外地办年货,乡派出所把我俩非法绑架上车,妄图迫害我们。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我们的正念下,把我们直接送回家。当时我们就向村民揭露他们的所作所为,迫使他们向我们道了歉。第二天,610、公安局又来我家抓人,在师父慈悲呵护下,丈夫正念走脱。当时我满身疥疮,连外衣都不能穿。我把他们对我的迫害全揭露出来,并告诉他们大法好,是迫害大法的人错了。最后他们灰溜溜的走了。其后,我在大姐家住了一段时间,邪恶打电话威胁我大姐,还闯到大姐家抓我,没抓着就到亲朋好友家四处骚扰。

有一天,我正在街上贴真象资料,刚贴完,脑子里突然闪出“邪恶”两字,我一看一辆白色警车向我驶来。我马上躲入旁边的厕所,车就停在厕所旁。当时我的心咚咚的跳,我求师父加持,多来几个上厕所的人,我好乘机出去。我又发正念清除自己的怕心。这时奇迹出现了:一下来5、6个人,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机会,马上把纱巾罩在头上,随着她们大大方方的从警车旁走了。

2002年十六大期间,首恶亲自布置公安局到处抓人,我的住处被同修的女儿无意暴露,邪恶在近处守了40多天,无法搬家。这时师父的法一下打入我的脑中:“我讲的开天目就是避开人的视神经……。”(《转法轮》),我在法理的指导下顺利离开了危险地方。

2003年,我因讲真象又被派出所恶警绑架,在老虎凳上被铐了5天5夜后,又被劫持到公安局迫害。我绝食抗议,邪恶之徒就给我灌食,掐住脖子三番五次的灌,我鼻子、嘴一齐出血,3卷卫生纸都擦不完,床上、衣服上、头上到处都是血,吓得医生不敢再灌。就在这时,一股热流通透全身,舒服的没有一点疼痛的感觉。我深深的体会到师尊给予我的远远大于我所付出的。

而后邪恶之徒又把我送到洗脑班迫害,遭受了非人的折磨。那时我觉得非常痛苦,生不如死,连发正念都坚持不了。就在我心情最最低落的时候,师父法身穿着红袈裟、立掌打坐的姿式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惊呆了!我想到师父的鼓励:“哪怕在历史上签过什么约,你今天正念很足,不承认它,你就不要那个,你就能够否定它。”我立即说:我是师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承认,都不要。就是有执著心也不允许邪恶迫害。我马上单手立掌,清除自己空间场迫害我的一切邪恶因素。我的身体出现尿血、吐血,难受得不能动,生命垂危,恶警怕承担责任,通知610送医院治疗,掩盖他们的迫害事实。遭到我与家属的拒绝,我堂堂正正的回了家。回家第二天,什么病的症状都没有了。

正如师父所说:“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北美巡回讲法》) 我更加知道大法弟子肩上责任重大,从此全身心的投入正法洪流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