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从大法中来


【明慧网2005年10月24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得法几年了。可是铺天盖地的迫害来时,我不知所措,更不知道用正念对待,被迫交了一本《转法轮》,剩下的全部藏好。把师父的大法像(当时用玻璃框上的)框架也撤了,大法像卷起来藏好,玻璃片压在写字台上。根本不看电视,别人提起,也不敢吱声,就是一个“怕”。

记得有一次,回娘家。我和爸(同修)在一家小面馆吃东西,老板对爸说:“你这个头儿,现在不敢炼了吧,你们怎么怎么的,你们师父怎么怎么的……”我爸说:“我并不是什么头儿,我们也没有什么头儿,我们只是一起学法炼功,锻炼身体。我们师父更没有什么。”我不敢抬头,象个罪人似的,更不敢吭一声,只是心里想刀割似的难受。现在想起此事,真是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那时,一天就是难受,觉得不公平。上班回来,就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出去,也不敢出去。书也不看了,但总觉得失去了什么似的,总是不舒服。

后来,我实在忍不住,想看书。我就偷偷的把书翻出来,刚拿在手上,丈夫看见了,就说:“算了,别看吧,跟共产党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还讲了他父亲是如何如何挨批斗,他们家被弄得怎么的惨等。我说:“这事就我说了算吧,其他的都听你的。”从这以后,丈夫也不管我了。孩子说我时,我说:“大人的事你别管,念好你自己的书就行。”

当时,我好象与外界隔绝似的,什么都不知道。2000年8月的一个晚上,一同修悄悄的到我家,跟我说:“有十几位同修到北京证实法,到火车站,就被公安分局抓回,现关押在公安分局,以后这里的一切就交给你了。”这时我难受极了,什么也没说,就跟他一起去见另一同修,我俩悄悄的来到同修家,交流了一会儿。

同修叫我负责拿送这片区的真象资料。每次拿回后,我都要放在很显眼的地方。我丈夫会很好奇的去看,今天又有什么“新闻”?有时,我也会藏好。他没看见,就会问:“今天没拿到东西?”他总是主动的找来看,就这样他彻底明白了真象,而且还给别人讲真象。不管是茶馆,还是其它地方,只要有机会,他就会讲。特别是在工作单位,就更不用说了。他介绍到家里来看、听真象的人也不少,还有把真象送给别人,还有他讲真象得法的。他还和我一起做真象,在路上发真象,到居民楼发真象。有时一人外出,他也会带上一二份真象,有时还帮我刻光盘,复印一些真象资料、丝网印刷几乎都是他做。

2000年12月,我因同修承受不住迫害被告发,在公安分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非法抄家两次,罚款3000元(已退),但我的东西被丈夫都处理了。可我的一个大文件夹,里面有我全部的资料:我自己的、发给同修的、还有寄给外地同修的三封信、还有师父的一些经文等,我都分类卡好,用报纸隔开,外面用一个大塑料袋装好,放在衣柜与墙壁的缝格间。那晚大约一二点钟,公安分局的警察叫醒我,叫我穿好衣服,和他们一起,到我家抄家。当时,我看见他们抽出那个文件夹在看,但走时没见他们拿走,只是拿了我一个电话本(一直未还)。回家后,我去擦衣柜,看见那个文件夹还卡在那里,我忙抽出一看,所有的东西全在。跑出来给家里人看,他们都说,那时也拿出来看了,全是报纸。这使我感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喉咙哽咽着,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弟子。

回家休息了几天,通知我上班。经常有人找我,不是公安局的,就是书记,或是厂长,找我谈话。有一次,书记来电话叫我到他办公室去,去后他说:“听别人说,你不愿干了,嫌工资低。”我说:“没这事,刚来时,我们每月250元。他们下午2~3点钟就走了,可我和另一同修一直做到下班。有一天,她有事,就早走了。我还是到下班才走。第二天,有人就骂我,说我给厂长说什么了。可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一直没有理她。这段时间,领导、同事都用奇异的眼光看我。而我只能默默的承受着,别人不做的我做,别人抢的就让给别人。”这时,书记打断了我的话,说:“这些厂长都给我讲了。”我又说:“这一切都是因学了大法才这样做的。”书记说:“下去好好考虑考虑。”

没过几天,厂长又叫我到他的办公室去一下。進屋一看,有厂长、副厂长、还有技术员。厂长见我就说:“最近怎么样?”我说:“电视上说的全是假的。”厂长说:“你看,你看,又来了。刚刚从学习班回来,还那样。”我说:“厂长,我知道你们想开除我,但又找不到理由。”后来,厂长写了一个条子,上面写不干的原因是“因故”。条子是我的一个好朋友转交给我的。这样,我就失去了工作。后来找了几次,都因保卫科的恐吓不敢要我。现一直在料理家务。丈夫一人上班,孩子大学即将毕业。虽然经济不很宽裕,但还过得去,家庭非常和睦,事事都很顺心,几乎成了人见人爱的好家庭。

在师父的谆谆教诲下,通过不断的学法,我们知道该怎么做,帮助未走出来的昔日同修。首先引导她们学法,等明白了法理后,再带她们讲真象,做真象,这样逐渐的自己独立做了,而且她们又这样带别的同修去了。

大法的佛恩浩荡,很多明白了真象的常人都在不同的环境讲真象。我大姐在我们厂打工,对大法逐渐了解认识,特别是有一次,我在烧印废了的真象,燃后的纸白如雪,燃后的字红如血,她看后,觉得大法太神奇了。一有空,她就看书或者看真象资料,还给别人讲真象。今年四月,她到广东省打工,来电话说:“××同意了。”(就是说谁要三退了,这是我俩的暗号)。

还有我妹的小孩,今年刚满8岁。有一次,大约四、五岁时,我带他到同修家拿资料,我们坐在那里等人,旁边有一人,我就主动给他讲话,讲真象。这时,他轻轻的走过来,小声说:“那天,我感冒了,咳嗽,我就念“法轮大法好”,没有吃药,就好了。”他刚上幼儿园,就给同学讲真象,还给同学真象卡片,还用自己的水彩笔写“法轮大法好”还能够背诵一些《洪吟》上的文章。

看了“明慧网”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后,我就有想做真象的念头,可又担心自己学不会,又担心安全等一些问题。这样,沉默了一段时间,我把此想法告诉了资料点的同修,她们非常高兴,全力支持。给我买机器、给我买纸、买墨水等等,包括许许多多的东西,还有很多东西都预备着。我觉得大法弟子太好了,不管怎样我也要把它学会,做好。在同修的耐心指导下,大法给予我的智慧,我首先学会了丝网印刷,再学会了复印、打印,然后学会了上网、下载等资料点所必须具备的一切。

但与同修比起来,我还差得很远,我还有很多很多的执著(包括发现的和没有发现的)没有修掉,但我会不断的学法,修心断欲,去掉所有的执著,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